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番外:染色合體(33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6:28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親自開車,後面坐著三個寶貝,嘰嘰喳喳的討論著他們班上哪個女孩子最漂亮哪個小男生最帥氣,曉美和曉衍是眉飛色舞,曉越則是很少說話,只是偶爾插一句嘴說某某女生太醜。

呃,現在的小孩子的世界就在八卦起這些個了。

喻色嚴肅臉,“又不是找男女朋友,關心人家是美是醜做什麼,好好上學,不然媽咪不喜歡你們。”

“媽咪早就不喜歡我們了,不是說要跟爹地離婚了嗎。”曉衍叉著小腰,目光中帶著挑釁。

喻色心口一緊,“胡說。”

“你不是馬上就要大婚了嗎,哼哼。”

喻色想起早上放在茶几上的新報紙,她還沒來得及看,不過她準備早餐的時候三個小東西輪番的翻看過了,一定是上面報導了什麼,瞧瞧,她倒是忘了收起報紙了,“報紙上都是騙人的,別被蒙騙了。”

“那媽咪的意思就是說你不會跟爹地離婚了?”曉美嬌滴滴的問過來,一雙大眼睛認真的看著喻色。

喻色無言,她與季唯衍已經走到了這個時節,再要回頭,已經不可能了。

“你看,媽咪騙人了是不是,你要跟爹地離婚嫁給季叔叔了。”

“哢”的一聲,喻色將車子一拐,便直接把車停在了路邊,頓時,車前車後都是汽車喇叭的抗議聲。

她這樣的反應,後面的三個小東西頓時都噤了聲,不過,三張小臉整齊一致的看著她的方向,眼神裏明顯的寫著不開心。

喻色也不開心,要嫁給季唯衍了也不開心。

一大三小就這樣的坐在車裡面,外面陽光正暖,可是四個人的心底卻全都是冰冷。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三個孩子開始不安,卻又不敢說話,她的表情太可怕,一張俏臉上不見半點平時的溫暖。

車子外的喇叭聲越來越吵,走過路過的路人不住的往這邊看著,上班高峰期,她這車子無緣無故的停在路邊吸引了很多的眼球,還有更多的抗議。

喻色再也坐不住了,倏然拿起了手機,可是腦子裏卻現出了兩串號碼,一個是季唯衍的,一個是簡非凡的,這一刻,她居然不知道要撥誰的才好了。

就在她拿著手機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剛好手機響了,低頭看過去,是簡非凡的,她輕輕接起,“非凡。”

“孩子們怎麼還沒到幼稚園?路上塞車了?”他劈頭問過來,居然什麼都知道。

“沒。”她輕應,心底在敲鼓,不知他與季唯衍談得如何了,也不知他打電話給她是要做什麼。

“那怎麼還不到?在哪兒?”

“非凡,孩子們看到報紙什麼都知道了。”

手機那端默了一默,再開口時男人的聲線低沉的仿如大提琴的樂音,讓人聽著隔外的心疼,“喻色,晚點我跟他們說吧,一會兒你送了孩子們回來直接去那裡。”

“嗯?”喻色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他突的又頓住了,聲音微顫,“那時結婚的時候就答應你了,如今,也該是我還你自由的時候了,嗯,我在那裡等你。”

喻色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這是她等了很多年的,可是這一刻真的來臨的時候,她想想身後的孩子們,卻半點開心也沒有,“非凡,可是孩子們……”

“跟著你一個月,跟著我一個月,這樣行嗎?”其實他也想更久的分割免得孩子們折騰來折騰去,比如三個月比如半年,可是讓他三個月或者半年看不見三個寶貝,他會想,他想孩子們的心絕對不會比喻色差了,只是,他是男人,他從不說,一個月,堪堪能忍受。

喻色咬唇,她還能說什麼?她也沒有理由再說什麼了,簡非凡能如此,就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季唯衍果然有辦法,可她真的想不出他是用什麼來說服簡非凡的,要知道,簡非凡有時候也是一個很固執的人。

想到季唯衍,想到他們曾經一起走過的歲月,那初初相識時的相依為命,她的心終是一暖,“非凡……”輕聲一喚,原來含在嘴裡的‘謝謝’二字到底還是沒有說出來,簡非凡給了她自由,可是傷得卻是他自己的一顆心。

有些情,不是一個‘謝謝’就可以完結的。

“呆會見。”

“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手機掛斷了,她聽著那頭的盲音心底寸寸升起疼意來,不是簡非凡不好,實在是她的心只能盛裝一個男子,那便是季唯衍,所以,她終究是錯對了簡非凡。

