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輕輕的歎息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7:19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靜靜的坐在原地,身前,洛美薇窸窸窣窣的穿妥了一身衣物,這才又走回到江君越的身邊,“越越哥哥,我這就走,我走了,你就起來去醫院包紮一下傷口好不好?你流了好多血。”洛美薇關切的看著他的手,紅鮮鮮的,他是用了多少的力氣把他自己個給傷了呢?

“你走吧。”江君越閉上了眼睛,“記住,我和你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否則,別怪我江君越對你不会。”這一句,他說得極嚴肅極認真,就彷彿一塊塊極寒的冰灑在洛美薇的身上,讓她冷極了。

她咬了咬牙,“我答應越越哥哥的一定做到,越越哥哥,記得去醫院包紮一下。”再一次的說過,眼看著江君越有些不耐煩,洛美薇這才不情不願的走到了包厢的門前,隨即閃身離開,一如她閃身進來的時候一樣。

包厢裏又空了,空的只有了他一個人。

江君越的心也彷彿被掏空了一樣,不知道飄到了哪裡去。

這一夜,他會忘記,只為,他不想跟洛美薇扯上什麼關係,一點也不要。

倉皇的起身,離開騷動時,已經過了午,他餓極了,卻什麼也不想吃,跳上車飛一樣的駛回了小公寓,進了小公寓後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脫`了個精光,然後,擰開了浴室的蓮蓬頭,站在冰冷的水下一遍遍的沖刷著自己,他要把自己洗乾淨,把自己身上那一個個的唇印洗去,他討厭那些印迹。

一邊沖洗著一邊還在努力回想著昨晚上發生的一切,可是,有關他與洛美薇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他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說不定是那丫頭騙她,他和她根本就什麼也沒發生呢,所以,他也不用自責,因為,他一直知道洛美薇喜歡他。

喜歡一個人,有的時候難免會用一些非常手段的,就象是他對藍景伊,第二次不也是用强了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天,他怎麼又是想起那個無情無義的女人了呢。

不該的,他不該再想她了。

那一個澡,江君越足足洗了兩個多小時,這才關了蓮蓬頭沖進了臥室的大床前一頭栽倒在上面,轉眼就閉上了眼睛,他想睡覺,因為只有睡著了才能讓自己不去想他。

可是,又哪裡還有睡意呢?

他呆呆的躺在那裡,就如同一具行屍走肉。

突然間,就對什麼都膩了。

於是,江君越又恢復了老樣子,脾氣酸的臭的讓人不堪忍受,好在,江氏的薪水一向比同一行的其它公司高出一個檔次,所以,很多人還是選擇繼續留在江氏。

忘了她吧,再也不要想她。

………………

法國。

瓦倫索。

藍景伊成了那裡一個旅行社的接待員,每天負責接待從全世界各國來瓦倫索看薰衣草的遊客。

安排好那些遊客的起食飲居,吃喝拉撒就是她的工作。

工作很簡單,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工作內容,可是她很喜歡,因為,工作之餘她常常可以去到那種植著大片大片薰衣草的地方,她喜歡坐在那花海間,嗅著那花香,靜靜的去感受那分寧靜的美麗。

那淡紫的世界,如今,已是她身心唯一的寄託了。

寶寶,在一天一天的長大。

她卻在一天一天的思念那個男人。

陸文濤說,若真的要江君越對她徹底的斷了念想,若要他真的放弃了自己,那就只有一個辦法。

結婚。

於是,她跟他登記結婚了。

想想,卻是那麼的可笑。

她跟他的每一次結婚,似乎,都是在臨危受命之中。

只是第一次,他是抱著報復她的心,這第二次,卻是他真真切切的在幫助她,那是藍景伊真的可以感覺到的。

真的要離開江君越一輩子嗎?

