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番外染色合體32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30:11
A+ A- 關燈 聽書

“先生,請問您找誰?”安媽拿著可視電話看著大門外的男子,男子一頭長髮掩映著他的面容有些讓人看不清楚,讓她看著就有些害怕。

那人渾身上下都湧著無盡的冷意,所以即便是與她離著一個園子的距離,即便是他在大門外而她在客廳的玻璃門邊上,她依然在這大熱的天裏感覺冷嗖嗖的,有點疹人。

“簡非凡。”季唯衍沉聲念過這個男人的名字,心底裏卻湧起了一份苦澀,若他還是從前那個可以在新加坡呼風喚雨的季唯衍,他從前以為的那些死黨此刻也不會只要一接起他的電話就想方設法的掛斷了,那就更別說是借錢了。

唯雪被劫持了,五千萬就可以救唯雪一命,雖然,他也不知道救下唯雪她還能活多久,可,他還是要救。

原本,除了簡非凡以外他還可以向兩個人求救,那就是江君越和簡非離,但是,簡非離如今怎麼也聯系不上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至於江君越,昨晚開了會之後就不知去向,就連藍景伊也找不以他的人。

一切就是這麼的巧合,所以,算來算去,他只想到了簡非凡,而且,自己本來也沒有離開小城,那便直接登門才更顯他的誠意。

雖然他也覺得他來找簡非凡有些可笑,畢竟在別人的眼裡他們就只是情敵的關係,可,他不找他也沒有其它的辦法了。

薛振東只是一個警詧,他手裡的錢這幾年全都拿給唯雪治病加上遊遍天下了,要他一下子拿出五千萬絕對不可能。

“先生睡了。”安媽四個字就想打發了門外的男人,簡非凡和喻色一起喝醉了,她好不容易才把他們兩個弄到房間去睡下的,所以她這話一點撒謊的成份都沒有,這樣,就不必放外面那個男人進來了。

“不可能。”大白天的,簡非凡是那麼會睡懶覺的男人嗎?

季唯衍冷冷一喝,眸光掠向監視器,就這一眼,就嚇得安媽一個激欞,“真的,先生真睡了,我不騙你,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打他的,他若不接就是睡著了,您應該有我們先生的號碼吧?”

季唯衍頓時怔在了那裡,安媽提醒的對,不過在她提醒之前他就打過電話給簡非凡了,當時只是要告訴他自己要過來找他,因為凡色的簡非凡的女秘書告訴他簡非凡是提前下班回家了。<>

那時,他只以為他的沒有在身邊才沒接電話,現在聽那女傭的意思好象他是真的午睡了。

想到唯雪,他還是低聲的道:“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把他叫醒?”

“我……我不敢叫。”安媽實話實說,而且直覺外面這個男人她也惹不起,男人說話時的樣子還有站在那裡的冷硬的氣場,讓她連說話都結巴了,全身都在抖。

“那你開門,我來叫。”季唯衍冷沉的低喝了一聲,他是真的急了。

他想過直接找喻色的,曾經的染色雖然法人代表是喻色,但是是他一手創辦的這是不爭的事實,染色這幾年的經營狀況如何他很清楚,只是當時回到小城的時候他就只是抱著回來看看喻色,然後把喻色推給簡非凡的心思回來的,所以,他從來也沒有想過要收回染色,染色,他一直就想著把它送給喻色了,這樣可以讓她衣食無憂,祥和的走過她的人生。

他卻沒有想到後來發生的那些事情改變了他和喻色的命運,讓她認出了毀了容的他,也讓她再度認定了他,兩個人走在一起了,他才發現他更沒有收回染色的道理了,因為,現在染色的真正經營者是簡非凡,要回喻色就是他欠著簡非凡的了,所以這些日子他早就想過把染色送給簡非凡,權當,是他補償簡非凡的。

那麼,既然他已經認定了染色是簡非凡的了,所以,他也只能來找簡非凡商量借錢的事情而非去找喻色。

他這一喝,安媽的手一抖,她明明不想給季唯衍開門的,可就那抖著的一下,她指尖不經意的就摁下了開門的開關,“哢嚓”一聲,大門開了,不等安媽反應過來,季唯衍已經大步的走進了園子裏,修長而挺拔的身形一步一步走向大廳的時候,安媽才想起來她應該先去向簡非凡通報一下的。<>

可,她才踏過三級樓梯的臺階,大廳的玻璃門就開了,季唯衍三兩步就超過了她,“幾樓?哪個房間?”

