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番外:染色合體(34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40:43
A+ A- 關燈 聽書

女人的世界,男人的世界,各不相干,各不相擾。

三個女人聊了很晚才睡,三個男人則是一夜未睡,江君越和薛振東這來了小城分明就是來吃喝玩樂放大假的,爽呆了。

喻色一大早就醒了,算來算去只睡了三四個小時,若不是沁沁把她吵醒的,她還在睡。

看著沁沁,她雖然有點哀怨,可到底還是壓下了起床氣,她喜歡沁沁,捎帶的也就容忍了小傢伙把自己給弄醒了。

“色…色阿姨,你不高興嗎?”沁沁大抵也是感受到了她的起床氣,乖巧的坐在她的身邊,扯著她的衣角絞呀絞絞呀絞,絞成了皺解開,然後再絞。

喻色歪頭看看小傢伙的小臉,她是有些不高興,她想三個寶貝了,一看到沁沁就能想到曉美和曉衍,還有曉越,哪裡能不想呢,她是那三個孩子的親媽呀。

不過,還是搖了搖頭,死都不承認,“沒有。”

“色…色阿姨,我想曉越了,嗯嗯,我能見見他嗎?”

“這個……”喻色說了兩個字就說不下去了,她也想見曉越,可是,去看他們有些彆扭呢。

總是覺得不暢快。

“色…色阿姨,見見曉越很難嗎?要不,我去你們家?”

喻色看看周遭,現在,她的家其實是在這裡吧。

可是孩子們的家卻是在簡非凡那裡。

所以,沁沁要去也是要去的簡非凡那裡,她要帶過去自然也是要跟簡非凡打個招呼的,想想,就覺得彆扭,見自己的孩子還要這樣麻煩。

喻色沒說話,也開始加入了沁沁絞衣角的行列,絞成了皺解開,然後再絞,一遍遍,周而復始,彷彿永遠也停不下來似的。

“開飯了,開飯了。”藍景伊是不論睡多晚都習慣了早起,三個孩子太能搗蛋,就算她不想起他的三個孩子也會把她弄起來的,這和喻色是有些不同的,喻色睡晚了的時候,曉越曉美和曉衍從不吵她,都乖乖的讓她睡得香香的。

下了樓,看著一桌子的美食,喻色有些汗顏,這是她和季唯衍的家,可是居然是藍景伊在打理伙食。

幾樣粥,幾樣甜點,幾個小菜,還有豆漿油條,麵包牛奶加火腿,中西合璧,藍景伊煮的早餐真是可口。

“色…色阿姨,你多吃點,你好瘦。”

一旁的季唯雪就翻了個白眼,“我比你色…色阿姨還瘦呢,沁沁你說,你現在是不是就想著跟你的未來婆婆搞好關係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哪有?”沁沁小嘴一撅,“我先認識色…色阿姨的。”

“撲哧”一聲,季唯雪就笑了開來,然後細白的指點在了沁沁的小額頭上,“你這個小沒良心的,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牙還沒長齊呢,可是你色…色阿姨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的小白牙一定長齊了。”

“有嗎有嗎?為什麼我不記得了。”沁沁眨眨眼睛,不相信呢。

“小丫頭片子,你問問你媽媽,我說的對不對?”

藍景伊微微笑的看著沁沁,“你唯雪阿姨說的沒錯,那時媽咪和爹地帶著你和壯壯出去玩的時候就遇見你唯雪阿姨了。”那時初見,她對季唯雪全都是敵意,如今想來,恍若隔世,孩子們都這樣大了,唯雪的病也越來越重了,轉頭看她蒼白的臉色,這幾年真的是難為薛振東了。

“好吧,那是我錯了,不過我那時候年紀小,記不住也是正常的,所以唯雪阿姨現在不能生我的氣喲,唯雪阿姨,你也多吃點,嗯,吃點心。”小手拿了一個小點心就遞給了季唯雪。

季唯雪伸手接過,大大的咬了一口,“真甜,哼,等我生了女兒,我就讓女兒來勾搭壯壯,藍景伊,你等著瞧。”

“呵呵,好,我家壯壯等著呢。”

壯壯優雅的小大人範兒的放下了筷子,然後,一本正經的道:“唯雪阿姨,我有喜歡的女生了。”

“哦?”季唯雪睜圓了眼睛,壯壯這才多大呀,她可真是長見識了,這明顯就是早早早早早戀嗎。

“就是曉美妹妹,或者曉衍妹妹也行。”壯壯說著,黑眸轉向了喻色,“這是色…色阿姨跟我媽咪定下來的,不過定的時候還不知道色色阿姨會生下兩個妹妹。”

“江壯壯……”喻色大喝,她一共就兩個女兒,壯壯這是兩個都惦念上了,那她要是生三個女兒,江壯壯是不是都要惦著了?這臭小子也太狠太花心了吧,他一個要占她兩個寶貝,她這會子瞧著這個未來女婿不爽了。

“色色阿姨,你放心,哥哥只會要一個人的,曉衍歸我。”眼看著她臉上惱了,江衍衍漫不經心的插了進來,“我和哥哥一人一個。”

喻色要風中淩亂了,這是要親上加親再親上加親嗎?

