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番外:染色合體(31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6:38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是在季唯衍的懷裡醒過來的。

回去小城的飛機票已經預訂好了,所以,季唯衍也沒有辦法,只能抱著睡得沉沉的喻色上車了。

悠悠的睜開眼睛,這一次,男人就在身邊,讓喻色頓時就踏實了,“阿染,我們離開古鎮了?”她看到了車窗外,這裡已經離開了山區,四望開去一片平原,視野非常的開闊。

“嗯,今天下午的機票,快到機場了。”

喻色懶懶的拿起他的手臂瞄了瞄上面的腕表,才知道原來時間已經近午了,“你怎麼不叫醒我?”昨晚他們兩個玩得太High,到最後她都不知道是怎麼回的飯店,除了自己懶懶的靠在他身上由著他帶著走路以外,其它的印象再也沒有了。

“小懶猪。”季唯衍最近特別喜歡捏她的小鼻尖,“你睡得那麼沉,我叫都叫不醒,你能怪誰?”

“好吧。”她也是二十幾天沒怎麼好好睡一覺了,想著昨晚會有他陪她,不由得就睡得沉了,可轉而又想到自己浪費了一個與他一起的夜,不由得就有些落寞起來。

“怎麼了?”季唯衍頓時發覺小女人似乎是有點不對,可到底哪裡不對,原諒他,他猜不出呢。

喻色努努嘴,“沒怎麼,對了,你不是說要帶我見一個人嗎?還要不要見了?再不見咱們下午坐飛機是不是就不用見了?”管他什麼人呢,其實她一點也不樂意見的,她現在,就只想與季唯衍膩在一起,一點也不想與他分開。

“餓了吧?”不想,他卻風馬牛不相及的問了這麼一句。

喻色撫撫肚子,還是昨晚吃的那些東西,今天一點也沒吃呢,她是真餓了,“嗯,你聽聽,肚子在叫呢。”

“一會兒遇到吃飯的地兒我們就下去吃飯,順便讓你見了她。”季唯衍淡淡笑,似乎對見這個人也不是特別的上心。

“她在哪兒?”他那種漫不經心的勁反倒是讓喻色迷糊了,很好奇這是什麼人一直讓季唯衍提起要她見呢。

“在後面的車裏。”

“哦。”喻色往她所在的車屁股後面看了過去,只有一輛車,她根本看不見車裏的人,不過大體也知道是許山他們,至於那多了的一個人,她猜不出是誰,也懶怠猜,“一定要見嗎?”

“隨你。”

“好吧,那就見一下,我只見她十分鐘。”

“都隨你,你要是不想見,我直接打發了就可以了,不過,我覺得還是要讓你見一見的好。”

這人,越說越是吊起她的胃口了,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呢。

這男人,真討厭。

可是覺得他討厭的同時,她卻還是喜歡他。

“阿染,等回了小城見了非凡以後,你還是要回新加坡嗎?”

“嗯,應該是的。”

喻色的小臉頓時就陰沉了下來,那她又要與他分開了。

雖然他早就宣佈他要回去新加坡了,可又一次聽他說起,她還是不由自主的就覺得彆扭。

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悄悄話,前面的司機也在飛快的開著車,很快的,司機將車子停在了路邊一個看起來裝潢很高檔看起來很乾淨的飯店前面。

季唯衍開了車門,牽著喻色的手一起下了車。

這一次,他與她十指相扣。

後面的車也到了,不過季唯衍頭也沒回,只淡淡的吩咐司機道:“等我和色用過了午餐,再讓許山帶她過來。”

“好的,先生。”司機恭敬恭敬的去傳話去了,喻色這邊隨著他就進了飯店,不經意的就回了一次頭,可是,她看到的只有司機和許山他們所乘坐的那輛車,心底越發的好奇了。

可是季唯衍是讓許山在他們用餐後再帶過來的,那就證明那人不是一個什麼好人,而是一個會影響進餐心情的人,那麼,她現在就也不見吧,她的好奇心遠沒有好心情來得重要,是不是?

飯店很乾淨,很符合季唯衍這樣有潔癖的人的喜好,也許是有幾天沒有吃好一餐飯了,他點了八道菜一個湯。

喻色是真餓了,她吃得極快,倒是季唯衍,明明昨天跟她一起沒吃什麼,可是這會吃起東西來還是那樣不疾不徐,優雅的小口小口的慢慢吃著,讓喻色吃著吃著不覺得怎麼餓了的時候就開始抬頭看他,說起來,有他在的地方,什麼時候都可以算是一道風景呢。

“飽了?”見她停下來了吃飯的動作,他低低笑道。

“飽了,我現在是陪你在吃呢,喂,你怎麼做到的,即便是很餓也能做到一舉手一投足都如優雅的貴公子呢?”

