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番外:染色合體(32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2:24
A+ A- 關燈 聽書

那動作一氣呵成,順暢的曉是簡非凡也看傻了眼,他從不知道喻色也有這樣的一面,帥呆了。

“你,你敢潑我?”喻瑤手抹著臉上被潑著的酒液,眼淚就在眼圈了,她到小城的這幾天完全是被無視的,也徹底的知道了離開了Z國那個有她老子的世界,在這裡,她連個屁都不是,不過,有些跋扈是從小就被培養起來的,那不是她一朝一夕想改就改得了的。

喻色淡淡笑,“你不是也敢潑我嗎,既然喻大小姐覺得潑人是很好玩很有禮貌的事情,那我這不過是也學你一下也有禮貌一次罷了,怎麼,你沒錯那我就錯了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瑤的臉色頓時青一片紅一片,她若說喻色錯了那便是她自己也錯了,若不是簡非凡也在當場,她絕對撒潑的不承認她潑過喻色氷水,可是她潑過是簡非凡眼睜睜的看見的,一時間就有些後悔,原是想著在簡非凡面前做一個端端莊莊的淑女的,結果,她做了潑婦,確確實實的潑婦,氣鼓鼓的瞪著喻色,“是你不要臉,勾著一個還霸著一個。”

“呵,那你說我勾著誰了霸著誰了?”喻色也不惱,對喻瑤這樣的人,你若是生氣了,那就是傻了,怎麼也不能被她給氣著了,這樣的人不值得。

“你勾著季唯衍你霸著簡非凡了。”

“呃,我有勾著季唯衍嗎?在座的人都給我做個見證評個理,剛剛你們有看到我勾著季先生嗎?”

一時間,過來看熱鬧的人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了,不過,都是沖著喻瑤的,因為剛剛賭錢的時候喻色一開始輸了後來玩二十一點的時候幾乎全程都在睡覺。

“睡著了怎麼勾?”

“對呀,這女人看著才不要臉呢,我怎麼看著她不像是本地人,好象是外地人,外地人到這裡幹嗎?她才像是來勾人的呢,不要臉。”

“對,是她不要臉,是她先潑水的。”

羣衆的眼睛是雪亮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為。

“我……我……,反正你就是勾著季唯衍了。”喻瑤撒潑了。

喻色搖搖頭,她是真想勾了,奈何那男人連正眼都不看她一下,所以,沒勾成,“喻瑤,你說我睡著了怎麼勾呀?”太感謝那位提醒她的‘路人乙’,說得太對了。

“我……我……反正你就是勾了。”

“我睡著了還流著口水那怎麼勾呀,喻瑤你真會開玩笑,對了,你再說說我霸著誰了?簡非凡嗎?”乾脆一次xin說清楚,以後再遇到喻瑤她絕對要繞著走。

“你就是霸著非凡了,哼。”

喻色更笑了,若是說她勾著季唯衍她還覺得有點意思,她確實是想勾了,不過說她霸著簡非凡,那根本沒有的事兒,倒是簡非凡不放手她才是真的,“那你問問非凡,我有沒有霸著他?”

“我……我……”喻瑤又結巴上了,“你分明是霸著他了,所以才不敢問。”

喻色愈發的覺得這女人三觀不正了,真是覺得自己跟她姓一個姓氏都丟臉了,“那你說,我是他什麼人?他又是我什麼人?”

“這……”

“我是他妻子,他是我丈夫,依我們現在這樣的關係,即便我霸著他也是正常的吧,難不成我霸著他影響你什麼了?”

喻瑤被嗆的臉色變來變去,一會兒紅一會兒黑一會兒白,瞬間的功夫已經變換了好幾種顏色,“反正,你就是勾著人就是霸著人了。”手又抹了抹臉上才被喻色潑上去的酒液,她有些狼狽的手指著喻色,“我告訴你,你必須要離開非凡。”

這人的三觀,喻色是真服了。

實在是太不正了。

跟喻瑤這種貨色說話要想講道理,那就是傻瓜,酒也潑了,人也吼了,喻色搖頭,“非凡,我們走吧。”

“好。”從頭至尾,簡非凡都沒有說什麼,甚至半點都沒把喻瑤當回事,眼看著簡非凡一傾身抱起喻色就要離開了,喻瑤一下子急了,“非凡,你等一下,非凡,我們明天一起吃個飯,好不好?”

“不好,你這樣很有霸著我妻子老公的嫌疑了。”

“哈哈……哈哈哈……”人群裏傳來哄堂大笑,全都是笑話喻瑤的。

直到簡非凡抱著喻色走出了賭廳,喻瑤依然站在原處呆呆的看著他的背影,他只是隨便說一句話而已,卻是那樣的好聽,那樣的霸氣,完了,她越來越喜歡這個男人了,看著喻色被他抱著,她就忍不住的生氣,拿起手機就撥給了連香,“媽,那個靳芳以前是不是也很討厭,是不是也常常霸著爸爸不讓爸爸見你呢?”

