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番外染色合體32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0:33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才道:“簡非凡,我不是來向你要染色的,我只是想要跟你借一筆錢,利息多少,就按地下錢莊裏的市面價吧。”錢是人賺的,只要活著他早晚能賺回來的,五千萬,於他來說,原也是很容易的一筆錢,只是這次,要的太急了。

一天的時間,真的很短。

“不借。”簡非凡隨手掐熄了手裡的煙頭,是的,就是以手指掐熄的,他還是喜歡那灼燙的感覺,讓他清醒。

妻子是他的,他卻讓了,那是因為他只想喻色幸福,可是錢他卻不借了,因為這無關乎喻色的幸福。

他有他的原則。

他也有他的底線。

季唯衍眸色一暗,“簡非凡,我……”季唯衍想說他借錢不是為了與江誠抗衡不是為了重新奪回季氏,可是,一向驕傲的他只說了一半便頓住了。

輕輕閉了閉眼,即便是在他最落魄的時候,他也只向喻色借了一點點的錢,就是憑藉著那一點點的錢他才有了屬於自己的公司染色。

六年多過去了,他初初創立的公司早就成了這個國度裏的知名公司,卻,也因為六年而把他的名字徹底的淡出了那家公司。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要也罷。

因為,他從來也沒想過要得回染色的。

季唯衍淡淡的看了一眼簡非凡的背影,有些沒想到兩個人的短暫交談會是在這樣的場地以簡非凡的背對自己開始又以簡非凡的背對自己而結束的。

“喻色就麻煩你照顧她一個月,一個月後,我來接她。”說完這句,季唯衍毅然轉身。

他想過其它的出路的,而且也不是借不來錢,只是,他不想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

賭錢這玩意,贏得再多感覺也不如踏踏實實的賺來的錢來得實在,來得讓他心安理得。

可,他也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了……

那一天,孩子們回來了,甚至吃過了晚飯,可喻色還在睡。

只是,她一直在做夢,夢裏,是季唯衍來了,可隨後,他又走了。

客房的門緊緊的關著,燈也只開了床頭的小燈,空調的溫度剛剛好,讓她特別的好睡。

迷糊的睜開眼睛,入目,是男子安靜的容顏,俊美,邪氣。

“非凡,幾點了?”她扭頭看窗外,窗簾透過的只有室外的霓虹閃爍,夜來了。

“九點多了,孩子們都睡了,你說你是要繼續睡呢,還是起來咱兩繼續喝幾杯?”季唯衍走了,簡非凡看看時間已經晚了,乾脆就沒去公司,本想著等喻色醒了晚餐的時候再與她喝幾杯,可是這女人居然給他一睡就睡到了這一刻。

一天就要過去了,餘下的只有二十九天了。

二十九個數位,他眨眼就能數完。

可他不想數完。

今天不止是喻色想喝酒,他也想喝。

“呵,好呀。”喻色揉了揉有些發疼的額頭,然後漫不經心的掃過周遭,“我怎麼到的客房?”她依稀記得她和簡非凡好象是被安媽給拖去了主臥的,迷糊的看著這裡,她真的什麼也記不起來了。

“夢遊唄,呵,快點起來,喝酒去。”喝醉了好,喝醉了就可以什麼也不想了,他下午還真是睡了一會好覺,可惜很快就醒了,醒了之後更痛苦,他知道季唯衍來過了,也是季唯衍把喻色送到了這間客房。<>

可他,不想說。

一個月的日子,他不想他和喻色之間多一個季唯衍,他只有這樣一個卑微的要求,也不可以嗎?

若是老天爺連這個要求也不給他,他從此就要逆天而行。

她走了,他再做回他的黑道老大好了。

公司也遣散了吧,從前是為了她,如今,只要再過二十九天,他就不必為了她而做任何了。

果然要一個男人改變他的習慣是要有動力的,他想,他的動力就快要沒有了。

“夢遊?”喻色伸手拉了拉被單,她已經感受到了被單下的自己,只穿了一點點,也就是三點,除此之外再沒穿了,好在她知道之前被簡非凡看過的時候他也是醉了的,這才多少釋然了些。

也希望他什麼也不記得吧。

“非凡你去讓安媽弄幾個菜,然後我就下樓陪你喝呀,哈哈,咱們兩個不醉不歸。”

“不歸?這不是咱家嗎,你還想去外面喝?”喻色喝醉的樣子宛如一個小妖精,他才不會把她帶出去喝酒呢,她喝醉時的樣子現在只歸他一個人看,他要每天都看,要看個够。

這樣,等她離開了他就可以有些許美好的回味了。

“不是啦,我就是形容一下咱們喝酒的後果,嗯嗯,一定要醉了睡得才爽。”喻色隨手拿起一旁安媽給她放過來的,裏安安靜靜,沒有半個未接電話,也沒有半條簡訊,季唯衍那厮居然還是不理她。

心有些傷了,“非凡,我晚上也要喝白的,你呢?”