喻色徐徐啟動了車子,後排的三個孩子全都沒有說話,沒有問她她跟誰打的電話,也沒有問她為什麼又啟動了車子,全都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時不時的瞟一眼車窗外,整齊一致的表情讓她才好起來的心情又沉重了起來。

直到車子低達了幼稚園的大門外,直到他們開了車門下了車,都沒有跟她說一句話,顯見的,她不說他們也知道她剛剛跟誰通的電話,因為,她叫了簡非凡的名字。

眼看著三個小身影越走越遠,就要走進大門了,喻色突的打開車門,飛快的飛奔過去,“曉越……”

她一聲喊,曉越頓時停住,他停住,曉美和曉衍也停了下來,三個小腦袋瓜又是整齊一致的轉過來,忽而,曉美帶頭,三個小人一前兩後的朝著她的方向飛奔而來。

“媽咪……”

“媽咪……”

“媽咪……”

喻色頓時淚眼滂沱,狠狠摟住三個小東西,四個人抱在一起,許久了,她雖然哭過,卻從沒有這一次哭得這樣恣意,什麼也不管了,只是哭。

一個月的輪替已經是最好的了,可是只要想想,還是傷心。

她是媽媽,媽媽怎麼捨得下孩子呢,一個月也舍不下。

“行了,去上學吧,不然,老師等不及了。”到底,最先鬆開的還是男人,嗯,是曉越這個小男人,喻色鬆開了曉衍和曉美,這才發現,原來只有她們娘三個在哭,曉越一直沒哭,他此時微仰著小臉看著她,“媽咪,我不會跟你走,我陪著爹地。”說完這句,他率先跑進了幼稚園。

“曉越,等等我們。”緊跟著的是眼淚還沒擦乾的曉衍和曉美。

三個小身影很快消失在喻色的視野裏,她呆呆的看著那個方向,心底裏是抽緊的疼。

曉越說了,他會陪著簡非凡,那曉美和曉衍呢?

他們三個是三胞胎,幾千萬分之一的幾率就讓他們三個遇上了,所以,這三個孩子的决定一向都是一致的,她想著很有可能一個月的輪替也輪不到自己,心便在寸寸滴血。

“曉衍媽媽,怎麼了?”有經過的小朋友的媽媽好奇的叫醒了呆呆看著那邊的喻色,她這才恍然轉頭,“哦,想到一天見不到他們,有些捨不得。”可是以後,就要是很久很久的不見。

“有啥捨不得的,你不是要離婚了才捨不得吧。”

聽著女人略有些鄙夷的口氣,喻色不再回應,轉身就上了車,原來,她要離婚再結婚的事情早就在小城裏沸沸揚揚了。

似乎人人都以為是她拋弃了簡非凡,是她又勾上了另一個男人,卻只有她自己更清楚,他們三個間的第三者從來都是簡非凡,若沒有他,沒有他父親的相逼,她如今和季唯衍才是一對相親相愛的夫妻。

只是孩子們……

啟動了車子,喻色便往那邊駛去。

要離婚了,真的要離婚了。

她打開了車窗,讓汩汩的風吹著自己,卻還是無法清醒自己的頭腦。

迷迷糊糊的把車駛到了目的地,遠遠就看見那個倚樹而立的男人,他此時正在吸烟,長烟夾在他的兩指間,烟灰似乎已經很長了,可他卻還不自知,只是靜靜的立在那裡,眸光落在地面上斑駁的樹影間,高大的身形看起來隔外的落寞。

看著他,喻色突然間就有些怯步了。

明明是該開心的事情,她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後面有車跟了過來。

喇叭聲震得簡非凡終於抬起了頭,他一眼就發現了她的車,他朝她揮揮手,她才把車子徐徐的駛向了他,停穩,男人已經走了過來,邊走邊掐熄了只吸了一半的烟,再一個漂亮的抛物線丟進了兩步外的垃圾箱,她想他的手一定是疼的,可是他總是習慣這樣用手指掐滅還燃著的煙頭。

簡非凡親手為她打開了車門,喻色這才慢吞吞的跳了下去,陽光下樹影中的男人還是昨夜穿著的那一身衣服,微微有些褶皺,下巴上了泛起了青色的胡碴,顯見的,他一大早並沒有洗漱過,好在他吃過了東西,也讓她略略的寬了些心,“非凡,等久了吧。”她輕聲問,語調中有些不自在,總還是覺得欠了他許多許多。

他卻輕笑,微揚的唇角裏是滿滿的苦澀,“小色,我想這樣等你一天都可以。”那樣,他們就可以晚些再晚些的徹底的分開,可是,那也只是他簡非凡的奢侈的想法罷了,喻色還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