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番外:染色合體(30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3:47
A+ A- 關燈 聽書

這倒是喻色始料不及的,她正想著要怎麼把話題扯到盅師上不至於突兀呢,沒想到這小子算是給她解了圍,“呵呵,被你猜對了。”

“這哪裡還用得著猜,我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那那麼大老遠的到我們村來到我家,除了這個目的不會是旁的目的了。”阿彪分析的條條是道,讓喻色很不好意思。

“是不是打擾了?”

“喻小姐,真報歉,若你真是為了下盅的事兒,只怕今年是不能够了。”不想,阿婆接過了話去,滿臉歉意的說到。

“哦?為什麼?”喻色皺眉,這才有些希望,不想她還沒說出只是要解盅呢,對方就委婉的拒絕了。

“是這樣的,我這個人,每一年下盅的次數都是不能超過十二次的,若是超過了,那麼接下來的下盅對我的身體都會有損害,今年我接的活已經超過了這個數目,所以,暫時的不能接了。”

喻色轉頭看馮向導,他果然向喻色點了點頭,那就證明阿婆並沒有亂說,她這話是真的了。

“阿婆,那解盅呢,解盅也不行嗎?”喻色急問,著急了。

“這……”

“那也不行,我***身體一直不怎麼好,若是因為這個而有什麼閃失,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阿婆才要說話,就被阿彪給打住了。

喻色皺起了眉頭,一張小臉烦乱著,“阿婆,真的是這樣嗎?”不知為什麼,她不相信阿彪的話。

“媽,你不能不顧自己的身體而亂答應人的,是不是?”可,還是不等阿婆說話,阿彪就又搶了過去。

阿婆便不說話了,只是時不時的掃兒子一眼,像是想說什麼,可又不好拂了兒子的意。

“阿婆,不能有什麼變通嗎?真的只是解盅。”喻色微一思量,便這樣建議,不然,總不能硬鑽死胡同吧。

“這個是有的,這不是年底了嗎,只要過了年,那別說是解盅了,就是下盅都沒問題的。”

“過年?”喻色算算時間,那還得兩個月呢,這時間也太長了,“不能提前嗎?”

“不能。”阿彪替他母親乾脆的否定了。

“哦,若是這樣,就先看看阿婆是不是能解了我那位朋友身體裏的盅,我再做打算吧。”若不能解,她與這薑家說再多都沒用。

“哦,什麼盅?為情還是為病?”阿婆很內行的問過來。

喻色想想,阮菲菲下的只能是情盅不可能是病盅了,“是情盅。”

“那喻小姐怎麼不去請那位下盅之人解呢?若是她親自解是很容易的,喻小姐是後悔為心愛之人下盅了?”阿婆又問了過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囧,“不是我請人下的盅,是我朋友被一個女人給下了盅,可他不喜歡那個女人,所以,要想辦法解了他身體裏的盅。”

“原來是這樣,是誰下的盅喻小姐知道嗎?”

“知道,是一個叫李亞芳的盅婆,不過,她已經亡故了。”

“李亞芳?”阿婆聽到這個名字就陷入了沉思中,頓了一會才道:“這個人我知道。”

“怎麼樣,她下的盅你有辦法解嗎?”喻色頓時緊張了,若是阿婆不能解,她不知道又要找多久才能找到一個道行高深的盅婆了。

“按照我對她的瞭解,應該是可以的吧,不過,她下的盅都有些歪門斜道,解起來比較費神費力,這個,還真的是很傷身的。”

聽了阿婆的話,喻色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鬱悶了,高興是因為阿婆說了可以解季唯衍的盅,可是鬱悶是因為阿婆說解季唯衍的盅很傷身,這種救人卻害已的事情,她不知道要不要繼續了?

或者,她真的等上兩個月?

那真的是太久了。

這兩個月,季唯衍一定很煎熬。

一時間,喻色猶豫了起來。

“喻小姐,不如你就住在我們家吧,我媽她這個人的身體我是很瞭解的,若是保持心情愉快,一日三餐按時定量,說不定她身體好起來也是可以幫你朋友解盅的。”阿彪喝了一品茶,笑眯眯的看著喻色說到。

“那就是可以提前了?”

“都有可能的,所以建議你先住在我家裡,我媽是個菩薩心腸,能幫的她一定會幫。”

“這樣倒是好,可是會不會太叨擾了?”喻色想著要在這裡長住便有些頭疼,她其實是放不下季唯衍也放不下孩子們的,他們,她全都想,真要是讓她呆在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兩個月,她覺得自己一定會無聊的發黴了的。

“不會的,我媽她最喜歡有客人了,這樣也能有個人陪著她聊聊天說說話,不然家裡太冷清了。”

喻色這才想到從她進來,這寬敞的大房子裏就只有阿彪和阿婆兩個人出現過,“你們家裡幾口人?”

