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番外:染色合體(33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4:08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頓時收去了之前那略略的邪痞的模樣,“唯雪沒有幾天了。”

他的聲音很輕很低,可是出口的刹那卻又彷彿是高分貝的音節,震得藍景伊的耳鼓一陣顫動,“振東說的嗎?”

江君越微眯了眯眼,像是要掩飾去眼底的潮意,“是醫生說的。”

藍景伊收了收摟著他脖子的手臂,一張小臉也更近了他的眼睛,“傾傾,那找到那個傳說中的老中醫了嗎?”季唯雪的病一直都是看西醫,西醫說沒救了那便是真的沒救了,可是即便再是傳說中的老中醫也不可能是華佗轉世,要的,不過是沒有希望時的一點點祈盼一點點安慰罷了。

“嗯,找到了。”所以,他才回來了,輕輕捏了捏藍景伊的鼻尖一下,“爺要累死了,也困死了,嗯,一會洗洗就睡了,睡著了不許吵我。”

藍景伊看著他的眼睛,眼眸深處果然有紅紅的血絲,她知道他是盡了心了的,畢竟季唯雪一是季唯衍的親妹妹,二也是他死黨薛振東的女人,更何况呢,唯雪還曾經戀過他,好在這男人抵抗住了佑惑才沒有**於季唯雪,想起那女孩的美,她便不免多了感慨,“你說那樣一個可愛的小女人,老天爺怎麼就那麼狠心的要收走她呢?傾傾,我不樂意。”

她正在感慨著,他的唇就落了下來,藍景伊這才發現男人已經抱著她進了房間了,此時正一脚磕著房門一邊吻著她。

她聽到了門合上的聲音,可視野裏卻只有男人的一張俊顏,他的吻張揚而恣意,吻得讓她片刻間就大腦一片空白,什麼也不知道了,只有這個男人,還是這個男人,“傾傾……傾傾……”

許久許久,直到她覺得氧氣即將殆盡了,男人才慢慢的移開了薄唇,一雙幽深的眸子早就染上了她習慣了的色彩,完了,不需要過很久,她一定就會被這個男人給就地正法了,拿額頭在他的下巴上蹭了蹭,“傾傾,你鬍子都長了,看起來真滄桑。”

“錯,是成熟。”他又捏了捏她的鼻尖,“來,聞聞我臭不臭?”

她立刻皺起了鼻子,討厭的煽著風,“你還好意思問我,你說說你幾天沒洗澡了?”她早就聞到了,不過是沒好意思說出來罷了,想著他那樣一個有潔癖的人居然也有不洗澡的一天她瞬間覺得渾身都癢癢了。

“六天。”他給了她一個答案便將她一個弧線優美的拋在了床上,“嗯,乖乖等爺去洗乾淨了就來,爺餓死了。”

“滾。”那個‘餓’字讓她小臉一紅,揚起細白的腳丫就去踢著他的小腹,傾傾終於回來了,她的一顆心也終於放下了,舒坦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洗手間裏很快傳來淅瀝的水聲,他在洗澡了。

藍景伊靜靜的躺在床上透過馬賽克的玻璃看著那男人若隱若現的身形,心底裏泛起甜蜜的同時,又忍不住擔心起季唯雪了。

就在這時,江君越才脫下的長褲上他的手機刺耳的響了起來,她懶懶的挪了挪身子,隨手抄過他的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號碼,一顆心再度沉重了下來,是薛振東的,突然間,藍景伊就不敢接下這個電話了,生怕有什麼不好的消息傳來,光著腳丫跳下了床,那男人果然如從前一樣還犯著老毛病,浴室的門從來都是不鎖的,她手輕輕一推,淅瀝的水聲中就見男人修長筆挺的身形映入了眸中,完美的黃金倒三角的比例,絕對讓女人流口水的身材,不過,此時的藍景伊半點欣賞果男的心情都沒有了,“傾傾,是振東的電話。”

“替我接了,告訴他馬上帶著他的馬子給我回到T市來,他要我找的人已經找到了。”一邊擦洗著身體一邊吩咐著藍景伊,江君越一點要接電話的意思都沒有,相反的,正在全力以赴的洗澡,像是恨不得一下子洗好一下子出去似的。

“好。”藍景伊隨手接起,還不等她傳達江君越的話語,那邊薛振東便直接道:“明天下午三點抵達T市,你小子記得接機。”

“振東,是我藍景伊,明天我會讓傾傾去接機的,你放心吧,路上好好照顧唯雪。”雖然知道她不說薛振東也會好好的照顧季唯雪的,可她還是忍不住的要吩咐一下,似乎這樣一說,唯雪的病就能被照顧的好了似的,原想著直接告訴他江君越才說過的話的,可是,想著他明天就要帶著季唯雪過來了,藍景伊便沒有說出來。

薛振東隨手就掛了。

“怎麼沒說?”水聲雖然很大,卻不影響江君越的聽力,藍景伊沒說,他聽得一清二楚。

“振東說他明天帶著唯雪就到了,讓你下午三點接機呢,那我說不說他都會到的是不是?”

