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番外:染色合體(35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43:27
A+ A- 關燈 聽書

“哦,媽咪的手被咖啡給燙著了,還有……”

“曉衍……”喻色急忙制止,不然這孩子繼續說下去,那邊簡非凡一定很擔心。

“媽咪,我怎麼了?”曉衍卻不為所動,抗議喻色對她的封锁,繼續向簡非凡道:“媽咪現在很虛弱,連走路都費勁呢,是季叔叔把她抱上車的。”

“電話給媽媽。”簡非凡溫溫的哄著曉衍。

曉衍這才不情不願的將手機還回給喻色,“媽咪,爹地找你。”

喻色只好接了過來,可還沒等她解釋,那邊簡非凡已經吼了過來,“小色,季唯衍他到底是怎麼待你的?我不過才離開幾天而已,你怎麼又是燙傷又是身體虛弱,怎麼回事?”

喻色趕緊把手機離著季唯衍遠些,不然簡非凡的大嗓門一定傳到季唯衍的耳朵裏,“你小點聲。”

“怎麼,他做了還不許我說嗎?若他對你不好,喻色,你告訴我,我幫你討回來。”

喻色的眼睛頓時就潮了,想起母親靳芳,她一下子就哽咽了起來,“非凡,我媽媽沒了,好在,我還有你,嗯,以後你就是我娘家。”

電話那端默了一下,不過簡非凡很快就調整了過來,她把他當成娘家人,那也是親人了,看來,還是認定了他是哥哥了,“好,以後不管誰欺負你都要告訴我,要記住了。”

“嗯,我就是聽喻淵庭說起媽媽沒了,心情不好而已,我沒什麼事的。”她撇清了季唯衍,不然,依簡非凡的脾氣恨不得現在就回來幫她教訓季唯衍似的。

“那麼多年都過了,你只要知道當年你媽媽不是拋弃你就好了,是不是?”

“嗯,媽媽沒有拋弃我。”擦著眼睛,喻色終於找到了一個人開始傾述了,這一說出來,整個人都覺得輕鬆了許多。

“不許胡思亂想,你還要照顧孩子們呢,若是你照顧不來,嗯,我就在T市找一家幼稚園把他們接過來跟我一起住。”

“不用的,我照顧得來,非凡,你要是沒事就掛了吧。”喻色巴不得他快點掛了,不然再說下他很有可能就說起要帶走孩子們了,那她真不樂意,她好不容易現在有阿染也有孩子們了,而且,孩子們與季唯衍還相處的很融洽,如果除去母親的死的消息,她現在的人生真的可以堪稱是完美了。

“快到春節的時候,我再給你我的行程,若是可以,我希望能趕回去陪孩子們過春節。”

“好。”

終於掛斷了電話,喻色長舒了一口氣,真希望簡非凡一直忙一直忙,這樣他就沒有時間跟她搶孩子了。

可是這個時候,她又想起了簡非離,“阿染,非離大哥到底怎麼回事?”

“手機打不通,熟悉的人那裡也都查過問過了,哪裡都沒有他的消息,他整個人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我覺得現在應該報警詧才比較穩妥,但是非凡說他會處理會讓人去找去查,不讓我報警。”

“會不會是綁架?”喻色猜疑了起來。

“綁架也要有目的吧,簡非離人很好,一向都是人不犯他他不犯人,所以,與他作對的人比起他父親簡鳳樓是少之又少,所以,可以撇去因仇怨被綁架的這個可能了,但是我覺得為財這個也說不出道理來,因為簡非離失踪了這樣久可還從來也沒有組織或者個人來討要贖金,就是因為沒人要贖金,所以我們對於他的失踪都沒有什麼感覺,若不是這次李秋雪的出現,我甚至還不以為然呢。”

季唯衍這樣一分析,喻色也烦乱了,她對簡非離也是當哥哥一樣,想起上次她找上簡非離的時候是簡非凡被抓進局子裏的時候,後來還是季唯衍幫著弄出來的呢,那時簡非離只回來一天就離開了,現在回想起來似乎是從那一次開始,她就再也沒有聽說過簡非離的消息了,難道是那時候開始他就失踪了嗎?

那算一算真的也有很長時間了。

“想什麼呢?”

“唯衍,我記得上次我找非離大哥的時候是個女生接的電話,是不是他和那女生……”

“人家男未婚,他做什麼都有資格。”

喻色吐了吐舌,“我不過是猜一猜罷了,你幹嗎那麼凶?”

