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番外:染色合體(35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47:06
A+ A- 關燈 聽書

“小色,你冷靜點。”喻淵庭追了出去,“唯衍他做事一向穩重,他一定有他的道理,小色……”

喻色根本冷靜不了,從她愛上他,從她遇見他的第一眼到如今,她最大的渴望就是有一天能為他生一個孩子,不求三胞胎,哪怕是一個也好,可他要去結紮了,那她的這個希望只怕這輩子都要落空了。

那她如何冷靜得下來?

“小色,你給我下車。”到底是多年隊伍裏摸爬滾打練過的,即便喻色跑出好遠他才追出來,但喻淵庭還是把喻色摁在了駕駛室裏。

“不,我不。”喻色磨牙,這時候恨不得季唯衍就在身前,然後她好好的教訓他一頓,這樣大的事兒他就不會跟她商量一下嗎?他真的太過份了。

“唉,你這孩子……”喻淵庭急得直跺脚,可是喻色根本沒有要下車的意思,他拗不過這個女兒,只好道:“車給我,我來開。”來的時候為了與孩子們坐在一起培養感情他沒開悍馬,現在只好開季唯衍的車了。

“好。”這個喻色是同意的,因為喻淵庭的車技比她可是好太多了,他開得快可以早些趕到醫院。

“我也去。”季漫珍也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

季唯雪搖搖頭,她是封锁不了了,“行,那你們去,我留在家裡看孩子。”還有曉越曉美和曉衍呢,男人在醫院結紮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要讓小孩子知道了,有點亂。

“嗯,我也在呢,喻色你放心去。”薛振東也下了樓來,剛剛才睡醒,短淬的髮絲微微有些淩亂,應該是一睜開眼睛聽見樓外的吵鬧就跟出來的,他這些日子每晚都與季唯衍一起出去混在會所,所以,都是白天在補眠,季唯衍應該也是這樣的,他昨晚也沒睡,估摸著是今天白天有事情要處理吧。

喻色的心鬱結了,他忙得連睡覺都成了奢侈,這現在居然為了她要去做結紮。

喻淵庭啟動了車子,車速果然比她的快,且穩,但是要趕到醫院少說也要二十分鐘。

喻色漸漸的平復了一下心緒,有些事情她必須要問一問,“媽,是誰打電話通知你的?會不會是那人搞錯了?阿染不會這樣不可靠的,他也許只是去醫院裏做一些其它的例行檢查。”

“是阿誠,那孩子不會騙我的,他要是沒有得到確切的資訊怎麼可能這樣急著給我打電話呢,那孩子是好孩子。”

“阿誠?”喻色連聽都沒聽過。

“嗯,我姐姐的兒子,叫江誠,從小就乖巧懂事,唯衍不在的時候,季氏多虧有他打理,這幾年雖然微微有些敗落了,但到底是支撐了下來。”季漫珍焦急的盯著車外,對喻色倒是不設防,她把她知道的都說了。

原來季氏一直都是江誠在打理,“媽,阿染既然回來了,那季氏是不是應該還是要阿染打理呢?”據她的感覺,季唯衍應該是沒有收回季氏,不然,他手頭上也不會那麼吃緊,就為了贖季唯雪的五千萬他居然去為陳叔賭錢,這些她從來沒有問過季唯衍,但是,生意場上的事情她也是經歷過的,染色她就在打理呢,這些,她還是懂的,所以很明顯的,季氏應該還是在那個江誠的手上。

“這個我也不知道呢,唯衍上次回新加坡,他和阿誠一起吃了飯也一起聊了很久,至於聊了什麼唯衍他沒說,他只告訴我說他什麼都會處理好的,讓我寬心,什麼也不必管。”

喻色皺眉了,季漫珍這個媽當得還真是舒服,季唯衍不用她管她便真的什麼也不管了,估計一點也不知道季氏沒有在季唯衍的手上吧。

而且,看她現在的樣子似乎對那個江誠很信任,江誠一個電話打過來,她立刻就信了。

可,這是季家的家事,別說她還沒嫁過去,即便是嫁過去了,季家的事情也不是她想插手就可以插進去的。

畢竟,她半點也不知道季家的根底,只會說多錯多,做多錯也更多。

穩下了心神,也許只是一個假消息吧,她此刻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媽,也許是假的,唯衍沒那麼傻的。”安慰了自己,她也隨口安慰了一下老人家,畢竟年紀大了,經不起嚇。