“就我和我媽,我父親出去打工了,要到年底才會回來過年,這房子都空著,多你一人也不多。”

喻色看看站在門口的她請的保鏢,人家這樣說,就是只想留她一人了,若是這樣,她覺得不安全,“我再考慮一下吧。”說不定再找找還能遇到薑家阿婆這樣的盅婆,然後人家也沒這盅婆一年只能看十二次的說法呢,她可真不想等那樣久了。

“喻小姐,我猜你是想要再去找其它的人幫你朋友解盅,不過,就算你找到道行更高的盅師也不見得能解了的,我媽之所以能解是因為她比較瞭解李來芳,她們原本是同拜在一個師傅名下的,不過,李亞芳五年前被逐出了師門,但是我媽對李亞芳的下盅手法很清楚,若是不清楚的盅師,隨便去解很有可能傷神勞力,最後一個不小心害了她自己也中了盅的,解盅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我雖然年輕,可是這一個行當的規矩還是懂得的。”阿彪又低聲勸了過來。

阿彪這一說,喻色才轉的心思頓時被打入了冷宮,看來她去找其它的盅師也是不現實的。

但是讓她在這裡等上兩個月……

“不如這樣,喻小姐就在我家裡住上一個星期,若是到時我***身體還是沒有調養好,那就請喻小姐另請高明,不過,在我們苗疆,能解李亞芳下的盅的盅師除了我媽也沒有其它人選了,當然,若我師公在是例外,可她老人家前年就病故了。”

人家都這樣說了,喻色還能說‘不’嗎?

若她說‘不’,就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推開了。

一個星期,其實也不長,“那能請我朋友一起住下來嗎?伙食費和住宿費什麼的我來付。”

“這個就不必了,我媽喜歡清靜,也不喜與异Xing的人同住,不如就請他們住到村委會吧,這樣就簡單了。”

喻色淡淡的瞟了阿彪一眼,人已經站了起來,“既然這樣,那我和他們一起去村委會住好了,不過我每天白天都會過來與阿婆一起做伴的。”

“你一個靚女家與他們大男人住在一起不方便,喻小姐,你還是陪我老太婆一起住吧,也好有個照應。”阿婆笑著拉住了她的手,“我一見你呀,就喜歡,你是個厚道靚女。”

喻色微微一笑,“謝謝阿婆,還是不打擾了,他們幾個都是我請的人,自然會尊重我的,這個請你放心。”阿彪的心思她若還看不出來,那就真是蠢了。

留在薑家,除了不安全還是不安全,她才沒那麼傻的真留下來的。

其實喻色真想馬上就離開的,可是一想到季唯衍身體裏的盅,想到那一晚他給了她所有的後果竟是昏迷不醒,她又怎麼能不留下來賭一把呢?

“那也好,媽,我送喻小姐和她的朋友去村委會吧,大冷的天,那邊也要加火盆了,不然晚上很冷的。”阿彪也不勸了,熱絡的就要送喻色過去,這讓她很是意外,其實這個大男孩給她的第一印象挺好的,可是他隨後緊握她手的那一筆讓她頓時就心生了警惕,難道真的是她的感覺錯了?

一個小時後,喻色住進了村委會,這裡還算乾淨,不過就是冷,燒了火盆也是冷,這裡沒有北方的地炕火炕之類的,冬天取暖完全靠火盆這玩意,可是火盆一升起來,一屋子都是烏煙瘴氣的,嗆得她很不舒服。

懶懶的靠在椅子上,烤著火盆,她暖和了不少,真想季唯衍,喻色再也等不及的就撥了他的電話,那邊,只響了三聲就被接了起來,“色,還好嗎?”

“嗯,挺好的。”她想說她想他了,可是話到了嘴邊又覺得自己是不是太不矜持了,季唯衍一個男人都從來不說這話呢,倒是她,每次都掛在嘴邊。

“色,下個星期我會出差去小城。”不想,下一句季唯衍說的不止不是親密無間的情話,居然是這樣一句。

“什……什麼?你下個星期要來我……我這裡?”‘我這裡’自然指的是小城,她撒謊了,又不得不撒謊,她根本就不在小城,她從來也沒有回去過小城。

若他真去了,那她沒有回去小城的事情豈不是破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