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番外:染色合體(33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7:44
A+ A- 關燈 聽書

“真傻。”季唯雪不認可的搖了搖頭,“我要是你,他這樣醜一定不嫁,還好,振東不醜。”

薛振東臉一潮,回手捏了捏季唯雪的小鼻尖,“沒見過你這樣誇自己男人的,會把我誇得飄飄然的。”

“我樂意別人管不著,反正,我哥現在比不上你了,哥,就等你的臉恢復了再大婚,好不好?”輕柔的問著,季唯雪的面色平和,可是薛振東的面色卻變了一變。

她活不過這個月了。

喻色回想起這句話,悄然看向季唯衍,只見他直視著車前,半點表情都沒有的臉上讓人猜不出任何,“好。”輕聲一個字,就簡簡單單的把婚期延了。

可是季唯雪……

喻色的心一下子鈍疼了。

“哥,我會長命百歲的,嗯,我就等著你的臉恢復的那一天,哥,我也要跟你一起舉行大婚好不好?”

“好。”毫不遲疑的一個‘好’字,彷彿只要他應了,季唯雪就真的能等到那一天。

“還是我哥對我好,振東,你不反對的是不是?”似乎是感受到了身旁男人的緊繃,季唯雪的頭靠在了薛振東的肩膀上,沒骨頭般的道:“振東,我們也籌備一下好不好?你要補我一個婚禮。”

她軟軟的聲音,讓剛剛還有些心情不爽的薛振東頓時雲開霧散般的一下子就圓滿了,從來都是鐵血般的男人這一刻卻只剩下了溫柔,“好。”他也是輕輕應了一聲,眸色中全都是小女的嬌柔,若不是喻色知道,一點也不相信這個男人曾經是一個鐵血的警詧,六親不認只認辦案的,可為了季唯雪,他放弃了所有,只專心致志的陪著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愛情是什麼?

就是要讓你傻讓你癡讓你遇見了再也沒有了回頭路,如她,如唯雪,如薛振東,便是。

機場到了。

這還是喻色第一次來這裡接人。

她知道有個老中醫要來,還有江君越和藍景伊夫婦,想到藍景伊,她悄悄的扭頭看季唯衍,他心裡的老相好呢,他為了藍景伊是連命都可以不要的,想到這裡,突的想起那時他為了她也是連命也不要的為她擋了炸彈,這樣一想,頓時心裡就舒服了,是她小氣了吧,可是看季唯衍靜靜站在那裡等著來的人出關的時候,那眼神就是讓她不自覺的以為他是在等著藍景伊出現。

她走過去,人站在他的身邊,他們的一步開外,薛振東擁著季唯雪貼在一起,兩個人旁若無人的秀著恩愛,可是那畫面一點也沒有違和之感。

喻色豔羨的看著兩個人,便拿手捅了捅季唯衍,“我敢打睹,薛振東以前絕對不是這樣的,是被唯雪給教壞的。”

“呵……”季唯衍輕笑了一聲,一隻手揉起了額頭,大抵是沒想到小女人會給薛振東這樣的評語吧,“不如,你也教教我?”

喻色一雙大眼睛突的睜圓,“阿染,你的意思是讓我……讓我……”說不下去了,她乾脆人繞到他的身前,然後抓過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剛剛好的他就將她圈在了他的懷裡,管他呢,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也正好可以向一會就出來的藍景伊宣示一下她的阿染是她的。

離婚了,她也自由了,所以在人前,她樂意怎麼樣就怎麼樣,即便是被人拍了她也不怕。

“喻色,你來機場幹什麼?”警惕的女聲,似乎,她來這機場就是大逆不道了。

喻色轉頭,對於三官不正的喻瑤,她除了討厭還是討厭,喻瑤與季唯雪簡直沒辦法比,“阿染,我們走開點,這裡味道不好,太臭了。”與一個臭嘴的女人挨著,那味道自然不好了。

“你罵誰臭呢?我才不臭,我身上香著呢,不信你聞聞……”喻瑤的胳膊伸向了喻色,喻色才不理呢,季唯衍相當配合的還是擁著她,兩個人以合體的姿勢一點點的向一旁移動,目的只有一個,離喻瑤遠點。

喻色就有種她到哪喻瑤跟到哪的感覺,就看著喻瑤特別的煩人。

可,他們移,喻瑤就跟上去,到頭來,全都白移了,他們停下來的時候,喻瑤也停在了喻色的身邊,“喻色你這也太不要臉了吧,大白天的,又是機場這樣的公眾場合,你置非凡的名聲於何地呢?他家的房子都綠了,你知道不知道?”

