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番外染色合體32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9:31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怔怔然的站在陽臺上看著園子裏的男子,他身形挺拔,一張俊顏絕對是那種在人堆裏一眼就可以讓人認得出來的人物,為了她,他洗新革面的開起了公司,為了他,他從一個吊兒郎當的黑道老大成為了今天的賢父良夫,為了她,他從陰狠變成了溫柔,為了她……

他為她做了那樣多的改變,說不感動是假的。

轉身,喻色就跑出了陽臺跑出了房間,直奔到了園子裏,簡非凡手裡揚起的袋子才放下,他似乎是在懊惱自己的一廂情願,樂顛顛的為喻色買回了餃子,可是喻色連半點反應都沒有。

突然間,女子的身影就出現了眼前,讓他抬起的步子一下子頓住,“小色,你這是……”

她匆匆而出的樣子讓簡非凡下意識的就以為她是要出去外面而不理會他的回來呢。

看著他懵懵的樣子,喻色更自責了,與他一起的六年多的夫妻生活中,這似乎是她第一次出來迎他回家,“給我吧。”她沒有撲到他的身上,因為,他不是她的最愛,她只是他的一種習慣,這麼幾年,她習慣了有這麼一個可以稱為老公卻不必她履行任何一個妻子都應該履行的義務的男人在身邊,有時候想,遇到簡非凡是她的運氣加福氣,否則換一個男人,她早就守不住她的最後一層底線了。

說到底,他一直很尊重她。

“餓了?”簡非凡微微詫異,傭人上午就向他彙報過了,她是十點多才吃的早餐,現在這才十二點多,她不可能餓吧。

“本來不餓的,不過一想到你手裡拎著的是餃子,我就有點餓了。”她笑眯眯的也揚了揚手裏的袋子,“我嘗嘗有沒有我包得好吃,要是不好吃,明個咱們自己包。”

“呵,好呀,你包的一定好吃。”

可是,她很久都沒有包過了,之前要上班要打理染色,到了週末就想著懶一懶再陪陪孩子們,結果每次都是一晃一天就過去了,於是,如今仔細算起來她真的有小半年沒有包過餃子了,她這個妻子當的實在是太不稱職了,眼角有些酸,“非凡,你喜歡吃什麼餡的?”打開的食盒裏,都是她愛吃的猪肉加芹菜和白菜的餡,也是這個時候,喻色才想到與簡非凡結婚六年了,她竟從來都不知道他喜歡吃的餃子是什麼餡的。<>

“什麼都好。”確切的說是只要是喻色包的便什麼都好吃了,只是這話簡非凡壓在了心裡到底是沒有說出來,看著她興高采烈的將食盒裏的餃子撿到盤子裏,簡非凡甚至在想,這輩子他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吃到她包的餃子了。

今天是一個月的第一天,過一天少一天,到了第三十天,她就會走了,想到這裡,心一陣鈍疼,“開飯吧。”

“先生,不知道你買了餃子回來,要不要我去切點蒜沫?”女傭已經將中午的飯菜都端了上來,這時候才想到吃餃子要蘸蒜沫或者調料才好吃的。

“不用了,我自己去弄就好。”喻色飛跑進了廚房,找到了蒜瓣拍了拍再放到小碗裏搗了搗,再倒上醬油醋,一會兒的功夫就端了出來,小碟子裏舀了自己的,再給簡非凡也舀了一份,“非凡,吃吧。”

他沒說話,拿起筷子夾了一個放進小碟子裏滿滿的轉了一圈圈,蘸飽了調料才放進了口中,然後,細細的咀嚼著,一個又一個,甚至把廚房做的飯菜都給忽略了,喻色看著正迅速减少的餃子開始抗議了,“你不是愛吃皮凍嗎?怎麼不吃那個只吃餃子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哦,我……”他其實是喜歡她弄的調料,餃子就著吃很香,不過也是這個時候才想到,皮凍也可以蘸著她弄的調料吃的,“瞧我,腦子裏全都是上午公司的公事,都忘記還有其它吃的了。”

喻色沒好氣的瞄了他一眼,“什麼事讓你想得那麼入神呢?要不要我也去公司幫你?”最近,凡色和染色兩家公司全都交給了他,他一個人哪裡有三頭六臂,喻色想起就覺得自己不能再懶散了,可是,現在讓她再去上班若她將來隨著季唯衍離開了,最多也就在染色做一個月的工作,到時候還是要走,那還不如不去呢,不然去了也是添亂。<>

一個月的工作,熟悉一下現在的工作進度,等她恢復到以前的工作狀態那要半個月以後了,然後,等她才將將熟悉,又要走了……

“不用,阿濤可以幫我。”喻色想到的,簡非凡自然也想到了。

“那好,我就可以繼續偷懶了,明個開始,我煮飯吧。”一個月,明明是自己的期待,可是若真的離開了,她突然間的竟是有些舍己得,習慣,果然是一種要不得的盅。

他為她做了賢夫良父,她為他是不是也要做一個月的賢妻良母。

“家後……”站在一邊的女傭開始戰戰兢兢了,她是簡非凡新雇傭來的,以前也不知道簡非凡和喻色在另一個住處那邊是如何相處的,只是一聽說喻色要自己親自煮飯就慌了,“先生家後,是我煮的不合先生和家後的口味嗎?”

