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番外:染色合體(36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52:25
A+ A- 關燈 聽書

門沒反鎖。

彷彿,門裡的男人早就知道她會來的似的。

房間裏靜靜。

空調讓房間裏格外的凉爽,不過這溫度卻是一向是她喜歡而不是季唯衍所喜歡的。

她的空調一向開到28度,若她不在的時候,季唯衍則是開到22度的。

但是現在,這房間裏明顯是開的她習慣的28度。

喻色到了床前。

客房寬敞的床上,季唯衍安靜的睡著。

大抵是又是一夜未睡才只睡了一會兒,此時他的臉色泛著濃濃的疲憊,那疲憊讓原本還怒氣衝衝的喻色的氣怨一下子就消彌了許多許多。

他累壞了。

其實他是連著兩個夜晚與一個白天都沒有睡過了。

三十六小時才換來此刻的安眠。

喻色才要張開的口,到底還是合上了。

他那樣久都沒有好好睡過一覺了,而且昨天白天還經歷了手術,雖然是她很不樂意的手術,可,她也不能太不人道吧。

喻色想來想去,决定還是等他醒了再質問他到底都是怎麼回事。

站在床前看了他許久,其實短髮的他更顯陽剛更具男人味,長髮剪了好,剪了證明即便他這張臉恢復不到如初的樣子,他也是已經接受了這樣的自己接受了曾經的那段殘忍的過往。

就這樣的凝視著他的臉,她又是想起了那次的災難,從那時到現在,她一直都不知道是誰劫了她還在她的身上綁了那樣誰都沒有辦法解開的炸彈呢?而也是那炸彈傷了季唯衍,讓他毀了容不說,還九死一生的差點連命都沒有保住,後來,他也被人劫走了。

想起炸彈,她又莫名的聯想起了上次去T市,他一下飛機,機場上便有人暗殺他,好在他命大,中了槍如今還活得好好的。

似乎,從五年多以前開始就一直有人在想要置他於死地了。

這些,她現在想到了,那他更是知道吧。

他有沒有再查呢?

有沒有眉目了呢?

再是惱他怨他,可這時候,她更是擔心他。

算了,就讓他好好睡吧,等他醒了她再好好的問問他孩子們的事情,再好好的跟他算算帳,總之,他結紮的事情不能這樣一了了之。

否則,就是助長他的霸道和大男人主義。

至少要讓他知道,以後遇事要與她商量一下吧。

就算是事前告知一下也是好的。

喻色决定了,便轉身就要離開。

她穿著布底的拖鞋,再加上這別墅裏鋪的都是地毯,所以走路的聲音並不大,可她才一轉身,掄起的手只覺得一陣燙,隨即,被一隻大手緊緊的包裹住了,“小色,嫁給我吧。”

輕輕的聲音,仿如來自天外,彷彿一點也不真實似的,讓喻色定在了原地,如同古代人被點了穴道一樣,她動彈不得了。

她的腦袋炸開了。

這一個清晨,她醒來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孩子們的畫給了她驚喜,隨即是醫院裏來的報告給了她迷惑,現在,又是季唯衍的求婚,這是她絕對沒有想到的,他居然會選在這樣一個時機來向她求婚。

她生氣呢。

“小色,嫁給我。”見她紋絲不動,沒有任何反應,躺在床上的男人再一次低低啞啞的開口,那聲音裏充滿了盅惑,他在盅惑她答應嫁給他。

“嘭”,房門開了。

曉越。

曉美。

曉衍。

然後是季唯雪還有薛振東。

再看他們的身後,居然還有喻淵庭和龍驍。

而站在最後的最後的那個人,就是許山。

用腳趾頭想,喻色也知道這些許山一定有參與策劃。

五彩的汽球飄進來,還有數不清的彩紙的紙屑如同天女撒花般的撒得整個房間裏都是。

她吃驚的站在那裡,正覺得少了一個人的時候,季漫珍終於出現了。

然後,是曉越和曉衍手裡的兩駕小遙控飛機朝著喻色飛來。

不等她反應過來,兩駕小飛就停在了她的面前,隨即,一付對聯從飛機上垂下。

上聯:寄情山水間。

下聯:玉伴雲深處。

橫批:色色嫁我。

喻色從小到大中也就這幾年去過國內,但對於這些個並不是很懂。

可是透過諧音她卻看懂了,‘寄’是‘季’,‘玉’是‘喻’,季唯衍是要她以後無論他到哪裡,她都跟到哪裡。

她小時候的夢想就是走遍全世界,但她卻從來沒有告訴過他,真不知道他從何而得知,可偏就是這樣一付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對聯,卻讓她的心一下子糊成了漿糊,亂得一塌糊塗。

