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番外:染色合體(31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6:14
A+ A- 關燈 聽書

“阿婆,回吧。”喻色已經走到村外最少也有兩裏地了,可是,阿婆還是不肯回,一步步的送著她。

“喻丫頭,你是個好姑娘,我兒的事不怪你,希望你以後再來我們村子做客。”

喻色立碼搖頭,“可不敢再來了。”她可不想再有什麼親人中盅了,那東西,最好這輩子都不要再沾了,怪兮兮的,看起來身體好象哪都沒損害,可是折磨起人來卻是讓人半點辦法都沒有。

薑阿婆就笑了,“來我這裡做客,無關乎下盅和解盅,我這個人,有時候還能看一些歪門斜道旁的人解决不了的事情呢,說不定你哪一天就想到我了。”

“不要了,還是不要了。”喻色連連擺手,只聽阿婆說就覺得太懸了,那些個髒東西她也想著最好一輩子都不要碰到,太邪門了。

“呵呵,好,那不管有事沒事,以後都來我這鄉下住一住,夏天的時候這裡空氣好,山青水秀。”

“嗯嗯,好的。”這個還行,來欣賞一下景物是可以的,至於其它的,那可千萬不要再找上她了,一次就够了,這輩子她都不想再來一次。

“阿錦,回吧。”一直跟在阿婆身後的阿伯低喚了一聲,喻色前面的越野車一直在慢慢開著,他知道那是被解盅的那個年輕人在等喻色,一輛車開得那樣慢,跟走路差不多了,那是有多浪費呢,所以,他就催起了自己的老婆。

“好,喻靚女,再見。”阿婆輕輕揮手,站在了原地。

“阿婆再見。”喻色道了一聲再見,這才轉過身一溜小跑的到了車前,越野車停了下來,她跳到了後排的位置上,再看車窗外,阿婆還站在那呢,“阿婆,再見嘍。”

“再見。”

人影越來越小,直至轉彎再也看不見了,喻色才收回視線,突然間就有些感觸,她覺得人生其實無論怎樣活著只要開心就好了,她在小城那邊的生活比這鄉下好很多,可是看著阿伯和阿婆,她覺得他們也很開心快樂,當然,前提是沒有薑彪在他們的生活裏添亂。

“怎麼了?捨不得了?”季唯衍伸手輕輕一摟,摟著喻色便靠在了他的身上。

“阿伯對阿婆真好。”

“可是阿婆對阿伯也很好。”喻色感慨,季唯衍也跟著感慨,看她聽了他的話小嘴嘟了起來,他立碼就道:“你放心,我以後對你,比阿伯對阿婆的還要好很多很多。”

喻色白了他一眼,這還差不多,“訂了機票了嗎?”她想孩子們了,第一次離開孩子這麼久,算來已經近兩個月了,那三個小東西一定長高了。

小孩子不比大人,一日不見都有變化呢,當然,五歲的小朋友變化會差一些,可是他們一定長個子了,尤其是曉越,長得最快,一件衣服有時候一個季節還沒穿完,就小了。

“訂了。”

“唉呀,我突然間想起來,我出來這麼久都沒給他們買過禮物,阿染,遇到那種很有特色的小店一定要停下來喲,我要買禮物。”

季唯衍抬頭捏了捏她的臉蛋,“知道了,我聽到了,司機也聽到了,你放心吧。”

她的頭就滿足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們之間終於沒有阻礙了,那種感覺太好了,此時嗅著他身上的氣息,她還是覺得在做夢呢,“阿染,你咬我一口吧。”

“嗯?”他輕笑,眼睛裏都是疑惑,這小女人什麼時候開始有被虐狂了?他深度懷疑。

“我覺得我好象在做夢呢,你讓我醒過來吧,你告訴我這是真實的。”喻色眯著眼睛,呆呆傻傻的樣子特別的可愛,讓他不由得就一口咬了下去,這一口咬在了她的臉蛋上,滑膩如脂的觸感讓他哪裡捨得咬狠了呢,只輕輕咬了一下就鬆開了,“感受一下,還象做夢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眨了眨眼睛,再度看著他,然後搖起了頭,“還像是在做夢怎麼辦?”

“簡單,我狠點咬就好了,這可是你要求的。”這一次,他下狠的真的重重的咬了一口。

“啊……”喻色驚叫,這一次是真的徹底的清醒了,也不做夢了,“你真狠。”

“爺是在告訴你這不是夢,爺在真真實實的寵你。”

好吧,算是她要求的,她也沒有理由說他什麼,“阿染,快出苗疆那個寨子那裡停一下吧。”他的越野車比她租的車子好太多了,坐他的車不至於那樣顛簸,而且開起來的速度也很快,她想起來時的路,現在不用繞路繞村莊了,直接離開大概到天黑就快要到那個寨子了吧。

“幹嗎?”

