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番外:染色合體(36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49:22
A+ A- 關燈 聽書

小孩子一點也不知道他初初進來時大人們之間的風起雲湧,甚至還沒發現自己媽咪臉上的委屈,一聽到季漫珍叫他,樂呵呵的就跑了過去。

“奶奶好。”說完,小人已經靠在了季漫珍的腿上,雖然是第一天見面,不過,他很自來熟,就把季漫珍當親奶奶一樣,那小聲音叫得要多好聽就有多好聽。

“你叫曉越是嗎?”季漫珍也不理會其它的人,一雙眼睛全都在孩子的小臉上,上看下看,左看又看,看了又看,好半天才鬆開了曉越,然後回頭就去找自己的手拎包,包不大,平日裏都裝著一些日常用品罷了。

“媽,你要找什麼?”季唯雪迷糊,其它人也迷糊,不過,都在看著季漫珍。

“一會你就知道了。”季漫珍繼續翻。

喻淵庭是以為季漫珍這是要給曉越幫紅包呢,想想他作為阿公初次見面也要給包的才對,可他是個男人,平日裏粗放慣了,哪裡有準備紅包呢,不過現金是有,急忙的從身上掏出錢夾,把錢夾裏所有的錢都拿了出來,飛快的數了一數,然後平均分成了三份,“來,曉越曉美和曉衍都有,一人一份,阿公來的匆忙,這次包個小的,下次阿公一定包大的。”

三個小傢伙全都看向了喻色,誰都沒有伸手。

喻淵庭頓時就有些尷尬了,知道三個孩子不聽他的只聽喻色的,便急急道:“小色……”

望著父親著急的樣子,喻色便點了點頭,“快謝謝阿公。”

“好的,謝謝阿公。”

“謝謝阿公。”

三個孩子這才收下了,喻淵庭立刻美美的,“親家母,我身上帶得不多,就只能包這些了,你找了那麼久,不會是要比我包更多吧?可千萬不要把我這個阿公給比下去呀。”眼見季漫珍還在包裏翻,喻淵庭急了。

“哦,我是在找照片,咦,那張唯衍小時候的照片我明明放在夾層裏的,怎麼就沒了呢?”

“媽,拿過來,我幫你找。”

“好好好,你幫我找,我這腦袋,怎麼都想不起來那張照片放哪個夾層了。”可她那個包有五個夾層,太多了。

季唯雪雖然是病人,可是年輕,腦袋也轉得快,靈活,三兩下就摸出了一張照片,“媽,是不是這張?”

季漫珍接過去看了一眼,“對對對,就是這張。”她看看照片,再看看曉越,然後,小聲的喃喃著,“我這記得真的沒錯,這孩子就是象小時候的唯衍呢,唯雪,媽媽老花眼了,你看看是不是?”

季唯雪接過照片,然後也認真的看看照片再看看曉越,看過了,也點了點頭,又遞給了對面的喻淵庭,然後喻淵庭也是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這才交到喻色的手中,喻色看著季唯衍小時候的照片,愣住了,這跟曉越簡直是一個模子裏印出來的,要多象就有多象。

突然間就想到了,曉越除了更象她以外,其實倒真沒有哪裡象簡非凡,反倒是象季唯衍有一些些。

“是不是我懷孕的時候一直想著阿染,所以這孩子才象阿染呢?”她迷糊了。

季唯衍直接搶過照片,他小時候什麼樣子早就忘記了,也不可能記得,此時看著照片,他先是愣了一會,隨即,慢慢的抬起了頭,然後,對喻色道:“小色,我記得他們三個是不到七個月就生下來的,對不對?”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喻色點了點頭,“那時我就想這三個孩子真是命大,連七個月都不到只六個多月就生下來了,而且,都很健康。”

季唯衍的眸色深了深,這麼多的疑點,他怎麼可能不多想呢。

從此是當局者迷沒想到,此刻想到了,就一定要弄弄清楚。

拿起了電話,他邊走向窗前邊打給了許山,誰也聽不見他在交待什麼,可他交待的很多很細緻,大約說了五六分鐘才放下電話,然後又打了一個,這才慢慢的走回沙發前,坐定。

客廳裏只剩下了三個孩子的歡笑聲,其它的每一個大人都是興奮的激動的,而且,全都是無比期待的。

或者,在事實真相沒有查出來之前誰也不能十分的確定,但是現在,他們至少可以讓自己把希望增持無限。

季漫珍是最期待的一個,她就有種做夢的感覺,從新加坡趕來的時候就想著到這裡趕緊的催著兒子媳婦給她生孫子,然後還沒見到兒子,兒子就去了醫院,讓她對抱孫子的事情絕望了,不想此刻,一切又發生了轉機,只待最後的結果出來。

