第85章 元旦快樂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15:38
A+ A- 關燈 聽書

曉蘇接過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上面還顯示正在通話中,她慌亂了一整天的心像是陡然提到了嗓子眼,電光火石一瞬間猛然就想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眼眸瞬間瞪得大大的。

走想給就。她一整天都心神恍惚,太過慌亂,可是此刻看着珞奕遞過來的手機,她纔想到了,這樣的事情,除了聶峻瑋那個大魔頭,還會有誰做得出來?

陳家如果想要曝光這件事情,一早就不會動用陳宇寧爺爺的關係壓下來了,加上葉少寧那邊也不是普通人家。可想而知了,這件事情絕對不可能會是巧合,她斷定一定是有人在幕後操控這一切。

而可以做到這一切的人,除了聶峻瑋,還會有誰?

幾乎是錐心之痛?

曉蘇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逆流,她整個人有些搖搖欲墜,掌心的手機的屏幕還亮着,上面顯示的號碼卻是如同世上最尖銳的針,直刺她的眼瞳。

他竟然還要讓自己接電話,是想聽聽自己哭泣求饒的聲音麼?爲什麼一定要將她逼到這樣的地步?她還不夠聽話配合麼?他到底是有多狠心?

她再也無法承受,揚手就將手機給丟了出去,機身碰到了一旁的牆壁,零件頓時散落一地。

在珞奕略略有些驚訝的眼神之下,曉蘇不顧一切地奪門而去。

“宋小姐?”珞奕沒想到曉蘇忽然之間就會跟瘋了一樣跑出去,他完全始料未及,看到她摔手機的瞬間,第一個反應就是跑去找手機,等到他轉過身去的時候,曉蘇嬌小的身子早就已經跟火箭一樣筆直地飛了出去。

“宋小姐?宋小姐?”他拿着那早就已經四分五裂的手機,想要追上去,轉念一想,還是拿出了自己另外的一個手機,給聶峻瑋撥了個號碼。

“聶先生——”

他還沒有開口解釋什麼,聶峻瑋劈頭蓋臉就是陰沉沉地怒斥,“剛纔怎麼回事?那個女人呢?”

珞奕沒有絲毫的猶豫,一五一十地說道:“宋小姐不知道怎麼了,我給她手機的時候,她突然丟掉了,然後跑了出去。”

“跑了出去?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

“該死的,那你還杵着做什麼?還不快點去把她給我找回來?”珞奕還是第一次聽到聶峻瑋如此氣急敗壞的聲音,在他心中,聶峻瑋這樣的存在,簡直就是泰山崩玉山都會臨危不亂的男人,世間上,恐怕除了他至親的親人,任何的人和事對於他來說,都不會眨一眨眼睛。

看來,他對宋曉蘇這個女人有了很多複雜的東西。

“是,我馬上就去找。”他不動聲色地應聲。

手機的電波穿越過了太平洋,一直到了另外一個遙遠的國度。

男人修長的手指摁掉了通話鍵,然後舉手就將手機丟在了一旁,伸手捏着有些發疼的額角,面前的電腦顯示頻上,大篇幅的都是一些八卦週刊的畫面,上面不算是模糊但是也不算是清晰的畫面,深深地刺激着他的眼球。

有人敲門進來,他沉沉地應了一聲。

進來的人身穿白大褂,清俊的臉上架着一副無邊眼鏡,一張典型的炎黃子孫的臉蛋,卻是頭頂着一個亞麻色的髮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聶,看你臉色不太好,需要我給你把把脈?”男子戲謔地開口,彷彿眼前這個一臉陰沉的男人對於他而言,沒有絲毫的殺傷力。

聶峻瑋的確沒有給他任何的臉色看,只是有些皺了皺眉,眉宇間盡是倦態,他卻問:“我媽怎麼樣?”

“這一個月的情況還算穩定,現在她已經接受了每個月見你幾天,以爲是鴻勳。”

“那好,我馬上就要動身回C市,這邊你幫我看着,有什麼事情打電話給我。”他說完,倏地起身,拿起了自己椅背上的外套就準備走出房間。

男子顯然被嚇了一跳,有些詫異地看着他,“你不是要待上幾天?纔來兩天就急着走——”

聶峻瑋簡單地說:“有點事情要處理。”

“什麼事?比你媽還重要?”

