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番外:染色合體(30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6:01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急急的沖過去,不等坐穩在火炕邊上,一隻手已經探了過去,輕輕落在他的額際,“阿染,你好了嗎?”可是觸手卻是一片冰涼,那像是汗濕後的觸感,剛剛的季唯衍一定是受了很多的煎熬出了很多的冷汗。

“喻小姐,他的盅已經解了,不過,因為剛剛受到了些打擾,為了抵住外面的吵鬧他似乎是累壞了,這會子,讓他睡一覺吧,等他醒了,便全都好了。”薑阿婆低低弱弱的說著時,人也開始往炕下移動。

她的聲音輕輕的,帶著幾許的疲憊,也沒見她對薑阿伯說什麼,那薑阿伯就彷彿被突然間定住了一般的站在火炕前定定的看著她,直到她說完了,他才道:“阿錦,你沒事吧?”

“沒事。”她淡淡的笑,就開始低頭找鞋子,薑阿伯也是個會看眼色的,急忙就拿過了她的鞋子,“在這兒,我幫你穿。”

兩個人這樣,知心貼心的不得了,與喻色之前想像的老伯的人品好象完全不一樣。

“你剛剛吵到我了。”阿婆有些委屈,控訴著。

“他們關了阿彪,你為什麼還要為他解盅?阿錦,你真傻。”薑阿伯心疼的看著妻子,可說起兒子,他還是有些不滿。

“是兒子的錯,喻小姐說的對,我們不能再寵著那孩子了,寵他就是害他,害他一直也改不掉他的壞毛病,若是哪一天惹上了人命官司,你還要護著他嗎?”薑阿婆一邊穿鞋一邊對著薑阿伯碎碎念著,倒是把喻色之前講給她的道理一點也不差的全都學了去,也全都傳達給了薑阿伯。

她就那樣溫溫柔柔的說著,薑阿伯居然就一點也不吵不鬧了,認認真真的聽著,讓喻色看著特別的羡慕,看來,是她錯怪了阿伯,阿伯與阿婆都是很好的老人家,只是有時候為了自己的孩子才會激動激進了些,想想若是她的曉越曉美還有曉衍被欺負了,大抵,她也是會如阿伯那樣激動吧。

幸好,她讓人去給他的那只狗也診治了,不然,還真是對不住這一對老夫婦。

“阿錦,你為他解盅耗費了精力,快別說話了,我去做飯,你想吃什麼?”

“喻小姐給了我二十萬,怎麼也補回我的精氣神了,那些錢,就等兒子改過自新了給他說一房媳婦,然後讓他好好和媳婦過日子,你說好嗎?”

喻色聽著老兩口的聲音漸漸的消失在門前。

他們出去了,也把門關上了。

許山還有季唯衍的人都沒有進來,此刻,房間裏就只剩下了她和季唯衍。

喻色回味著阿婆和阿伯的話,心底湧出感動來,等她老了的時候,是不是也可以與季唯衍這樣的相揩而語呢?

他會不會也對她這樣的溫柔,這樣的貼心呢?

慢慢的轉頭看著季唯衍,指尖落在他的臉頰上,這張臉現在一點也不英俊了,相反的,還很醜,可是,他身上那股子男人味卻從來也沒有改變過,那是最讓她著迷的,喜歡的。

“阿染,你醒醒,好嗎?”只是分開了幾個小時,可她卻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只想他馬上就醒過來,然後告訴她他全都好了,身體裏再也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折磨她了。

可,男人就靜靜的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仿若被石化了一般,讓她特別的擔心。

不是她要小人之心的呢,實在是季唯衍一分鐘不醒,她就一分鐘的放不下一顆心。

房間裏沒有其它人了,她想想就倒在了他的身邊,然後不管不顧的就摟住了他,解盅的時候他耗費了好多的精氣神,所以此刻她就貼上他為他補一補,管他有用沒用,反正,她就是要這樣做。

“阿染,你還要睡多久?”面對面的躺著,她的小手搭在他的腰上,他的身形比她的多出了一圈,他比她高大比她結實,她嗅著他身上的男Xing氣息,又開始想七想八的了,“你不要再嚇我了好不好?”她說著,紅唇就悄悄的凑了上去,他睡著,她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吻他了,可她吻了又吻,吻了一下又一下,被吻的男人還是沒有半點反應。

見他還是安靜的睡著,一語不發,一動不動,她乾脆小身子往他的懷裡一拱,也不管他是不是能摟著她,她就在他的懷裡蹭呀蹭蹭呀蹭,小猫一樣的只想把他蹭醒,“季唯衍,你再不醒我就把你扒了皮拿去清蒸了。”

喻色什麼話都說盡了,好話賴話哄人的話惱怒的話,一樣樣都沒少說,可是身邊的男人就是不理她,就是一直一直的睡。

她想起身追出去找阿婆再問一問,阿婆是不是騙她了?是不是阿染身體裏的盅沒有解呢?

