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愛情是什麼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6:24
A+ A- 關燈 聽書

一襲寬身的裙裝,一雙拖鞋,藍景伊漫步在巴黎的人橫行道上,那種異國的風情原本是那樣的純美,但是此刻卻再也入不了她的眼裡,她的世界即將變成一片黑暗,從此,再也沒有光明。

藍景伊在一片迷亂中打給了陸文濤,這是她不得已而為之的决定,她知道他一直在巴黎,若是那個背後的人是他,是不是她叫上了他他就得償所願了呢?

不,她的身子她不會給他的,不管他怎麼樣的糾纏都不會。

或者,今晚她也可以試探一下那個人究竟是不是他陸文濤。

“陸文濤,晚上十點,請你來XX飯店XXXX號房,我想見你。”不帶任何感情的說過,她知道她這樣很卑鄙,可是,除了利用陸文濤她已經想不出任何的辦法與江君越做一個了斷了,這次,她找不到簡非離了,他離自己太遠了,或許是因為上一次江君越的接電話刺激到了他,他已經很久沒有跟自己聯系了。

他還喜歡自己嗎?

可是喜歡或者不喜歡,她跟他都已經過去了,從此,只是朋友。

算來算去,陸文濤連是她的朋友都不是了。

“真的嗎?”驚喜的男聲,甚至於有點孩子氣,藍景伊甚至在想是不是每一次江君越帶給她驚喜時她也是象陸文濤這樣的反應呢?

“真的,晚上十點,不見不散。”例行公事的說完,隨即,藍景伊一點也不猶疑的就掛斷了電話,本以為在離婚的時候就已經與他脫離了關係,卻不曾想,她現在又是要跟他扯不清了。

愛情是什麼?

愛情可以讓人放手。

愛情可以讓人去為了對方的幸福而做任何。

她不是偉大,她只是不舍。

捨不得那個男人因為她而有任何的風險。

她不知道是什麼人那麼的想要讓她離開江君越,有生之年,她會象媽媽尋找爸爸那般去找出那個人,等她找出來了,是不是就是她和他還有孩子們團聚的時候?

可是那個時候,是不是她和他都已經老了,而他是不是已經又有了他自己的家庭了?

藍景伊忽而落淚,那個時候,什麼都晚了。

可是此刻,她依然憧憬,憧憬著那樣一天的到來。

只要人還活著,就有希望。

手落向小腹,寶寶,給媽媽力量,給媽媽力量呀。

原來,她是這樣的怯弱,怯弱的根本不想去承受那一切,卻,又不得不去承受那一切。

愛情會讓人歡喜會讓人疼。

她疼了。

她痛了。

從清晨走到日落,她累了,一個人坐在一個花園裏看著眼前的噴水池,真美,手撩起那水,冰冷沁人肌膚,這樣一個浪漫的都市,可是今夜留給她的卻是會讓她一生都會痛的抉擇。

天黑了,噴水池的水還在不住的噴起落下,每一次都是那麼的美。

她掬起一捧水洗了把臉,也讓自己清醒些再清醒些,她不能亂,她所有親人的Xing命都在自己的手上。

仰首,黑夜裏的天空依然還是瓦藍瓦藍的,那個男人,他此刻正朝著這座都市飛來。

她真想去機場接他,真想撲到他的懷裡告訴她她有多想他。

不,她不能哭,她只能堅強。

藍景伊終還是站了起來,一步一步,邁著堅定的步伐朝著飯店走回去,還是來時的路,還是來時的風景,霓虹閃爍中看著什麼都不真切了似的,那如夢似幻的感覺讓她真的希望她的人生就只剩下了夢幻,只為,現實太過殘忍了。

九點一刻鐘,藍景伊回到了飯店,她洗了個澡,長長的發濕漉漉的披在背上,卻懶著去擦乾,只是雙手抱著膝呆呆的看著電視,可是電視裏的每一個畫面卻都沒有入她的眼。

他要下飛機了。

他要來了。

時間的指針一點一點的指向十點,她的心也越發的緊繃起來。

他會查到自己住在這裡嗎?

或者是十點的時候,他打電話給自己問過?

於是,就因著這個可能,她的手死死的攥著手機,甚至於指節都有些泛白。

十點到了,她的手機一片安靜。

只是門外,卻再也不安靜了,門被敲響,陸文濤準時的來了。

藍景伊跳下床,光著腳丫走向那扇門,曾經有上百個夜晚她每晚都期待著為陸文濤打開門,期待著他把她當成是他的妻子。

可是沒有。

清醒的他甚至於從來都沒有碰過她一次。

恨,真是殺人不眨眼的刀。

她不會恨。

她只會好好的活著,因為活著就是希望。

手輕輕轉過門環,門開,那個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裝筆挺的站在那裡,不得不說,他還是如她初見時那樣的養眼俊帥,“伊伊……”喉結湧動,陸文濤灼熱的視線落在藍景伊絲滑的吊帶睡衣上,有些迷離。

“伊伊……”沙啞的聲音,情不自禁的喃喚,娶她的時候以為只是報復,而她不過是他報復遊戲中的一顆棋子,可是,真的分開了,到了如今,他每天每夜裏所得到的便是蝕骨的思念,手緊緊的攥成了拳頭,陸文濤在後悔,後悔自己從前沒有真正的得到過她,那麼今晚,她這樣的穿著是不是帶著一種別樣的暗示呢?

