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番外:染色合體(32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1:30
A+ A- 關燈 聽書

站在喻色身後的簡非凡輕輕扯了她一下,那是在示意她不要玩了。

就在剛剛喻色玩著的時候,他去了趟洗手間,不過,卻不是單純的去洗手間,那天季唯衍向他借錢他沒有借,後來季唯衍就一直沒有出現,他總是覺得有些蹊蹺,剛剛問過了自己的兄弟才知道,這幾天季唯衍留在小城裏就只做一件事,那就是賭。

但是,他沒有輸過。

據說,他贏了很多錢。

可是,那些錢全都不歸他。

因為,買籌碼的人不是他,他不過是替別人在賭在玩罷了,而那個人就是陳叔。

五千萬,他把自己賣給了陳叔一個月,任務就只有一個,賭。

喻色這樣子陪著季唯衍玩,那就只有一個下場,他贏她輸。

可,喻色根本不理會他的小動作,他想出言,但現在周遭圍過來的人比他離開的時候還要多,已經將整個檯子圍得水泄不通了,這桌賭得太嗨,賭得太有味道,所以,看熱鬧的跟風的全都來了。

一開始,圍著的人是跟風喻色的,喻色押什麼他們就押什麼,那時喻色一直贏,可後來,跟風的人全都轉了風向開始跟風季唯衍了,季唯衍押什麼他們就押什麼。

一把又一把,玩大小的速度很快。

喻色押大季唯衍就押小,喻色押小季唯衍就押大,重要的不是這個,重要的是從季唯衍出現後的第二把開始,就是她押什麼輸什麼他押什麼贏什麼,很快的,喻色身邊幫她拿託盤拿籌碼的服務生就覺得輕快了,因為託盤上的籌碼已經沒多少了。

五百萬,簡非凡是給她換了五百萬,由著她玩過癮的。

結果,不過是個把小時的功夫,五百萬要見底了。

喻色輸紅了眼。

簡非凡見得多了,不過是喻色,那又另當別論,尤其,她杠著的對象變成了季唯衍,他自然是不允許自己在季唯衍面前輸了風度的。

他揮了揮手,就有人替他去拿現金換籌碼了。

這個行當,只要你有錢,非常多的人樂意屁顛屁顛的為你服務,哪怕你輸了他也樂意,因為來這樣的地方,有錢人送的小費也是很多的。

這次,簡非凡換了一千萬。

場面開始有些混亂了,主要是人太多。

不過,還是以喻色和季唯衍為主。

一千萬很快就要沒了。

喻色玩瘋了。

簡非凡看著託盤上就快沒有的籌碼,再看看始終都沒拿正眼看過他的季唯衍,季唯衍那冷冰冰的樣子絕對的高冷有範兒,簡非凡薄唇微勾起一抹弧度,隨即笑開,“再去換三千五百萬。”

“哇……”

“哇塞……真有錢。”

人群裏有人起哄了。

簡非凡卻淡清清的沒感覺似的繼續看著喻色輸,此時的她酒已醒了一些,可是,頭很疼。

五百萬。

一千萬。

然後是三千五百萬。

合在一起,剛好五千萬。

當喻色把託盤上的最後一個籌碼放下去的時候,還不等開,簡非凡就握住了喻色的手,輕輕笑到,“小色,要不要去玩二十一點?”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眼睛一亮,她怎麼忘記了,這個她也會,“好的呀。”

簡非凡牽起了她的手,再看向季唯衍,不過說出口的話卻是對著陳叔的,“陳叔,不如我們四個人去玩二十一點,你和季先生一組,我和小色一組,如何?”五千萬,他已經自動自覺的輸給季唯衍了,再玩,他要親自上陣,男人和男人真正的對壘,那才好玩,而喻色和陳叔,不過是陪襯罷了,他就不信在女人上他輸給了季唯衍,在賭上他還會輸給季唯衍。

男人的心裡,總想在某一方面找回點場子,這幾天不是到處都把季唯衍吹得很眩很神嗎?

那他就來和季唯衍鬥一鬥。

“好說,出來玩的,就是圖個痛快,簡先生喜歡,我陳某一定奉陪。”陳叔是識得簡非凡的,道上混著的人,哪個山頭高些哪個山頭低些,哪裡人氣旺,沒有不清楚的。

這一次,玩的更大更嗨更痛快。

起價一萬。

簡非凡淡淡的笑著,他很少玩二十一點,之所以選二十一點是為了喻色,不然其它的她也不會玩,小女人嗎,帶帶孩子煮個飯再偶爾打理下公司就好了,至於賭錢這玩意,還是交給男人來好了。

