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番外:染色合體(31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8:29
A+ A- 關燈 聽書

是簡非凡甩了她的,這樣,即便兩個男人還沒有坐下來談判,季唯衍就已經在悄無聲息的在安撫簡非凡了。

畢竟,得到她的是他,相讓的也應該是他。

記憶裏他是從不向誰人示弱的人,可是如今,為了她能與簡非凡和平離婚,他是放低姿態的能為她爭取的,都在爭取了。

“喻色,你真的與非凡離婚了嗎?”記者們正詫異的時候,喻瑤已經沉不住氣的沖了過來,“你不騙我嗎?喻色,我太愛你了。”喻瑤甚至興奮的就要擁住她。

喻色身子一僵,伸手輕輕一推,便推開了喻瑤,“我的事與你無關,麻煩你能離我多遠就多遠,我不喜歡看見你。”這樣的喻瑤,讓她越發的不想把簡非凡與其聯系在一起了,那麼優秀的一個男人,她可不想喻瑤毀了簡非凡。

“我更不喜歡看見你呢,滾開。”

“呵,喻瑤小姐,是你沖到我的面前擋了我的路,應該是你滾開給我讓路對不對?大家來評評理,是不是她沖到我面前的?否則,我壓根不想理會這號只會依仗著老子有權有勢就無法無天的女人。”

喻色這樣一說,喻瑤才發現確實是自己沖到喻色身前的,自己現在還是背對著出口的方向的,這下了飛機自然是要往出口去的,她背對著出口就證明是她來貼上喻色的,眼看著四周有乘客停下來看熱鬧,甚至有人開始對她評頭論足的說起她之前影響飛機起飛了,喻瑤的臉色黑了,“喻色,你等著。”說完,她轉身就走,脚步飛快的恨不得一下子沖出這人多的世界。

“阿染,我們走。”喻色懶著理她,四周的記者早就被季唯衍那句簡非凡甩了喻色而驚住了,再採訪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由著兩個人十指相扣的徐徐步出出口,再沒人跟上去了。

喻色越走越快,她想家了,想家裡的那三個寶貝,這麼久沒見到了,也不知道他們是肥了還是瘦了?

機場大廳外的出口,喻色正想叫計程車,遠遠的就聽見了熟悉的喊聲,“媽咪,我們在這兒。”

是曉越。

小男孩的聲音特別的清亮,穿透了時空般的叫住了喻色。

喻色撒腿就朝著那個方向跑去,甚至忘記了身後的季唯衍。

季唯衍黑眸微眯,只跟了兩步就停了下來,大手輕輕一扯便扯住了喻色,“色,你慢點。”

“我……我想孩子們了。”喻色也不矯情,她實話實說。

季唯衍的手微微一頓,硬是拉著她停了下來,“他來了。”這個他,自然指的是簡非凡。

喻色這才恍然驚醒,“你……你現在要跟他談嗎?還是……”她暈暈的,遇到別人的事或者她還能理智些,可是遇到自己的事情,她就完全一付懵懵的樣子,她和簡非凡還有季唯衍之間的關係太複雜了,那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說得清楚的。

“我們一起過去。”季唯衍眸光掠過不遠處的那輛拉風的黑色保時捷,這麼幾年了,簡非凡一直都開著那輛車,彷彿再向世人宣佈他的長情似的。

喻色略略遲疑了一下,可當感受到男人緊握著自己手的力量時,便點了點頭,“好。”在他在,她便什麼也不怕了,她會與他一起面對即將可能會有的風暴。

一高一瘦,一個修長一個纖瘦,當兩個人一起停在黑色保時捷一側的時候,保時捷的車窗早就搖了下來,曉衍露出了小腦袋瓜,“媽咪,你和季叔叔一起回來的?”

喻色就囧,雖然她一直都沒有向簡非凡掩飾她愛著季唯衍的事實,但是孩子們不知道,曉衍這樣一問,彷彿她和季唯衍在一起就是**一般,因為孩子們的世界裏,只有簡非凡才是他們的爹地,季唯衍只是一個對於這個家來說的局外人,是他們的季叔叔。

“嗯,我與你們媽咪是乘同一班飛機,所以,就一起離開的機場,簡先生,好久不見。”季唯衍卻沒有半點囧態,自然的彷彿他只有與喻色一起出來才是正確的。

他的從容讓始終坐在駕駛室而沒有出聲的簡非凡微微勾起了唇角,他淡淡的瞟了一眼季唯衍,季唯衍禮貌,他就也必須要禮貌,這是兩個男人在片刻間以眼神交流達成的協定,在孩子們面前,他們不會明撕,只會暗撕,“嗯,是好久不見了,不過,今天總算是又見到了。”

“簡先生什麼時候有時間?到時候一起喝杯咖啡吧。”季唯衍依然淡定從容,身上半絲男小三的意味都沒有,彷彿找簡非凡一起喝個咖啡就只是老朋友聚聚似的。

“呵呵,季先生,我聽說江誠那邊好象鬧得厲害,於你來說也算是棘手了,沒想到這樣的時候你還有時間來我這裡作客,不過很不巧,我最近也很忙,這樣吧,就跟你定在下個月的這天見面,怎麼樣?”

