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番外:染色合體(33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7:07
A+ A- 關燈 聽書

離婚了。

喻色自由了。

可是,再回那個屬於簡非凡的家還是那樣的自然。

或許,就因為她從來都只是把簡非凡當朋友當哥哥一樣的看待吧。

和保姆一起煮好了飯菜,三個小人吃過了就去睡覺,喻色沒有回房去收拾東西,而是去了孩子們的房間,如往常一樣,簡非凡負責曉越,她則負責曉美和曉衍,等孩子們睡了,再出來時,男人還如從前那般依然斜倚在曉越的門側,聽到她的腳步聲他冷沉的面龐揚起,“我送你吧。”

喻色咬牙,“非要趕我走吧?”在一起六年了都沒有發生過什麼,如今,更不會發生什麼了,她相信他。

“好,那你睡房間,我睡客房。”如今,他是再也不能與她同睡一個房間了,因為,真的再也沒有理由了。

喻色本想說要他睡房間她睡客房的,可是話到了嘴邊她又收回去了,在她心裡她現在是這幢別墅的客人了,可是在他心裡或許不是吧。

只是想給每一個人的記憶都留下一抹溫暖一抹溫馨,那便,不要提議也不要說。

一夜,她睡得很安穩。

只在睡前發了一條簡訊給季唯衍,“一切安好,晚安。”

那邊回她,“色,晚安。”

就看著這三個字,她悄悄睡去,就連夢都離她遠去了。

喻色開始工作了,簡非凡還給季唯衍的染色,可是季唯衍卻不要,那麼大的公司,她總不能撒手不管吧,於是,染色又落在了她的手中,她連偷懶都不能够了。

忙了一天,快下班的時候,喻色望著窗外發起呆來,晚上,她要去哪裡住呢?

似乎,還是哪裡都不對。

簡非凡那裡不對。

季唯衍那裡也不對。

而且,一整天了,季唯衍半個電話都沒有打過來了,讓她漸漸的不安起來。

“喻總,下班了。”梅琴如今已經是染色的骨幹力量,她不在的時候,都是梅琴在幫襯著簡非凡打理染色的一切,也打理的有聲有色,不得不說,她是一個對工作很盡心盡力的人。

“好,我這就走。”收拾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東西,喻色知道,不管她樂意不樂意,這個班早晚都是要下的,她今晚也必須要找一個住處,現在沒想好,就下了班走在馬路上再想。

不想,梅琴沒走,只是斜倚在門楣上,“喻染回來了,是不是?”

喻色才想起她從來也沒有告訴過梅琴如今的季唯衍就是當初的喻染,倒是她的疏忽了,“是。”

“他還活著就好,喻色,你要好好對他。”梅琴站在那裡淺淺的笑容裏如今寫著的就只有放下了,這麼多年,梅琴早就放下了,也與前夫複了婚,是了,梅琴是為了沁君,可她,卻與簡非凡已經離了,“謝謝。”她會的,走到了這一步,多不容易呢,即便季唯衍想要不理她,她也要賴上那男人的。

從辦公室出來,下了電梯,喻色又在烦乱著今晚的住處了,想到季唯衍,不由得就有些咬牙,他是真的不管她了嗎?

一大整天的,半個電話都沒有,哪怕是個簡訊也行呀?

可是,簡訊也沒有。

正要步出大廳,忽而,眼前的三個人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一個是阿染,另兩個完全是她第一次見到,可是,那個面色蒼白的女孩,只一眼,她就認定了女孩是誰,“唯雪……”她沖過去,“是不是你?”知道季唯雪會來小城,只是,她真的沒有想到會來得這樣的快。

季唯雪安靜的站在薛振東的身旁,男人的手輕摟著她的腰,讓她得以靠著他穩穩的站著,兩個人站在一起竟是那樣的和諧般配。

“嫂子。”季唯雪輕輕笑,細瘦的手遞過來,讓喻色一下子就握住了,冰,除了冰就是冰,冰涼的觸感彷彿都要鑽進了她的骨髓裏,可見季唯雪的身子是有多冷了。

一下子,喻色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只是呆看著這個女孩,心酸酸的。

“走吧,難不成想要繼續充當最美街景?”一旁,薛振東笑開,摟著季唯雪就往一邊的車上走去。

“這是……”

“上車。”一直沒說話的季唯衍卻神秘兮兮的就是不給她答案,只讓她上車。

好吧,反正最多被他賣了而已,可是再怎麼賣也賣不到染色的公司市值吧,染色現在全都在她的名下,她才不怕他賣了她呢。

季唯衍開車,薛振東抱著季唯雪輕輕的放在了後排的位置上,然後,他緊靠著季唯雪坐了進去,所以喻色自然只能坐副駕了,不然,就是超級亮的電燈泡了。

從下班到此刻,她一直暈暈的,總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可是偶爾回頭看一眼季唯雪,那一張小臉與從前的喻染竟是那樣的相象,讓她無論如何都不能不相信了,這是真的。

“阿染,唯雪來了,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喻色貼近了季唯衍,小小聲的抗議著,這男人,這實在是給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季唯衍淡淡一笑,“我能說我也是在一個小時前接到她的嗎?”

