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番外:染色合體(35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47:30
A+ A- 關燈 聽書

“小色……”季唯衍抬腿就要追,可只快走了一步就踉蹌的停了下來,才做完手術的他能走出來已經是奇迹了,讓他追喻色,根本不可能,原本想著這個小手術後就回去別墅,卻沒有想到季漫珍和喻色全都來了醫院。

喻色已經沖進了電梯,她走,喻淵庭自然也跟著離開,季唯衍再好也只能是女婿,比女兒隔了一層,這個他是深知的。

眼看著叫不回來也追不上,季唯衍一拳捶在了牆壁上,指節泛起紅意,他流血了。

“唯衍,你這是發什麼瘋呀,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當媽的了?”季漫珍是又心疼又恨,偏又拿這個兒子沒有半點辦法。

“媽,喻色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也是季家的孩子,我不管他們身體裏都流著的是誰的血,只要是喻色生的,都是我的。”骨子裡,他就是認定了那三個小東西是他的孩子,不是也是,生命只有一次,喻色救過他一命不說,還給了他新生,若不是喻色,他如今還糾隔在愛而不得藍景伊的痛苦之中,那他一生都不會快樂的。

他現在,雖然一無所有,但是,他很快樂。

快樂這種情感不是你有錢就能够得到的,他完全是一種精神的支撐,而他要的,就是那種心與心的相連,他只要喻色,而且,還要她快樂,她快樂,他才快樂。

重新活過了一回,與重生沒有任何差別。

許多事情,他早就看開早就想得明白了。

還明白的很透徹。

所以,他才從不會太過烦乱,只知道遇事就去處理,也就沒有他處理不了的事情,凡事都是車到山前必有路。

“你……你……你這是要我們季家斷子絕孫嗎?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呢?唯衍,你這是成心要你媽活不成。”季漫珍嚎啕大哭,這個打擊太大了,甚至一點也不亞於她初初知道兒子被炸進了海裡屍骨無存時的痛。

季唯衍眉頭輕皺,慢慢摸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那頭很快接起,“振東,你來帶媽回家。”

“那你……”

“我慢慢回。”他要慢慢走,如今,還快不得。

季漫珍看著兒子行動不便的樣子,心更疼了,可兒子就是兒子,是她的心肝,一把搶過他的手機回給了薛振東,“讓唯雪吩咐廚房煮些滋補的,我和唯衍這就回去。”再吵再鬧,她也還是維護兒子的,這世上的母親都是如此。

“媽,我暫時不回去了。”

“你……你這真是要氣死我嗎?你都這樣了,不回去好好休息,你這是要幹什麼?”手攥著季唯衍的衣袖,她不撒手了。

“媽,你消消氣,兒子現在很好,只是這幾天不能太勞力罷了,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是我背著喻色做的决定,她可能是生我的氣了,所以……”

“所以,你如今只要老婆不要我這個當媽的了,對不對?”季漫珍的眼淚越掉越凶,季唯衍這樣,她的心疼死了。

季唯衍搖了搖頭,有些頭痛,但看著季漫珍的樣子,只好道:“先上車再說。”

季漫珍抹了抹眼淚,只得跟著兒子去電梯了。

季唯衍慢慢的進了電梯,下樓,大廳外許山的車已經等在了那裡,他淡淡問了一句,“看見家後了嗎?”

“看見了,與喻淵庭一起離開了。”

季唯衍點了點頭,揮了揮手,許山便啟動了車子,駛了出去。

季漫珍一直在抽噎著,季唯衍結紮了這件事情給她的打擊太大了,一時半會她還是無法接受。

季唯衍抽了紙巾遞給季漫珍,他不擅於哄人,只會以這樣最直接的管道勸慰著。

季漫珍擦著眼睛,他又是拿起了手機,這次,還是打給薛振東的,那邊很快接了起來,“大舅子,你又要做什麼?”一會讓他去醫院,一會又不讓他去的,這場子至於這樣亂了嗎?薛振東迷糊了。

“喻色和她父親很快就要到別墅了,你帶著曉越曉美和曉衍去吃霜淇淋,嗯,若是你帶他們去,他們三個會非常非常喜歡你的。”

聽著他慢條斯理的聲音,薛振東懵懵的撓了撓頭,“你打電話給我就讓我去做這個?這也太娘們了吧?”讓他去打架才比較過癮,他有很久沒有打架了,上次季唯雪被劫也沒有活動活動筋骨,現在還手癢癢呢。

季唯衍呵呵一笑,“這個很重要,對了,去哪裡連唯雪也不要告訴。”

“好吧。”薛振東聽他很鄭重的語調,也感覺到了這件事情的緊迫xin和重要xin,若是大事情,他做做也無妨,放下電話叫過了三個小東西,然後悄悄的在他們耳邊一一的低語過。