“到時你就知道了。”這裡雖然給了她一些如惡夢般的回味,可也給了她很多美好的回味,比如,就是在這裡,她的阿染終於恢復如一個常人了,這讓她特別的開心。

他不用受剪熬了,那她也就不用時時的擔心著了。

他輕輕笑,既然她不說他就也不問,有時候,有驚喜也是很好的。

“阿染,你怎麼突然間趕過來了?”到了這個時候,她才有時間問他,若不是他來的及時,只怕她那晚就真的讓薑彪得逞了。

季唯衍的臉色忽而就沉了。

“你說呀。”喻色見他不語,有點莫名了,他到底是怎麼知道她沒回去小城的呢?

“曉衍他們唄。”

“他們怎麼了?他們告訴你我沒有回去了?”喻色眉頭一皺,準備等季唯衍確認了她的這個猜測就回去狠狠的數落那三個小東西一回,她可是千叮嚀萬囑咐的呢。

不想,季唯衍居然就哀怨的道:“他們三個不理我,不接我手機,我用旁的電話打過去,只說一兩句他們就掛斷了,而且每次都不叫你聽電話,所以……”

“所以你就猜到我沒回去了?”

“我若是猜不到,你會不會從此不要我?”

“為什麼不要你?”

“我若是再猜不到,那豈不是可以稱得上是弱智了?那樣的智商你還會要我?”季唯衍繼續嚴肅認真的回答喻色的問題。

喻色“撲哧”一聲就笑了,這個男人呀,他有時候哄人的本事真的可謂是一流,“阿染,你比以前油嘴滑舌多了。”如今與她一起,有時候也能多說些小笑話了,雖然沒多少笑料,可她就是聽著開心,她開心他就萬歲,她就愛慘了他了。

“有嗎?有嗎?你要是胡說,小心我懲罰你。”

“你敢?”

“你說我敢不敢?”他長指輕挑起她的下頜,灼灼的目光盯著她頓時全身都有些酥軟了,沒辦法,她想到他昨晚在村委會的那個土炕上對她的折騰了,她領教過了,什麼叫男人,他就叫男人,男人中的戰鬥機,他敢,絕對敢。

喻色低下了頭,半點也不敢跟他鬥嘴了,生怕一個不小心這男人就在這車裏把她就地正法了,原諒她,她現在身子還酸疼酸疼呢。

見她乖乖的不敢跟他鬥了,他的表情這才好些了,溫溫的一笑,“這樣才乖。”

她小手一扯他的袖子,打了一個哈欠,這完全是昨晚被他累著了的後遺症,他一直在她的身上忙碌著,害她昨晚根本就沒怎麼睡覺,可是不對呀,為什麼他們兩個昨晚都同樣的沒怎麼睡,但她現在蔫蔫的,他卻那麼精神呢?

“阿染,你困不困?”哈欠一個接一個的打,她困極了。

“不困。”

“你是鐵打的?”她小手捏捏他手臂上的肉,“不是鐵造的呀,是肉身,你怎麼就不困呢。”

“我是男人。”他微微笑,寵溺的將她摟緊在懷裡,“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樣的。”

“怎麼不一樣?都要吃飯睡覺的。”她就瞪他,人已經開始迷迷糊糊的了。

“真要我說怎麼不一樣?”季唯衍低低的笑了開來,手指摩梭著她的臉蛋,那眼神,讓她一下子恍然驚醒,“季唯衍,你是色胚。”她知道他什麼跟她不一樣了,他就是比她多了一個……一個……

“若是沒有它,說不定你都不要我了呢,嗯,這次就是,以為我不行了,結果就騙了我的連家都不回了。”他狠狠的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下不為例喲。”

喻色可不跟他爭這個,她嘴皮子一向不如他,這個更是爭不過,那乾脆就不爭,現在只有睡覺於她來說是大事,她困極了,身子擺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她閉上了眼睛靠著他,“別吵,我睡了。”

“嗯,睡吧。”他柔聲哄著她,再拉過一條毯子蓋在她的身上,喻色就覺得舒服呢,還是在自家的車裏方便,比她之前跟那四個男人擠在一部車裏方便多了,閉上了眼睛,她安祥的睡了過去,是的,只要有他在,她就睡得安然。

那一睡,直睡得昏天暗地,醒來的時候,車子早已經停了,喻色下意識的伸手去摸身邊的男人,這才發現他根本不在,“阿染……”她急切的推開車門跳下車,看不見他,她就心慌的不行。

“傻,我在這兒。”車尾處斜倚著的男人收起手機一把摟過了懷裡的女人,“要帶你去見一個人,你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