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又是夫妻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7:01
A+ A- 關燈 聽書

“滾吧,快點去跳,我等著女人為你尖叫呢。”

尖叫是必須的,全身上下就那麼一條小內`褲,男人女人看著都尖叫,洛啟江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好在,他們也不是賭這一回了,以前啥損招都賭過,臉皮超厚的進了舞池,只是他到的位置,一旁的女孩子全喊他硫氓,然後飛一樣的躲得他遠遠的。

舞一圈,得來的是尖叫和汗水,他淌了一身的汗,“小越越,再來,我就不信我還輸。”

卻不曾想,洛啟江的運氣真的很不好,只玩三把,這第二把,他又輸了。

就依剛剛的程式,洛啟江就象是著了新裝的皇帝一樣只著了一條四角內`褲在舞池裏轉了一圈圈,江君越那個笑呀,幾天來第一次笑得這樣開心這樣的前仰後合,遠遠的大門外,一輛車裏,一雙眼睛緊盯著荧幕上的那張笑臉,忽而就貼上了荧幕,一雙唇落在了江君越的唇上,輕舔細吻。

第三把,江君越輸了,洛啟江這個揚眉吐氣,手一拍江君越的肩膀,“到你了,老子我也要開開眼,看看你的小身板。”

徐徐的站起,幾個早就盯著這邊看熱鬧的男人女人此刻恨不得要把江君越給看穿了,那身板,不止是女人喜歡,男人也喜歡。

江君越的手落在了衣服上,一件一件的開始脫了起來……

江君越的手落在了衣服上,一件一件的脫去。

外衣。

外褲。

“小越越,你也有今天呀。”洛啟江興致勃勃的緊盯著江君越,因著有桌子擋著,所以,也就只有他才有機會近距離的看著江君越的肌理線條,“嘖嘖,你不當牛郎真是可惜了,趕緊的,快上場。”江君越裡面果然穿的是三角子彈內`褲,露出他修長有力的兩條長腿,這次他真的賭到了,江君越那小身板真的是太耐看了。

“不急。”卻是這時,江君越慢條斯理的說了兩個字,居然是一邊抬腿一邊褪下了……

洛啟江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他沒看錯吧,天,江君越臉沖著牆的方向居然是正在脫他的三角子彈褲褲,“江君越,你脫上癮了?想赤果果著上場?”洛啟江真的被驚豔了。

“你才上癮了呢。”隨手將才脫下的子彈褲褲一團就塞進了扔在桌子上的褲子口袋裏,然後,他從容不迫的拿起那條外褲套在了身上,只露出精健的上半身,不帶任一絲的贅肉,漂亮的肌理線條在霓虹燈光的閃爍下格外的惹人眼目。

“江君越,你……你怎麼可以這樣?”洛啟江的眼睛都綠了。

“說好可以留一件的,洛哥,不要告訴我你不會數數,我全身上下現在分明只一件,是不是?”江君越黑眸閃過笑意,願賭服輸,玩得起就輸得起。

洛啟江無言了,眼看著江君越大大方方的走進舞池,動作優雅而熱烈的跳起了恰恰,天,他的動作真漂亮,標準而唯美,舞池裏,很多人都是停下來在看他一個人的表演,讓洛啟江一直等著的他的出洋相終究是根本就沒有發生。

那一場的舞曲,彷彿是為江君越而精心準備的一樣,一曲終了,江君越不疾不徐的走回位置上,酒已醒了大半,“怎麼樣,還要賭嗎?”

賭個鬼,他才不要賭了,“行了,我送你回去吧,不然,你老媽又要找我要人了。”

“她找你了?”又是端起了一杯酒,江君越的目光全都在杯中的酒液裏,上一次回來,若不是被賀之玲給算計的喝了那杯東西,他也不會被關了那麼久。

還有江涵予,他居然這一次配合了賀之玲一起騙自己,說什麼老爺子病重,壓根沒有的事兒。

“沒,我這不是以防萬一嗎。”

江君越放下了酒杯,目光若有所思的緊盯著杯中殘餘的酒液,腦子裏總有一些連不到一起的片斷,她喜歡陸文濤?

不。

猛的一拍桌子,江君越激欞站了起來,腦海裏倒帶一樣的閃現著他第二次去巴黎時看到藍景伊時的每一個畫面。

不。

他還是不相信,怎麼也不相信。

可是,派到法國去的人帶回給他的消息全都是藍景伊真的跟陸文濤在一起了。

她甚至於沒有給自己一個解釋,只是寄回了那兩張卡就徹底的從他的世界裏消失了。

若是她真的喜歡陸文濤,為什麼會保留自己的第一次一直到給了他呢?

