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番外:染色合體(32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0:41
A+ A- 關燈 聽書

完了,她不知道要怎麼辦了,要了三個孩子她會快樂,可簡非凡沒有了三個孩子他會不快樂。

“小色,朋友介紹了一家集吃喝玩樂於一體的新開的會所,現在要不要跟我去嗨一嗨?”簡非凡又想喝酒了,這陣子,每天與喻色喝的酩酊大醉就是他每晚睡前的必須的任務。

他喜歡醉了的感覺。

喻色轉頭看看三個寶貝,“等孩子們睡了再去,好嗎?”她想陪陪孩子們,一個月後,誰也不知道會怎麼樣,那麼,現在的時光裏她要盡可能的多陪陪他們,明天開始後的每一天,她都會親自送他們去幼稚園,再也不會天天睡懶覺賴床了,那樣,真不是一個好媽媽。

簡非凡溫淡的點了點頭,“好。”別說是喻色,他一個大男人都捨不得這三個寶貝,這一個月,最讓他難以取捨的就是這三個孩子。

於是,兩個大人一起留在了孩子們的房間,簡非凡陪著曉越,喻色陪著曉美和曉衍。

兩間臥室,男人對男孩講著的是男子漢的故事,女人對女孩講著的是白雪公主的故事。

夜,漸漸深了。

喻色走出那間公主臥室的時候,簡非凡正斜倚在門外的走廊裏等她呢,“曉越睡了?”她輕輕問。

“嗯,睡了。”

“曉衍有點皮,講了好久才睡著。”

“走啦,帶你去玩。”簡非凡一手攬過喻色的腰,擁著她就往樓下走去。

“喂,我去換件衣服。”她還穿著家居服呢。

簡非凡這才發現不對,“嗯,你去吧,不過要注意節約時間,我們要早去早回,不然明天早上就會有人再度賴床而被某些小朋友嘲笑了。”

“我知道了。”喻色臉紅,這男人黑人的本領特別强。

很快換了衣服,坐進了簡非凡的那輛黑色的保時捷,喻色懶懶的靠在椅背上,雖然好久都沒有出來過夜生活了,可是此刻的她還是不開心也不興奮。

她已經是第八天沒有與季唯衍有過聯系了。

他就象是把她徹底的遺忘在了這個世界一樣,沒有任何關於他的消息傳到她的耳中。

她覺得簡非凡一定知道一些關於季唯衍的事情,可是想著他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喻色到底也沒有問出來,問簡非凡,其實更是對簡非凡的傷害,那與在傷口上灑鹽根本沒什麼區別。

正悶悶的想著那男人想得出神的時候,肩膀上一沉,她這才清醒過來,是簡非凡拍了她一下,“到了?”迷惑的轉首,眼前是一個裝修非常上檔次的可以稱得上高大上的會所。

歐版風格的建築,迎面的窗子的上面都是半圓形的,整幢建築的週邊現在都是霓虹燈,而且,還是非常漂亮的霓虹燈,閃爍中串串的英文不停的變換著,襯著這一整幢樓都給人如夢如幻的感覺。

“來吧,我們下車。”簡非凡把手遞向了喻色,喻色掃了一眼周遭,一隻小手這才放在了簡非凡的手心裏,對簡非凡,她還是信任的,除了讓她生下三個孩子的‘那一次’,他再沒有對她做過不該做的事情了。

其實也不能說不該做,身為她的丈夫,他什麼都該做,卻因為她而從來也沒有做過。

一個男人為她做到這個地步,每每想起,喻色的心都是軟濡的。

既然要分手了,那麼這一個月裏只要他提出來的要求不是很過份,她都想答應他。

其實與他做朋友是一件很令人開心的事情。

手牽著手,兩個人徐徐走進了會所的大廳,門口漂亮的迎賓迎了上來,“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呢?是用餐是K歌是健身還是小賭幾把還是……”

“喝酒。”不等簡非凡開口,喻色開口了,她現在就想喝酒,她在這裡醉生夢死的時候,那個男人是不是也在做著相同的事情呢?如果真的是,那他的身邊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呢?

