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番外:染色合體(34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9:39
A+ A- 關燈 聽書

機車穩穩的停在路邊,喻色這才從機車上跳下,站在滿是柵欄的園子外,“阿染,你……你真要帶我進去?”

她雖然很想,可還是覺得這樣有些不好,她倒是無所謂,可是這樣真的有損季唯衍的名聲吧,在今天之前,她從沒想到季唯衍也會有這樣腹黑的一面。

這一刻,她是衝突的,既想進去,又不想進去。

“傻,只是見自己的孩子,有錯也是對。”為她,他什麼都無所謂。

他只一句她瞬間豁然開朗,對呀,她見自己的孩子有什麼錯,有錯也是對的了。

看看面前的柵欄,再看自己的衣著,“你早就想偷潜進去了,是不是?”原來這男人早有預謀了,可是,雖然她穿的是褲裝比裙裝更方便潜進去,但是應該是穿運動服之類的更方便些吧?

半個小時後喻色終於出來了。

回頭看看簡非凡的別墅,還好她手上沒拿半毛錢的東西,不然,真有種做賊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該死的好該死的刺激。

“染,你以前是不是經常這樣?”她跨上他的機車,小小聲的問他,從不知道原來季唯衍還有這樣的一面,有點小惡劣,可是想想又覺得可愛。

想到可愛這個詞彙,頓時又覺得與季唯衍這樣的大男人不搭了,可她一時再想不起其它的形容了。

“開心了?”季唯衍的腦海裏一閃而過一道身影,記憶裏這是為第二個人做這樣偷潜的事了,那第一個人便只有藍景伊了,那時他總會偷潜到藍景伊的世界裏偷拍藍景伊的照片,可藍景伊早已他嫁,此時他若是承認了,說不定會打翻喻色的醋罎子,所以便漫不經心的轉移了話題。

“阿染最好了。”頭貼著他的背,喻色閉上了眼睛,她以為今晚上見不到孩子們了,可是季唯衍居然讓她又見到了。

可是有了今晚,那明晚後晚呢?

她心微微酸,“阿染,若是他們是你的孩子多好?”

季唯衍心口一悸,彷彿被什麼刺到了心臟一般,許久,才輕聲道:“等你再生一個。”只是這一句他的聲音很輕很輕,再加上機車的風大,喻色才沒有聽楚,“你說什麼?”

“沒什麼。”

“這……這又是去哪?”機車行駛了半天,喻色才發現季唯衍這行車的方向根本不是他們的那個小小的蝸居,想了又想,她一下子想起來了,“你要帶我去會所?”她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著,若是低調些的不說話,別人一定認為她是一個小子,她頓時就明白了他讓她穿這套衣服的用意,原來……

“嗯,一會見了陳叔,你少說話,一邊跟著就好。”

喻色眨眨眼睛,手撩起他長長的被風揚起的髮絲把玩著,她可以理解成這男人這是要帶女人工作嗎?

他這是有多不專心不認真呢?

小手輕掐了他一下,“你就不怕陳叔炒你魷魚?”

季唯衍搖搖頭,他這還不是怕把她一個人留在小屋裏不開心嗎,所以,才親自的帶出來帶她在身邊的,况且,他巴不得陳叔炒他魷魚呢,可是陳叔哪裡會開這個口,而他又是重諾之人,欠了的必須還了,

畢竟,那時若沒有陳叔的五千萬,他今天也見不到唯雪。

“阿染,你說你今天是不是故意的?”喻色又是想起了飯店之事,再細細揣摩剛剛季唯衍的種種作為,她怎麼就越發的覺得這男人腹黑著呢,他一定是故意把藍景伊和季唯衍那兩對弄到他的別墅去的。

機車已經停了,季唯衍卻並不急著跨下機車,他任由她的小手把玩著他的長髮,“色,有些記憶裏的情既然成為了過去,那麼再遇,也不過還是記憶罷了。”所以,就讓唯雪與江君越相處幾日又如何?他此時是說旁的人,又何嘗不是在告訴喻色,那些久遠的情,其實該放下的也早就放下了。

再有,老中醫是江君越找來的,他估計著今晚上就能為唯雪把脈了,西醫治不了的,中醫未必不能治,只是需要堅持罷了,他查過了,有些中藥喝上個三年五載的說不定就有成效了呢,有些始終懷不上孩子的女人就是吃了中藥治癒的。

“染……”喻色只一個字,便什麼都說盡了。

“走吧,讓陳叔等急了,今兒,我是第一次遲到。”而且,還是為了帶喻色去看孩子們。

“怎麼,你後悔了?”

