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番外:染色合體(30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4:35
A+ A- 關燈 聽書

鄉下那種長條桌,兩張拼在一起就成了一個方桌,鋪上桌布,看起來就乾淨整潔了。

一道道的菜上來。

冷的熱的,一共十二道菜,算起來她這邊五個人,薑家村裏薑阿婆和薑彪,再加上村長和幾個村上幹部,一桌子頓時就擠得滿滿登登,當然,村長和村上幹部是喻色請的,人多她才有安全感,以備不時之需,這此功課她是做好了的。

防火防盜,都要做在前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瓶子裏的酒,分倒在各個杯子裏,喻色從不主動先喝,看了別人喝了,她才會喝,一樣的酒,她就不信別人喝了沒問題她喝就有問題。

“喻小姐,我***身體還是很糟糕,要我媽答應也行,二十萬的補償,你同意的話就先付錢,然後把你朋友請過來,我媽自然就為他解盅了。”

“呵呵,薑先生這話有些過了吧,自古以來Z國人講究的都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阿婆為我朋友解盅的時候,我自然會將錢付清。”誰知道薑彪打的是什麼主意,她不缺錢,可是給薑彪這種下三濫的人騙去,那她不樂意。

“喻小姐警惕Xing真高,你這樣說也不是沒道理,不如這樣,你先三分之一的定錢,至少在你朋友來之前,我媽可以好生的調理調理身子,這樣,才會事半功倍,你說對不對?”

“這個簡單,我把我的人留下,你需要什麼就告訴他,然後買什麼用什麼的費用一律由我這邊結,不必你出半分錢,這樣總可以了吧?”

薑彪眯了眯被酒意微薰的眼,“喻小姐果然精明。”

“薑小子,喻小姐這樣已經算不錯的了。”一旁的村長和幾個村幹部幫襯著喻色,都在勸著他們村的這個混‘色’魔王。

是的,就憑薑彪看喻色的眼神,傻子都能猜出這小子想幹什麼了,自然,也包括他那個媽。

“阿彪,這事就這麼定了吧,你不許再亂折騰了,不然,媽不依。”薑阿婆也發了話下來,少有的威嚴。

“行行行,那就這樣定了,來,我們幹一杯,為事情的圓滿達成協議而慶祝。”

薑彪舉起了酒杯,滿桌子的人也附和著,喻色這個主角自然不能偷懶,她端起酒杯,一一的碰了下,便仰頭一仰而盡。

這一晚,喻色是興奮的,她終於為季唯衍辦成了一件事情。

酒喝得也有些多,不過在開席前她就吩咐過兩個保鏢的,除了自己親自動手弄的吃食,別人動過的一律不能吃也不能喝,即便她醉了,還有兩個保鏢在呢。

“喻小姐,我們送你回去。”喻色眸色清飄,一張小臉在酒精的調節下烟波妹行,格外的妖嬈動人,惹人憐愛。

“好,謝謝啦。”自己的人送自己,她才能放心。

雖然是醉了,可她腦子裏還是對薑彪有著根深蒂固的警惕Xing。

搖搖晃晃的回去了村委會,夜晚的冷意越發的濃了,可是喝著酒的人是不怕冷的,喻色的大衣敞著衣襟,想著就要見到季唯衍了,心情一陣大好。

“哥哥你大膽的往前走呀,往前走,不回呀頭……”改了歌詞,她豪爽的唱著,一雙烟薰般的眸在夜色裏顯得格外的靈動慧黠。

“這邊……這邊……”小馮扶著她的手臂,眼看著她拐錯了方向,不由得搖了搖頭,女人為情果然是豁出一切了,他突然間就想認識認識那個喻色所要拯救的男人了。

那個被下盅的男人,他長得什麼樣子?

“嘭”,喻色一下子就倒在了床板上,小手一推小馮,“你出去,守著我的門,嗯嗯,我要睡覺。”

“好。”小馮無奈的為她拉過被子蓋上,她這樣一個看起來很嬌氣的女人,往常絕對很少住這樣鄉下的簡陋地方的,可是這二十幾天,喻色倒是沒半點嬌氣的樣子,跟他們同吃同住,很女漢子。

