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番外:染色合體(33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3:53
A+ A- 關燈 聽書

更重要的,這次唯雪離開薛振東他一直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事情發生了,就讓他不由自主的擔心起唯雪和薛振東的關係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哥,我們婚了。”輕輕快快的聲音,沒有半點不開心的味道,讓季唯衍略略的放下了些心,他正要說話,季唯雪又道:“妹子先於你結婚了,哥,那你什麼時候與嫂子大婚呢,要是你大婚,我就回去參加你和嫂子的婚禮。”

呃,喻色垂下了頭,不敢看季唯衍了。

可是心口卻在撲騰撲騰的狂跳著,她想聽聽季唯衍的意思。

可同時,她又在懊惱,她現在根本不可能嫁給他的,嫁了,就是重婚了,她還有簡非凡這個名義上的丈夫,還有三個孩子不知道要怎麼辦呢,想到孩子們,她才想起今晚出來之前答應他們一早要早起要送他們去幼稚園的,可現在,她都沒有回家。

她彆扭的絞著衣角,繼續傾聽著兄妹兩個的對話,“呵,要過一陣子吧。”季唯衍是覺得至少要等過了一個月的,等喻色離了婚,他再與她仔細的籌辦一下結婚的事宜,那樣子少說也要有幾個月的緩衝期籌備期吧。

不過,這只是他的意見,季唯雪卻反對了,“哥,我都婚了,你怎麼就不著急呢?你說說看,你跟嫂子認識多久了?”

“這個……”

“六年十一個月七天。”喻色低低的念著,原來,他們認識已經那樣久了,可,她從海邊撿回他的那一天卻始終都在記憶裡,不曾磨去半點。

“呵,還是嫂子好,哥,嫂子對你一定比你對她好,這麼多年都走過來了,那還不趕緊的結婚,嗯,我幫你們定日子吧,這個月二十八號,挺好的日子,最宜嫁娶。”

喻色有點懵,那天是Z國人的農曆小年,再過幾天就是農曆春節了,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現在距離小年那天只剩下十天不到。

這麼快就結婚?

季唯雪這主意別說是季唯衍不能答應,她也不能,“太趕了。”那時,她和簡非凡還沒有離婚呢。

“不趕了,再拖下去你們就要認識七周年了,哥,你也太磨了吧。”

喻色的手繼續的絞著衣角,絞得那片衣角都要爛了,最初季唯衍說是要她與他妹妹通電話的時候她就想著這不是見家長只是見妹妹,卻不曾想,季唯雪比家長還家長,居然管起她哥哥的婚事了,這樣的催婚讓她甚至懷疑是不是季唯衍以前在新加坡的行情特別不好?都沒人敢嫁他呢?所以,季唯雪覺得逮到了一個就趕緊的抓住,生怕她跑了一樣。

“不行。”季唯衍想都不想,直接拒絕了,然後,就轉移了話題,再也不談他和喻色結婚的事了,“唯雪,要過年了,你和振東什麼時候回來?媽想你了。”這麼些年,他們一家三口是該要聚一聚了,把母親一個人扔了這麼幾年,他這個做兒子的實在是不孝。

但是想到江衍衍,他卻一點也不後悔,藍景伊的孩子,他喜歡。

那眉眼落在喻色的眼裡,她的唇貼上了他的耳朵,“你剛剛想起誰了?”

季唯衍立刻覺得頭皮發麻,他只是想想並沒有說出來是不是?

這若是讓小妒婦知道他剛剛是想了藍景伊和江衍衍,估計他又要被咬被掐了,“我想唯雪呢。”

“哥,你什麼時候結婚我什麼時候回去,你要是不結婚,我就不回去,嗯,我有些累了,想要睡會,你定了日子就告訴我,我和振東一定回去。”軟軟的聲音,季唯雪是真的累了,剛剛她說了好多的話,她其實也想季唯衍這個哥哥了,幾年沒見了,據說哥哥毀了容,也不知道變成了什麼醜樣子,她是真的想要回去看看呢。

看看媽媽,看看哥哥,看看未來的嫂子,再參加哥哥的婚禮,這一生,也就要走到了盡頭。

電話掛斷了,她低低的喘息著閉著眼睛靠在始終緊摟著他的男人懷裡,“東東,其實你不救我也沒什麼的,下次,別那麼傻了。”要是他發生了什麼不該發生的,她死了都不會瞑目。

薛振東如拍孩子般的拍著季唯雪,她的臉色比他初初見到她時白得讓他每每看到都會心痛莫名,真想替了她,可是,不管與她呆在一起多久,她都是這樣的一付身子,弱的如一朵被雨水才淋的小花,隨時都有凋零的可能,“傻,他們認識那麼久了,我們也是,對不對,所以,你要一直一直的陪著我,直到我們一起白髮蒼蒼了,我膩了你,你才許離開我的世界。”

“東東,我想參加我哥和嫂子的婚禮,你會幫我實現的,是不是?”

