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番外:染色合體(35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42:23
A+ A- 關燈 聽書

順著服務生的手指,喻色看了過去,喻淵庭筆挺的站在那裡,目光則是定定的落在三個孩子的身上,那眼神,讓她心一緊,就見他已經大步走來,“喻色,我送你們回去吧。”

“媽咪,他是誰?”曉越立刻就警惕了起來,他是小男子漢,爹地說了,不管走到哪裡,他都有保護媽咪和妹妹的責任。

喻淵庭眸光睨向曉越,那小小的模樣甚是可愛,他高大挺拔的身形居然就彎了下去,與曉越平視著,認真的看著這個孩子,“嗯,象媽媽。”

“對,我象我媽咪多些,不過,你是誰?”曉越還是一臉防備,對孩子來說,喻淵庭就是陌生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淵庭慈愛的摸了摸曉越的頭,像是斟酌了一下才道:“親人。”

“親人?”曉越轉頭看喻色,“媽咪,這位老爺爺與我們家有什麼親戚呢?為什麼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

“喻先生,你認錯人了,再有,我買的東西與喻先生無關,不必喻先生代為付款。”她說著,就從錢夾裏掏出了一打現金直接遞向喻淵庭。

喻淵庭看著眼前的現金,眉頭狠狠皺起,“喻色,就當是我給孩子們買的過年的禮物。”

“無功不受祿,我與喻先生的關係還不到可以收您禮物的地步,若是喻先生不肯收下這些現金,那我這裡也簡單,這些東西我不要了就是。”說完,她淡淡轉身,也鬆開了手裡的推車,“曉越,曉美,曉衍,走吧,我們回家。”

“媽咪,那這些……”曉衍有些不舍了,推車裏的衣服可是他們挑了好久的,她好喜歡。

“不要了,改天讓季叔叔帶我們再去買更好的。”喻色輕聲哄著三個寶貝,不是她要矯情,而是有些原則必須要遵從,有些底線也絕對不能逾越。

“好的,媽咪。”曉美乖巧的掃了一眼喻淵庭,直覺媽咪不要了他們挑了半天的東西跟這位老爺爺有關係,可是媽咪不理會老爺爺,那她們也就不理了,因為媽咪不理一定是有原因的。

一大三小往出口走去,對於才挑了好半天的東西半點都不可惜,真的直接就不要了。

“小色……”喻淵庭伸手就捉住了她的衣角,“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就當是你母親送你和孩子們的,好嗎?”

“母親”兩個字讓喻色才邁起的脚步到底還是頓住了,這樣久了,喻淵庭終於提起母親了,想想她真是不好,她居然連母親的名字叫什麼都不知道。

她站在那裡,心底裏在掙扎著,從記事起她就在渴望著找到父親母親,這麼些年一直留在小城裏為的也是有朝一日能找回父母雙親,可是之前看喻淵庭的意思根本是不把她放在眼裡的,他心底更重的是連香和喻瑤,但是現在,他提到了母親就證明他對她還是有些許在意的,不然,他不會提及母親。

她背對著喻淵庭,手臂被喻淵庭扯著,“媽媽在哪兒?”

她這樣一問,雖然聲音極低,卻還是讓喻淵庭身體一顫,這一次,他出口前絕對斟酌的更久,“小色,我們帶孩子找個地方坐下來談,好嗎?”這是喻淵庭第一次這樣的低姿態,就連聲音也是柔和的,甚至於還帶些微的懇切。

喻色閉了閉眼,想到喻瑤,她終是搖了搖頭,“我只要你告訴我我媽媽是誰?告訴我她現在好不好,她又在哪裡就可以了。”

“小色,我是你父親呀,不管你承認不承認,這都是無可改變的事實。”

“那我媽呢?你拋弃了我媽也拋弃了我,對不對?”喻色赫然轉身,冷冷的目光恨不得要殺了面前的男人,她從小若不是命大的被人發現,絕對有可能被漲潮的海水給淹死的,她還那麼小,面前的男人怎麼就捨得拋弃她呢?若是換了她,對自己的孩子,她是絕對下不了手的。

“小色,不是這樣的。”

喻色狠狠一掙掙開了喻淵庭的拉扯,“那你說清楚,到底是怎麼樣的?就在這人前,我要你說我媽到底在哪裡?”

