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你給我閉嘴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6:43
A+ A- 關燈 聽書

迅猛的動作,江君越狂怒了,“閉嘴……你給我閉嘴……”

“阿濤,求你,求你輕一點。”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卻不是因為疼不是因為江君越的狠,而是因為她感受到了他的心痛,卻無法幫上他。

他心痛著的同時,她的心更痛更痛。

“你還愛著陸文濤是不是?”

藍景伊緩緩抬首,面上是一條條的水流,卻不知哪些是淚哪些是水,她咬了咬唇,沒有吭聲,只是一雙眸子灼灼的望著江君越,她想把這一刻的他深深的印在心裡,這一次,或許就真的再也不會與他相見了吧。

上一次,他識破了賀之玲,這一次呢?

有一瞬間她真想他識破了自己的,可,若他真識破了,她又怎麼有力氣再來演一場戲呢。

那樣的不吭聲分明就是一種默許,江君越的臉色越來越黑,“藍景伊,若是假的,我會弄死你。”他不信,怎麼也不信,可是,剛剛她迷朦中說出的那一串串的話語卻象錐子一樣的刺著他的心,怎麼也揮之不去。

藍景伊真的想爬起來撲到他的懷裡輕輕的喚一聲‘傾傾’,可她不能。

“嘭”,那是浴室的門被狠狠關上的聲音,江君越走了。

真的走了。

他的腳步聲朝著門前而去,越來越遠,聲音也越來越小。

藍景伊無力的坐在那裡,全身都是水,眼裡的水卻最是澄澈,卻還是模糊了她的眼,終究是什麼也看不清楚了。

那一夜,她一夜未睡。

進去房間的時候,陸文濤早就走了。

呵呵,這樣最好,他走了最好,只為,此時的她誰也不想見了。

她累了。

她想休息。

藍景伊在飯店裏睡了一天一夜,又或者說是發呆了一天一夜,連她也不記得自己是不是睡著過。

而那個男人彷彿真的相信了似的,這一天一夜半點也沒有騷擾她,似乎,是對她恨極了。

呵呵,連她自己都恨死了自己,更何况是他呢。

手機響了,她驚喜的摸起,卻在看到號碼時所有的驚喜都頓去,“你打來幹什麼?”

“他在樓下。”

“誰?”她的意識有些混沌,思維怎麼也跟不上了。

“江君越。”

她頓住了,半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他在你住的飯店樓下,露營車裏。”

藍景伊聽著手機就跳下了床,光著腳丫沖進了陽臺站到了陽臺冰冷的地板上,樓外的園子裏,果然一眼就看見了那輛拉風的白底薰衣草的露營車,是他在裡面。

她轉身就跑,她想去見他,可,只跑了一步,她就頓住了,現在這般,不正是她想要的結果嗎?

“要不要我過去?”手機那頭,陸文濤低聲的問道,昨晚上,天知道他是怎麼走出那個房間的,所經,是浴室裏藍景伊與江君越的翻`雲覆`雨,那一刻,他真想沖進去揪住那個完全清醒的女人問個清楚,明明是他先走進她的世界的,她卻為什麼對江君越那麼的死心塌地呢?

她哪裡有酒醉,她清醒的狠。

可到底,他還是沒有沖進去,愛她就是他的軟肋,他什麼也沒做的悄然的離開了,那一個晚上,他在巴黎的馬路上整整走了一晚,沒有停歇。

藍景伊回頭望了一眼那輛拉風的露營車,咬了咬牙,她現在就算是不想利用陸文濤也不行了,因為昨夜,她裝醉喊出的名字就是他的,而他又恰巧在巴黎,“來吧,欠你的,我會還你的。”但是欠江君越的,她卻不會還了,在她心裡,即便讓他恨上了她,可是,他依然還是她兩個沒出生的孩子的父親,曾經,他們是一體的,所以,她可以不必還他,從前欠的所有她都不會還了,但是陸文濤的,從此刻開始,她會一筆一筆的記得清清楚楚,然後,全部還清楚。

黑色的寶馬飆進了飯店,卻對不遠處的那輛露營車視而不見,陸文濤仿似心情愉悅的走進了飯店,江君越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緊盯著那道身影,恨不得將那個男人的身體望出一個血窟窿出來,該死,為什麼會這樣?

他怎麼也不相信。

可是,他來了巴黎,藍景伊再也沒打給他電話卻也是事實。

他去醫院查過,藍晴住院做手術後陸文濤幾乎天天都去醫院,天天都睡在病房外的長椅上,還有,他還親自請了一個中國大廚在醫院對面的餐廳幫廚,可是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給藍景伊做中餐。

而藍景伊也是每天都去那家餐廳打飯打菜。

他真的分不清了。

他覺得自己看不懂藍景伊是個什麼樣的女人了。

陸文濤進了飯店,大約十幾分鐘後,藍景伊手挽著他的手臂出現在了飯店門口,她上了陸文濤的車,眼看著那輛車開走,江君越一踩油門,直接就跟了上去。

他是被鬼迷了心竅了嗎?