反正,只要他不醒,她的大腦裏就是一片混亂的七想八想的。

握了握男人的手,他的手很大,平常都是他握她的手,包裹的可以不露出半點,現在改她握著他的了,可根本握不住,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吧。

喻色坐了起來,轉身就要下炕,她等不及了,實在是太過擔心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然,她的身子才要滑到地上,忽而,原本握著季唯衍才鬆開的小手就被一隻大手握住了。

是的,真的被握住了。

那種觸感該死的熟悉。

那種被包裹的感覺該死的讓她心醉。

“阿染……”她一聲驚叫,倏然轉身時,軟軟的身子已經被輕輕一帶,轉面就重新又落入了男人的懷裡,這一次,相較於剛剛的冷硬,男人的懷抱溫暖多了,也人Xing化多了。

他的黑眸不知何時早已睜開,此時正灼灼的看著她的俏臉,“傻……”

“你早醒了是不是?”她迷糊的瞪著他,覺得她說的一定沒錯,他一定是早醒了,可同時又覺得若他剛剛醒了一直都是在假裝著沒醒,那他是不是也太能了,這演的也太象了吧,她覺得他若是裝的,那他的演技可以去當一流的演員了,那會不會搶了那些正當紅的演員的飯碗呢?

很有可能。

“呵。”他輕笑,指尖落在她的唇上,一點一點的碾壓著,“要不要再吻一次?”

“你……你個壞胚。”果然,她吻著他的時候他就醒了,“你太壞了,阿染,你個大壞蛋。”

“可你愛我。”他低低的笑她,感受到她的粉拳落了下來,便輕輕潤潤的續道:“其實我更愛你。”所以,他才會在Zha彈爆炸的時候不顧一切的護她安全,所以他才會在她每一次出事的時候都不要命的出現不要命的保護她,那些,全都是出於一種本能的反應,那是不愛她的人想學也學不來的。

“阿染。”她的唇再度凑了上去,“阿染,我可以吻你嗎?”其實她是想說‘你可以吻我嗎’,她還不確定他身體裏的盅是不是解了,一點也不確定。

“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他淡清清的笑,一張臉格外的生動好看,是的,在她眼裡,無論他變成什麼樣子,他都是最好看的男人。

“呃,還有條件?”她要吻他,他還講條件,那他要占了多少便宜呢,喻色小嘴嘟了起來,“阿染,你欺負我。”

“沒有,我的條件很佑人,你想不想要?”他輕輕笑,聲音裏全都是沙啞的味道,醒來,感受了一下身體,他與喻色這樣的接觸在她剛剛吻他的時候他就只想著她而把阮菲菲排除在心門之外了,似乎,身體裏再沒有痛了,薑阿婆果然是高手,而這個高手,是喻色親自為他找到的,看來,她才是他的福星呢,有她在,他身邊的麻煩一定都會迎刃而解的,她雖然笨了點,可是福星再笨也沒關係,福星會給他帶來福運的。

“那你快說。”喻色催著他,一張小臉也認真的看著他,她很好奇他要說的是什麼鬼條件。

“嗯,很簡單,就是在你吻我之前要我先吻你。”他的尾音還未落,薄唇已經壓在了喻色的唇上。

柔軟的四片,緊緊的相貼在一起。

口齒相間,分不清是她的還是他的。

這一刻,喻色覺得即便是自己死了她也甘願了。

那種久違了的兩個人一起暢快的氛圍終於又回歸到了他們的體內,那種感覺太美妙了。

“色,跟我回家,好不好?”他呢喃著,只想把她嵌入進他的身體裏,只是可惜這是在別人家,或者,吃了飯他們就起程吧,他趕不及的要去小城,要與簡非凡徹底的談一次,這一次,他要向簡非凡要回喻色的,是他的,他再不放手。

“好,好的。”他說什麼她都說好,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她什麼都值了。

季唯衍的心底卻慢慢的染上了一層陰霾,她和簡非凡離婚的事情很簡單,他也很容易擺平,可是,曉越曉美和曉衍呢?

這才是擺在喻色面前的一大難題?

這道難題也一直的橫亙在他面前,讓他一直解不出答案來。

怎麼辦?

季唯衍第一次的為一個問題所困惑了。

這個問題,他無解。

而喻色,更是無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