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番外:染色合體(34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40:01
A+ A- 關燈 聽書

突然,江君越所有的動作都頓住了,目光停在不遠處的一道身影上,“季唯衍,你該不會是工作的時候還帶了女人一起了吧?”

隨著他的視線,季唯衍轉首,一雙黑眸微微凜起,隨即就要站起來,不想,江君越摁卻住了他的肩膀,“呵呵,季兄,原來還有比我吃醋吃的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你連女人的醋也吃呀?”

季唯衍:“……”

喻色正不耐煩的想要推開一直糾纏著她的女人,一雙眼睛偶爾瞟向男人那邊,忽而,他站了起來……

“喂,你鬆開。”喻色再也忍無可忍,才不管是不是會傷到女人了,用力的一個推拉,終於,女人被她甩了開去。

“臭小子,你居然敢……敢推開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濃妝豔抹的女人先還嬌妹著,此一刻就變成了庸俗的潑婦,手指著喻色恨不得要把她撕爛一樣。

喻色淡淡一笑,“我是你姑奶奶。”不等說完,她隨手拿過正走過身旁的侍應生手裡的一杯甜飲倏的潑向女人的臉,“給你長點記xin。”噁心死她了,再被摸一次,她準備馬上回去洗澡,最少洗上三兩個小時,洗脫皮了為止。

“姑……姑奶奶?”女人被她自稱的稱呼驚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味著這三個字的意思,突然,她又想起自己臉上才被潑上的水,便又狼狽的沖向喻色,“你居然敢噴我,老娘讓你好看。”

喻色身形一側,堪堪避過女人的糾纏,可當女人再要欺上她的時候,她真的無處可避了,因為,周遭都是人,她們被看熱鬧的圍住了。

眼看著女人的手就要落在了她的身上,喻色的雞皮早就掉了一地,忽而,女人舉在半空的手一下子被隔擋了下來,擋住女人手的是一隻漂亮的透明高腳杯,沿著那杯身尋過去,喻色這才發現季唯衍,“阿染……”她眼睛一亮,身子便朝著他靠過去,人也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看她自然而然的貼上季唯衍,再回想一下她剛剛脫口而出的‘姑奶奶’字樣,女人面如死灰,“你……你真的是女的?”

“嘭”,季唯衍手腕一個翻轉,高腳杯漂亮的劃過一個弧線後便砸在了女人的頭頂,“滾。”

他的女人也敢碰,她是不要命了。

“啊……”賭館裏傳來刺耳的尖叫聲,可不過只一聲就頓去了,很快的,一切都歸於了平靜,場子裏再也找不到那女人的踪迹了。

“陳叔,多謝。”季唯衍聲音淡淡,其實若陳叔不出手,他也會出手的,但陳叔這樣一來,他少了操心就是了,這也是陳叔的用意吧,他這腦子,只應辦大事,辦小事那是屈才了。

“浪費了你整整十五分鐘時間,嗯,就從她家新收的那塊地皮上討回來吧。”

喻色嘟嘟嘴,低頭看自己的一身衣服,只是一套中xin的西裝而已,就給那女人惹來了很有可以家破人亡的下場,那女人一定沒有想到吧,再有權有勢,都是一山還比一山高,人呢,還是收斂些的為好。

“藍姐夫,妹夫,真是大駕光臨呀。”喻色懶洋洋的越過季唯衍走到了另兩個也來湊熱鬧的男人面前,逐個問候後惦起脚尖凑近了薛振東,“你故意的是不是?”拉著江君越出來,他女人就不用對著江君越了,嗯,這招狠,跟季唯衍這個大舅子有得一拼,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薛振東冷臉一黑,“胡說什麼?”

“振東,我可都是聽見了,她說得是真是假?”

“呵,沒有的事兒,來,喝酒喝酒。”江君越和薛振東兩人旁若無人的把賭場當成酒館了,喻色也不理他們,現在是季唯衍去哪兒她去哪兒,再也不離他左右了,儼然的一個小跟班。

不過,她也沒堅持多久,等季唯衍收工回頭再看她的時候,還是一身中xin打扮的小女人早就癱睡在了一個邊上的休息閑坐的沙發上,他吩咐守著的女服務生此刻正低頭看著喻色發呆,“你可以走了。”地毯讓他悄無聲息的走過去,嚇得那女服務生一個抖擻,收了小費便看怪物一樣的走開了。

季唯衍失笑,這是今晚上第N個把他當成喜歡搞基友的男人了,看來,再帶喻色過來,他得為她變裝了,西裝雖然方便,可是太招女人了。

不管多少人此刻在看著他,季唯衍還是輕輕抱起沙發上已經睡沉了的喻色便往出口走去。

“怪不得季唯衍一直不婚,原來是喜歡男人呀。”

