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再也不是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7:10
A+ A- 關燈 聽書

“呵呵……哈哈……”手一推,桌子上所有的東西全都盡數的落了地,那一聲聲的巨響讓外間的秘書嚇得全身如篩糠一樣的抖了起來,說什麼也不敢沖進來看他怎麼了。

江君越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為自己在酒吧裏突然間的‘頓悟’而只覺得悲凉,可笑。

他就是一個傻瓜,徹頭徹尾的傻瓜。

藍景伊,你到底在玩什麼?你怎麼讓我越來越看不懂你了呢?

女人,真的是碰不得的,碰一個,讓他悔一輩子。

他拿起吧臺上的酒,又開始喝了起來,只想喝酒,什麼事業,全都不想管了。

一瓶酒喝完,又是一瓶酒入腹,他喝多了,可是,為什麼頭腦還是這樣的清醒呢?

還是想去巴黎,很想去。

他喜歡那輛露營車,還想著就用那輛露營車帶著她一起去周遊整個歐洲呢,結果,那個陪在她身邊的人是陸文濤而不是他。

從辦公室喝到騷動,漸漸的,他有些支撐不住了,昨夜的一夜未睡讓江君越終於倒在了騷動包厢的沙發上,沙發一旁的茶几上,是一隻只或橫或立的酒瓶,一個又一個。

包厢裏一片靜謐,只是濃濃的酒香飄溢著,包厢的門被悄悄推開,一個女子悄悄的閃了進來,隨手悄無聲息的反鎖了包厢的門,這才大步的朝著昏昏沉沉醉沉了的江君越走去。

她一定要嫁給他,這一次,他逃不掉了,任他再聰明也逃不掉了。

輕輕的一笑,女子蹲在了沙發前,白皙的手指輕輕撫過江君越的臉頰,她終於可以摸到他的臉了,那觸感真是該死的好。

她愛他,她等了他有多久了呢?

久的,讓她甚至忘記了那漫長的年年歲歲。

紅唇,印在他的唇上,他的唇真軟真薄,若是他肯吻自己一下,那滋味一定很美妙。

手指一顆一顆的解著他的衣扣,很快就露出他精健的古銅色的胸肌,她的手落下去,貪婪的撫過他的每一寸肌膚。

“伊伊……”突的,一道低喃的聲音響起,女子的手激欞一下移開,驚恐的盯看著江君越的那張俊臉,真好看。

江君越昏昏沉沉的睡著,他好象是夢到藍景伊了,她撫摸著他的臉,再撫過他的胸口,所經,那手指帶起的溫度彷彿要將他的身體灼傷了一樣。

那夢,是那樣的美好,美好的讓他再也不想醒來。

眼看著他越睡越沉,長長的睫毛停在那裡不動了,洛美薇才長舒了一口氣,“越越哥哥,我喜歡你。”他好沉,她吃力的褪去了他一身的衣物,就連那條三角子彈內褲也不放過,直到他全身都光了,她這才滿意的膜拜著他的身體,從撫摸到親吻,落在他的肌膚上是一個又一個的唇印,紅紅的,那樣的清晰,在她眼裡又是那樣的漂亮。

若是他醒過來真的要了自己該有多好,可……

洛美薇微微的歎息了一聲,隨即拿起桌子上還殘留的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這才不疾不徐的脫了一身的衣物。

他現在不要她不要緊,總有一天他會要她的。

到時候,她會讓他乖乖的娶她,愛她。

哼,她想要的東西一定要得到,她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娶了那個藍景伊的,那個踐女人,哪有她一半好呢。

一身的光果,洛美薇擠上了沙發,柔軟的身體貼上了江君越的,手環摟著他的蜂腰,閉著眼睛享受著與他一起的時光,那樣的美好。

只要過了這一晚,只要她拿到了那個孩子,到時候,再加上賀之玲的幫助,他娶她不過是水道渠成的事情。

洛美薇越想越興奮,她好喜歡他呀,從小就喜歡了。

小時候每一次玩過家家,她都爭著搶著要當他的新娘子。

他不記得了,可她卻記得清清楚楚。

“江君越,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她的唇印在了他的背上,深嗅著他的氣息,洛美薇漸漸的睡得沉了。

那一夜,就在酒氣中兩個人一睡睡到過了午。

宿醉後的頭痛讓江君越揉了揉眼睛,半晌才略略清醒了些,睜開眼睛,原來他還在騷動,可是下一秒鐘,江君越‘騰’的就跳了起來。

他的衣物,此時全都在包厢的地毯上,左一件,右一件,飛的亂七八糟,到處都是,而剛剛,他從身上扒開的那只手,天,那是一隻女人的手,那麼小,那麼白皙,只能是女人的。

江君越吃驚的轉身,“誰?”