“她……她……”

“她到底在哪?”喻色受不了喻淵庭的支支吾吾,先前她不問他是知道他若是不想說她問了也沒用,可現在,他這是鬆動了口氣,這一瞬間,她心底裏積攢了二十幾年的渴望瞬間爆發,她想知道,迫切的想要知道當年的一切。

喻淵庭抿了抿唇,看著周遭越聚越多的人潮,再看不明所以的三個小孩子,這才壓低了聲音道:“小色,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喻色咬唇,喻淵庭倒是說的沒錯,她也不想自己與喻淵庭此刻的聊天記錄被這周遭的人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行,那就去這量販店旁邊的咖啡廳吧。”有些事情不必問她也能猜到一個大概。

她比喻瑤大,那就證明她母子是在連香的前面生下的她,而以喻淵庭的身份他是不可能同時娶兩個女人的,Z國的高官是不被允許的。

所以,她母親應該認識喻淵庭在連香之前。

那麼,她和母親的被拋弃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喻淵庭與母親感情不合雙方協定離婚,一種是連香小三上位逼迫母親離婚然後被喻淵庭拋弃。

若是前一種可能,那麼,協定離婚後的夫妻兩個人怎麼也不可以讓她流落人間無家可歸吧。

畢竟,她姓喻,她是喻淵庭的女兒。

所以,她和母親的遭遇就只能是後一種可能。

這些,喻色不是沒有想過,便是因為早就想過了,所以,她對喻淵庭才怎麼也親近不起來。

量販店旁的咖啡廳。

乾淨。

整潔。

喻色與喻淵庭相對而坐,曉越和曉美還有曉衍則是坐到了他們的旁邊,上一輩的恩怨只從自己的遭遇喻色就可以分析出那些故事絕對不會動聽的,既然不動聽,那便不要讓小小的孩子們聽到了,那些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個不好的影響。

“我母親是誰?”二十幾年了,她每一天都在猜想母親是誰,是個何等模樣的女子,這個渴望壓著她的心常常喘不過氣來。

喻淵庭啜飲了一口咖啡,他的咖啡沒有加糖,像是在刻意的體味那份苦澀一般,“小色,你母親叫做靳芳。”

靳芳。

很好聽的名字。

喻色想起了在醫院裏初見喻淵庭的時候,他開口就叫她小芳,果然那時候他是把她看成了母親,“我和媽媽很象是不是?”想像著自己母親的樣子,她微微的笑了開來,她們一定很象,不然喻淵庭不會一下子就認錯人的,她與母親相差了二十幾年,可是喻淵庭還是能認錯,那是不是就說明喻淵庭的心裡現在還有母親的位置?

她不知道,統統的什麼也不知道。

“嗯,很象。”喻淵庭一直在喝咖啡,彷彿跟咖啡較上勁了似的,一杯又一杯,喝得很快。

兩個大人喝著咖啡,可是三個小朋友喝了幾口就覺得無聊了,“媽咪,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不行。”喻色直接否决,孩子們出去了沒有大人跟著,若是被人拐了或者出什麼事就糟糕了。

喻淵庭卻是一揮手,隨即一個男人便走了上來,“先生。”

“帶著他們出去玩,給我守好了,出一點差錯,你提頭來見我。”

喻色吐了吐舌,怎麼就覺喻淵庭這是典型的軍閥主義呢。

不過,他這樣吩咐手下她才能放心。

“我媽她現在在哪裡?”若是媽媽還在,她想邀請媽媽參加自己與季唯衍的婚禮,到時候季唯衍的母親季漫珍也要參加的,那她就有兩個媽媽了,想想,喻色的唇角就綻開了笑容。

可是喻淵庭喝咖啡的速度卻一下子加快了,咖啡是用來慢慢品的,他居然如喝熱白開一般端著杯子一直往喉嚨口裡灌。

那樣子像是特別的緊張似的,也讓喻色的心越來越沉,擔心了起來。

“你說,我媽到底在哪兒?她還活著的,是不是?”這是她的希望,她想媽媽活著,長這麼大,不管她有多不喜歡喻淵庭,可她見著了父親她便少了一個遺憾,那現在,她就想見到母親。

喻淵庭又是將一杯咖啡一口氣喝幹,然後抬頭對上了她充滿疑問的小臉,低低的道:“你失踪的那年,她便走了。”

‘走了’這個詞在Z國人的字典裏可以理解成不同的含義,一個是出走,一個卻是死亡。

“走了?去哪了?”私心裡喻色就想著母親是想不開了離開了,反正,母親不能去了,她心慌了起來,一下子捉住喻淵庭的手,“她還活著是不是?我要她還活著。”

喻色低吼著,一雙眼睛已經紅了。

喻淵庭才拿到手裡的咖啡杯猛的一晃,便有滾燙的汁液灑了出來,“嘭”,咖啡杯落在了案頭上,飛濺起濃濃的咖啡汁還有陶瓷碎片,就在杯子落下的那一瞬間,喻淵庭倏然起身一把扯開喻色,“小心。”

他的動作真快,快得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她已經被拉離了咖啡桌的一步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