“呵……”他低低笑開,然後夾了一塊肉遞到她的唇邊,“吃東西就能堵住嘴了。”還貴公子呢,他現在什麼也不是,幾乎可以說是一無所有了,這一次來找她解盅,已經花光了他手頭上所有的積蓄。

都說食不言寢不語,她也是知道這個道理的,好吧,她就也裝一裝,暫時的再放下筷子之前不說話了。

兩個人默默的又吃了一會兒,吃好了,旁邊的餐桌上也擺上了八道菜一個湯,那是為司機和許山他們準備的。

季唯衍牽起她的手就向外面走去,司機跟了過來,“送到車上嗎?”

“嗯,就送到車裏吧。”

“好的,先生。”

喻色看他的感覺就是覺得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什麼人呢,讓他這樣費心的一直帶在車上要讓她見一面。

到了車前,這一次,季唯衍卻沒有牽著喻色坐到後排的位置上,而是打開了副駕的車門,將她摁了進去,“先坐前面。”

“好吧。”車子是自己的,那空間自然也是私密的,他這樣是不想外面的人看到他們和一會即將要見的人的會面。

喻色才坐得舒服了,後面的車門就被打了開來,隨即,“嘭”的一聲悶響,一個‘重物’就被拋在了座椅上,“到底誰呀?”喻色轉頭好奇的看過去,頓時,就看到季唯衍解開的一個袋子的袋子口,一個女人的頭顱露了出來。

披散的長髮如雞窩一樣,也遮著她的臉讓人看不清楚,再仔細觀察下去,喻色就嗅到了一股難聞的味道,不由得皺了皺鼻子,“真髒,她是多久沒洗澡了?阿染,你弄個女瘋子給我看什麼?”

季唯衍也不急,再將袋子往下拉了拉,也完整的露出了女人胸部以上的輪廓,喻色一下子就跳了起來,“阮菲菲?”不會吧,她一定是看錯了,記憶裏的阮菲菲從穿衣到氣質一向都是高大上的,當然,那要是在她不說話的情况下,她一說話就暴露出了市儈的本質,可是現在,她比花子還花子,就看那裹著她身體的袋子,好象從泥地裏撿來的一樣,“你把她藏在後備箱裏了?”女人的嘴被破布堵著,此時正驚恐的看著她,彷彿她下一秒鐘就會將其碎屍萬段一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想許山他們跟她坐在一起?”

“不想。”這個,喻色連猶豫都不猶豫,直接否决了,跟這樣的女人坐在一起會被薰壞的,她抬手煽了煽,還好他們今個下午就會抵達機場就要去坐飛機離開了,不然,後面的位置即使是換了椅墊她也不會坐了,才不要坐在放過阮菲菲的座椅呢,對這個女人,她還真是想要把其碎屍萬段。

“呵呵,就知道你不想,所以,我把你安排在了前排,還不謝我?”

“好的呀,謝謝你,阿染。”她說著,就飛了一個吻給他,模樣裏還帶著一絲遺憾,其實她是想吻他的,可是中間多了一個煞風景的阮菲菲,那便不吻了。

阮菲菲驚恐的看著她,看起來神志還是很清楚的,不過,她一直在哆嗦,像是餓狠了的樣子,看著她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香咽一口口水,喻色想起季唯衍第一次提起要她見阮菲菲的時候還是在昨天近黃昏時她醒來的時候,看來,阮菲菲被餓了很久了。

“色,她交給你處置了。”

“真的要我處置?”喻色指著自己的鼻子,雖然她很樂意幹這件事情,可是她一時之間還真想不出要怎麼處置阮菲菲呢。

給阮菲菲也下盅嗎?

她想過把阮菲菲下盅讓阮菲菲愛上一個花子的,可,很快又否决了這個,從知道季唯衍被下了盅,對於下盅之事她深惡痛絕,從薑家村裏出來的時候她就發誓從此再也不會沾染那東西了。

那找個蛇頭把阮菲菲賣了?

可那樣做跟人販子也沒什麼差了,她可不是那樣的壞人。

把她圈在籠子裏在馬戲團表演的時候供人觀賞?

似乎,這樣也不太現實。

一時間,她左想右想也想不出對這女人的懲罰了。

滿清十大酷型只是傳說裏的刑罰,在現代,真的失傳了。

懲罰她輕了,她覺得對不住自己和季唯衍,懲罰她重了,那又好象是違背了**呢。

嗯,她這個人,還是很看重**的。

喻色烦乱了,小臉也皺成了一團,最終,她放弃了,“阿染,還是由你來决定怎麼懲罰她吧,嗯,我想不出。”

“好。”季唯衍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她會這樣了,不由得溫溫一笑,隨即伸手扯下了阮菲菲嘴上的破布,“說話,你要什麼樣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