布藝的紅色沙發上,洛美薇安靜的睡在上面,全`赤果果的造型讓她看起來就象是一個睡美人,她的身材一向都好,他知道,可是,他對她真的沒感覺。

若是對美人都有感覺,那他不是要愛盡這天下的美女了?

可是這世上美女很多,多到數也數不清。

但是,美又有什麼用,他看著沒感覺不來電,再美也沒用。

江君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迅疾的穿上了褲子,以免自己揪起那個女人的時候再被她欣賞一遍身體,他的動作是那樣的快,快的甚至在拉上褲子拉鍊的時候腿也微微的顫抖了,那顫抖不是因為他怕了洛美薇,而是因為他視線所及中自己身上一個又一個紅色的吻痕,也是這時候,他才發現洛美薇的身上也有,天,很多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一個個的小紅痕惹眼在她的身上,剛剛他還真的沒看清楚,這一下往前一移,就看得十分清楚了。

他和她做過了?

他感覺到了一下身體,卻實在是感覺不出什麼。

修長的手下一秒鐘倏的掐住了洛美薇的脖頸,“你怎麼進來的?誰讓你進來的?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他想到了洛啟江,一定是那個狗雜碎告訴洛美薇他在這裡的,他早就該想到洛啟江會幫著洛美薇對她不懷好意。

“啊……”一聲輕柔的低叫,隨即,洛美薇徐徐的睜開了一雙美眸,她眯著眼睛看向江君越,隨手一推他,“別吵,我好困,好累。”隨即,洛美薇又閉上了眼睛。

“洛美薇,你給我起來。”江君越如同拎小雞一樣直接就拎起了沙發上的那具女體,哪管她痛不痛呢,直接就擲向了牆壁,“你給我說清楚,你怎麼進來的?”

“啊……”洛美薇尖叫了一聲,人也終於醒透了,“越越哥哥,我怎麼進來的,你打電話讓我來的呀,結果我一進來,你就把我……把我……嗚嗚,你特別的壞,你喊著另一個女人的名字卻一直對我動手動腳,我推你你都不起來,江君越,我恨死你了,嗚嗚……”

江君越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很疼,他也很清醒,可是,他怎麼也想不起來昨晚上他喝醉之後都發生什麼了,“我有叫一個女人的名字?”

“是呀,叫什麼伊來著,嗚嗚,江君越,你一定是把我當成你哪個相好的了。”洛美薇吃力的從地毯上爬起來,恨恨的朝著江君越沖過來,粉拳如雨點般的直落她的胸口,“江君越,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江君越沒吭聲,也沒有任何的反應,就任由洛美薇的拳頭捶打在自己的身上,他昨晚好象真的做夢了,他夢見藍景伊吻著他,摸著他,一下又一下……

“啊……啊……”一聲聲的嘶吼,江君越如一頭發怒的獅子,為什麼會這樣?一拳捶到牆壁上,這一拳要多狠就有多狠,紅色的液體很快就從指節間流出,他流血了。

卻,還是不肯停下來的繼續的猛揮著。

“越越哥哥,你別這樣,你別這樣呀,越越哥哥,你放心,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也不會纏著你的,我就只當昨晚上我做了有你的夢好了,等夢醒了,你過你的日子,我過我的日子,我們各不相幹。”洛美薇死死的拉著江君越的手臂,她不許他那樣瘋狂的自殘。

可,江君越還是狠狠的又打了幾拳,直到打累了,這才徐徐的坐倒在地上,原本黑亮的眸子此刻已經有些因充血而渾濁,若是可以選擇,他以後再也不來這樣的地方喝酒了,要喝也是在自己的住處,要喝也會把手機電話什麼的全關了,這樣,即便是醉了也不會犯什麼錯誤了。

“越越哥哥,你看看我,雨薇答應你,絕對不會說出去的,好不好?”洛美薇梨花帶雨,眼淚一雙雙的往下掉,那樣子,只讓人心憐讓人心疼。

江君越的眉頭皺了又皺,雖然對於洛美薇說的話一點也不相信,可她已經說了她不會纏著自己了,那也便罷了,不然,他能拿她怎麼著?

他怎麼也要給洛家一個面子,從小一起在大院裏長大的,算了,只要她不纏著自己就好,一伸手,猛的一推洛美薇,“把衣服穿好。”他不喜歡看她的身體,只是這樣看著,他就覺得自己好象在背叛什麼人似的。

可是,他這是在背叛誰呢?

忍不住的嘲笑了自己一回,他剛剛腦子裏居然一閃而過的是自己背叛了藍景伊,他真是瘋了,她都已經又成了陸文濤的妻子了,他卻還覺得她是屬於自己的。

不是的。

再也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