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番外:染色合體(37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55:21
A+ A- 關燈 聽書

“誰的?”喻色一愣,若是簡非凡的,他應該是打她的手機才對。

“是姓喻的,你下來接吧。”

“好。”喻色飛跑下樓,直覺告訴她應該不是喻淵庭,若是喻淵庭,他會直接打她的手機而不是打到固定電話上的。

“你好,我是喻色。”拿起電話,喻色還是禮貌的問候了過去。

“喻色,你來T市好不好?”帶著哭腔的聲音,是喻瑤。

喻色微微一愣,這還是喻瑤第一次這樣低聲下氣的祈求她,“怎麼了?”有些意外是喻瑤,不過當喻瑤說起T市的時候,她腦海裏卻只閃過了一個人,簡非凡。

“他在喝酒,喝了好多好多酒,十幾瓶白的,葡萄酒我就不記得了,他要是再喝下去,我怕他會胃穿孔,可我說不了他。”喻瑤的聲音裏字字都透著憂心,雖然她三官相當不正,可是喜歡簡非凡的心卻非常之正,而且,不管遇到多少困難被多少人耻笑封锁都是雷打不動搖,堅定的就是簡非凡到哪兒,她就跟到哪兒。

十幾瓶白的都不醉嗎?

喻色搖了搖頭,她明白簡非凡此時的心情,可她去了也沒用,她去了只會讓他以為他與她之間又有了希望,那還不如不去,他總要走過這個關口的,只要走過了,便會海闊天空,任他恣意馳騁人生,“你盯著些,若是有事就送醫院。”

“喻色,你怎麼那麼狠心,好歹他那樣喜歡你,這傷心也是因為你,可你居然不管不問……”

喻色靜靜的聽了一會兒那邊的動靜,喻瑤還是不死心的想勸她過去,她卻完全充耳不聞喻瑤的話語,聽到的只有那邊簡非凡喊著酒令的聲音,“兩隻小蜜蜂呀,飛在花叢中呀……”

一句一句,帶著醉意的味道,卻又絕對的清醒。

人到了一定的程度,不管你喝了多少酒又如何想醉,卻,都醉不了。

可她才要放下電話,就聽到了“嘭”的一聲悶響,隨即是玻璃器皿或滾落或摔碎的聲音,伴著的還有喻瑤的尖叫聲,“來人,快來人呀,救命,出人命了,快來人救命呀。”

“怎麼了?”喻色急叫,那邊這樣,她如何能放得下心。

然,喻瑤顯然是受到了驚嚇,隨手就掛斷了手機。

喻色聽著電話裏的盲音,她皺了皺眉頭,站在那裡只想等著喻瑤再打過來,卻,怎麼可能呢。

喻瑤一定在處理那邊的混亂了。

一定是簡非凡出了什麼問題。

喻色再不猶豫,直接就拿出了手機,指尖飛快按下藍景伊的號碼,“藍姐姐,非凡像是出事了,你幫我去打聽一下好不好?”電話蔔一接通,她劈頭就問過去了,她急,很著急。

“喻色,你先別急,等我問清楚了情况再告訴你。”藍景伊聽了也急,可現在急也沒用,只有知道確切消息了才能確定一切。

“好,我等你電話。”手機掛斷了,喻色依然站在原地,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怎麼轉都不對,此一刻,可以說是度秒如年了,她太擔心簡非凡了。

離婚歸離婚,做不了夫妻,可她一直都當他是朋友。

“喻色,你怎麼了?”季漫珍午睡醒了下了樓來,看到喻色慌慌張張的樣子不由得好奇了。

喻色抬頭,想了想才道:“是一個朋友出了點事,我找人打聽還沒得到消息,沒事的,媽,讓你照顧孩子們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我樂呵著呢。”老人家彷彿一下子年輕了十幾歲似的,聽她說只是朋友就沒有在意的樂顛顛的去了園子裏,又與三個孩子玩了起來,小孩子的世界絕對與大人不一樣,曉越就是一條毛毛蟲都可以玩上一個小時,曉美是一沾上秋千就不想動了,曉衍則是蹦蹦跳跳跑來跑去東看看西看看半分鐘都不閑著,她這三個孩子完全是不一樣的個xin,可是個個,她都喜歡,自己生的孩子就是最好的。

曾經,簡非凡也很喜歡,甚至於比她還寵著慣著三個孩子。

如今,知道了事情真相,他一定是傷心透了。

此刻想來,其實季唯衍瞞著他多好呢,有時候,不知道比知道了還幸福。

偏偏,事情就是被江誠給捅破了,現在再想删了網上那些發佈出去的東西也都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簡非凡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五六分鐘後,藍景伊的電話打了過來,不得不說,她做事還是很有效率的。