但是,至少要讓她看著過癮。

那天他不借季唯衍五千萬,今個,他已經全數的給了他。

而且,還是不用還的,他簡非凡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

只是那天他剛好心情不好罷了,所以就沒借。

但是現在看來,那五千萬於季唯衍一定是救命的錢,否則,他怎麼會把自己押給陳叔一個月呢,那是有多傻。

玩一個月,多少個五千萬都玩回來了。

當然,如他們這樣可以豪擲的人很少。

也不是真的想賺多少就能賺多少的。

有時候,靠的也是那麼一丁點子的運氣。

整整齊齊的兩託盤籌碼。

陳叔五千萬,簡非凡五千萬。

開玩了。

喻色的頭開始痛了起來,好在,這次不用她指手劃脚了,她只需透過季唯衍垂在胸前的長髮偷偷的喵著他的眉眼就好,可是越看,她越是困頓,眼睛也越來越花,剛剛輸了五千萬,她輸得手都軟了,這會子一時想讓簡非凡都賺回來,可是一時又想季唯衍贏,她覺得她魔障了。

一頭一個五千萬,慢慢的,簡非凡這邊越來越多,季唯衍那邊越來越少。

喻色卻趴到了桌子上,再也堅持不住了。

她醉透了,“非凡,你要贏,你一定要贏,二十一,二十一……”睡著前的那一刻她還在低喃著二十一點。

季唯衍還是連看都不看她,他的心裡眼裡似乎只剩下了賭,他也只知道了賭一樣。

又是一把,季唯衍將剩下的幾個籌碼慢悠悠的丟了下去,簡非凡微微一笑,隨手翻起了牌,兩個K,二十,他想著剛剛十九都贏了,再加上這牌已經沒剩幾張了,他剛剛仔細算了一下,一個A也沒有了,JKQ和十也只剩下一張紅桃Q了,他就不信季唯衍會摸到紅桃Q,若是那般,就是他運氣曝棚了,淡淡的笑著,“我押全部,不過,我押多少,你就要賠我多少。”

季唯衍隨意的抿了抿唇,那隨xin的一個小動作讓他看起來格外的xin感惑人,只是可惜喻色睡著了看不見,他抬頭輕描淡寫的看了簡非凡一眼,然後慢悠悠的道:“你確定?”

“確定。”簡非凡一揚下巴,這一把他贏定了。

“好。”季唯衍指尖把玩著手裡的那張牌,然後,緩緩慢慢的開始打開,頓時,所有的目光全都看向了他的手,只等那一張牌翻開,誰輸誰贏這一局也就結束了。

“不好意思,紅桃Q,簡先生,承讓。”被卷彎了的牌顫巍巍的晃動著,簡非凡只覺得被人一盆冷水兜頭蓋臉的澆了下來,他到底還是輸了。

淡淡的一笑,他站起了身,是男人就要玩得起輸得起,願賭服輸,“季先生,能告訴我那五千萬你用到了什麼地方嗎?”季唯衍這樣像是真的沒有拿那五千萬去與江誠鬥,那麼,簡非凡想不出他是為了什麼了。

季唯衍淡清清的抬頭看了一眼簡非凡,“多謝賠送了這樣多,今晚可以早些歇工了,再見。”說完,他轉身就隨著陳叔離去,還是沒有看喻色一眼,更沒有回答簡非凡的問題。

簡非凡皺起了眉頭,越發的對季唯衍那三千萬的去處好奇了,“阿濤,查一查他拿了五千萬幹嗎去了。”

“好的。”

簡非凡這才轉身抱起早就爛醉如泥的喻色。

人家不理她,她就醉成這樣了嗎?

真窩囊。

可是若換成是他這樣不理她,她連醉都不會。

打橫抱著懷裡軟綿綿的女人,這賭也賭得夠了,她倒是睡得香。

“撲”,眼前有什麼一閃,一大杯的水便朝著他的方向潑來,簡非凡眼快動作更快,身子一移就避開了那杯水,可是,他避開了,那杯水卻打在了喻色白皙的脚踝上,許是氷水,她軟軟的蠕動了一下,然後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什麼?好冷。”睡了有一會了,可是她還沒睡飽。

“喻色,都是你,是你勾上了那個什麼野男人季唯衍,你養野漢子不說,居然還讓非凡因為你輸了,若不是你,他一定不會輸的,非凡,你是不是故意輸給姓季的?”喻瑤連串炮的吼向喻色,恨不得殺了她一樣,她跟著簡非凡有幾天了,可他根本不給她機會上前,這若不是來這裡,她還是連近他的身都不能够,想著自己心愛的男人為了喻色什麼都隱忍,她不樂意了。

喻色仰起小臉看簡非凡,“又輸了?”

“呵,是。”簡非凡也不尷尬,男人要輸得起放得下,輸就輸了,“不用理她,我們走。”他說著就抱著喻色就要越過喻瑤,被喻色一打岔,甚至忘了剛剛喻色被喻瑤潑了冷水了。

喻色一點也不知道簡非凡和季唯衍之間那五千萬的事情,所以也不知道她之前輸了根本是簡非凡故意要她輸給季唯衍五千萬的,她只覺得喻瑤不可以這樣對她對簡非凡,身子一掙,已經徹底醒了的她便在猝不及防中掙開了簡非凡,隨手拿過一旁侍應生託盤上的一杯酒,想也不想的就揚向了喻瑤,“滾。”她再也不想看見喻瑤,一分一秒都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