喻色真想狠狠甩喻瑤一巴掌,不過想想喻瑤說的對,這是公眾場合,一會她和季唯衍還要接客人,與喻瑤大打出手可不太好,眼眸一轉,她看向了薛振東,“員警叔叔,這裡有人騷擾我,你要不要管?”

那一本正經的‘員警叔叔’叫樂了季唯雪,纖瘦的女人眨了眨一雙大眼睛,再在薛振東的臉上親了一下下,“親愛的,我覺得員警叔叔都是有正義感的,看到那些騷擾人的必須要管管,對不對?”

她繃著小臉認認真真說話的樣子萌極了,再加上她原本在薛振東的眼裡就是一個萌妹子美妹子,“好。”沙啞了嗓音,他隨即鬆開了環著季唯雪細腰的手,隨手往褲子口袋裏一掏,所有的動作如行雲流水,瀟灑自然的彷彿做過無數次一般,片刻間,他的手裡就多了一個證,“國際刑警,你涉嫌騷擾,請跟我走一趟。”

不得不說,薛振東真是天生的警詧的範兒,這一句話說得太有範兒了,嚴肅的臉上也不見半點笑容,那樣子要多真就有多真,一點沒摻假的樣子,可一旁的季唯雪卻是笑得開始揉肚子了,“東東,你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哥,你快來救救我,我笑得要不行了。”

見她笑得真要站不住了,喻色還以為季唯衍真的會鬆開自己去扶著季唯雪呢,不想季唯衍半點要動彈的意思都沒有,還是穩穩的環著她,就在她迷惑不解的時候,就見薛振東一手抓過季唯雪,擁著她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不許笑,認真點。”

“不行,我要笑死了。”

“你,你真的是國際刑警?”喻瑤完全分不清楚狀況了,因為,季唯雪剛剛叫哥的時候季唯衍也沒答應沒回應,喻瑤一點也不知道季唯雪口中的哥就是指季唯衍,但是,她被薛振東手裡的那張國際行警的警詧證給震到了,有點慌慌的看著他,“我沒有做犯法的事情。”

“騷擾也不行。”季唯雪揉著肚子就來了這樣一句,還是强憋著笑說的,可還是嚇得喻瑤一跳,“我,我沒有騷擾她,她是我姐姐。”

“姐姐?”這次,季唯雪完全不笑了,迷茫的看向喻色,見喻色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然後再搖了搖頭,她更懵了,眼神裏全都是一句‘到底是不是’,喻色懶著理會身後的三個人了,更不想理會喻瑤,愛誰誰,因為,她看見藍景伊的那一班班機到了,不由得就開始翹首張望著,她是想見藍景伊,又不想讓季唯衍見到藍景伊,反正,她就是小心眼呢,她决定等藍景伊到了之後全程都緊挽男人的手臂,半點都不鬆開,反正,她就是認定了季唯衍是她的了。

人潮開始湧出了。

喻色惦起了脚尖,她雖然不喜歡季唯衍看見藍景伊,可是她倒是很想藍景伊了。

看喻色緊張的表情,季唯雪搖搖頭,淡淡的瞟了瞟喻瑤,“東東,別理她了,智商那樣低,看在她讓我笑得暢快的份上就放過她吧,嗯,我們去接人。”

“你……你們……”喻瑤這才方知上當了,薛振東或者以前是警詧,現在絕對不是了,停職了那樣久,怎麼可能是還是國際刑警呢,他不過是逗著季唯雪開心而已,捎帶的也嚇嚇她。

“阿瑤。”遠遠就聽見有人喊著自己的名字,喻瑤扭頭看過去,喻淵庭正闊步走來,一步一步威武中帶著軍人的風彩,而他身邊,正是連香。

“爸爸。”

喻瑤一聲‘爸爸’吸引得喻色下意識的也望了過去,即便她再番不屑喻淵庭的存在,可是,每一個人心底裏都會有一個父母雙親的夢,她從小無父無母,卻其實最渴望父母的愛,只是對喻淵庭,她怎麼都是放不下,到至今為止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更不知母親是生是死,那時她一心惦著季唯衍身體裏的盅,此刻再看到喻淵庭,喻色腦子裏就一個想法,她想知道喻淵庭口中的那個‘小芳’是誰。

喻淵庭看見了喻瑤,便朝著她疾步走來,很快的,一家三口便聚到了一起,連香拉著喻瑤問長問短,喻淵庭則是立在她們身側,冷沉的面容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但是那認真聽喻瑤說話的樣子就知道了,他寵那個女兒。

“嫂子,他是你父親?你不是孤兒嗎?東東,你好象是這樣跟我說的。”季唯雪愛打抱不平的xin子上來了,喻淵庭只理會喻瑤而不理會喻色她瞧著就不順眼,很不順眼。

喻色淡淡,輕笑,“不是,我沒有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