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番外:染色合體(31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8:19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你說誰呢?”一旁,喻瑤反應再慢也聽出來了,季唯衍這含沙射影的是在笑話她呢。

“呃,這麼快就有人對號入坐了,看來,是心虛了。”喻色冷冷睨了喻瑤一眼,真不懂喻淵庭怎麼生了這麼一個女兒,真是給喻家人丟臉,“阿染,我們看電影。”來的時候他心裡都是阮菲菲,她彆扭了一路,這回去的時候,她要好好的與他相處。

等到了小城,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只是那些,她不想再去想了,越想越是頭痛。

那煩人的事情,就都留給男人去處理好了。

這樣子想開了,喻色便開了電影,她選了一個文藝片,港片《龍鳳鬥》,手指點在上面,“阿染,一起看這個,好嗎?”

“好。”季唯衍溫溫一笑,今天的心情也格外的好,這麼許久了,他終於可以與喻色在一起了,雖然還是名不正言不順,但是至少兩個人是兩情相悅了。

他們這樣相愛,老天爺也不好意思分開他們吧。

一個耳機一半戴在季唯衍的耳朵上,另一半戴在喻色的耳朵上,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喻色對面也有電視也有耳機,可他們就是要一起看。

飛機在起飛之後就平穩了,兩個人靜靜的看著電影。

季唯衍早就看過這個片子了,可是喻色是第一次看,見她看得津津有味,他就也認認真真的陪著她重溫著這部片子。

忽而,那沒戴耳機的耳朵裏就傳來了極細微的‘哢嚓’聲,喻色沒有聽見,可是季唯衍卻聽見了,他坐在邊上,轉首就朝著喻瑤看過去,此時的喻瑤正在拍照,一張又一張,全都是對著他和喻色的。

季唯衍也不避過喻瑤的鏡頭,由著她拍,那淡幽幽的眼神讓喻瑤終於覺得無趣了,“看什麼看?我就拍了你,你能把我怎麼著?”

“你以為你把這些照片交給簡非凡,他就會與喻色離婚而娶你了嗎?喻瑤,你太天真了。”若是簡非凡想放手,那他早就放手了,他不放手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他深愛著喻色。

深愛一個人不是他的錯。

錯只錯在喻色卻並不愛他。

“那是我的事兒,不要你管。”

“隨你。”季唯衍轉過頭繼續陪著喻色看電影,看到剛剛他和喻瑤之間的小插曲沒有影響喻色,他便放心了。

幾個小時的飛機,喻色連看了兩部電影就睡著了,她安靜的如猫咪般的睡在位置上,季唯衍輕輕將她摟過來靠在自己的身上,讓她得以睡得舒服些。

機窗外,是藍天白雲,靜靜的就是一幅畫。

機艙裏很安靜,乘客們或者睡覺或者翻著雜誌看著電影,全都在無聊的打發著不能開手機刷微博微信的時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小姐,這是罰單,你看一下沒問題就請付罰款吧。”空姐就在這時走到了喻瑤的身邊。

彼時,她正無聊的看電影呢,聽到了也跟沒聽到一樣,根本不予理會。

“喻小姐,你在飛機起飛之前的行為嚴重影響了我們飛機的正常起飛,依照我們航空公司的條款,罰這點錢算是少的了,你若不交,那很簡單,你到達目的地的簽證將被扣押,然後,在你渡假期滿之時我們會將你移交給Z國警方,由警方強迫你執行罰單。”這話,空姐說得一點也不会,反正,就是要罰她。

“我告訴你,我爸是喻淵庭,你還敢罰我嗎?”喻瑤吼了出來,她就不信喻淵庭的名字還震不住這空姐。

喻色被吵醒了,迷朦的睜開眼睛,看到一旁空姐再與喻色理論,她懶著管,起床氣憋著她身上下全都是火氣,“真吵,煩死了。”

“乖,你帶上耳機,我給你放音樂聽,你繼續睡就不會吵了。”季唯衍立刻就想到了這個辦法。

“好。”喻色乖乖的由著季唯衍給她戴耳機,可才戴上一隻,就聽那邊空姐道:“我不管你是不是喻淵庭的女兒,在我們航空公司,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我想,即便是你父親來了,他也會無條件的執行罰款的。”

“好吧,我給你得了,免得別人說我喻瑤玩得起輸不起。”喻瑤猛的抽走了空姐手中的罰單,瞄了一眼上面的數位,“切,原來才這麼一點點,本靚女我帶在身上的零頭就足够交了。”說著,她摸出了一個錢夾,然後抽出了幾張現金遞給了空姐,“麻煩請數清楚,也檢查清楚是不是假鈔,別一轉身就回頭找我說我交的數額不對,那本小姐可就不認了。”