“先生……”迎賓沒想到喻色這樣直接,一點也不內斂和含蓄,因著來這裡的人通常都是男人帶著女人來的,而男人的身份通常都是比較尊貴,至於女人,不過是男人帶過來的一個伴罷了,說白了,就是男人的玩物,所以,她更願意聽到簡非凡的示下。

“就依她的,她說怎樣就怎樣。”簡非凡輕打了一個響指,他就想寵她,哪怕只有二十九天了也要寵,而且一點也不能浪費了。

“好的,先生。”這是一個員工訓練有素的會所,簡非凡一開口,迎賓就微笑的伸出手,引著兩個人朝著一條過道走去,“先生小姐,這邊請。”

喻色淡淡的隨著簡非凡走過那條長長的走廊,很快眼前就豁然開朗了。

寬敞的大廳,輕音樂舒緩的流淌著,大廳裏的人悠閒的或在用餐或在品著茶茗,“先生小姐,請問是要在大廳還是包一間包厢呢?我們這有二人間的。”

“包厢。”

“大廳。”

簡非凡說了包厢,喻色卻是說了大廳,迎賓一愣,“這……”

“聽她决定,就大廳吧。”簡非凡說著,優雅的拿過才走過來的侍者託盤中的一杯雞尾酒,“小色,先來一杯。”

喻色也不会,挑了一杯淺紫色的雞尾酒拿在了手中,輕晃著,那酒液便沿著杯壁滾起落下,就如同潮漲潮落一樣,煞是好看。

兩個人邊走邊喝著,終於找到了一個比較靠邊的位置,那位置不止靠邊還在一個角落,一眼看過去就給人很清幽雅致的感覺,喻色一眼就相中了。

這樣的地方,所來的人非富既貴,吃的東西自然也是上上乘,“先生小姐,請點餐。”喝酒多少都是要配點菜的,不然,多無聊呢,而且主要是不點菜這裡也就不用賺錢了。

喻色才要拿過選單點餐,簡非凡的手頓時推開了她的,“不用點吧,就撿幾樣你們這裡最有特色最拿手的菜送過來吧。”他覺得以她對喻色的瞭解,一向節儉慣了的她若是看了選單,只怕一個菜都不會點了,這裡的東西全都是最上檔次的,所以,那價格也自然是上檔次的,貴的,絕對是普通人所消費不起的。

“好的,先生。”美女服務生轉身便去準備他們的菜式了,不過酒倒是馬上就有了。

這個不用點,這裡的酒隨便喝,當然,這喝酒是有個條件的,只要是開了封的,不管你喝幾口都要算錢,而且,隨便你開封,不過,這裡也很人xin化的備了白水,若是喜歡白水不點酒也沒關係。

但是怎麼可能呢,除非是只能喝白水不能喝其它飲料的人才必須要點白水,其它人是不會的。

來這樣的地方只喝白水,那就沒的讓人笑話了。

酒菜都有了,喻色吃著喝著,可是心裡還是彆扭著。

季唯衍,若是有一天他親自給她打電話,她一準全都還回去,心裡恨恨的想著,她吃著菜就象是在咬著那男人的肉一樣,只想來一個過癮。

“陳叔,就在大廳吧,這裡環境不錯,很清雅。”卻不想,她正想著曹操,曹操突然間就出現了。

季唯衍,在他們分開的第八天後,沒有任何預兆的,就這樣的出現在了喻色的眼中。

隨著她一起驚詫的還有簡非凡。

兩個人的眸光在迅速掠過季唯衍的同時,簡非凡的目光卻停留在了季唯衍身邊的一個男子身上。

的確,男人姓陳。

喻色或者不認識,可是簡非凡認識。

當初季唯衍被簡鳳樓設計送進了局子裏,就是這個男人把季唯衍弄出來的。

這人是比錢永海還大牌的人,以前他做那一行的時候對這個姓陳的也是敬畏有加,畢竟人家在這條道上混了幾十年了,不是他這樣的初出茅廬的小子能比得上的。

不過,陳叔有一個這一行的人人盡皆知的愛好,那就是賭。

他嗜賭如命。

據說有一次他在一艘遊艇上與人賭博,不想局子的人找過來了。

可他就為了賭完一場,愣是不許對手離開,到底是賭完了那一局,可,警詧也找上來了,他的人跟警詧火拼了半個多小時,他才在手下的掩護下離開了。

那一次,他手上死了二十幾條人命。

據說自從那次以後他就開始培養自己與局子裏的人關係,如今,局子裏的人從上到下,哪怕是一個打掃地板的都知道他這號人物的存在,只要他出現,只要他開個口,就沒有不給他陳叔面子的。

“非凡,你認識那個陳叔嗎?”喻色迷糊的看過去,她不認識人家,以為他身邊會是一個美女,不想居然是一個男人,可那著那男人,雖然老了些,她還是彆扭,難道季唯衍就是為了這男人一直不理她?

那他的品味也太那個了吧?

簡非凡的腦海裏驀然想起那天季唯衍到別墅借錢的事情,心底猛的一震,那天,季唯衍說過他借錢不是為壯大他自己而奪回季氏,可他還是沒有借他,如今想來,從那一天開始,季唯衍再沒有與他聯系過,就象是人間蒸發了一樣,這是幾天來他第一次見到季唯衍。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