簡非凡正要拉開房門走出去,聽到她的問話便轉過了頭,“你喝什麼我喝什麼。<>”

“呀,你婦唱夫隨啦,嗯,成交,快去讓安媽準備酒菜。”

那一晚,喻色又醉了。

那一晚,簡非凡也醉了。

只是,那個永遠最早醒來的都是他,而醒來後耳朵裏就是喻色說個不停的醉話。

“阿染,你敢不理我,你混蛋……”

“混蛋呀……大混蛋……”

“非凡,我們幹,來,再幹一杯。”

“阿染……阿染……”

喻色睡著了,可也不老實,大呼小叫的樣子看著就象是一個地痞無賴,只是她這張臉太過無害的甜美,才稍稍的减弱了些地痞無賴的可能xin。

日子,安安靜靜的過著。

喻色有些惱火。

反正季唯衍不給她打電話,她是絕對不會主動打給他的。

被他掛斷了一次,就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媽咪,明天你送我們上學好不好?”哄著三個寶貝洗了澡上了床,曉衍兩隻小手就掛在了她的脖子上,軟軟的祈求著。

喻色這才想到她有好久都沒有出過這別墅了,外面的繁華世界都與她無關了似的,偶爾煮煮飯,再與簡非凡鬥幾杯酒,小日子就這樣隨意的過著,若不是還惦著那個男人,這樣的日子真的挺滋潤的。

“好。”

“來,拉勾勾。”曉衍一聽她答應了,立刻歡脫的跳了起來,小手指也遞了過來,就等她拉勾勾,然後再也不許她反悔。

喻色好笑的拉起了曉衍的小手指,一旁,曉美也加入了進來,只有曉越站在床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母女三個,然後,冷冷哼了一聲,“幼稚。”

那小模樣讓喻色不由得失笑了,鬆開了曉美的手,她手一扯,便把曉越摟進了懷裡,“我的兒,你怎麼這麼可愛呢?”這話,她是學著剛剛電視裏的一個媽咪說的。

曉越的小臉卻一下子就繃了起來,“媽咪,我雞皮掉了一地,你說誰來打掃?”

“哈哈哈……哈哈哈……”喻色大笑,好幾天的鬱悶的心情就因為兒子這一句而輕輕嫋嫋的散開了些微,她想,或者是季唯衍那邊發生了什麼吧,再者,他也答應過簡非凡給她和簡非凡一個月的時間的,這一個月也才過了幾天而已,許是真的是她有點小題大做了,捏了捏兒子的小臉,狠狠的親了一下,“明個我一準送你們上學,明早誰也不許賴床。”

不想,曉越立碼翻了一個白眼,然後很認真的看著喻色道:“媽咪,只要你不賴床,咱家就沒人賴床了。”

喻色囧,倒頭就躺在了床上,閉上眼睛裝死了。

她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自己做不到還要求別人呢,下次,再也不能犯這樣的低級錯誤了。

“笑什麼呢?”簡非凡推門而入,看著笑得前仰後合的三個小東西,臉上也溢出了少見的笑容,這幾天,他很少笑了。

“再笑媽咪,嗯嗯,你問她自己吧。”

喻色繼續裝死,恨不得從眼前這些個大大小小的人眼中立碼遁去,她丟臉死了,她賴床的毛病現在全家上下都借過來尋開心她了,而起,越涮越上癮。

“行了行了,都睡吧,不然明早賴床的是你們。”

“爹地,原來你都聽到了?”曉美貼過去,站在床上摟住了簡非凡的脖子。

簡非凡微彎著身子,任由著曉美掛在他的身上,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喻色和這三個寶貝可以這樣明目張膽的折騰他吧,低頭親了一親,“曉美,以後爹地若是有事情不能經常看見你,你會不會想爹地?”

“會的呀,到時我會每天都給爹地打電話的,直到爹地能回家能看到我們。”

都說童言無忌,人與人之間相處久了就會自然而然的生出感情來,曉美這樣的話絕對是發自她的內心的。

喻色一下子就烦乱了。

簡非凡這樣問出來就說明他是在考慮要將三個孩子分給她了,可,將心比心,她受不了與孩子們分開的痛苦,簡非凡不是也同樣受不了嗎?

“媽咪,你想什麼呢?”曉衍捅了捅喻色,她這才清醒了過來,剛剛的歡樂在這一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奉命挑妻,顧淮墨選中衛家最不出眼的衛紫。

他絕對強勢、霸道,只想要一個乖乖聽話的老婆擺著好看。

可是這像小可憐一樣的妻子、膽小,聽話都是表面的,她骨子裡卻是叛逆至極。

顧二公子看走眼挑了個小妻子,loli與大叔的爭鬥,懶散與嚴肅之極端。

他顧淮墨要是還搞不定她,他就跟她姓,吃幹抹淨不服再來。

這霸道的老男人衛紫不放在眼裡,天天不給他招事她就難受,老牛吃嫩草,你行嗎?

愛上他不可能,他都差不多可以當她爸了,哼哼。

衛紫,他的小妻子,他只想放在手心裏嬌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