喻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說辭讓女傭擔心了,“沒有,很好吃,我很喜歡吃,非凡你呢,你喜歡不?”喻色說著,就夾了女傭做的菜吃了起來,自然的再也不能自然了,她從前也是連交房租都困難的小女生,最懂得這些社會最底層的工薪階級的辛苦了,女傭這是怕她搶了飯碗怕被辭退了呢,這個,她懂。

“還行,不過今天我買的這個餃子太好吃了,一時就收不住就多吃了幾個。”

“那家後以後還要自己煮飯嗎?”壯著膽子,女傭又問了一句。

喻色笑了,“我只是要親自給非凡和孩子們煮飯罷了,至於別墅裏其它的活計還是要勞煩你的,洗碗打掃什麼的可是重活也是最髒最累的活,非凡,我可不要做那些個,不然就成黃臉婆了。”

“哦,對對,小色說的對,安媽,你就讓她煮吧,然後你偶爾給她打個下手幫個忙的就好了。”

“好的。<>”聽到喻色和簡非凡這樣說,女傭才安下了心,“先生放心,我會盡自己的本份做事的。”

喻色吐了吐舌,能做到不讓人有不適感的去幫助一個人,其實那種感覺挺好的,不過,都是簡非凡在幫襯著她,“非凡,我想喝點酒,你呢?”吃著吃著,喻色又是想起季唯衍了,心有點煩,她想喝酒。

“怎麼想起要喝酒了?”簡非凡溫吞的吃下了一口菜,淡淡然的問道。

“想喝就喝唄,你陪不陪我?”喻色的視線轉到了身後的吧臺上,向女傭道:“這媽,麻煩你把最上面那兩瓶紅酒還有白酒都拿過來。”

“好的,家後。”

“你以為我不敢嗎?”簡非凡就笑,小女人也太不瞭解他了,他以前跟著弟兄們在道上混的時候,從來都是跟著他們一起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後來遇見了她,才收斂了的。

“可是你一會去上班要開車。”喻色很想找個人陪著喝酒,可是又擔心簡非凡喝了酒開車不安全。

“這個簡單,小色你不會從來也沒有聽說過代駕這個行當吧?”

喻色一拍大腿,“那行,你要紅的還是白的?”

“我是男人,我白的你紅的。”

“那我也要白的,我要跟你喝一樣的。”那是一種連喻色自己也不懂的感覺,她想喝醉了,若是醉了是不是就不用烦乱季唯衍不理她的事情了?是不是到了一個月她就可以隨著季唯衍離開了?才分開一天而已,她怎麼就覺得季唯衍變了呢?

她有些想不通了。

“好,不過只許喝一小杯。”簡非凡自顧自的倒滿了自己的酒杯,透明的小小的高腳杯裏,酒液也是透明的,他端起來遞到喻色的面前碰了碰她的杯子,“我幹,你隨意就好。”

“才不要,你能幹我也就能幹。”喻色將杯子送到了唇邊,“咚咚咚咚”,一杯白酒就盡數的入了喉中,等簡非凡發現已經晚了,“小色,不許喝那麼多,傷身。”

“你不傷身我就也不傷身,不許管我。”喻色小嘴一嘟,還是想喝,說完,她小手拿起了酒瓶就殷勤的倒起了酒,先是簡非凡的,再是自己的,“我就暢快的喝一次,你要是管我,我以後都不理你了。”

簡非凡無奈的搖了搖頭,或許,他能勸得了別人,可遇上喻色,他根本沒有任何辦法,這個女人從來都是他的軟肋,他管不了她,更確切的說是他捨不得管她。

一瓶白酒很快就光了,安媽又拿過了兩瓶,正常人中午都是不喝酒的,因為怕影響下午的工作,一般都是晚上的聚會或者應酬才喝酒的,可是今天安媽算是見識到了,大中午的,夫妻兩個就那般就著桌子上的菜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起來了。

那餐飯的結束不是以吃飽了結束的,而是以兩個醉鬼倒在了餐桌上而迫不得已的結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