分開的時間越久,她就告訴自己不可以。

她會想他,很想。

還有,與陸文濤結婚,她的孩子就可以有了身份,而不是私生子的身份。

她不要他的姓,到時,她的兩個孩子會隨她的姓。

孩子落了戶口有了身份,她會再和他離婚。

那份離婚協議已經在結婚協定簽好的時候一併的簽了。

簽下自己名字的時候,連她都覺得自己殘忍,可是陸文濤卻還是簽了。

一晃七個月過去了,江君越似乎過得很好,她以為她再也不會有他的消息了,可是陸文濤他居然在每個月初都會准準時的把江君越的近照發給自己。

她常常就拿著那些照片靜靜的坐在薰衣草的世界裏,靜靜的看著他的俊容。

似乎瘦了。

似乎看起來全身上下都寫著生人勿近。

可她相信時間會是最好的良藥,很快的,他會走出去,去過屬於他的幸福的日子。

過了耶誕節,過了年,Chun天來了,萬物復蘇的季節,她的肚子也越來越圓滾滾了,好在,工作只需做一些抄抄寫寫再就是打電話的事情,所以,她還應付得過去。

至於高利貸,她甚至在懷疑陸文濤已經幫她還了。

因為,她一向有多少錢就轉過去多少,有時候不够,可是那邊也不催。

等她還完了,她再把那筆應該給放高利貸的人的利息一併的算給陸文濤吧。

不想欠他的,如此而已。

要生了,腿都開始浮腫了,她覺得自己就象是一隻大笨熊,笨極了。

那一天,藍景伊正坐在外面曬著太陽,那暖暖融融的陽光讓她薰薰欲睡。

一道身影停在了她的身前,讓她倏的睜開了眼睛,那是那一次的顏料事件還有鬧肚子事件的後遺症,她總是會隨時的處於戒備的狀態,“媽……”卻在看到眼前的人時欣喜的一笑,她跳起來摟住了藍晴的脖子,“你怎麼來了?”

“要生了吧?你和君越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分了?”手輕拍著女兒的背,藍晴又想開始她的碎碎念了,其實電話裏已經念過很多次了,她卻還嫌不够。

“媽,這孩子的事兒我不許你告訴江君越,否則,我就跟你斷絕母女關係。”若是將來真的有一天她和他可以又在一起了,那麼,她要給他這一個驚喜,現在,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平平安安的生下腹中的這兩個寶貝。

“唉,女大不由娘,我這當***說什麼你也是聽不進去了,可是生孩子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兒,媽過來陪你。”

算一算預產期,也就這幾天了。

藍晴來了真好,至少,讓她不至於緊張。

女人第一次生孩子,真的會緊張的,好在,她還有媽媽在。

爸爸還沒有消息,可是,已經那麼多年沒有消息了,對於藍景伊來說,她真的已經習慣了。

或者,他突然間的出現了,她倒是一定會不習慣呢。

小小的出租房,不大,但是佈置的很溫馨,大床的一側是兩張小床,小床上還有一些小孩子的衣物,她也不知道肚子裏的寶寶是男娃還是女娃,所以,衣服並沒有買特別多,只是每一款都是兩件一模一樣的罷了,下班回來,就只是坐在床上盯著那些小傢伙們將來會用的東西,她的心都會情不自禁的柔軟著。

離開他,可她還有寶寶們,他們,會是她的天和地,會讓她堅強的活下去。

“伊伊,餓了吧,媽炒了兩個菜,好久沒做了,手藝真差勁,你將就吃幾口,餓著你沒關係,可別餓著我的兩個乖外孫。”藍晴把飯菜端到了桌子上,開始了對藍景伊的碎碎念。

藍景伊這才走到了餐桌前,真餓了,所以吃什麼都是香的,有媽媽照顧真好,她愉悅的吃著,突的,肚皮上鼓了一個包,“媽,又踢我了,呃,這下好疼,哪有這樣做兒女的,居然一點也不心疼媽咪的。”

“嗯,真是過份了,所以,等他們出來,我一定為我女兒出氣,居然還踢我的乖女兒,無法無天了呢。”藍晴笑著,有模有樣的說道。

人生,或者就是這樣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藍景伊正把一口飯送到口中,門鈴便響了起來,她這裡,一向少人來的,“伊伊,我去開門。”藍晴起了身,便要去開門。

藍景伊的心卻‘咯噔’一跳,這幾天總是會想起之前媽媽住院的時候發生的事情,總是會想起那些紅鮮鮮的顏料灑在媽***被子上,讓她心驚肉跳,十分的不安,“媽,先別開門,從門鏡裏看看是什麼人,認識的才給開,不認識的別給開門。”萬事,還是小心一些好,這樣,總沒錯的。

“知道了,丫頭,真不懂你為什麼非要離開君越那個小子呢,那孩子,多好呀……”邊說邊把眼睛貼到了門鏡上,只一眼,藍晴就炸毛了起來,“陸文濤,你來幹嗎?”她不但沒給外面那人開門,還直接就在裡面給狠狠的反鎖上了,陸小棋的兒子,害得她女兒還不够嗎,她明明沒有勾`引她陸小棋的丈夫,可是,那個女人就是把她丈夫跟她的離婚算到自己的頭上。

輕輕的歎息了一聲,從前愛慕她的男人那麼多,若是婚姻發生變故的人都象陸小棋那般對她恨之入骨,恐怕,這世上已經有數不清的女人在恨著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