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番外染色合體32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0:19
A+ A- 關燈 聽書

“撲”,很悶很悶的一聲響,其實可以忽略不計,因為男人丟下女人的動作是粗魯的,可是放下女人的手法卻是輕輕柔柔小心翼翼的。

喻色被丟在了客房的雙人床上,借著被扔在上面的那一股弱弱的力道,她居然身子一滾,半邊的被單就被她滾了開來,露出白皙的肌理落在男人的眼裡更像是一種致命的佑惑。

季唯衍黑眸眯了眯,削薄的唇微微抿了抿,再隨手扯開了衣領的一顆扣子,頎長的身形就那般靜靜的站在床前淡淡的望著床上睡得昏天暗地猶自什麼也不知的女人。

安媽追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男人矜貴冷沉的背影,彷彿拒人於千里之外,他的眼裡只有他眸中的女人,不等安媽停下來,他便低聲問道:“為什麼喝酒?”

喝酒這樣的事,只有兩個可能,或者開心或者傷心,季唯衍想知道喻色喝酒時的心境是開心還是傷心。

安媽先是愣了一愣,然後,很認真的思考起了問個問題,半晌才道:“我也不知道,家後一早醒來的時候似乎就不怎麼開心。”

“她幾點起的?”季唯衍還是如雕像般的站在那裡,若不是安媽聽到了他的聲音,就真的以為他就是一尊雕像呢。

“十點多。”

“好晚,真懶。”季唯衍若有所思的睨著喻色,彷彿在看一隻他的寵物一般,眼角眉梢全都是寵溺的味道,幸好他是背對著安媽的,不然,安媽一定替她家先生緊張了。

“先生和家後昨晚帶著孩子們很晚才回來,聽說家後是第一次來這裡呢。”

“嗯,你可以下去了。”季唯衍再也不想聽讓他覺得沒有價值的東西了,那便不聽。

“先生,你……你能不能……”安媽想趕人,因為家後的丈夫是她的雇主而不是背對著她而站的這個男人。<>

“不能,出去。”不等安媽說完,季唯衍便低低的拒絕了。

他的聲音不是很冷冽,甚至於也帶上了那麼一點點的禮貌的口氣,讓安媽不至於不能接受,她看看還在床上睡著的喻色,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慢慢轉身向門外走去的時候,突然間想到了不對的地方,“先生,你不能看我家家後的身體,您先出去,還是由我來照顧她吧。”

呃,季唯衍淡清清的轉身,眸光也還是之前那樣清清冷冷的,“我讓你出去。”為了簡非凡的面子他答應了一個月,他不是不能帶走喻色,他只是有他的做事原則,天知道他是有多在乎喻色還留在簡非凡的身邊呢,剛剛他們喝醉了睡在一起剛好被他撞到了,那還有沒撞到的呢?

他是正常的男人,看到那樣的畫面他也會有反應的。

“哦,好,好。”安媽雖然不情不願,可已經被季唯衍冷冰冰的氣勢所震懾住了,彷彿這裡不是簡非凡的別墅,而是面前這個男人的家一樣,反正簡非凡睡著也不知道她現在這樣好象有點吃裡扒外的表現,她現在也只能是祈求這個男人早些的離開,不然,她覺得她快要瘋了。

客房裏暫時的安靜了下來,只有喻色淺淺的呼吸聲低低入耳,她睡得很酣,睡著的樣子特別的象只小猫咪,長長的睫毛隨著呼吸而微微閃動,惹得季唯衍喉結微動,竟是刹那間就覺得口乾舌燥了。

安媽沒有關上房門,季唯衍仿若不知似的徐徐的坐在了床側。

探手,指尖便落在了喻色的肩膀上,輕輕一扳,便扳得她轉過了頭,讓他得以正面的看著她的小臉,“怎麼喝酒了?”他輕聲的問,有些皺眉。

門外的安媽探頭聽著,聽到這句才稍稍的安下了心,只要這男人不對家後動手動腳就好,她還是想辦法叫醒先生,然後再請先生把這個男人請出宅子,也就太平了。

喻色睡得沉,睡著睡著就覺得臉上有些癢,小手抓了過去,“阿染,別鬧。<>”

瞧瞧,她睡著了都以為是他呢。

“怎麼喝酒了?”季唯衍還是低啞的問了一句,簡非凡也還睡著,他現在也無處借錢,姑且先在這裡等一下,等簡非凡醒了再借也不遲,不然,他也不能指望一個醉鬼答應借錢給他。

“還不是你,你壞你壞。”睡著的喻色居然就聽到了,忙不迭的回了這樣一句。

“因為我?為什麼?”季唯衍繼續低問,那淺啞的聲音特別的磁xin悅耳,格外的惹女人動心的感覺。

“不說,我就不告訴你,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喻色小手去推他落在她臉上輕輕摩梭的手指,像是對他很惱火的樣子。