“瑤,你在哪裡?”連香眉頭一皺,有些不明白喻瑤怎麼會突然間問這些問題。

“你告訴我到底是不是?”喻瑤氣得直跺脚,她只是想要一個男人罷了,為什麼那男人連看她一眼都不樂意呢,那她哪裡還有希望?

“喻瑤,你到底在哪裡?你……你該不會是出國去找簡非凡了吧?”

“媽,喻色她無恥,她霸著簡非凡不放手,還不許簡非凡看我一眼,媽,她是不是跟她媽媽一樣的不要臉呢,專勾著別人的男人不放手。”

“瑤,你別……”連香突然間在那邊想要封锁她繼續說下去。

“媽,你讓我說完,她明明不喜歡簡非凡的,還非要跟簡非凡在一起,這不是霸著是什麼,媽,我好喜歡好喜歡非凡,我想和他在一起,你幫我,幫我把喻色從他的身邊趕走好不好?沒有了她,非凡一定會喜歡我的。”

“嘭”的一聲巨響,驚得喻瑤一個抖擻,隨即就聽手機那端傳來喻淵庭的吼聲,“連香,這就是你教的女兒,喻色和非凡是夫妻,她要搶人家的丈夫,還說喻色不要臉,這是不是你教她的世界觀?是不是當初你也這是這樣對靳芳的?是不是當初你把她逼死了的?是不是小色被送去那麼遠的地方也是你做的?”

喻瑤急忙掛斷手機,記憶裏父親很少和母親吵架的,不過,他也很少回家,每次都說是在軍隊裏走不開,此刻她突然間覺得似乎一切都不如她想像中的美好,那個喻色的媽媽靳芳好象就是引起爸爸和媽媽隔闔的罪魁禍首。

本還想著要媽媽連香來幫她,但現在,居然被爸爸給知道了。

喻瑤耷拉著腦袋離開了會所,可卻一點也沒有放棄得到簡非凡的心。

另一邊,喻色重又坐上了簡非凡的車,她靠在椅背上,頭疼的厲害,腦海裏不住的閃過季唯衍,醒了之後她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可是一個個的疑問她還是不能問簡非凡,想到喻瑤,她輕聲的道:“非凡,不管我們以後如何,我都不喜歡你與她在一起,她,不配你。”這話,她是說真心的,簡非凡值得更好的女孩。

“小色……”簡非凡一手轉著方向盤,一手情不自禁的就握住了喻色的手,想到她如此的勸他,她能如此,他與季唯衍又何必成仇呢,想到這裡,他越發的覺得季唯衍要借的那五千萬一定關係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打個電話給他吧。”

“什麼?”喻色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在她的認知裏,簡非凡自然是不喜歡她打給季唯衍的。

“你回來的第二天,我們喝醉的時候,他來了。”

“什麼他來了?來了哪裡?”

“咱們家,不過你喝醉了,喻色,就是那天下午。”

喻色一下子坐直了身體,“你說什麼?他來我們家做什麼?”為什麼她一點也不知道?她醉死了嗎?

可,簡非凡卻知道。

“借錢。”

“借錢?”喻色一怔,記憶裏季唯衍是多驕傲的一個人,“不,不可能的,他從來不會向別人借錢的,跟我借錢的時候都只借一點點,不過阿染只用了幾天的功夫就用那點錢賺了很多錢。”想到那時候的季唯衍,喻色只剩下了崇拜,他在她的眼裡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對,借五千萬,我沒借。”這一句,簡非凡聲音極低極低,若不是靜夜裏車裏車外都沒有什麼聲音,喻色一定聽不清,她猛然想到她今晚輸了的五千萬,“所以,我今晚輸了,你是故意的?”這是有多亂呢,喻色有些分不清楚狀況了。

“小色,我覺得他是遇到了什麼難事,你給他打個電話吧。”他簡非凡雖然不喜歡季唯衍,可他也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小人。

喻色摸出了手機,呆看著荧幕上的男人,是他的照片,她的手機荧幕上一直都是季唯衍的照片。

許久,她還是沒有撥出季唯衍的號碼,“他從前從來不賭的,他賭錢,就是為了那五千萬,是不是?”慢慢的想,慢慢的梳理,喻色終於想到了答案。

“是吧。”

“停車。”

“小色……”

“我讓你停車。”喻色吼著,五千萬,他到底是要借來做什麼,現在想來,就如簡非凡所說的那樣,一定是救命的錢,不然,他不會去求簡非凡借錢的。

可是簡非凡沒有借給他。

那就是他被逼到了絕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