還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於在巴黎那家小酒店的最後一次……

她的反應,明明是那麼的真。

她喜歡他。

江君越的拳頭越攥越緊,一定是因為什麼原因才逼著她說出了那樣的話,上次是賀之玲,那這次是因為什麼呢?

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他真傻,他怎麼就信了呢?

男人的自尊心,是的,他在聽到她說她喜歡陸文濤的時候他就介意的不得了,就是那男人的自尊心讓他居然就信了。

不可能的。

江君越轉身就走,一邊走一邊打給了蔣翰,“幫我訂去巴黎的機票,我要最早最快的班機。”一定是哪裡出了漏洞,他要去找她。

掛了蔣翰的,他就打給她,可是,回應他的始終都是你所撥打的手機已關機。

大晚上的,再過幾個小時天就亮了,江君越卻跳上了車便往公司的方向駛去,“小越越,你這是要去上班?”洛啟江追了出來,“你們家老爺子要是看到你這麼勤奮,他一定樂死了。”

“滾。”江君越脚一踩油門,把車速飆到了最快,他要去找她,一定要找到她親口問個清楚。

他真傻真笨,什麼也沒問,就憑她那麼幾句話,他就信了她和陸文濤的關係。

此時的他越想她和陸文濤在一起越像是在演戲,兩個人雖然很貼近,可是,最多也就是拉拉手挽挽胳膊什麼的,那能代表什麼呢,以前他們還是夫妻呢,可那關係還不是有名無實,該做的一樣沒做。

車子越開越快,他要在臨行之前把公司的一些事務都處理妥當,以免讓江家的那幾個虎視耽耽他這總裁位置的堂兄堂弟抓到把柄,坐上江氏總裁的位置並不是靠運氣,而是靠他自己的實力。

江氏塔樓停車場,江君越停了車便走向了負一層的電梯,就在他的車剛剛停下一分鐘後,另一輛玄黑色的法拉利在停車場上一個漂亮的倒U型便穩穩的停在了江君越的車旁,一個人跳下了車,站在那蘭博基尼的車身前靜靜的看著江君越才坐過的位置,那小子好象是嗅到了什麼氣息。

一夜未睡,江君越以超然的速度處理著手頭上堆積的工作,一大早,秘書一進了外間就大呼小叫的,“快來人呀,總裁辦公室被盜了。”

江君越伸手揉了揉眉心,看來真不能開夜車,偶爾開這一次就被當成是盜賊了,他悠然的拿起桌上的內線電話,好在秘書曉姐接電話的動作不慢,否則,他真想立碼就辭了她,“是我在辦公室,叫警衛該幹嗎就幹嗎去。”她不累,他嫌累了。

“是……總裁,我馬上吩咐警衛該幹就幹嗎去,總裁,你今天來得真早。”

不是早,是一夜沒睡。

“哐啷”放下電話,瞟了一眼還沒處理的檔案,已經沒多少了,他都要一一的處理好,蔣翰那邊已經來電話了,因著上次替他辦了去法國的長期護照,所以,他隨時可以去法國,只要能定到機票就OK了。

心,在這一刻就飛了起來,他想飛到她的身邊。

雖然不能十分的確定那一晚的藍景伊是在演戲,但是直覺告訴他,一定是的。

那丫頭,總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一個人扛下,可她是女人,女人就是女人,該扛起天的應該是他這個男人才對。

天早就大亮了,大半個上午已經過去了,蔣翰的手機終於打了過來,他接起,劈頭就問,“幾點的飛機?”

“江總,可不可以先聽我說完一件事情後你再决定要不要再去法國,我覺得你真不值得去。”

“說。”江君越咬牙切齒了一個字,眼皮卻突突的跳了起來,似乎,蔣翰即將要說的事兒一定是讓他難以承受難以置信的。

“她和陸文濤已經重婚了。”蔣翰低低的說過,便不再言語了。

手機兩頭一下子都靜了下來,那般的靜讓蔣翰甚至覺得呼吸都有點困難了,江君越一不說話就代表他要發火了,“江總,我先忙去了。”蔣翰硬著頭皮說完這句,隨即,迅速的把電話掛斷了,他怕他再多停留一會兒,手機彼端的那個人的火氣會連著他一起燒傷,他只求自保。

手裡的手機狠氣的一甩,隨即便被擲在了牆壁上,再沿著牆壁滑落到地板上,江君越第一次覺得自己這樣傻,他真傻,他居然就信了她了,如今,她和陸文濤又是夫妻了。

丈夫。

前夫。

如今,陸文濤又回到了最初的位置上,她的丈夫,是她名正言順的丈夫,而他,在她的世界裏哪裡又有過合理合法的位置呢,半點也沒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