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番外:染色合體(36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50:39
A+ A- 關燈 聽書

“媽咪,你病了嗎?”房門開了,低低弱弱的小聲音從門口傳來,曉美小身子在門外,只有一張小臉探進了門裡,眨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房內的喻色。

喻色放下了手中的書,人在躺椅上翻了一個身,正對上曉美的一張小臉,她朝著小東西揮了揮手,“進來。”

“好的,媽咪。”曉美手背在身後,樂顛顛的就一溜小跑的走了進來,“媽咪,你是哪裡不舒服嗎?”

喻色伸手摸摸女兒的小臉,再看看她的身後,“就你一個人來?”

“嗯,爹地說你病了,讓我們不要吵你,所以,曉越和曉衍就委託我一個人全權代表他們來看你,人少,這樣就吵不到你了。”

“爹地?”喻色一愣,以為曉美說的是簡非凡,可是簡非凡現在遠在T市不說,她現在也不是病了,而是不開心,跟季唯衍生氣呢,那男人從昨天晚飯後就沒有見到了,他不來看她,她自然是不會先去看他的。

“對呀,就是季叔叔,嗯,我們在做遊戲,他在扮演爹地的角色,所以,我們就跟他叫爹地了。”

喻色‘騰’的坐直了身體,“這是誰的主意?是不是曉衍出的餿主意?”

“媽咪,不是的,真不是妹妹出的主意,是季叔叔,這樣,不好玩嗎?”

“季唯衍……”喻色喃喃念著,恍惚中就覺得哪裡不對勁,一定是有哪裡不對的,可是一下子,她也想不出所以然來,畢竟,大人們為了哄小朋友,經常會做一些小孩子的舉動的。

“今天不去幼稚園了嗎?”

“媽咪,今天週末,嗯,這是我和曉越曉衍送給你的禮物,媽咪要天天開心喲,這樣我們也才開心。”背在身後的小手突的舉到了喻色的面前,那是一幅畫,很大的一幅畫,標題是一個字‘家’,畫得很熱鬧,藍天白雲,然後下麵就是一幢大房子,房子裏的人有她有三個孩子還有季唯衍,因為旁邊都標了名字的,媽咪,爹地,曉越,曉美,曉衍。

而且那個‘爹地’看那長相分明就是季唯衍,頭髮還是他長頭髮時的樣子,而簡非凡始終都是短頭髮。

最底下的落款是曉越曉美和曉衍。

“誰教你們畫的?”

“爹地。”

“你季叔叔?”

“對,就是他。”曉美十分篤定。

喻色拿過畫作,若有所思。

季唯衍這是在向她傳遞什麼訊息嗎?

“媽咪,有沒有開心點了?”曉美歪著小腦袋瓜低聲問著,小模樣很是擔憂的樣子,生怕她回一句‘不開心’。

喻色仔細的看著手裡的畫,小孩子畫畫常常就圖個熱鬧,顏色很鮮豔不說,而且還好多種顏色呢,花草樹木充分發揮了他們三個的想像力,她看著就喜歡。

可,只要一想起這畫是季唯衍教孩子們畫的,她就隱隱的覺得這畫裏一定有古怪。

“媽咪,你還不開心嗎?”曉美搖著她的手臂,追著問。

喻色繼續看,忽而,她的目光落在了那層次分明的房子上。

五層的房子,雖然畫得不是特別的完美,可是五層卻是分得清清楚楚的。

每一層都有一個簷臺。

暗色的簷臺,若你不去注意,根本不會發現那上面還寫了字。

同色調的字,只是略略的顏色深了一點點,便是因為她看得仔細,也才看到了字。

咱們的孩子。

一層一個字,從上到下,便是這五個字。

咱們的孩子。

喻色手一抖,“是爹地教你們畫的?也是爹地讓你拿來給媽咪的?”

“對的呀。”曉美微微笑,“媽咪果然笑了,爹地說媽咪看了一定開心,還真的呢,爹地好厲害。”

喻色挑眉,就這麼片刻間,心已經是春暖花開,“爹地在哪兒?”

“一早回來說困了,去睡覺了。”

喻色站起,“在哪個房間?”

“媽咪隔壁呀。”曉美牽過她的手,拉著她往門前走去,“爹地說爹地最最好,要我們長大要孝順爹地,也要孝順爹地。”

喻色被繞暈了,“是不是要孝順兩個爹地?”