薛振東的身子一震,她這話並沒有明說,可他卻很清楚,醫生說了,她最多活不過這個月,可這個月只剩下十幾天了,也就是她的生命也就只剩下十幾天,十幾天都不到的時間讓季唯衍舉行婚禮?

他是樂意,可是季唯衍樂意嗎?

還有那個喻色他也不能左右。

可是,當低頭看著懷裡憔悴的女人,他的唇便柔軟的貼了上去,輾轉的吻著,輕輕柔柔,只有唇與唇的觸碰舌與舌的淺淺纏繞,他不敢吻得深了,只怕一個吻深了她就會悄悄的睡過去。

“東東,你答應我了是不是?”她低喃著,是那樣的渴望回一次家有一場婚禮,即便不是自己的,是哥哥的也好,也圓了她一場婚禮的夢。

她是嫁了薛振東,可那是他背著她一個人拿著他們兩個的證件辦得結婚證。

“嗯。”薛振東彷彿被催眠了一樣,不由自主的就應了一個字,應了,他的心恍惚一跳,這個任務很難,可他卻必須要為季唯雪做到,“那我們明天回去?”

“好。”季唯雪輕輕笑,她是該回去了,都說落葉要歸根,她以後要好好的呆在有母親在的地方,陪著母親走過春夏秋冬,這幾年,為了不讓母親難過她就沒有回去過,與母親之間的聯系都是電話溝通,她甚至不敢與母親視頻,生怕被母親看到她憔悴的樣子。

可她美了的時候,醜了的時候,全都被一個男人看到了。

“東東,我們今天去做一次禱告才走,好嗎?”她現在最喜歡的就是跪在上帝的面前,請求主請求耶穌等她離去後賜給薛振東一個美好的姻緣,讓他再也不要遇到她這樣病怏怏的女孩了。

他會有一個健康的妻子,可以為他生兒育女,與他相濡以沫,與他白頭到老,那是她該給他的,卻,必須要用另一個女人來完成她的心願。

“好。”

下雪了,雪花飄飄灑灑,季唯雪穿著厚厚的長款羽絨服坐在車裏,車裏的空調開得很暖,她依稀看到了只穿著毛衣的薛振東額頭的汗意了,可她還是冷,整具身體彷彿被冷冷的冰包裹了一般,只有冷。

安靜的教堂,只有她一個人。

薛振東守在門外,不過,他的視線一點也沒有離開過季唯雪,只怕她再一次的離開他。

她信基督,可他不信。

在他的信仰裏,他只相信自己。

可現在,他相信自己又有什麼用呢?他根本沒有辦法延長唯雪的xin命。

她是那樣的年輕,年輕的讓他一點也敢去想她身體裏的病痛。

雪越下越大,她靜靜的跪在那裡,恬靜的容顏帶著無盡的安祥,這一刻的她好美,讓他只想把這一刻的她深深的刻印在腦海裏。

那一晚,他們相擁而眠。

隔天,他們從賽普勒斯開始了飛回國內的旅程,他們回國了,他們回家了。

Z國。

T市。

江家。

江君越停好了車很快就走進了別墅,推開客廳的門時,三個小東西聽到門聲便飛奔了過來,一個是直接就串到了他的身上,兩個則是摟著他的大腿,“爹地,你可終於回來了,可想死我們了。”

江君越就笑,“怎麼想的?”

“天天想,時時想,想的吃不好也睡不好,嗯,你看看是不是瘦了有幾圈?”爬到他身上的曉衍晃了晃小身板,一付我絕對瘦了的模樣。

不過,不管他多可愛都吸引不了江君越的視線了,此時,他的目光在遇到藍景伊的時候,再也移不動了,“怎麼瘦了?”扒下了身上的三個娃兒,他大步朝著妻子走去,藍景伊真瘦了,雖然不是特別明顯,可是非常清楚她身材的他一眼就發現了。

藍景伊一動不動,站在那裡看著他,也不說話。

“怎麼了?”他到了,一把就抱起了表情有些哀怨的女人,“是不是怪我沒接你的電話?怪我消失了?”

藍景伊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你知道為什麼不接?”季唯衍一直找他,可是她卻找不到江君越,不由得就有些擔心了,畢竟,他是真的消失了好幾天,那可不是短時間吧。

“手機沒訊號,你打的時候也是這樣提示的吧?”

他這樣一說,藍景伊頓時就沒反應了,他說的是真的。

“去找一個傳說中的老中醫了。”

“傾傾,找老中醫做什麼?”人被江君越抱起,一步一步上著樓梯的時候她急忙的問出來,不然一會到了房間,只怕,他會讓她忙的再也沒有時間問了,這個男人,絕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