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番外:染色合體(36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54:34
A+ A- 關燈 聽書

“阿染,孩子們的事全都傳開了,非凡剛給我發了簡訊,染色雖然已經劃到了我的名下,可作為孩子們的母親,公司的資產協定中是不允許挪移的,等孩子們長大了就交給孩子們。”

季唯衍眼眸深幽,淡淡一笑,“我本來也沒有想過要動染色。”雖然,那是他初初一手創立的公司。

“阿染,那你……”季氏的事情她已經知道了,如今簡非凡對他和江誠之間的鬥法一定會袖手旁觀的,甚至于連他小媽李秋雪的事情都會放水,若是李秋雪真的把簡氏的股票放出去套現拿去給江誠周轉,那江誠的資金鏈將會更加龐大,與季唯衍來說就是雪上加霜了。

除非,季唯衍能籌集到比江誠還要多的資金才有可能扭轉乾坤,否則,一時之間她真的想不到解决之法。

而時間拖得久了,誰知道江誠會不會把季氏做空,然後留個空殼子隨便什麼人捕手,而他則是攜款離開江氏。

所有的所有,都是有可能的。

也都是季唯衍必須要提防著的。

“進去再說。”季唯衍溫溫一笑,輕輕牽起喻色的手,兩個人十指相扣的走進了別墅,身後的不遠處,季漫珍看著兩個人相攜而行的身影,她真的知足了,她這輩子沒有得到過所愛,也沒有過幸福的婚姻,可是現在看著兒子就幸福了,哪怕是丟了公司也是幸福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原來細算起來,有錢並不代表一切,能有一個不論風雨都站在你身邊的伴,那才是最最幸福的。

就如此刻的兒子,喻色明明知道他一貧如洗,卻還是隨在他的身側,都說患難才見知已,她終是懂了。

只希望懂得不晚,只希望兒子能淌過這道坎,她相信兒子的能力。

“阿染,你要怎麼辦?”喻色被摁坐在了沙發上,焦急的看著季唯衍,“非凡似乎很生氣。”

季唯衍坐到了喻色的身旁,身子舒展著往沙發背上靠去,“色,我餓了。”

喻色被他這樣的四個字給鬧的愣住了,但看著他對網上瘋傳的孩子們的事情一點也不急,一顆心便也定下來了,他是阿染,他一定有他的辦法,與他經歷了那樣多的事情,每一次到了最緊要的關頭他都會逢凶化吉的解决了的,她相信他,也是這個時候喻色才想到他早飯還沒吃,從會所趕回來就去追季漫珍了,急忙的起身,“等著,我去給你弄早餐。”

“我要吃烙餅,肉餡的。”季唯衍卻是半點也不会,直接點自己想吃的來了。

“大清早的,你確定你要吃那個?”喻色質疑了,他的早餐還從來沒點過餡餅。

“嗯,就想吃肉。”季唯衍卻是很篤定。

“真饞,你等著,我少烙幾個,和了面拌了肉餡,很快就好,半個小時能不能等?”喻色計算了一下,這已經是最快的了,瞧瞧她這個媽有多不稱職,這要烙餅都不給兒子女兒一人烙一個,可她就是看不得季唯衍餓壞了呀。

“能。”他自己要吃的,自然是要等,多餓都要等,多困也都要等。

於是,喻色真的進了廚房忙碌了起來,季唯衍松了一口氣,他終於可以做事情了。

打開電腦,處理郵件,還有新加坡新公司的事宜,樁樁件件,全都要親歷親為,這次,他打算走捷徑了,還是絕對正當的捷徑,只是,誰人也不會想到他也會走這樣的捷徑吧。

淡淡的一笑,他和江誠越是鬥得狠,就越是不會有人想到他會走捷徑。

有些事情,你看著越熱鬧,其實,更應該平靜。

半個小時,喻色烙了五張餡餅,和的面少,餡也弄少了些,她怕他餓呀,一晚上沒吃東西,又是那樣勞心勞力動腦筋的活計,“阿染,你怎麼不自己去賭呀,你自己去賭贏的錢不都是你的?我覺得比你開公司還來得錢快。”小城這裡賭博是正當的,不象國內,聚眾賭博那是犯法。

季唯衍一邊喝著她才做好的紫菜蛋花湯一邊吃著餅,簡簡單單的一餐,可是餅是才烙好的,吃著就格外的香,“手藝不錯。”這人打岔了。

“喂,我說的話你聽見沒有?”與其賭贏了的錢都給了陳叔,他更應該自己去賭,也免得手裡憋屈。

季唯衍又吃了一口餅,香香的,心情似乎也愉悅了起來,“你以為都是我運氣好嗎?”