可她這一安慰,季漫珍便想到了季唯衍完全是為了喻色,人還坐在喻色身邊就張嘴破口大駡了起來,“你不必叫我媽,我季漫珍可要不起你這樣的媳婦,還沒進家門就逼著我兒子去醫院做結紮,你這是要讓我們季家斷子絕孫,好讓姓簡的三個孩子搶走我們季家的產業,從此都冠上簡氏的名頭是不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的大腦轟轟炸開,她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什麼時候覬覦過季氏的資產,她只知道季氏曾經很風光,至於季氏有多少資產,她半點也不知道,咬著唇,她才要開口,喻淵庭突的把車子一個飄移便停在了路邊,然後,男人冷冷的面容轉到後排,“季家後,我知道季家有錢,可若真論起來,我們喻家不止是有錢,還加了一個勢,可我覺得這有錢有勢不應該掛在嘴邊的,自己心知就好了,別說喻色對季氏的家產沒興趣,即便是她有,我喻淵庭還不放在眼裡,小色若是想要,我喻家的家產一半歸她,總了比得過季氏了吧?”

“父親……”喻色眼睛一紅,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娘家人給自己撐腰的感覺,有喻淵庭這樣的話,她這一刻什麼都夠了,也知足了,不說喻淵庭給她一半喻家的家產,只要他心裡真真正正的有她這個女兒,她便沒有白白的認了這個父親。

“你……你們……”季漫珍火了,可是喻淵庭的話又讓她無從反駁,一直以為喻色不過是個孤女,沒想到她這才從新加坡飛過來就領教了喻色娘家人的厲害,她還不知道喻家的根基如何,資產如何,可她這些年也是吃鹽面活到這把年紀的,自然是明白一山還比一山高,有些話說太滿了就溢了。

“媽,阿染去醫院的事情我並不知情,其實,我比你還著急。”她是有多想生一個他的孩子呢?

季漫珍慢慢的不出聲了,喻淵庭見她不再囂張,想著女兒那樣喜歡季唯衍,再加上季唯衍也深得他的心,便給了季漫珍一個臺階下了,“先去醫院吧,也許還來得及,到時候要怎麼樣,季家後問問自己兒子就可以了,不需要現在把一切都怪在沒有為唯衍做决定的其它人的身上。”

季漫珍抿了抿唇,算是同意了。

車子這才又重新啟動往醫院的方向駛去。

終於到了,車還沒停穩,喻色就跳下了車,季漫珍也是,不過她的速度就快不過喻色了,喻淵庭去停車,喻色與季漫珍一前一後的往醫院大廳跑去。

五分鐘後,喻色和季漫珍一起停在了手術室外。

手術室的門快被她們敲爛了,可,沒叫出季唯衍來不說,倒是惹來了七八個警衛,此時正擋在她們和手術室的門之間,全都警惕的盯著她們,生怕她和季漫珍再砸門。

可,喻色已經沒有力氣砸門了。

剛剛出來的一個護士說了,手術已經在最後的縫合中了,她就算是沖進去封锁也沒用了,該做的都做完了。

如今不過是後續的收尾罷了。

呆坐在那裡,心底是從沒有過的亂,她就是想為他生一個孩子,就這樣的難嗎?

先是她流產了一個,現在又是他做了結紮。

見她神色萎靡,季漫珍也消停的不吵不鬧了,因為,兩步外喻淵庭就站在那裡,他身高很高,與季唯衍差不多,只那麼一站,就給她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看來這喻家的人也是惹不起的。

十幾分鐘後,手術室門上的燈終於滅了,停在喻色和季漫珍之間的警衛也悄然的撤走了。

門開。

出來的卻不是推床之類的,而是慢慢踱步而出的季唯衍,除了比平常走路慢些,再加上臉上疲憊多些,他並沒有多大變化。

似乎是沒有想到門外會這樣熱鬧,他的視線掃過喻淵庭,再是季漫珍,最後,溫溫潤潤的落在了喻色的身上,“你們怎麼來的?誰告訴你們的?”顯然的,他很意外他們的到來。

聽到他的聲音,喻色緩緩抬頭,面前的男人雖然較之前沒有太大的變化,可是小變化還是有的。

他的長髮剪了,如今,又是她初初遇見他時的模樣子。

短短的寸頭,時時處處都彰顯著男xin的氣息。

那張臉雖然滿是疤痕,而且再無絲毫遮掩,卻一點也不損他男xin的魅力。

他還是那樣帥。

這就是男人與女人的區別吧。

女人一定要美麗,有了疤也就毀了。

可是男人卻完全不一樣,他身上的男人味完全可以抵消他面容上的殘缺。

“小色……”對上喻色的目光,季唯衍心一凜,突然間他竟是有些慌了。

下一秒鐘,喻色已經站了起來,再也不看他的轉身就往走廊一側的電梯走去,而且,從他們再見,她一個字也沒有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