“不會,只是一會兒要多費些心神賭贏罷了。”贏了,陳叔也就高興了,其它的什麼就都不是事了。

下了機車,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會所,一高一低,在別人眼裡看著就是兩個男人罷了,不過喻色是身材短小些。

季唯衍找了一個墨鏡為她戴上了,若是不知道她本尊是誰,一下子還真看不出來她是個女生。

本來沒出來的時候還有點困意,但是現在,喻色精神著呢,這個晚上,她是要把她從前從來都沒有體驗過的一一的全都體驗了,越是體驗越是知道原來季唯衍竟有那麼多的面。

男人千面,面面都是惑。

她不遠不近的隨在他的後面,他玩她就跟,反正,只要跟著他絕對不會輸,即便是一開始輸,後面也全都會贏回來。

陳叔一開始的時候還繃著一張臉嫌他來晚了,後來,一張嘴就樂得合不攏了。

玩玩這個,玩玩那個,反正,這樣的地方,只要你想玩,就沒有不盡興的。

賭這個東西,憑的不只是運氣,還有本事。

她學不來,只跟著玩玩罷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又押了一次小,這次她是跟季唯衍對著來的,她贏他輸,不過她贏了就趕緊走人,以免他後來全都贏回去,可是其它的人就沒有她這樣見好就收的有遠見了。

喻色玩得有些上癮了,換了個檯子繼續玩,“我押大。”

“我押小。”忽而,身旁就多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

濃濃的香水味薰得喻色直皺眉頭,她移了移身子,這下子是確實的感受到了异xin相吸同xin相斥的道理了,她真是討厭這女的離著她這樣近。

開大。

喻色贏了。

收了籌碼,她繼續押。

還押大。

“那我也押大。”一隻白皙的小手隨著她落籌碼的地方也落了下去,而且,是一打,還全都是面額最大的籌碼,有點意思,她遇到有錢人了,土豪女人。

“小哥,要不要一起喝一杯?”不想喻色這次輸了,那女人也輸了一打,她正要走,女人一把就拉住了她,同時,身子也軟軟的靠了過來。

喻**哭無淚,也是這個時候才明白過來,這女人是把她當男人了。

是了,她一頭短髮,一身西裝,的確是男人的扮相。

正要推開女人,恍然間就見入口處走進來了兩個男人。

喻色揉了揉眼睛,再看過去,這次她真的確定了,是江君越和薛振東。

原來那兩個男人把女人甩了,這是來找季唯衍的?

她甩了女人的手就要過去,不想,女人已經挽上了她的手臂,“就喝一杯嘛,我們交個朋友好不好?”

那邊,季唯衍正全神貫注的玩著手裡的牌,忽而,身側才被清場輸了的那兩個人的位置居然就又坐上了人。

莊家點點頭,將上一局的籌碼贏的收輸的給,分發玩畢就開始重新玩牌了。

季唯衍這才看到突然駕到的兩個人,“你們……”

江君越大手不会的拍在他的肩膀上,“就許你算計我們一回,不許我們反扳一回嗎?”

季唯衍頭大的揉了揉額頭,他這可不是在玩,他這是在工作,可是顯然,他這樣的話對於江君越和薛振東來說根本是扯淡,他們才不理會。

“唯雪的病診了嗎?”一整個晚上,他都惦著這件事,此刻薛振東來了,他當然要問一問了。

江君越漫不經心的摸看了一眼手裡的牌,笑道:“嗯,你大婚的事可以妥妥的延了,說吧,你要怎麼謝我?”

季唯衍微微一笑,壓低聲音的道:“衍衍的名字會改的。”江君越在彆扭什麼他自然知道,小三的名字一日不改,江君越就一日飛吃著酸醋呢,藍景伊叫起來雖然叫的是兒子,可是聽著衍衍這稱呼更像是在叫他季唯衍,季唯衍就覺得江君越這男人吃醋的能耐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他和喻色如今這樣的感情他還是不放心,這是有多在意藍景伊呢。

想到這個,他的心也便淡然了,醋多了才證明愛之有多深。

“還有呢?”江君越又問。

看來,他這是改了江衍衍的名字還是不能讓江君越滿意,他轉身隨手從侍者的拖盤裏端過了一杯酒,“要不要我大婚的時候專門讓服務生給你上醋而免了酒呢?”

“季唯衍,你敢……”江君越咧嘴一笑,手裡的牌慢條斯理的一翻,“哈哈,我贏了,嗯,季唯衍,這次算你過關。”說完,他端起季唯衍才拿過來卻沒有動過的那杯酒一仰而盡,“今個痛快了,不過季先生你就不會痛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