那份清凉,已經鼓動起了他身上所有的男Xing荷爾蒙,而且,越來越强烈。

藍景伊依然站在門前,明明他比嬌小的她足足高出有一個頭,可是,站在那裡的她卻有種睥睨天下的味道,讓她即使是只穿著吊帶的睡衣,他也不好輕易對她有所動作。

藍景伊身形一個側移,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進來吧。”

陸文濤的眸光再度從藍景伊的身上掃過了一次,她讓他來,他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可,即便是她給了他一座刀山讓他上,他也會義無所顧的踏上去。

很普通的一家小酒店,不過,房間裏看起來很乾淨,越過她身側的時候,他輕嗅著她身上的味道,輕聲的道:“想重婚了?”

“心煩。”的確,藍景伊這會兒是真的很心煩,她不想跟江君越做一個了斷,不想讓他遠離自己。

“呵,說吧,說出來會舒服些。”陸文濤坐到了沙發上,長腿交疊在一起,藍景伊已經起身去沖咖啡了,床上,她的手機一直安靜的躺在那裡,江君越一直都沒有打過來電話,這個時候,他已經從機場趕過來了吧。

濃濃的咖啡香飄在鼻間,香香的薰人欲醉,藍景伊將兩杯咖啡放在了託盤上,一杯裏放了黃糖,一杯卻是原滋原味的,端起款款走向沙發的時候,睡衣的衣擺被窗外吹進來的風吹起輕蕩,露出她一截白皙的小腿,陸文濤的喉結湧動了一下,第一眼見她的時候,他就知道她很美,在他的眼裡她的那種美是內斂的含蓄的,但是此刻,她的美卻恣意的張揚了開來,帶著一份尤其的嫵妹,她朝著他一步一步的走來,讓他甚至捨不得眨一下眼,只那麼灼灼的看著她。

為什麼是失去方知呢?

失去了才知道那種蝕骨的渴念是什麼味道。

藍景伊優雅的坐在了他的對面,“喏,一杯加糖一杯原味,你自己選。”手指了又指,隨即,淡定坐在原處,即便是穿著睡衣來面對他,她依然可以這麼從容這麼鎮定,那樣子似是在勾`引他,又似是在折磨他。

“原味。”陸文濤端起那杯咖啡輕抿了一口,苦澀的味道,一如此刻他的心。

“你就不怕我下了藥在裡面?”藍景伊端起另一杯咖啡,清清淺淺的小酌了一口,“我以為你一直喜歡放黃糖的。”

“你不是不喜歡嗎?所以,我的咖啡很久沒有加過糖了,藍景伊,我想喝酒。”他的眸光落在了她身後的小小吧臺上,那是飯店提供的酒,全都是法國的名酒,紅酒,葡萄酒,威士卡,全都有。

“紅酒?”

“OK。”

於是,藍景伊拿過了一瓶紅酒兩隻高腳杯,兩個人對坐淺酌,似乎,誰都不想提及今晚她讓他來的目的,只是慢慢的啜飲著。

抿了一口酒,陸文濤輕輕晃動著手中的高腳杯,只覺心口有一股熱流在噴湧,他闔了一下眼眸,隨即睜開,“伊伊,我們認識有幾年了?”

“兩年。”她想也不想的說道。

“原來你還記得這樣的清楚,那便好了。”他忽而站起,身體有些搖晃,帶著酒意的唇忽的貼近了她的耳朵,“他要來了,是不是?”

藍景伊微微一慌,“你都知道?那為什麼你還要喝?”她給了他機會的,他該喝那杯加了黃糖的咖啡的,那是他一直喜歡的口味,可,他就是喝了另一杯,他端起的時候她還以為這是老天爺在幫她這就是陸文濤的命,但是此刻,她才知道不是的,原來他早就知道她在做什麼,也是這一刻,她的心激欞一跳,“都是你做的是不是?”不然,他怎麼都知道呢?她的手一把握住了他的衣領,手上的力道也在一點一點的加重,眼底裏都是怒意,氣他如此的對自己對藍晴對江君越。

陸文濤手一拂,便輕巧的拂下了她的手,“藍景伊,我記得我說過你媽媽身上的顏料跟我無關的,我只是意外的聽到了你的電話而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