空姐的臉色有些不好,不過,還是按照程度收了罰金轉身走了人。

機艙裏原本還悄無聲息的,可經喻瑤這一折騰,就有人開始對她竅竅私語了,“有錢了不起嗎?還不是靠著她老子。”

“是呀,離開她老子她什麼也不是。”

“對,你讓她完全不靠家裡的支助在咱們那裡呆上一年半載的,我保證她最後會餓死。”

喻瑤的臉色青一片白一片,可那些人說著時並沒有指著她,她也不好發作,况且,他們也說得對,出了國,就不是喻淵庭的地盤了,他的官做再大也伸不到這國外來,想著,她還是收斂一些的好。

自從經歷了被季唯衍掠走的事情之後,她漸漸的懂得了這個世界也是天外有人,人外有天,總有她父親插不進去手的地方。

喻色又迷糊的睡了過去,飛機降落的時候,她還在睡。

季唯衍看著她小懶猪一樣的睡相,怎麼也捨不得叫醒她,幸好他們的行李不多,只有她買給孩子們的禮物罷了,他單手拎著行李箱,單手抱著喻色,便朝機艙門走去。

另一邊,喻瑤卻一點也不急著下飛機,反而是拿起手機撥起了電話來。

季唯衍淡淡的越過她開始下舷梯了,他手上一個行李包一個大活人,不由得就走得慢些,為了防止滑倒牽連到喻色,他一直低頭看著梯子,把喻色完璧歸趙的還給簡非凡,再從他的手上帶走喻色,這就是他這次來小城的目的。

最後兩級梯子了,季唯衍加快了速度,輕輕一躍,兩腿便踏實的踩到了機場的水泥地。

“季先生,請問您抱的是簡非凡簡先生的妻子嗎?”

“季先生,你這樣抱著一個有夫之婦一起出現在公眾場合,你覺得這樣妥當嗎?這樣會不會影響你的公眾形象呢?”

“對了,聽說您就是以前新加坡季氏的總裁,那麼,你能給我們解釋一下你為什麼失踪了這麼幾年嗎?還有,季氏如今已經易主,你會再從江誠的手裡把季氏奪回來嗎?”

“喻小姐,你終於在旁的男人的懷裡醒了,說說你回來小城的目的吧,是為了孩子還是為了離婚?”

喻色是被吵醒的,那些記者比喻瑤還吵,她想不醒都不成了。

然,她的身體只略略的動了一下,就被那些眼尖的記者發現了。

“別動。”季唯衍卻彷彿沒有聽到那些記者質問的話語似的,低低的封锁喻色動來動去,她這才想到她這樣窩在季唯衍的懷裡,別人根本看不見她的臉,這樣才是安全呢。

可即便是看不到她的臉,這些人還是很準確的說出了她和季唯衍的名字,那就證明這些人是有人刻意安排的,而這樣的安排無疑於是想給她和季唯衍難堪。

又或者,是……是……

喻色猛的從季唯衍的懷裡探出了腦袋瓜,然後,視線裏正是喻瑤得意洋洋的走下飛機舷梯的樣子,“阿染,是喻瑤。”

喻瑤這是有多卑鄙呢,就為了讓簡非凡放弃她,居然請了這麼多的記者守在機場專門來捉她和季唯衍的Jian似的。

可她與季唯衍的關係,簡非凡比這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清楚,她從來也沒有瞞過簡非凡她最愛的人是誰。

那就是季唯衍。

“快來看呀,果然是簡家後。”那種小報記者就象是蒼蠅般,最喜歡到處亂盯了,一發現喻色露出了小臉,便立碼盯上了。

季唯衍徐徐放下了喻色,即便已經被盯上了,那他再藏著掖著的更沒勁兒,索Xing,就由著面前這些記者拍來拍去,他大大方方還拉著喻色擺著造型任由別人拍的樣子卻讓那些記者們有些發懵,這是什麼情况?

不是在抓男小三嗎?

怎麼男小三這樣囂張呢?

“季先生,你這是要與簡家後結婚了?要給她名份了?”

這話問得很衝突,他能與別人的家後結婚嗎?

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他可以先把喻色削去那個家後的稱謂。

淡淡的一笑,他不忙不亂也不驕不躁,“各位誤會了,我女朋友喻色在很久以前就與簡非凡先生離婚了。”

“你……你說什麼?”他這樣的猛料,驚得那些記者下巴都要掉了,這可絕對是第一手的資料。

“對了,喻色與簡非凡先生已經離婚了。”

“什……什麼時候的事兒?”

“不久以前,是簡非凡先生提出來的。”

喻色開始在心裡為季唯衍點贊了,他這樣一說,別人扣在他身上的男小三的帽子立碼就被摘除了,同時,也在不知不覺中就給足了簡非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