喻色回頭就嗔了季唯雪一眼,“怎麼也不提前打個招呼,你哥去機場的時候,你們是不是等了很久?”

季唯雪微移了移身子,讓自己舒服點的靠著薛振東,她除了臉色蒼白太瘦了以外,再看不出其它的病態了,搖了搖頭,“嫂子,你還真是個直腸子,呵呵,我喜歡。”

“我……我……我還沒嫁給他呢。”也是這個時候,喻色才想起來她應了季唯雪的兩聲嫂子了,可她現在與季唯衍還沒婚呢。

“早晚不等的事了,是不是呀,哥?”季唯雪就笑,看著喻色臉紅似乎特別的受用。

“嗯。”不想季唯衍臉皮厚的特別的給他這個妹子面子,一點都不遲疑的就應了一聲。

“季唯衍,你還沒向我求婚呢,再說了,即便是求婚我也不一定非要嫁給你。”女子的傲嬌的脾氣上來了,她討厭他一整天連半個電話都不打給她,這哪裡像是相愛的兩個人呢,陌生人大抵也不過如此了。

季唯衍溫溫一笑,“你不嫁可以,不過,我可要嫁了。”

“你敢?”她銀牙一咬,若不是後排此刻有兩個大活人,她一準就伸手掐他。

“敢,很敢。”

“喂,你是不是又招惹了什麼女……”喻色又想起阮菲菲了,忍不住的咬牙切齒。

“我哥呀,他只敢嫁一個人。”季唯雪還是笑,“瞧那個人笨的,現在還不知道是她自己呢,還在那吃醋呢,振東,你說嫂子可愛不可愛?”

“這個,要你哥說了算。”薛振東也是個聰明的,男人評估女人,那絕對不能在深愛著女人的男人面前,不然,若是評估的好了,季唯衍一定看他不順眼,若是評估的差了,那就是喻色看他不順眼了。

“可愛。”季唯衍淡然兩個字,車子裏的季唯雪立刻就炸鍋了,“哈哈,哥,幾年沒見,你變了個人似的,看來還是愛情的力量大呀,嫂子,我哥現在太人xin化了,特悶騷,這可都是你教育的好,不然,他以前在我眼裡就象是個僵屍,沒有溫度一樣一樣的。”說著,季唯雪就喘了起來,一旁,薛振東慢慢的揉著她的背心,“歇一下,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可是好幾年沒看見我哥了呢。”季唯雪一推薛振東,“不許管我。”

“好,我不管你,那一會見到他了,他要管你怎麼辦?”

喻色聽不明白了,這都是誰呀,她猜啞謎一樣的猜著時,季唯雪幫著她問出來了,“不是只有一個老中醫嗎,難道……”突然,她一拍薛振東的腿,“怪不得你非要扯上我親自去接呢,他們夫妻兩個都來了?”

喻色更懵,想問又不好意思問,就在她抓心撓肝的猜測著哪對夫妻都來了的時候,突然間發現,車外的路疾駛而去的方向居然是機場的方向,這明顯是去接人的。

“呃,剛剛為什麼不在機場裏等著一起接了呀?”

“唯雪要先見你。”

喻色回頭看看季唯雪蒼白的臉色,就為了要先見見她,季唯雪就這樣在機場和染色之間來來回回的折騰了一趟,這讓她的心特別的暖,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卻因為季唯衍的存在,她與季唯雪之間就象是很多年的親姐妹一樣,特別的親,那是和喻瑤之間根本沒辦法比的。

有時候,一個人與一個人親近了,其實是不分姓氏的,更重要的是心的感覺。

“嫂子,你不用感動喲,我只是要親眼見識一下是什麼女人這麼傻,居然連這麼醜的男人都要跟,哥,你那張臉醜死了。”

喻色掩著唇笑,看來,也就季唯雪敢這樣損一損季唯衍,看著他被損,特別的好笑。

“嫂子,我看著我哥,突然間就不想你們大婚了,嗯,應該等他的臉修復回原來的模樣再大婚比較好,那樣,你的婚禮你才有氣派。”

“不管他的臉如何,她都是阿染。”

變的只是一張臉,不是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