季唯衍搖頭失笑,“我有嗎?曉美給季叔叔打個證明,季叔叔有對媽咪凶嗎?”這一句,季唯衍的聲音可是溫溫柔柔的,哪裡有半點凶人的意思呢。

“沒有,季叔叔最最溫和了,我喜歡季叔叔。”曉美人還在後排的位置上,可是一張小臉卻探了過去,飛快的蜻蜓點水般的在季唯衍的臉上親了親,小模樣乖巧可愛,那聲‘我喜歡季叔叔’,把季唯衍心底裏的鬱結一下子就打散了,想著今天上午才去的醫院,他是真的不後悔了。

“我也喜歡季叔叔。”曉越和曉衍也錶了决心,三個小東西果然是心有靈犀,連這個都口徑一致語氣一致音量也是一致的。

喻色的心裡更舒坦些了,孩子們如此懂事,也讓她少了些憂心。

在孩子們知道她和季唯衍大婚之前,她要好好的培養季唯衍和孩子們之間的關係,不然,不太確定她的大婚,三個臭孩子還會反對呢。

算來算去,現在最有可能反對的就是曉越他們三個了。

想到這個,喻色又揪心了。

可隨即的,她才想到季唯衍根本沒有正八經的向她求婚呢。

車子駛回了別墅,喻色的體力已經恢復了,說什麼也不肯讓季唯衍抱著進去,畢竟季唯雪和薛振東還在呢,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想起之前買的東西一樣也沒拿。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進了別墅,好在保姆已經買了菜,此時廚房裏正煮著呢,飯香菜香,只喝了咖啡的她還真是餓了,懶懶的靠在沙發上什麼也不想做,一旁的季唯雪凑了過來,“嫂子,有心事?”

喻色搖頭,“沒有。”

“跟我哥有關?”

“真沒有。”喻色真不想提起喻淵庭,想到母親的死,那是她心底裏的一道結,只怕這輩子也甭想解開了。

正頭枕著胳膊胡思亂想著,可視電話響了,曉越去看視頻,隨即轉頭沖著喻色道:“媽咪,是請我們喝咖啡的那位老爺爺,媽咪,要開門嗎?”

“不用。”喻色連起都沒起,“掛了,不必理會。”喻淵庭現在知道找她了,那她之前的那二十幾年呢?他為什麼不找?依他們那樣的人,只要他想找,就是大海裏也能撈針。

可,曉越才掛斷可視電話就又響了,喻色皺眉,“曉越,電池拿下。”

“是。”對於這種搞破壞xin的活動,曉越一向當仁不讓,他最喜歡拆拆卸卸了,為此喻色給他買了很多那樣的玩具,可是沒用,到了他手上刷刷刷拆拆拆裝裝裝,常常都是不超過三分鐘就絕對搞定了,這是他的真愛呢。

果然,只二十幾秒鐘的時間,可視電話就不響了。

拆電池,秒秒鐘搞定。

曉衍沖著曉越豎了一個大拇指,曉衍對於這些與電有關的東西就從來都不敢碰,她說怕觸電,曉美就更加不敢了。

然,可視電話不響了,喻色的手機卻響了。

看到那串陌生的號碼,喻色猜想著應該是喻淵庭的,他還真是不死心,可他越是這樣,她越是討厭他。

怎麼就有這樣一個無情無義的父親呢,拋弃了她二十幾年。

果斷的掛斷電話,然後將那串號碼直接送入黑名單,現在,他再打也打不進來了。

喻色正得意著,身側茶几上的電話就又響了起來,“喻先生,我要告你騷擾。”喻色煩躁的接起,心裡還在為著母親的當年而不值。

“喻先生?什麼喻先生?我找喻色,你是不是?”

“是,我是,您……您好!”只是片刻間,喻色的腦子裏已經轉過了無數個念頭,這是誰?一個女人的聲音,還知道她的號碼。

“唯雪在嗎?讓她聽電話,大白天的,她手機居然關機。”

“您是伯母吧。”一個讓季唯雪接電話的人,還這樣的口氣,那就只有季唯衍和季唯雪的母親季漫珍了,想到‘母親’這個字眼,喻色一下子就坐直了身體,根本沒打算馬上把電話交給季唯雪,而是客氣的與季漫珍攀談了起來。

“嗯。”

“伯母,您今天不打過來電話,我也要跟阿染要您的電話號碼呢。”

“什麼事兒?”季漫珍的聲音終於慈和了些,先前喻色的不接電話讓她很生氣,可是這會喻色的語調柔和了,老人家也就不那麼介意了。

“伯母,要過年了,您看,是不是讓阿染去新加坡接你過來一家子一起過春節呢?”

她想老人家應該是會同意的吧,不想,季漫珍淡淡的道:“把你那三個孩子請出去我就過去,若不然,我一個人留在家裡也不錯,清靜。”

喻色抬頭看曉越曉美和曉衍的方向,她知道了,原來老人家已經知道了她二婚的身份,而且,顯然的很不喜歡她的三個孩子,烦乱的搖了搖頭,“伯母你看,孩子們的爹地在T市,所以孩子們就只能……”

“我不管,我們家唯衍是多優秀的孩子,你一個二婚的女人能嫁給唯衍是你的福氣了,這個我也就不挑了,但是,孩子一定不能也帶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