才這麼小就都把人生大事搞定了敲定了?

“壯壯,衍衍……”藍景伊低低喝住,兩個小人便都不作聲了,開始悶悶的吃著早餐。

“藍姐姐,你好福氣呀,這三孩子的終生大事都定下了,以後就不用操什麼心了,不錯。”季唯雪唯恐天下不亂的大聲嚷嚷著。

喻色回手掐了她一下,“孩子小,這才幾歲,等到將來不知道要怎麼樣呢。”到時候再說吧,想想,那可不是一年兩年,至少也得十幾年,十幾年的歲月,一切都有可能變化的。

“對對,孩子小根本不定xin,別聽他們胡扯。”藍景伊也附和。

“嗯嗯,我胡扯,色色阿姨你可千萬不要當真,我一點也不喜歡曉衍,醜死了。”

“你才醜。”壯壯瞪他。

“不醜,哥哥說不醜就不醜,反正也不是我娶,我江衍衍的老婆可不要短頭髮的,要長髮披肩的,可愛的,乖巧的,嗯嗯,這些要求都得達到我才會考慮是不是要她呢。”

“霸道,小屁孩,你也太自戀了吧。”季唯雪去掐這個小鬼頭。

江衍衍放下筷子便跑,“媽咪你看,唯雪阿姨不讓我吃飯,她掐我。”

“混蛋,誰不讓你吃飯了?”季唯雪瞪著多動症犯了滿地亂跑的臭小子。

“那你掐我做什麼?”

“好了好了,我不掐了,你乖乖的坐下吃飯。”季唯雪搖搖頭,她是真的拿這個小東西沒辦法,鬼機靈呢。

吃完了早飯,喻色把藍景伊推出了廚房,她一邊收拾餐具一邊為季唯雪熬藥,“唯雪,喝了一天了,有感覺嗎?”

“這是中藥,哪那麼快有感覺,總也要堅持喝上一兩個月才能有一點點的感覺,那還算是效果好的呢。”

喻色吐吐舌,“要那樣久?”想到薛振東之前打給季唯衍的電話,也不知季唯雪能不能堅持那樣久呢。

“是的,我早知道,再加上中藥太苦,所以我從來沒試過中藥,不想到現在還是逃不出喝苦藥的命,太苦了。”

喻色嗅嗅那藥香,只聞也覺得苦呢,“要是能治病,苦也是好的。”從小到大她都沒什麼親人,也幸好沒有得什麼病,不然要是吃這個中藥,都沒人幫她熬,太麻煩了。

“我把它想像成咖啡。”

“呵,還是不加糖的咖啡。”

說說笑笑,她的碗就洗完了,那邊藥才只熬了一次,還要再熬一次。

喻色進了客廳,孩子們在客廳裏瘋玩著,她看著他們三個,就想起之前曉越他們沒有搬到簡非凡那裡的時候,也是在這客廳裏瘋著鬧著玩著的,那一邊的牆上現在還有他們畫的畫呢。

那時還覺得三個小傢伙太調皮,把好好的一堵牆都給畫花了,但是現在看著那亂七八糟的一面牆,竟是那樣的親切。

“咦,色色阿姨,那邊的牆上是誰畫的呀?那幾個小人畫的真象。”沁沁順著她的視線也發現了。

“我覺得那幾朵花畫的才好看呢。”壯壯另有抗告。

“都不好看,醜死了,不如我畫的好,色色阿姨,我也要畫。”

喻色拉開了茶几的抽屜,曉越他們三個丟下的畫筆果然還在,“喏,拿去畫吧。”

“哦耶!”三個孩子歡呼著跑了過去,開始發揮著他們自己的想像力,畫了起來。

喻色懶懶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有點困,卻不想睡。

“爹地回來了。”江衍衍畫著畫著突然就喊了起來,然後放下手裡的畫筆就屁顛屁顛的往園子那邊跑去了,很快的,小機靈迎回了三個大男人,季唯衍,江君越和薛振東。

“傾傾,你們吃了嗎?”藍景伊問。

“吃過了,現在去睡覺,老婆,你要不要陪睡?”江君越幾步走到藍景伊的身邊,伸手一攬,就把她攬進了懷裡。

“咳咳,少兒不宜。”喻色搖頭。

“我們啥也沒看見。”壯壯沁沁衍衍其實全都看過來了,不過聽喻色說到‘少兒不宜’這個詞,三個小人就全都拿著小手蒙上了眼睛,這分明是在助長江君越和藍景伊到處秀恩愛的不良習慣嗎。

“我看見了,要秀去房間去。”喻色推著藍景伊隨江君越走了,那邊薛振東也抱起了季唯雪,很快的,大廳裏居然就剩下喻色和季唯衍在看著三孩子了,還不是她的孩子,“這……”

“色,一會兒簡非凡會把曉越他們送過來,你去整理一下房間吧。”

“你……你說什麼?”喻色覺得自己幻聽了,呆坐在那看著季唯衍,她不會是做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