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番外:染色合體(30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5:06
A+ A- 關燈 聽書

雪色青青。

喻色還是覺得熱。

人還未到車前,半開的衣領就讓季唯衍口乾舌燥了。

可是同時,伴著的還有那情盅的無盡的折磨。

“乖,別鬧。”這還是露天呢,她就讓他親她,這也太熱情了,熱情的季唯衍冷峻的一張臉上已經染上了一絲不易覺察的潮色,大手也緊摟了摟懷裡的小女人,她這樣,還真的如薑彪所說真是個妖精,太折磨人了,尤其是正常的男人。

“阿染,是你嗎?”喻色的心智八分模糊兩分清醒,迷迷糊糊中就覺得是季唯衍來了,他正抱著她呢,他的懷抱真暖,讓她忍不住的就往他的懷裡蹭呀蹭,蹭呀蹭,她最喜歡阿染了。

季唯衍無奈的低頭看她,“是。”

“那你為什麼不肯親親我呢,你壞。”

“唉。”歎息了一聲,季唯衍到底是輕輕親了她一下,可這一下,就象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下子點燃了喻色身體裏的火種,小身子擺動的歡脫了起來,“再親。”

季唯衍抬頭看著五步外的車子,决定不理會她了,雖然他們周遭現在沒有什麼人,可這怎麼也算是在公眾區域,隨便走過來一個人就能看見他們在做什麼了,要是讓人發現他在偷親她,他季唯衍的一世英名豈不是盡毀了?

見他不親,喻色在他懷裡蠕動的更加厲害了,攀著他的脖頸,小臉便往他的臉上凑,“壞阿染,你壞,你壞啦……”

“妖精。”季唯衍快走幾步,很快就到了車前,拿出鑰匙開了車門,便將喻色丟在了後排的位置上,他才要坐到前面去開車,打算開到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僻靜一點的地方去,再想辦法解了她身體裏的情香,卻不想,喻色根本不給他機會,小手扯著他的衣角,“阿染,你去哪兒?不許走,不許走呀,不許丟下我一個人。”她一邊口齒不輕的嘟囔著,一邊用力的扯著他。

其實喻色的力道不管多用力對季唯衍來說都不算什麼,他只要輕輕一撤,立刻就會甩掉她那只小手了。

可是看著她嬌妹的小臉,看著她那雙彷彿會說話的妹眼,還有那一隻白嫩的小手,他怎麼也移不動身子了。

彷彿是受了她手的力道似的,頎長的身軀不由自主的就坐進了後排的位置,大手一撈,喻色再度到了他的懷裡。

“不許我走,就要我陪著你嗎?”他輕聲問她,嗓音越發的喑啞了,呼出的氣息帶著冰火兩重天的味道,一個急切的想要一個冷硬的想要拒絕,身體裏兩種力量正在進行著熱火朝天的交鋒著。

“對,陪我。”她指尖點在他的臉上,“阿染,你不走了真好,你是好人,好男人,我喜歡你,嘻嘻。”

“為什麼不告訴我?”

“告訴你什麼?”喻色的大腦一片霧朦朦,她一點也不會思考了,小嘴凑上去就落在了季唯衍的唇上,從他們初初相識到現在,一直都是她主動,再加上此時的她被情香所控制,她半點也沒覺得此刻有什麼違和之感,可季唯衍並不回應她,只是任由著她做著各種各樣的動作。

他沒辦法回應,一回應起來這樣美妙的時刻就不是享受而是徹底的折磨了,那折磨不太確定會讓他做出什麼反應,最近,只要他刻意的要把阮菲菲摒除心門之外,都會有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瘋狂反應,常常是清醒過來的時候,周遭的一切物事不是被打翻就是被撕碎,他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控制不了自己而傷了喻色。

那是他最不樂見的。

可,想法是好的,但是,當女人真的撲倒他而為所欲為時,真能做到不動情卻又是那樣的難。

他是男人,喻色是女人。

不過是須臾間,車子就開始了震動。

只是,那個製造震動的女子一點也不知道。

天空飄起了雪花。

遠處近處的麻雀偶爾低叫兩聲,卻全都抵不過喻色舒服的淺淺的低喚。

一聲聲的阿染叫得季唯衍軟濡了心腸。

世界是安靜的。

世界也是瘋狂的。

許久許久,車內車外全都安靜了下來。

封閉的越野車裏,女人沉沉的睡著了,睡在男人溫暖的懷抱裏。

季唯衍一身汗濕,目光清冷的望著車窗外,只想摟著她睡得安然。

這一夜,就這樣過吧,他還不想離開她。

身上的手機傳來了震動聲,他隨手拿起,是許山的簡訊。

“先生,已經處置妥當,薑彪意圖駸犯喻小姐的證據也都整理好了,薑阿婆哭著喊著要我們放過他,說是要放過了薑彪就給先生解盅,你看……”