“喻色,我讓人查了,T市真有救護車出場去救人了,說是去救一個叫簡非凡的人,目前正在路上,我打簡非凡的電話也打不通,喻色你放心,我現在就把孩子們交待給保姆照顧,這就親自開車去醫院那邊等著,只要人到了,我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藍景伊條理清晰的說到。

“藍姐姐,麻煩你了。”

“麻煩什麼,我和非離是朋友,如今找不到他的人,他弟弟這邊有事我豈能袖手旁觀,你放心,就算我久不出門認識的人少處理不來,可還有傾傾在呢,他會幫我的,所以非凡不會有事,嗯,我到了車前,我上車開車去醫院了,你安心在家裡等著。”

藍景伊掛斷了,喻色坐到了沙發上,電視裏在播放著電視劇,可她一點也看不進去,腦子裏全都是簡非凡,他對她的好她都記得,這幾年她因為想念季唯衍而非要住在這幢別墅裏,可簡非凡明明知道是季唯衍的別墅,還是陪著她住了進來,直到季唯衍重又出現,他才搬了出去。

他為她,只要她高興,什麼都可以忍。

可現在,卻是她傷了他。

雖然不想再給他希望,可是現在,她又真的想要飛過去了,至少,到他的病床前看他一眼,為他削一個蘋果遞一杯溫水也是好的。

總之,她就是做不到對他完全的無動於衷,她就是還在惦念他。

手機響了,喻色條件反射就拿了起來,可才想去按接聽鍵才發現不是打進來的電話,是她設定的鬧鐘,原來是季唯衍在書房工作到半個小時了。

喻色只好起身,無精打采的上了樓,推開書房的門,男人還坐在書桌前忙碌著,感覺到她進了來,這才抬起了頭,臉上難得的堆上了笑,“色,給我一分鐘,一分鐘馬上就好。”

喻色也懶著去扣他的電腦了,“快點。”兩個男人,哪個都讓她操心,一個是拼命喝酒不愛惜自己,一個是一天到晚不睡覺的也不愛惜自己,她怎麼就這麼一個操心的命呢,喻色煩透了。

季唯衍將最後一點工作做完,這才快速的合上了電腦,生怕下一秒鐘喻色惱了沖過來,整理好了桌子上的資料,他長腿朝她走去,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尊貴,果然是新加坡的曾經的鑽石王老五,現在的他看起來只更加的成熟穩重了,“怎麼了?”他輕聲語,薄唇貼上了她的耳朵,呼出的熱氣帶起絲絲的癢,惹她身體一顫,“別鬧。”

季唯衍大手一摟,便扣著她的嬌身貼在了他的身上,“你有心事。”語氣輕輕,卻絕對是肯定句。

“你怎麼知道?”她抬頭看他,不服氣。

“都寫在臉上了,滿臉的不開心,嗯,跟為夫的說說看,說不定為夫的就能幫你解决了呢。”

“滾,你才不是為夫的。”說到底,他只求了婚,他們還沒有結婚呢,她倒是婚過了一回,不過卻是簡非凡而不是他,說到底,她唯一有過的法定丈夫倒是簡非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是誰惹色色不開心了?”季唯衍也不惱,溫溫的哄著她,讓她所有的氣惱就象是一拳打在了棉花團上,不管等多久都沒半點反應。

漸漸的,那所有的戾氣就都被消蝕光了,她抿抿唇,小小聲的道:“非凡好象是出事了。”

“哦?”季唯衍挑高了音節,“我與他之間原本也沒想讓他幫什麼忙,只是要他想辦法約束住李秋雪罷了,李秋雪畢竟是從他們簡家裡出來的,還曾是他的小媽,除此,我並沒有要求過他什麼。”在他要索回季氏的計畫中,他的確是從來也沒有算計過簡非凡,而說到李秋雪,不過是他們之間的互相作用罷了,簡非凡要清理簡家的門戶,而他不許李秋雪再幫襯著江誠,就是這樣簡單而已。

“我沒說跟你有關,不過,應該是跟今天網上的事情有關,非凡好象是喝醉了。”

季唯衍眸眼輕眯,“怎麼,你心疼了?小色,我告訴你,這樣的事情你能滾多遠就滾多遠,男人就是這樣,你只要給他些時間,慢慢的他就會走出這個困境了,除了時間,誰也不能幫他。”輕聲說過時,季唯衍的腦海裏閃過他毀了容醒來後的那段日子,也是看到醜陋的自己後心灰意冷,也是每天拼命的喝酒,可他那時根本無人理會無人擔心,再想想現在的簡非凡,有喻色擔心著也算是比他那時幸福多了。

“可是他好象不止是喝醉了那麼簡單,他好象……”

手機響了,喻色急忙接起,“藍姐姐,怎麼樣了?”

“喻色,非凡胃穿孔,現時已經被推進了手術室,準備做手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