“你呀,真懶。”江君越長臂一伸,便一下子將藍景伊拉進了浴室,頓時,正噴著水的蓮蓬頭就將藍景伊渾身澆了一個透濕,“傾傾你……”

來不及了,男人隨手一帶,便帶著藍景伊到了他的懷裡。

熟悉的浴室,熟悉的一切,他閉上眼睛輕嗅著女人的芬芳,“景伊,回家了真好。”

隨著低喃,他的手輕輕落下……

一室的馨香,一室的旖旎,原本還念著旁的人的女人,很快就沉醉在男人的世界裏,悄然醉去。

海外的小城。

明明暗暗的出租房,季唯衍合衣躺在喻色的身邊,兩個人的身體間就象是劃了一道三八線,誰也不去逾越那道線,只有兩隻手輕輕的相扣在一起,夜很深了,可是喻色還是不想走。

他不說話,那她就一直一直的說,說他們曾經的過往,一點一滴都在心裡。

他的手機就在淺淺低低的細語中響了起來,那聲音是那樣的突兀,驚得喻色一個抖擻,“是不是陳叔又要你去賭了?”

“不會。”季唯衍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我看一下,他拿過手機,當看到是薛振東的名字時眸色暗了暗,不是才掛了沒多久嗎?

“振東,唯雪怎麼了?”不是他要多想,只是唯雪才與他和喻色通過電話沒多久,這麼快薛振東就打過來,他不由自主的就住不好的方向想了。

“季唯衍,唯雪她睡了。”薛振東的聲音低低的,彷彿怕聲音大了就吵醒了房裏的女人似的。

“嗯,有事?”

“是,季唯衍,我已經訂了明天回T市的機票,到了T市逗留兩天后就要過去你那裡了,有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了。”薛振東低沉而語,每一句都交待的彷彿隱藏著極深的故事。

季唯衍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你說。”

“唯雪她活不過這個月了,能活到春節就是最好的了。”

“嘭”,季唯衍的手機落到了地上,他早就有不好的預感了,卻不想原來唯雪只剩下那麼短的時間了,“怎麼了?季唯衍,怎麼了?”

季唯衍聽著薛振東著急的聲音,這才在怔愣間彎身迅速的拿起了手機,“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

“呵,她到現在都不許我說呢,她之前離開我就是不想讓我看到她離開這個世界時的醜,呵呵,小丫頭,一直都愛美。”

兩個男人一起默然了,是的,季唯衍一直都是一個美噠噠的小女生,她很愛美。

“唯雪一直有一個心願,她想與我一起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可惜她的身體……”

“說重點。”季唯衍攥著手機的手因著用力而指節泛起了白,他不想聽薛振東說他和唯雪之間的故事,他現在只想知道薛振東悄悄打給他的目的,一定有的,不然,薛振東不會趁著唯雪睡著了才悄悄打過來的。

“唯雪想在她臨走之前參加你的婚禮,看到你的婚禮,也算是圓了她的一場夢,季唯衍,只是一場婚禮,我想你應該有辦法吧。”

季唯衍先是閉了閉眼,隨即筆挺的身形就靠在了一旁的牆壁上,目光掠過喻色,她正在傾聽著他和薛振東講話呢,此時的眸色中有著幾分黯然,還沖著他直擺手,那小嘴撅的他覺得都可以吊一個瓶子了。

他也知道讓他們一起在年前結婚似乎根本不可能,她與簡非凡還沒有離婚呢,可是,只要一想到季唯雪已經等不到春節等不到來年了,他便下意識的了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就是唯雪之前提議的那天,小年日吧。”

薛振東松了一口氣,“若是時間太趕舉辦的不够華麗,一定要請喻嫂子諒解,這些,不怪你,是唯雪的意思。”

“她不會怪的。”轉首再看喻色,女人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不知是為自己還是為唯雪,“掛了,好好照顧她,到了,我會接機。”

“晚安。”

“阿染,唯雪好可憐,可是,我們根本沒有辦法結婚的,是不是?”她下了床,朝他撲了過去,小肩膀因為哭泣而一抖一抖的。

季唯衍輕拍著她的背,“我來想辦法。”只是,這樣有些對不住簡非凡了。

“嗯嗯。”喻色吸著鼻子,眼淚鼻水早就蹭濕了男人的外衣,“阿染,那我想回去了,明天一早我答應送三個小搗蛋去幼稚園的,阿染,我還能陪著他們多久呢?”

喻色,又烦乱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