“她可以解我的盅?”季唯衍的眼睛一亮,想著剛剛只是女人主動,而他自始至終沒做半點男人該做的,他就忍不住的自責。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不是不想做,而是身體裏的盅讓他沒辦法做。

“嗯,她是這樣說的,阿彪也信誓旦旦的說他阿娘能解了先生的毒,請你放他一馬。”

季唯衍撩了撩喻色的長髮,女人差一點就被那個壞男人給欺負了,他怎麼能就這麼放過薑彪呢。

“等小色醒了再做决定。”季唯衍看著喻色的眸眼越來越柔和了,他實在沒想到喻色真的為他找到瞭解盅的盅婆,這事許山已經做了許久了,可到現在都沒有結果,他還以為自己的盅再難解了呢,不想喻色居然給了他這個驚喜。

她看起來弱弱的,卻為他辦了一件大事,是他吩咐下去許久都不曾辦了的。

心下一喜,忍不住的就在她的額頭親了一下,可這一下的後果就是全身的痛疼。

可是那痛疼他卻不覺得怎麼樣了,有她如此,他忍一下又能怎麼樣呢。

那頭,許山接到了訓示就不再發消息了。

喻色睡了,他再發就相當於是騷擾了。

越野車裏,喻色就這樣沉沉的睡著。

天亮了。

天邊的魚肚白慢慢的把這個新的一天染上了晨曦的光彩。

太陽出來了。

從初昇到昇得高高。

可是喻色還在睡。

大抵是這些天沒有睡好的原因,又或者是她太喜歡季唯衍的懷抱了,總之,她睡得香香酣酣如一頭小猪似的。

許山不知第幾次過來查看了。

薑家阿婆鬧的厲害,就求他給她兒子一個結果。

可是他家先生說了,只聽喻色的。

喻色不醒,就一切都沒有結論。

車子裏靜靜的,暖暖的,特別的讓人好睡。

喻色翻了一個身,就在季唯衍坐得僵了以為她要醒了的時候,她居然只是擺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就又是睡得沉了。

真是好眠。

只是要可憐他一直抱著她。

苦點累點倒是無所謂,可是這樣一個女人抱在懷裡,時不時的他身上就會起點反應,偏偏,有反應還要强行的壓下去,半點也不能繼續,那種非人的折磨季唯衍覺得那絕非平常人可以熬得過去的。

可他,煎熬了一整晚了。

他容易嗎?

“許先生,求求你放我過去,我要見見你家先生,只要他同意放了我阿彪,即便對我本身有損害,我也分文不取的為季先生解了他身體裏的盅。”

許山不為所動,昨晚上若是季唯衍再晚來一步,薑彪會對喻色做什麼傻子都知道了。

就這麼放過薑彪,別說是季唯衍不樂意,他也不樂意,“邊上等著,等家後醒了再說。”原本他對喻色是不待見的,可是現在想到自己派人找了這麼久都沒有找到盅婆,可是喻色一出山就找到了薑阿婆,不得不說,他服氣了。

果然是人只要用心就一定會有收穫。

“我知道都是我家兒的錯,我也知道他那壞毛病早幾年就有了,就是屢教不改,可我也沒辦法呀,我管不了他,可憐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你就放過他饒過他吧。”

許山轉首,看阿婆痛苦求饒的樣子有些不忍,畢竟,犯錯誤的不是阿婆,是她那個不爭氣的兒子,“阿婆,你別再鬧了,我家家後有起床氣,若她沒睡好,那等她醒了指不定你兒子還會更慘,若她睡好了,說不定一睜開眼睛就什麼都答應你了,一切都要看她的心情,懂?”

薑阿婆這才閉了嘴,也多少給了許山一會兒清靜,不過,那蒼老的身形卻是不住的惦脚探頭,只等那車裏的喻色醒了,她家阿彪就有救了。

“唉,我這是上輩子造孽了。”捶胸頓足的,不過清靜了一會,薑阿婆就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好在,臨近午時,喻色終於醒了,長長的睫毛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別樣的光彩,她徐徐睜開眼睛的同時,兩條白藕般的手臂也終於從季唯衍的脖頸上移了開來,慵懶的伸了一個腰,然後迷糊的看著面前這張放大的男人臉,“阿染?”

“嗯。”

這一聲應,讓喻色徹底的醒透了,“我這是在哪裡?”昨晚的記憶已經回籠,她什麼都想起來了,“薑彪呢?”

“抓起來了,就等著你醒來看看怎麼發落他呢。”

喻色不及理會他的話語,而是急忙低頭審視著自己,當看到季唯衍懷裡的自己一身光果只蓋著季唯衍的大衣時,她懵了懵,“是你還是他?”她想起那情香了,那東西最害人了,想必她昨晚是有過男人了,不會此刻不會安然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