“嫂子,你答應呀,你瞧瞧,我哥昨天一整天沒睡覺就忙著準備這個了,今個小年,原本他是答應我今天要與你大婚的,結果後來又改了大婚的時間,你就看在他辛辛苦苦連覺都不睡的來準備向你求婚的份上饒了他吧,反正,你有三個孩子他連一個都沒有呢,他活該。”

喻色撇嘴,他哪裡是沒有呢,他有三個,現成的三個。

說他沒有,那是多矯情呢。

這男人,還真是能裝。

狠狠的一眼瞪過去,可是躺在床上的季唯衍一隻手還是緊緊的攥著她的,並沒有任何的移動,似乎,就真的想要這樣躺著向她求婚了。

不行,她還惱著呢。

結紮的事兒,他就想透過求婚搪塞過去不可能的,反正,她就是不答應。

“色……”低喃的一喚,再度盅惑喻色才硬起來的心又軟濡了些分。

她咬牙,怎麼可以就這麼的被他軟化呢,“我不……”

她的話還沒說完,男人身子猛的一彈便坐了起來,隨即,他身後的半邊床居然張開了一個洞,有一隻綠色的鸚鵡煽著翅膀飛了出來,“色色嫁我,色色嫁我,色色嫁我……”

呃,這是有教了多久呢,連鸚鵡都這樣站在他那一邊了。

喻色忽而笑開,就在漫身的喜慶的彩紙間輕輕一拉,便拉起了男人站在了她的身側,兩個人離得很近,她才發現撩開被單的男人身上穿得很正式,暗紅色的襯衫,同色的手工長褲包裹著他健碩的身形,顯得他特別的喜慶。

倒是她穿得有些太家居了,瞧瞧,又被他給算計了,雖然驚喜多多,可她就是惱呢,絕對不能就這麼的同意了,喻色沖著那只圍著她飛來飛去的鸚鵡很鄭重的點了點頭,“好吧,我答應嫁給你了。”

季唯衍一愣,大手狠狠捏了喻色的手一下,因為,她對著說話的可不是他,而是那只鸚鵡,“色……”

“雖然都說做事要分先來後到,可我更是喜歡第六感,它求的晚,但我就想嫁給它,嗯,就這樣吧。”

“嫂子,你開什麼玩笑,鸚鵡是幫我哥的,可不是來拆臺的。”季唯雪瞄了喻色一眼,“嫂子從來不開玩笑的,你要嫁的是我哥,對不對?”

“不對。”喻色回敬了她一眼,更是狠瞪了季唯衍一眼,到了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是季唯雪來替他說情,他就一句哄人的話都沒有嗎,不是她要矯情,實在是他結紮的事情太大了,她真的沒辦法就這樣一點懲罰都不給他的就直接原諒他。

那她也太沒原則xin了吧。

季唯衍捏著喻色的手松了一松,但卻沒有鬆開她的手,輕輕俯身,他沖著她的耳邊低低耳語了一句,只一句,喻色的眼睛就睜大了,亮晶晶的看著季唯衍,“你沒騙我?”

季唯衍再度俯身,“跟三個孩子是我的一樣,我沒騙你,騙你是小狗。”

喻色“撲哧”笑了出聲,這男人還是第一次把自己比喻成了小狗,就為了她嫁他,他還真是拼了。

“讓我嫁給你也行,你現場表演個節目,就唱個歌吧。”

她這話一出口,周遭的人雖然沒聽到他們兩個互動間都說過了什麼,不過兩個人之間的氣氛緩和了這是真真的,頓時就鼓起了掌起哄的催著季唯衍趕緊表演。

季唯衍的臉色漲成了猪肝色,長這麼大可能除了上幼稚園的時候他有唱過歌,他記憶裏他從來也沒有當眾表演過,從小到大,沒有父親的他格外的內斂,沉穩,從不喜歡外漏自己的喜好,“我……我不會。”

見他拘謹成這個樣子,喻色特別的好笑,“反正我就這一個要求,你若唱了,我就答應嫁,你若不唱,那我就不……”

“好,我唱。”不等她說完,他就急忙打斷了她,彷彿她後面接下來的一句若是說完整了,她就真的不嫁了一樣。

房間裏立刻就歡樂了起來,“哥,你要唱什麼歌?”

“爹地,快唱快唱。”

喻色只覺握著她的大手開始泛起了水意來,房間裏明明還是開著空調的,就算是人多熱起來,也不至於出那麼多的汗吧?

可見,季唯衍緊張了。

可她卻歡樂了起來,“阿染,唱呀。”

季唯衍撓了撓頭,“你選歌吧。”一時間,他真是選不出來,索姓就交給喻色選了。

“行,那我選什麼就是什麼,不許反悔。”

“不反悔。”

喻色微微沉銀了一下,然後一本正經的道:“小蘋果。”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三字出口,人人都盯上了季唯衍,只想聽聽從他口中唱出來的‘小蘋果’會是啥樣,一定很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