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番外:染色合體(36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54:10
A+ A- 關燈 聽書

“唯衍,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去見見江誠也不行嗎?怎麼說他也是你姨媽的親兒子,是你表弟。”季漫珍見躲不過去,乾脆直接承認了,反正,她這個兒子她是知道的,他很孝順,那便不會把她怎麼樣。

“媽,你去見他做什麼?”季唯衍心底裏敲起了鼓,已經十分確定江誠又算計了季漫珍一次,只是,一下子還沒想出來是什麼。

“沒做什麼,我就是好久不見他,想看看那孩子。”

“媽,你知道我上次在新加坡為什麼暗示你不讓你再與他來往嗎?”想了又想,季唯衍還是决定說出來了。

“為什麼?我一直想問你呢,誠兒是我親姐姐的兒子,你說不讓我見,我就覺得奇怪呢,不過我後來想你們兩個應該是小孩子心xin言語不合了吧。”季漫珍確實是這樣想的,便也這樣說了。

“媽,關於季氏的股權事宜,你是不是曾經簽署過一份協定交給了江誠?”

“對呀,他說不管你在不在了,季氏的股份都應該是你的,那孩子難道這也做錯了嗎?唯衍,你是糊塗了。”那還是季唯衍失踪的時候的事情,季漫珍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媽,那份協定被他做了手脚,如今季氏已經全然落在他的手上了。”就是那份協定,讓江誠順利的將季氏的季家的股份全都轉到了他的名下。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季漫珍的臉一白,她再是老了,可是兒子這樣的話還是聽得明白的。

季唯衍儘量的讓語調變得柔和,儘量的不嚇到季漫珍,“媽,你放心,季氏我會重新拿回來的,那是你兒子一生的心血。”這話,他是認真的。

“唯衍,那你說我……”

忽而,季唯衍的手機響了,也直接打斷了季漫珍的話語,他按下藍牙,如今所有的事情都不想再瞞著季漫珍了,“許山,什麼事?”

“先生,不好了。”

“好好說,到底怎麼回事?”季唯衍心底咯噔一跳,視線也隨即瞟了一眼坐在副駕上的季漫珍,直覺告訴他,許山的電話也許與季漫珍有關係。

“先生,剛剛十幾分鐘前曉越曉美和曉衍的身世在網上爆開了,有人聲稱有足够的證據證明三個孩子不是簡非凡的而是你的。”許山的語速極快,他也是才知道,知道了就立碼打給了季唯衍。

季唯衍半晌沒有言語,那邊的許山也在耐心的等待,可就在這個時候,季唯衍的手機又有電話進來了,看著那串號碼,他皺了皺眉頭,“許山,掛了吧,簡非凡打進來了,他已經知道了。”

“可是先生,這事一定是江誠所為,他是要簡非凡與你之間生下嫌隙要簡非凡再不幫你呀,那季氏你要怎麼收購回來?”許山急了,不肯掛電話,又追問了一句。

季唯衍聽著那還在打進來的手機聲音,輕輕的一歎,“順其自然吧。”不然,他又不是神仙,他又能怎麼辦?他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自己的親生母親會倒幫了江誠一把,說完,他直接摁斷了許山的手機,轉而接起了簡非凡的,一樣的還是藍牙,一樣的沒有避開季漫珍,隨便她聽隨便她去揣測,如今,她終是要知道他此刻是處於什麼狀況之下了,他一貧如洗,除非要動用染色的資本,可是他曾經答應過喻色和簡非凡染色是要留給曉越三個孩子的,染色,他還動不得,如今簡非凡知道了孩子們的真相,他就更加動不得染色了。

電話蔔一接通,季唯衍不等簡非凡說話就率先開了口,“非凡,孩子是我的,我是前兩天才知道的,我查了强子,是他說出的實情,是你父親簡鳳樓策劃了一切,與你無關,至於當時首長喻色生產的醫生和護士卻是到了國外,我還沒有找到他們還沒有來得及證明孩子的身份,今天就傳來了孩子是我的消息,我很報歉沒有第一時間通知你,不過我那時候的心思是想或者就讓這件事情就這樣吧,孩子是你從小養大到現在的,五年間你付出了多少我都知道,可回頭想想,若不是因為孩子喻色又怎麼會一直留在你身邊五年呢?我當初不說,只想讓孩子們記住你養了他們五年便是他們一輩子的父親,並沒有別的意思。”第一次,季唯衍一口氣說了這樣多的話,說完,他靜靜坐在駕駛座上,靜靜的開著車,車外,藍天白雲,天氣是這樣的好,可是他的心卻是亂了的,那邊,簡非凡的心更是亂了的。