三個小東西全都看向了季唯雪,然後在接收到薛振東掃過來的視線後,立刻小手捂住了小嘴,“小姑夫啥也沒說。”

季唯雪信了才怪呢,“他說什麼了?快告訴姑姑,姑姑給你們糖吃。”

曉衍看看曉越,曉越看看曉美,然後三個一起搖了搖頭,糖是挺好吃的,不過比不上霜淇淋,“小姑夫,我們走吧。”

於是,薛振東帶著三個小的就這樣把季唯雪當不存在般的擱在那離開了。

氣得她靠在沙發上使勁的捶著扶手,不過扶手軟軟的捶著也不疼,自然離開的男人也不心疼,“薛振東,你等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薛振東搖搖頭,等他回來季唯衍也回來了,季唯雪要算帳只要去找季唯衍就好了,有大舅子在,他不怕。

於是,三個小東西樂顛顛的就去了霜淇淋店,絕對美味的霜淇淋,薛振東要請客,自然要請最好的,由著他們點由著他們吃,看他們歡樂的什麼似的,薛振東竟是有些移不開視線。

這麼大的小孩子果然是有趣。

可惜,他和唯雪……

搖搖頭,他也加入了吃霜淇淋的行列,從小到大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吃過,這一刻,吃到嘴裡的是甜的,可是落到心口的卻只剩下了苦和澀。

別墅那邊,喻色和喻淵庭果然最先到了,喻色氣鼓鼓的推開了客廳大門,可一眼掃過去,還是不見曉越三個,園子裏沒有,客廳裏沒有,喻色撒腿就往樓上跑,她只想找到三個孩子,然後帶他們離開,她生氣了,氣季唯衍的自作主張,反正,她要給他一些臉色看著,這次,真的是他錯不是她錯。

幾年的心願,就讓他這麼一個下午的功夫全都給盡毀了,永遠也實現不了了,她能不火嗎?

若不是有三個孩子在,她甚至都覺得活膩了,心灰意冷的只想找個無人的地兒守著三個孩子,她誰也不想看見。

“嫂子,你找什麼?”季唯雪有些莫名,之前薛振東連接了兩個電話,可是卻不肯告訴她內容,季唯衍那邊什麼情况她完全不知道,此時正茫然著擔心著,看到喻色呆呆的樣子,她更是擔心了。

“曉越呢?”喻色站住,這才想起她可以問一下季唯雪的,問比找更快吧。

“哦,東東帶他們出去了。”

“出去了?去哪了?”喻色手扶著樓梯的欄杆,火更大了。

“這個……這個……”看喻色的反應和表情,季唯雪想了又想,可怎麼回想都想不出薛振東帶孩子們出去的時候有留下什麼線索,真的沒有。

“到底去哪了?”喻色火大的吼了起來。

季唯雪身子一個抖顫,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喻色發這樣大的火,恨不得把她劈了一樣,“嫂子,我不知道你和我哥發生什麼事情了,可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呀,東東真的沒跟我說他們去哪了。”

“把他號碼給我。”她和季唯雪和薛振東都挺熟悉的了,不過平日裏也沒有需要打薛振東電話的事情,凡事與季唯雪說一聲就解决了,這時候才想起自己居然連薛振東的電話都沒有。

“喏,是XXXXXXXXXXX。”季唯雪飛快念了一遍。

喻色直接撥了過去,那邊倒是接得挺快的,“嫂子,你找我?”

“在哪兒?”

“外面逛呢,就在馬路上。”

“旁邊有什麼標誌xin建築?”喻色開始下樓梯了,準備開車出去找,找到了就離開,這次,她絕對不原諒季唯衍,她生氣了。

“沒有呀,這附近的樓都不高,也沒什麼名稱。”

“電話給曉越。”喻色想薛振東是不怎麼熟悉小城吧,畢竟從他來這裡差不多都是晝伏夜出,但是三個孩子就熟悉了。

“媽咪,你找我?”

“告訴媽咪你們在哪兒,媽咪去接你們。”

“在逛街呀,不知道在哪呢,小姑夫帶我們隨便走的。”曉越說著,還沖著薛振東重重的點了點頭,瞧瞧,他這說的一點都沒錯吧。

“什麼時候回來?”

“外面好玩,晚點行不?”

“不行,馬上回來。”

曉越看看盤子裏的霜淇淋,想了想,“好吧,我們儘快回去。”不過,怎麼也要等他們吃完了霜淇淋再回去吧。

放下了手機,曉越的一張小臉立刻就垮了下來,小手一扯薛振東的大手,“小姑夫,完了,我剛剛因為你而說謊了,你說我的屁股上會不會長條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