他真的不相信藍景伊會是那樣的女人。

黑色寶馬駛向了巴黎聖母院,藍景伊挽著陸文濤走了進去,遠遠看著,他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但是那步伐卻是那樣的輕快,就象是一隻好不容易飛出籠子的小鳥一樣,開心的快活的奔走在她想去欣賞的世界裏。

江君越沒有下車,只為,他真的不喜歡看到她和陸文濤如此那般的親近。

他們在裡面逗留了很久很久才出來,藍景伊又上了陸文濤的車,這一次,他們去了凱旋門,藍景伊在那裡擺出了各種各樣的姿勢拍了許許多多張照片,原本以為他這次來他會為她拍的,結果,那個為她拍照的卻換成了另一個男人。

陸文濤,為什麼是他?

明明自己為了幫她與陸文濤離婚費盡了心思,可到底,她還是和陸文濤又走在了一起。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連跟著了兩天,巴黎的景點他去了,卻一個也沒有看進眼裡,真正看進眼裡的就是那個女人挽著陸文濤言笑晏晏的樣子,很好看,卻,再也不屬於他了。

第三天,他依然不死心的緊跟著那輛黑色的寶馬,陸文濤一直喜歡寶馬,國內的車是,國外的這部車也是,同樣的黑色,看起來神秘而尊貴,其實,他的身份也不差自己什麼。

第四天,他再看著他們一起的身影,心已經沒有了最初的那份灼痛,彷彿已經麻木了一般,卻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還要再來跟著她了。

就是要跟著,他放不下,怎麼也放不下吧。

這麼些年,她是唯一讓他動情了的女人,以為自己會從此過上正常男人的生活,卻不曾想……

足足跟了六天,那樣的一個數位,像是吉利的,于藍景伊來說卻是不吉利的。

寶馬駛向飯店,但是當她回首的時候,車後那輛拉風的大尾巴露營車已經不見了。

他不再跟了。

呵呵,終於結束了。

她的心一陣遁痛,“陸文濤,停車。”

“伊伊,我送你回去吧。”

“我想一個人走一走。”以為自己會堅強,可這一刻,當他終於放手了的時候,她卻怎麼也堅強不起來了,原來她是這樣的軟弱,她也是那麼的不想他走。

漫無目的的走在巴黎的人行橫道上,她在前面,後面的寶馬亦步亦趨的緊跟著,生怕她一個不小心出了什麼事似的。

是的,藍晴身上的顏料,藍景伊的鬧肚子,那些都不是陸文濤想要發生的。

而他之所以在一夕之前改變了自己對藍景伊的看法,那是因為他見到了一個人。

一個撇下了媽***男人。

他並未再娶。

藍景伊平靜的走在那條路上,但是心卻是掀起了驚濤賅浪,手機響了起來,他終於發過來簡訊了。

卻只有兩個字:再見。

為什麼只有兩個字?為什麼這樣的少呢?

她寧願他罵她打她,可,他卻只說了這兩個字。

再見,其實便是再也不見。

藍景伊頹然的坐倒在路旁的樹下,靜靜的看著那兩個字發呆。

她想,她該走了,離開巴黎,她不喜歡巴黎,巴黎是一個讓她傷心的地方。

她要去賺錢,去把高利貸還上。

還有,她要把他送給她的卡寄回給他。

從前欠了的便不還了,只是這兩張卡她真的不會用了。

只是摸一下,都會燙著她的手生疼生疼的。

做完了這最後一件該做的事兒,藍景伊背上背包去了法國的東南部,她想去有薰衣草的地方,那樣的地方,才會讓她時時感受到那個男人的存在。

她想在薰衣草的花香裏生下兩個寶貝。

……

江君越回到了T市。

整個人卻Xing情大變,江氏上下的員工個個都是能不見他就不見他,見了她也都是耗子見猫一樣,能躲多遠就多遠,唯恐一個不留神就惹火燒身了。

江總好象吃了槍藥一樣,火氣特別的大。

新來的秘書戰戰兢兢的拿著一摞快遞走進去,小心翼翼的站在江君越的辦公桌前,“江總,這些快遞都寫著請您親啟,國……國內的我都拆開看了,只有這兩封是與公司有關的,其它的都是垃圾快遞,這個……這個是……”

“快說,別香香吐吐的。”江君越冷喝一聲,明顯的不耐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