“啊?你出老千?為什麼我一點也看不出來?”喻色一愣,恍然反應過來這男人原來贏錢不是他科技好,而是另有乾坤。

“高科技罷了,來,你凑過來看看我眼睛。”

“嗯?什麼?”喻色真的凑近了季唯衍,眼睛看著他的眼睛,可原諒她,她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你眼睛怎麼了?”

“隱形眼鏡,透過它我在玩牌的時候就知道莊家發的牌是什麼了,是繼續跟還是退出很容易選擇是不是?”季唯衍淡清清的說過就繼續喝湯吃餅。

“所以,贏那樣的錢你心裡不安,是不是?”

“也不全是,有些嗜賭如命的人你給他一些教訓也好,不然,他不知道重新做人。”

“你的意思是不到逼不得已,你不會去賭,對不對?”

“對頭,若不是為了唯雪,我不會賭,雖然,有時候不用眼睛上的這個東西,我一樣會贏。”

好吧,她懂了他的境界了,除了高尚就是高尚,“阿染,我想去看看非凡。”

季唯衍睨了喻色一眼,“我知道你不放心他,可他是男人,我相信他很快就會釋然了。”雖然到那個時候自己與江誠的鬥法很有可能已經結束了,不過他對簡非凡已經不報有任何希望了,“若你對簡家不放心,不如想辦法去找一找簡非離吧,他失踪很久了,若你真能找到,也算是還簡非凡一份人情了。”

喻色翻了個白眼,“你不用將我,你們男人都找不到的人,我哪裡能够找到,我一沒有三頭六臂,二也沒有你們那麼多的眼線,你讓我怎麼找?”

“憑女人的直覺,算了,也不要折騰你了,順其自然吧。”季唯衍將手裡的餅吃乾淨,又拿起了一個,“好吃。”

眼看著他就要把一個餅都吃光光了,喻色急了,“要不要我再給你弄點其它吃的?”

“不用了,我要換一樣東西吃。”他說著,眼神灼灼,泛著滾燙的光茫。

“啊?你要換什麼吃?”喻色迷糊,走到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可是下一秒鐘,男人已經擦掙了唇,他吃飽了,伸手一抱就抱起了喻色,“改吃你。”

“喂,你放我下去。”喻色急了,大眼睛四處骨碌碌的亂轉著,這要是被人看見他又抱著她上樓梯了,一準要笑話她的。

季唯衍一邊走一邊低頭就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想你了。”幾天沒做了,他想她想得渾身都發疼了,今天,就試一下手術後的第三只腿,否則,他還真是不放心。

“大白天的……”喻色喃喃,抗議。

但是抗議無效。

“可我晚上不在家。”季唯衍一付管不了那麼許多的樣子,抱著她就進了房間,這次,不是客房了,按著他的話說,客房會依著他向她求婚時那天的樣子封存著,也算是留給他們兩個人一個完美的回憶吧。

喻色還想掙扎,可男人已經不給她任何機會了。

人被放倒在床上,男人溫溫潤潤清清淡淡再加上薄薄的唇落下,軟軟的碾壓著她的,也讓她漸漸的卸下了因著孩子們的身世被揭穿所帶來的憂心,此刻,她的眼裡心裡便只剩下了季唯衍,他答應過她的,她可是都記得。

喻色就覺得男人屬狗了一樣,又或者是幾天沒有碰她了,一張嘴一直在咬她,身子則是老虎一樣的折騰著她,可真的要抵達她的時候,他卻一下子停住了。

“嗯?”她額頭上的汗被窗簾射進來的陽光照射著泛著光亮,身子被他弄的軟的不行,可他卻突然間的不動了。

“有些怕。”第一次的,男人在她面前表現出如此的緊張,引發的喻色也緊張了,“你怕什麼?”

“手術。”季唯衍聲音低低的,第一次在這樣的時候這樣的尷尬。

她這才反應過來這是他手術後的第一次,立刻小手摟上了他的脖頸,他若是放不開若是還擔心,她就如初初在一起的那一次,給他所有好了。

笨男人,他有時候真的是笨的可愛笨的讓她磨牙。

可她,偏就喜歡。

“咚咚咚”,喻色才鼓足了勇氣化被動為主動,房間的門就被敲了開來,“哥,嫂子,你們再裡面是不是?”

季唯衍眉頭一皺,頓時,什麼都軟了,“色,我……”

他只一個表情,喻色就明白了,也感受到了,喻色從男人的懷裡掙開來,“你等著,我去教訓小姑子。”這也太過份了,這麼緊急的時刻……

她發誓,早晚有一天她也要去季唯雪那裡聽牆角,到時候,季唯雪一定會為她今天的所為悔不當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