房門關了。

喻色眯著眼睛看著棚頂,說是困了,可此刻卻又分明是精神著的。

總覺得薑彪不是那麼容易放手的。

可仔細回想起來,也沒覺得今晚有哪裡不對。

但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是必須要有的。

想來想去,她拖著軟綿綿的身體就下了床,屋子裏的火盆燒得滾燙,熱汽慢慢的散發著,讓她經過時暖和了不少。

喻色卻沒停下,也沒有貪戀那份暖意,伸手就拿過了一旁的一個臉盆,然後深吸了一口氣,不知下了多少的决心,她才拿手指摳進了嗓子眼。

頓時,一晚上吃的山珍野味還有那一杯杯的酒全數的還了出來。

五分鐘後。

喻色精神了。

只是胃被折騰的很不舒服。

她懶懶的躺回到床板上,只想歇一歇,可沒想到頭一沾了枕頭就想睡覺。

好困。

不想睡的,可是,意識卻越來越模糊,困了,人困了的時候,即便是站著都想睡的,更何况,她這可是躺在暖暖的被子裏,更是想睡了。

這一陣子,每一天都在外面跑,她疲乏極了。

夜,深了。

夜,靜了。

遠處近處都是那樣的安靜。

只是偶爾會有只雞或者狗叫一聲,卻也只是為這靜夜憑添了一抹微瀾。

喻色睡著了,卻並不踏實,這一整天她的精神都處於緊繃之中,對薑彪,怎麼都是一個不放心。

“撲”,一聲悶響響起,聲音並不大,可她還是迷迷糊糊的翻了個身,“誰呀?”

沒有回應,只是夜色濃濃的籠罩著她。

就在喻色等了一會兒沒有聽到回應的時候,她急了,“到底是誰?”

“喵嗚……”

一聲貓叫響起,喻色卻一下子就精神了。

曉是平日裏閒暇的時候小說電視看多了,那裡面貓叫的聲音一半是真貓叫的,一半是人學的,目的就只有一個,混淆視聽,流竄作案。

意識一下子回籠,喻色想到了阿彪。

感受了一下房間裏的氣息,似乎正有一股冷意從頭頂上方傳來。

喻色在黑暗中眯起了眼睛,慢慢慢慢的轉首,終於可以正對著那股子冷風飄過來的位置了。

她定定的看著那裡,一動不動。

大約過了七八分鐘,那個位置突然間亮了起來,緊接著,一個男人的頭探了進來,也往她的方向看了過來。

薑彪。

她果然沒有猜錯,這男人色心真不小,還真要在她留在這裡的最後一晚對她下手。

喻色慢慢伸手摸向了枕頭下。

一把匕首。

一瓶**劑,其實就是辣椒水。

她早就備好了的。

備給的人自然就是薑彪這樣的人。

原來想著買了沒用再丟掉挺可惜的,不想,今晚到底還是派上用場了。

一條繩子順著那男人俐落的就下進了屋內,顯然,這樣的活計這小子沒少幹,動作還挺快的,半點也不見生疏。

他是對多少女人動過手呢?

東西拿到手了,喻色並不閑著,緊接著就摁下了手機摁鈕,那是保鏢的快速鍵。

可,這時候她突然間悲催的發現,手機沒有任何的反應。

靠,沒電了。

對了,她是想著一回來就給手機充電的,結果喝得多了,又吐了一回,就給忘記了。

智者千慮,終有一失。

喻色想敲爆自己的頭。

不過想想曉越曉美和曉衍,她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看薑彪這個樣子,採花於他來說根本就象是家常便飯了,她不知道自己鬥不鬥得過他。

但是,在她突然襲擊這人之前她還不想打草驚蛇,萬一隔壁的她的人又被薑彪動了手脚,那她現在喊了不止是搬不來救兵,一會也很難突襲他成功了。

至少,也要等突襲了薑彪之後再求救。

片刻間的心思百轉,她全神貫注的全都在薑彪的身上。

就在這時,就見那男人手裡突然多了一支香,此時,正凑近屋子中央的火盆點燃。

天,那是什麼香?

喻色不敢想了。

就在她覺得自己很危險了的時候,下意識的手指就摁下了手腕上那個腕表的按鈕。

阿染說,若是有危險了,就按下去。

她也知道他遠在千山萬水之外,可是摁下去就有一種踏實的感覺,就彷彿那個男人就在身邊,他會給她力量一樣。

喻色儘量的减少呼吸的次數。

只等著薑彪靠過來,她襲擊成功就去求救。

香點著了。

淡淡的,嗅不出半點味道。

可喻色知道那支香絕對不是什麼好香。

薑彪這樣的人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薑彪將香隨意的插在了床頭的位置,高大的身形便朝著喻色俯了過來,“喻小妞,看你今晚往哪逃,爺先拍了你的赤果果照,看你明天找誰告狀去。”

喻色還是不動,眼看著那只男人的手扒開了她的被子,然後開解她衣服領子下的扣子,喻色突的出手了,手裡的**劑沖著薑彪的眼睛就噴了出去。

“辣死你,辣死你,去死。”這樣的人渣,就是該死。

喻色連噴了五六下,隨即就覺察出不對了,因為,通常被噴到辣椒水的人怎麼也會有反應的,可是現在的薑彪一聲不吭,手還在解著她的衣服扣子,“你……你……”

喻色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