“簡先生,是我做的,是我找了唯衍和孩子們的頭髮絲拿去給江誠檢驗的,我只想認了孫子,倒是忽略了你這個養了他們五年的人的感受,這件事情唯衍並不知情,他追我到江誠那裡的時候,江誠已經把檢驗報告給了我,是我要江誠發到網上的,我就只是想認我的孫子,並沒有其它的意思,這一切都是我,與唯衍無關。”

電話始終都在接通中。

但是,電話彼端的那個人,始終都沒有說話。

頓了大概有五秒鐘,季唯衍接通藍牙的手機突的傳來盲音。

簡非凡掛斷了。

由始至終,他沒有說過一句話。

季唯衍默然望了一眼那串號碼,他明白,簡非凡傷了。

就仿如他當初從監獄裏出來知道喻色嫁給簡非凡時一樣的心情。

那種痛,也許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

“唯衍,他會不會與你為敵,讓你缺了一個可以幫忙奪回季氏的人呢?”季漫珍雖然多年不管季氏的事情,但是商場上的事情她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由著許山的話,她已經全都聽明白了,這次,是她闖了大禍了。

季唯衍默了一下,這才輕聲開口,“媽,是我不好,也許早告訴你就什麼也不會發生了,你不用想太多,回去後與孩子們相認就是了,那三個孩子,就交給你了,從今天開始,我可能要忙碌起來了。”

“兒子,媽還有一些私房錢,嗯,有那麼一千多萬,還有一些金銀手飾,媽回去就都拿給你。”季漫珍急了,她現在才反應過來,由頭至尾都被江誠給騙了,可,已經晚了。

一千多萬。

金銀手飾。

那些都是季漫珍壓箱底給自己留著養老的,季唯衍淡淡一笑,“媽,你別緊張,許山說的有些嚴重了,兒子會想辦法處理的。”

“網上那些,趕緊讓人删了吧,唯衍,你快些吩咐許山。”回想剛剛在飯店江誠卑躬屈膝的樣子,季漫珍又是火了,“我打電話給江誠,我是他親姨媽,他居然連我都算計了,虧得我待他如同親兒子一樣。”她那時就是因為季唯衍沒了,一時想兒子心切,便叫來了江誠打理季氏,沒想到引狼入室,如今把季氏拱手讓給了江誠。

“媽,不必打了,以後,你不要再與他往來就可以了。”這樣,就算是幫了他的大忙了。

季漫珍歎息了一聲,“唯衍,是媽害了你。”前一刻她還那樣激動,可是現在,雖然還在為知道有了三個孫子是她的而喜悅,可是再看兒子,她就只剩下了滿滿的愧疚了,若不是她親自找的江誠,江誠怎麼會知道那三個孩子是兒子的親生骨肉呢,又怎麼會利用她離間了兒子與簡非凡之間的關係呢。

一路抵達別墅,季唯衍再沒說什麼,不論季漫珍犯了多大的過錯都是母親,他現在都只能安撫,若不是擔心她繼續與江誠往來,他甚至於還不會說出實情。

車子駛進了別墅,園子裏,曉衍和曉美在蕩秋千,曉越正拿著彈弓對著樹上的一隻鳥在比劃著。

季漫珍下了車,怔怔的站在一株樹下看著三個孩子,“媽,你去看看他們吧,他們三個,就交給你了。”為免讓母親思慮過多,季唯衍適時的建議著,與曉越他們一起,估計老人家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哎,好,好,我去看看他們。”季漫珍的腿已經不由自主的就走向了孩子們,可走了幾步又想起了簡非凡的事情,便又轉過了身叫住正走向別墅的季唯衍,“唯衍,要是媽還有能幫得上你的,你一定要跟媽說。”

“好的,媽,我是您兒子,有什麼事情一定跟你說。”

季漫珍欣慰的笑了笑,“唯衍,媽還想跟你說一句,即便季氏拿不回來也不怪你,只要咱們家裡的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媽有你有孫子們,不必吃香喝辣,能吃飽就是享福了。”

“媽……”季唯衍眼眶一熱,季漫珍也就是在他把季氏壯大的那幾年享了些福,後來他失踪了,老人家就只剩下了想他念他,所以她此刻這樣的話,讓他如何不感動。

“阿染,媽,你們回來了。”別墅的門開了,喻色走了出來,臉上都是焦慮。

“媽,你去照看孩子們吧,我有話要對喻色說。”季唯衍轉身,便朝喻色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