“媽咪真聰明,就是這裡的爹地,還有去T市的那個爹地喲。”

喻色一下子彎身抱起了曉美,她此刻的內心要多激動就有多激動,那畫是季唯衍教孩子們畫的,那樣複雜的字又是那樣一句話,孩子們是斷斷寫不出的,而這別墅裏的其它人更加不會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所有人都在等著今天DNA的檢驗結果呢。

卻原來,季唯衍早就知道了正確的答案,那他昨天在客廳裏還……

她腦袋被幸福衝擊的有些亂,也暈暈的,一邊走一邊想,忽而,她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他……他……他是為了簡非凡。

是的,所以,他才告訴孩子們長大了不止要孝順他,還要孝順簡非凡。

是的,五年的養育之恩教導之恩不能忘。

季唯衍,他真壞,居然讓她昨晚難過了一個晚上。

為什麼不早些告訴她呢?

這樣天大的事情,他還真沉得住氣。

“媽咪,爹地教我們畫好了畫就進去這間客房睡了,說是怕吵到媽咪,怕媽咪休息不好。”

“好,媽咪知道了,媽咪很開心,你去找哥哥妹妹玩,對了,不許讓你哥哥偷偷爬樹喲。”

“我知道,爹地也吩咐過了。”曉美說著就蹦蹦跳跳的下樓去玩了。

喻色停在季唯衍的房門前,可當她的手真的落到門把手上的時候,她卻猶豫了,孩子是她和季唯衍的,她是真的很高興,高興的無法形容,這一刻就覺得看什麼都順眼了,可,再想到他結紮的事情,她還是有些惱,他缺失了曉越曉美和曉衍五年多的成長,為什麼就不能讓她再給他生一個呢?

她好想好想再懷一個他的孩子,然後從懷上的那一天開始就有他的陪伴,有他陪著她懷孕生產再陪著那孩子成長的每一天,那才是人生中最完美的經歷,可是現在,偏偏不能够了。

“喻色,曉美說你起了是不是?你快下來,醫院的人來了,我才開了大門,已經進了園子就要進來了。”樓下的客廳裏,季漫珍沖著她的方向喊著,看來,曉美已經告訴季漫珍她出了房間了。

“好的。”落在門把手上的手只得鬆開,况且她還惱著季唯衍結紮的事情,姑且就不先見他了,去樓下看看醫院的結果也好。

雖然已經知道了正確的答案,可是有醫院裏的科學證明,那讓人更加開心更加放心。

喻色“蹬蹬蹬”的下了樓,季漫珍也坐不住了,此刻就站在客廳的玻璃門前,門外,一個小護士正在推門。

“季家後是嗎?”

季漫珍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回頭看向喻色,“喻色,你過來,你來打開吧。”老人家手捂著胸口,也是緊張的。

倒是坐在沙發上的季唯雪淡淡的,“媽,我哥都說不是了,我相信我哥說的話,我哥的話從來都可靠。”

“我不管,我就只認這個報告,我不認那個臭小子說的話。”季漫珍擦著手,像是不知道要把手往中裏放了,“喻色,你快些。”

喻色到了,“給我吧。”孩子們的爹地不管是誰,但是母親卻百分百的是她,所以,也只有她最有資格來拆開這份DNA的檢驗報告了。

從剛剛的畫作到現在的DNA檢驗報告,喻色是很激動的,孩子是她和季唯衍的,這個認知她雖然清楚了,卻,一直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的不真實,這事情來得太突然了。

手輕輕的展開那份檢驗報告,身側就是季漫珍,此時喻色是激動的,可是季漫珍卻是緊張萬分的,嘴裡也隨著她打開報告的過程而低喃著,“孫子,我的孫子,我們季家的孫子呀。”

紙開。

白色的紙張黑色的字體,標準的醫院的檢查報告。

從頭掃到尾,喻色的臉色越來越白。

她有些懵,為什麼這報告裏的結果只有一個呢?

不是。

三個孩子全都不是季唯衍的。

那她剛剛看過的畫呢?

到底是怎麼回事?

季唯衍這是在做什麼?

與她的迷惑相比,一旁的季漫珍卻是在掃過之後整個身子都軟了,若不是季唯雪過來及時的扶住了她,她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了,“我的孫子,不可能不可能的,明明就是我的孫子。”

季唯雪翻了一個白眼,“媽,我哥說的,絕對錯不了,最可靠了,這次是科學檢測出來的結果了,看你還有什麼話說,不過,昨天吃晚飯的時候你可是答應我哥了,不管孩子是不是您孫子,你都要好好對待他們……”

季漫珍已經聽不進去了,“扶我回房,回房……”扶著季唯雪的手,季漫珍慢慢轉身,“果然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嗎?”她輕輕低喃,那神情裏還是全然不相信,“怎麼可能呢,明明那麼象,就是小時候的唯衍呀……”

喻色望著母女兩個扶攜上樓的背影,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然後,她飛一樣的沖上樓梯,沖到季唯衍的房門前,這一次,她再沒猶豫,直接推門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