那就是還要一個月再與季唯衍談判了,喻色眯了眯眼睛,她直覺時間有點長了,可是看看車裏的孩子們,她還不知道簡非凡會怎麼安排這三個孩子呢,若是他一個也不給她,她寧願這一個月的時間可以長些再長些,她的最愛是季唯衍,可是,孩子們也是她的深愛,魚與熊掌,她都想要,怎麼辦?怎麼辦?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癡癡的看著三個寶貝,坐在車裏還看不出他們是不是長高了,可是只看那小臉蛋就知道都長點肉了,果然小孩子一日不見都是有變化的。

就在她遲疑的時候,身側的季唯衍淡悠悠的笑開來,“可以,簡先生痛快那我季某人也痛快,我尊重你的選擇,下個月這天,我們不見不散,只是到時能不能再把孩子們一併的一起帶出來呢?”他站在車外看著車裏的三個小東西,他們三個都是簡非凡的孩子,可不知道為什麼,只是這樣的看著三個小人,他的心就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份暖融的感覺,讓他下意識的想要與孩子們親近。

“呵,可以,不過,這一個月我希望季先生不要打擾我們一家四口的正常生活,如何?”簡非凡的語言像是在祈求,可是語氣卻是霸道的,根本不是祈求,而是直接的命令。

喻色倏然轉頭看季唯衍,要季唯衍一個月不許與她聯系,她只要一想就受不了,這陣子離開小城,她與孩子們也沒有那樣從不聯系呢,幾乎每天都要通電話的,曉是如此,她還是想孩子們,若是一點也不聯系季唯衍,她直覺她一定熬不過去。

她會想他的。

保時捷車前的季唯衍一身全手工的休閒服,他閒適的站在喻色的身側,眸色深幽的讓她根本望不見底,只見他唇角勾起一絲得體的微笑,不見任何遲疑的道:“好,我想簡先生會信守承諾的,嗯,這次,算是唯衍欠著你的了。”

“哈哈,你知道就好,我要你欠我簡非凡一輩子。”簡非凡微揚著一張俊顏,短髮平整的他看起來格外的清朗俊逸,與喻色幾年前初初遇見他時不見半分變化般的彷彿歲月從未在他身上留下過痕迹。

“一輩子就不必了吧,我覺得你很快就會不覺得我欠著你了。”季唯衍說著,居然沒有要馬上離開的意思,而是微微彎身打開了車門,“曉衍,來,季叔叔抱抱。”

曉衍立刻歡脫的一側身就溜到了季唯衍的懷裡,被他高高的舉著,小人發出咯咯的笑聲,剛剛兩個男人的對話於小傢伙來說就象是在聽老師講課一樣,沒人覺得他們哪裡不對。

喻色則是暈暈的,她聽不懂兩個男人在講什麼,他們似乎在打著只有他們兩個男人才懂的啞謎,於是,他們這些聽到他們談話的人不過是都變成了一種陪襯,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插進話去,於是,她一句也沒有插進去,由著季唯衍抱著曉衍與簡非凡你一句我一句的侃侃交談著,兩個男人彷彿是感情好得不得了的好基友一樣。

想到基友這個詞語,喻色的眼睛瞪圓了,這怎麼可能呢?

“我覺得一輩子算是少得了,曉衍,讓季叔叔抱一下就好了,快下來,季叔叔坐了那麼久的飛機很累的,別累到了他。”

“還好,我不是很累,再抱一會兒。”季唯衍一手抱著曉衍,一手輕輕的揉了揉曉衍的小腦袋瓜,“過幾天送你禮物,你想要什麼?”

“蚯蚓。”

“哦?要這個做什麼?”

“釣魚。”

“你自己去釣?”

“我和哥哥姐姐一起去,我們商量好了的,若是爹地媽咪要去,那要交攜程費的。”

“攜程費?什麼意思?”季唯衍滿臉興味的與曉衍交談著,五歲多的孩子說出來的詞彙讓他特別的感興趣。

“要是我們不帶著他們,他們就去不成了,可我們帶著他們兩個很累的,還要照顧他們,自然是要收點費用的。”

“哈哈哈……”喻色忍不住的大笑起來,倒是季唯衍很繃得住,只是微笑的看著小傢伙,再掃掃車內的曉越和曉美,“那以後也帶上我吧,不過,費用不能收太高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