超强的氣場,加上那不容任何質疑的聲音,安媽還是不由自主的就回答了季唯衍,彷彿季唯衍才是她的雇主一樣,“三樓,最裏側的房間。”

“謝謝。”季唯衍禮貌的道了一聲謝,便飛一樣的沖過了安媽,直奔三樓而去。

簡非凡的別墅裝潢的很是高檔,可是這些季唯衍全都無心欣賞。

那個人說了,今天之內五千萬必須要到帳,否則,就會要了唯雪的命。

他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真有那個魄力,可他賭不起,因為,唯雪是他唯一的妹妹。

人的生死之間,其實就是那麼一念之間,更是一線之間,稍有差池,生便會死,而死,卻再也無法改為生。

這世界,就是這樣的殘酷。

“簡非凡……簡非凡……”他一路飛奔一路大喊著,只想著喊醒簡非凡。

然,當他沖到了三樓最裏側的房間門前時,感受到的就是裡面的安靜。

安安靜靜的沒有半點聲息。

那種安靜帶給他詭異的窒息的感覺,可他只是略略的遲疑了一下下,還不等安媽爬上三樓,他的大手已經推了開去。

門沒鎖。

因為是安媽關上的。<>

別墅裏只有喻色、簡非凡和安媽三個人,安媽是不會打擾他們夫妻二人休息的,所以也沒多想,真的就沒有把門上鎖。

門開了。

先是一點一點。

當季唯衍的眸光一點一點掠過房中的每一物最後終於落在了當中的那張大床上的時候,他的手頹然的落了下去,敞開的門裡,喻色和簡非凡此時正睡在一起,男人的手摟著女人的腰身,兩個人的姿勢絕對的够親絡,是了,他們現在還是夫妻,可曉是知道他們的這層關係,季唯衍還是被眼前看到的一幕給震住了。

他從沒想過要喻色為他守身如玉的,他也不是那樣迂腐的人,可是男人就是男人,真的看見了自己心愛的女人與旁的男人摟在一起,這一刻,他還是受不住了,或者說是心緒起了連他自己都無法形容的變化。

他在意了。

很在意。

“簡非凡,你給我起開。”季唯衍失控的沖了過去,昨晚他一夜未睡,此時的眼睛裏全都是血絲,那盯著簡非凡的目光有些疹人,讓趕過來的安媽也嚇的一個抖擻。

“先生,我們家先生喝醉了,家後也喝醉了,你叫不醒的,我剛剛就叫了,怎麼也叫不醒,你不知道我費了多少力氣才把他們弄到房間裏呢。”安媽也沖到了床前,她有些害怕的看著季唯衍,畢竟他看起來是一個陌生人,而又是她給放進來的,以她現在看季唯衍的表情來分析,他好象是要殺人一樣,若是讓他傷了先生和家後,那就是她的失職,她以後在保姆這一個行當裏還怎麼混呢,一定不會有人家會雇用她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安媽顫抖的聲音終於喚醒了季唯衍,也是這個時候他才嗅到了空氣中那濃濃的酒味,簡非凡的身上有,喻色的身上更有,原來是喝醉了才睡著的,怪不得大中午的怎麼叫也叫不醒呢,“誰給他們脫的衣服?”醉透了的男人即便是想要做那個也不可能吧?

可是看著他們兩個光著的身子,他又無法釋然,伸手一推簡非凡便將他推到了一邊去,然後,飛快的拿過床上的被單蓋在了喻色的身上,輕輕一裹,季唯衍便將喻色抱在了懷裡,轉身就往門外走,徒留簡非凡赤果果的躺在那張床上沉睡著。

安媽被他一連串的俐落的動作驚得呆了一呆,隨即驚醒了過來,拿人錢財替人消灾,她是簡非凡請來的,而且給的薪水比她平常來的要多一倍還多,她自然是要擁護簡非凡的,“先生,你怎麼可以把家後抱走呢,你快放下她。”

季唯衍的脚步倏的停下,卻頭也不回的道:“我不是要抱走她,而是,給她找個舒服的房間睡覺,嗯,客房在哪兒?”簡非凡給了他一個月,雖然他很不願意,可這也是他和簡非凡之間唯一能解决的管道了,有時候,他不得不妥協,不是他怕了簡非凡,而是有些事於情於理都要他的妥協,因為,喻色現在畢竟是簡非凡的妻子。

“旁邊就是。”安媽小跑的沖出房間,然後打開了隔壁的一間客房,“這間就可以。”只要季唯衍不把她家家後抱走,她就燒高香了,這男人可嚇死她了,只是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她全身都被汗水給濕透了。

那是,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