聶峻瑋沉穩的腳步微微一頓,卻也不過只是一秒,他的手擰開了門把,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曉蘇站在十字路口。空洞洞的大眼睛看着不遠處的紅綠燈。

綠燈亮了,她繼續往前走,沒有目的地的,就這麼不停地走着,腦中一片空白。

前面聚集了很多人,應該是商家爲了搞促銷,在露天裏搞活動,還有表演,這麼個季節,這個時間其實也挺冷的,演出的人只是穿着單衣,看起來更顯得單薄。

曉蘇沒有停留,其實人多的地方,她更是害怕。

她感覺自己現在像是一個沒有穿衣服的人,裏裏外外都被人看的一乾二淨。

——她是宋曉蘇,她在婚禮的現場跟前男友跑了,結果發生了那麼多事情之後,她才知道原來那個所謂的死而復生的前男友,原來是哥哥……

再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諷刺的事情了。

現在還要加上一個莫名其妙的葉少寧。

她還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人生是這麼的熱鬧。

可是這樣熱鬧非凡的人生,不就是那個聶峻瑋親手給自己添上去的一筆麼?

真是精彩,精彩啊?

她現在其實並不是想哭,而是特別的想笑,可是肌肉卻彷彿是僵硬了一般,怎麼都不聽她的使喚。

她不想去想,這個時候,爸爸和媽媽是什麼樣的心情,大姐和二姐是什麼樣的心情,又或者那個幫過自己的葉學長是什麼樣的心情,她現在什麼都不想去想……

她越走越快,到了最後,她在街上瘋狂地奔跑,彷彿是身後有惡魔在追趕。她想要擺脫這一切,她想要忘記這一切,她還想要做以前那個快樂的宋曉蘇。

當她再也跑不動的時,她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C市的大學校門口,保安室裏透出一些燈光。VgIn。

“小姐,你找誰?”保安探出一個頭來。

她居然還能在這個時候想起多年前的一個導師的名字。

“這個點都不知道人在不在了。”保安看着她,嘀咕了一句。

“可以借個電話打一下嗎?”

保安點了點頭,把座機推給她,扭頭過去又繼續看他的電視。

撥號的時候,曉蘇發現自己的手指一直都在顫抖。

其實她也不知道到底要打電話給誰,只是腦海裏就是有那麼一串數字,一直在叫囂着,她想她應該撥一個電話的,雖然這個號碼,她已經有五年沒有撥過了。

她是真的以爲,撥的號碼一定會是個空號。

可是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電話竟然接通了,是一個男人低沉的嗓音,那頭似乎也是帶着一絲詫異的樣子,卻是依舊沉穩地“喂”了一聲。

時光彷彿是被一雙有魔力的手給定格了,然後瞬間用力地將她拉回去了那一條遺失多年隧道里——

“找誰?”又是剛纔那個聲音。

曉蘇卻彷彿是猛然間被驚醒了,然後極快地掛上了電話。

不可能,她想她是搞錯了?

她是真的瘋了,那個電話號碼是鴻勳的,她一定是在做夢吧。自從他徹底離開自己的世界之後,她一度頹廢不振,卻是從來不敢撥那個號碼。今天不知道是哪裏不對勁,竟然會撥那個號碼,可是更讓她覺得驚悚的是那頭竟然會有人接通。

其實在那頭“喂”了一聲之後,她就已經有所察覺,那個聲音是誰。

只是到底還是很意外,他怎麼可能一直留着鴻勳的電話號碼?

不管到底是誰都好,她忘了,他的鴻勳早就已經是過去式了,他死了,是自己害死的。

黑暗像是巨大的血盆大口,把整個世界一點一點地吞沒進去,再抿上,所有的痛楚只留下了無助。

曉蘇進了學校,在學校裏走走停停,這裏有太多屬於她和鴻勳的記憶,每一處熟悉的景物都讓很多往事撲面而來,她幾乎是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走了一圈,曉蘇才覺得又餓又累,她倚着一棵樹,疲倦地閉上了眼睛。

一個籃球滾在了她的腳邊,她下意識地睜開眼睛,看到球場上幾個學生正在對她比手勢,大概是讓她把籃球丟過去。

曉蘇看着那個籃球,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

大學的時候,其實她還參加過籃球隊,那時候的她個姓非常的爽快,喜歡運動,只不過很多年後,她好像是變了不少。

她忽然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她彎腰撿起籃球,瞥了一眼自己身上今天穿的是褲子,走過去問:“比賽麼?算我一個怎麼樣?”

那幾個男生面面相覷,然後有隊長摸樣的人站出來,客客氣氣地說:“姐姐,你還是當觀衆給我們加油吧,這不是你玩的。”

曉蘇笑了一聲,伸手提了提牛仔褲,然後搶過了男生手中的球,動作利索地運球到了球框下,整個人輕輕鬆鬆地跳起來,那球準確無誤地進了籃筐,曉蘇一轉身,再穩穩接住,“玩不玩?”

幾個男生眼角一跳,然後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頻頻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