“對,男人跟男人怎麼婚呀?現在法律政策上不允許。”

“真看不出他居然是那樣的人。”

低低的議論聲悄然散開,有的季唯衍聽到了,有的季唯衍沒有聽到,不過,他一律的全都自動過濾當成沒聽到,出了會所就上了機車,再看懷裡的一直往他身上蹭著的小女人,哪裡有半點男人的味道了,那些女人真是瞎了眼。

季唯衍無言的搖了搖頭,再把她慢慢的移到自己的背上,背好,許是太困了,喻色還是不肯醒,不過,生存的本能讓她兩隻手緊緊的攀附在他的肩膀上,而季唯衍的機車也是第一次騎得堪比走路一般。

好在清晨清新的氣息讓人神清氣爽,格外的舒坦。

直到到了小樓下,喻色還在睡,恨不得一下子補上昨晚一整夜的未睡。

這一睡,直睡個昏天暗地,不過,她也不是孤單的,上了樓,進了房間,季唯衍將喻色放在床上就去洗了洗,隨後連早餐都沒吃便也睡下了。

比起喻色,他更是困頓,他已經連著兩天兩夜沒有睡過了。

整整十二個小時,喻色悄然醒來的時候已經要傍晚了,她迷糊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既熟悉又有些微陌生的地方,她是有多久沒有在這裡踏踏實實的睡過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幾年了。

再看身側,男人靜靜的躺在那裡,還睡得香沉。

她這才想起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拿過手機,怪不得這一天睡得這樣安穩呢,手機已經關了機,打開,翻看了一下來電顯示來有短信提示,隨即,她笑了。

原來,睡前季唯衍居然頂著她的身份一一的發了好幾條簡訊。

睡覺,勿擾,醒來會複。

一條又一條,發給了季唯雪還有藍景伊,甚至還有曉衍。

以她的名義發的,那麼,那幾人身邊的人自然也都知道了,而她在睡覺,他們自然也就不會吵他了。

他的如意算盤算得真精准。

不過,倒是真真的讓他舒服的睡了一整天。

正看著簡訊低低的笑,身子突然被扯進了一個懷抱裏,“繼續睡。”男人咕噥著,可是唇卻壓了上來。

“阿染……”她想說她才剛剛醒,還沒洗臉沒刷牙呢,可是男人的舌已經鑽進了她的口中,恣意的攪動間她整個人都軟了,空白的大腦做不了任何分析。

拉著窗簾的房間昏昏暗暗,正適合好眠,也適合此刻這正在做著的……

喻色就覺得自己是在做夢了。

幾年了。

那是從沒有過的暢快,她終於又有了自由,終於又可以如幾年前那般在這張曾經的床上想要如何便如何。

他從來都是她的,從未改變。

空調的溫度開得很低。

可是依然免不去汗濕的身體,喻色覺得自己要瘋了,可是後來又覺得季唯衍比她還瘋。

那個原本的高冷的男人像是不存在了一般,手絞著她的手,一寸寸的攻城掠地中所有都幻化在了無邊的美麗中,鋪展在這個世界裏,再也不會散去。

“色,生個孩子吧。”才歇了下來,可不等她喘口氣歇好了,他又來了,一遍又一遍,樂此而不疲。

結果就是,等一切切結束的時候喻色又睡著了,不過是累極了昏睡過去的。

菜香嫋嫋,那麼的香,把原本就睡了十幾個小時的喻色薰醒了。

桌子上已經擺好了飯菜,捂著‘咕咕’叫的肚子她才想起來她和季唯衍的上一餐飯是在昨晚,呃,這近二十四個小時才吃飯,她快成了鐵打的了。

現在不困了,就是餓,很餓。

“來,去洗洗,然後吃飯。”不知道是不是他對她有感應,她這才睜開眼睛看過去,他就轉過了頭來,一雙黑眸落在她圓潤白皙的肩膀上,原本就沙啞的嗓音此時更是沙得一塌糊塗。

喻色懶懶的正要爬起來,才發現被單下的自己身上連半絲布料都沒有。

想著是這個男人親手給她脫下去的,連帶的還有小內內,她的臉便不由得一片飛紅,“你……你轉過身去。”

“好。”男人依言,特別的‘乖’。

喻色拿過了晨褸披在肩上,系上了腰上的帶子便往洗手間走去,抬頭時,季唯衍不知何時早就轉過來了,此時,正對著她……

“你……”

“什麼都做過了,你再想藏是不是晚了點?”

她也不是想藏了,不過是害羞而已,果然男人女人的思想是不一樣的,“滾。”

“好,我滾過來了。”倏然,他到了她的身前,打橫一抱就抱起了她,一起進了洗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