“我不理你?”季唯衍的聲音繼續輕輕的,弱弱的,就象是入夢裏的人的聲音。

喻色只覺得自己在做夢,醒著時一直等不來的男人,現在終於入了她的夢了,“對,就是你不理我,哼哼,走開,我也不理你。”

聽著喻色如孩子氣般的玩笑話,季唯衍失笑,猛然想起昨晚她打給他的那一通電話,他當時擔心藍景伊打過來告訴他電話號碼而占了線,所以便沒有接了,除了這個,他想不出他什麼時候不理她了。

當然,他剛剛來小城找她的那個時候應該是不算在其中的。

那時,她還不知道他就是季唯衍,她的阿染。

看來,只能是那個未接電話了。

“笨,我當然是有事情了。”不然,他哪裡捨得不接她的電話呢,看著她的樣子,他微微笑開,知道她為什麼喝酒為什麼生氣了,雖然是在她不甚清醒的時候說的,可是這樣更能證明她說的是真的,因為睡著了的她哪裡能編出什麼謊話來。<>

重新把被單蓋在她的身上,再把室內的空調溫度略調低了兩度,以防她因為太熱而再把被單扯開,他這才轉身步出客房來到了走廊。

喻色喜歡的溫度,他一向都清楚的知道。

他出來的足够快,而且是悄無聲息的,一下子就撞到了站在門邊上站立不安的安媽,“嗯,麻煩你去做一碗醒酒湯,我想簡先生快些醒來,我有事情要與他談。”問好了喻色,為了唯雪,他也只能再度等待簡非凡醒來了。

“先生,那能不能請你去……去客廳坐,我請您喝茶。”安媽戰戰兢兢的,按道理,喻色和簡非凡睡著了,她也算是這別墅裏的臨時主人了,可是氣場上她卻比不上一個外人。

“好。”季唯衍轉頭再看了一眼客房床上熟睡的喻色,眉頭皺的深了幾許,這才邁開大步下了樓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沒有打開電視。

也沒有吸烟。

這是簡非凡的別墅,他這個人,一向不會在別人的地方吸烟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有茶,一杯接一杯的喝著。

真不曉得喻色和簡非凡到底喝了多少酒,睡了兩個多小時了還沒有醒來的意思。

他靜靜的坐在茶几上,心裡有些莫名,就有一種這是天意的感覺,彷彿什麼都是老天爺早就安排好的,若他昨晚接了喻色的那個電話,她就不會與簡非凡喝酒喝醉了,他也就不用此刻等得這樣焦心了。

可這世上沒有如果,他昨晚就是沒有接她的電話,最初是想著先接藍景伊的電話把喻雪的事情弄清楚,後來,他就忙得忘記了。

這一刻,一個晚上沒有睡覺的他,人卻出奇的精神。

壺水開了一次又一次,茶也泡了一次又一次。

一天的時間不住的在他的腦海裏轉著圈的折磨著他,那種感覺比挨了一槍還讓人更惱火。

唯雪是在國外被綁架的,那是他想要伸手都够不到的地方。

忽而,他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幾步就上了樓梯。

三樓的主臥,可當他推開了門時,男人高大的身影卻分明就明晃晃的伫立在窗前,“簡非凡,你早醒了?”季唯衍有些意外,沒想到他醒了安媽都沒有通知他,幸好他上來看看,不然,不知要在客廳裏等到猴年馬月,他被耍了。

可就因為耍他的對象是簡非凡,他竟是一時發作不得。

“呵,是早醒了,怎麼,不想我這麼快醒過來?我這醒早了,你有意見?”

“我有事要與你相談。”

“喻色的事嗎?昨天不是已經說好了嗎,一個月,到時候,她歸你,我不會擋著她的幸福。”簡非凡微微低頭,狠吸了一口手中的烟,那烟已經吸了有一會了,此時只剩下一隻煙頭,他卻不肯熄滅,熄著的時候也由著那烟火灼燒著他的手指,很燙,卻給此時的他一種說不出的快活的感覺。

“不是喻色的事兒。”

“呵,你終於想要要回染色了是不是?我就奇怪了,那公司是你一手創建的你怎麼從來也不提要要回去呢,原來,是等今天。”

簡非凡嘲諷的語氣讓季唯衍微微一滯,季氏被江誠掠去了,可他從來沒有動過要討回染色的半點心思,可是唯雪不同,他可以不要一家公司不要那龐大的集團,卻,不能不要他在這世上唯一的妹妹。

季唯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才道:“簡非凡,我不是來向你要染色的,我只是想要跟你借一筆錢,利息多少,就按地下錢莊裏的市面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