看著曉越,竟是從沒有過的可愛順眼。

她想,即便這孩子不是季唯衍親生的,可是,就憑小傢伙那樣象季唯衍,她也要對那孩子好的。

半個小時候後,季唯衍的手機響了。

電話是江君越打過來的。

慢條斯理的聲音,“姓季的,你也有求上老子的這一天呀。”剛剛他打給許山之後又打給了江君越,沒想到江君越比許山的動作要快多了,這麼快就回過來了,看來江君越是有答案了,不然不可能語氣這樣輕鬆的調侃他的。

季唯衍微微的有一些緊張,卻也是漫不經心的回了過去,“不過是交待你辦點小事罷了,那也算求?嗯,你不說也罷。”

“行,那我就不說了,我這打給你呢,就是要跟你說說家常,聽說你才從醫院回來?”

季唯衍:“……”他很想問問江君越,這手是不是伸的太長了,T市里他老大就好了,這手都伸到國外伸到小城這裡來了,連他才去了醫院做了結紮手術都知道了,這也太快了吧,他這手術下來還沒超過兩個小時。

“嗯,挺爺們的,呵呵,不過我就想呀,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小子有後了,所以才有恃無恐的去醫院裏做結紮的呢?”

“强子招了?”季唯衍到底還是急了,聽江君越那樣說,他能不急嗎,江君越那語氣分明就是在告訴他他是真的有後了有孩子了。

“哈,你小子終於忍不住了,說吧,給你辦成了這事,你要怎麼謝我?”

“小色不是跟景伊定了娃娃親了嗎?壯壯歸曉美,沁沁歸曉越,衍衍是曉衍。”

“你這是什麼話,應該是曉美歸壯壯,曉越歸沁沁,曉衍歸衍衍,以後,他們三個全都要到我家裡來,媳婦是我家的,女婿是入贅的。”江君越哪裡肯吃虧,自然是都要歸他家的孩子的,這樣以後他家裡才熱鬧。

“行行行,你說怎樣就怎樣,快告訴我實情。”季唯衍只感覺到了心跳加快,答案呼之即出,若是真的,他不知道會高興到什麼樣子?他只覺得自己的整顆心都彷彿要跳出來了,一隻手不知何時也緊攥住了喻色的手,緊的,彷彿要將她的手攥進自己的身體裏。

“好吧,看在景伊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你賣關子,簡鳳樓那個老東西真是過份了,臨入土之前還幹了那麼一件缺德的事,强子說喻色與簡非凡唯一在一起的那一晚根本是簡鳳樓做的手脚,兩個看著是睡在一起了,不過此睡非彼睡,你懂的,自己領會去吧,嗯,老婆叫我了,我是老婆奴,不多說了,掛了,拜拜。”他都不等季唯衍應一聲,真的就大方掛了。

手機裏全都是盲音,不過季唯衍已經充耳不聞了,他耳朵裏腦海裏有的全都是江君越才說過的每一個字。

“此睡非彼睡,此睡非彼睡……”驀然,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小色,那晚你只是醒來與簡非凡躺在一起罷了,對不對?”

“什……什麼?”剛江君越說了什麼喻色是一點也沒有聽到,季唯衍又沒有摁免提,她不明白他在問她什麼,可是看他的樣子似乎很激動,彷彿才得到了一個什麼讓他驚喜萬分也激動萬分的消息似的。

“此睡就是普通的睡覺,彼睡就是兩個人在一起,嗯嗯,就是這個意思。”很簡單的說法,若是平時,季唯衍何需如此費神的去領會呢,可是這會子,他就是不會思考了,人在興奮的時候很容易不會思考,他只是第一次遇到罷了。

“唯衍,你在說什麼?”季漫珍也好奇了,這所有的人都在等季唯衍那邊傳達過來的消息,可他接了電話後只莫名其妙的問了喻色兩句,就不說話了。

“沒……沒什麼。”季唯衍處在一片驚喜之中,只是,那也只是强子一個人的交待,許山那這還沒傳來消息呢。

真慢。

果然比江君越慢了許多,讓他不由得魔牙,看來許山做助理適合,不過做這些個調查人的事情速度就差了一大截了,至少是差了江君越一大截,等他以後慢慢培養人才吧,這個,也急不得。

又等了幾分鐘,許山的電話終於打了過來,看著那串在手機荧幕上閃爍的數位,季唯衍又一次的緊張了,深呼吸再深呼吸,這才緩緩的按下了接聽鍵。

“總裁,是我。”

“說。”季唯衍冷哼,他又不是不知道他許山的號碼,至於這樣介紹嗎,簡直就是在浪費他的時間在折磨他的神經,直接告訴他答案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