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番外:染色合體(30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3:25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下車的時候,雪已經停了。

滿目的銀裝素裹驅散了空氣裏的那份冷意。

可,才落的雪卻在很快的融化中,畢竟HN並不是特別的偏北,這個時間段有下雪已經是奇迹了,所以,溫度偏高的這裡根本融不下雪的留存。

喻色請了一個嚮導,還有本地的兩個小夥子充當警衛,要走進深山,凡事,多個人幫襯總比一個人傻傻的不知道目的地的前行要方便許多。

“喻小姐,你要找的那種盅師現在已經很少見了,只有在那種深山老林裏才會有,他們通常都是不出村子半步的,到時候,你若是要請人家出山,只怕不容易,我看不如找到了盅師後你把你說的那位被下盅的人帶過來,讓盅師解盅這樣比較在理。”嚮導也是苗族人,拿人錢財,為人辦事,說話倒是很有道理,也很是為她著想。

“找到了人再說。”喻色是相信嚮導的,可是季唯衍那人,她現在根本不敢告訴他她來找盅師了,不然,以他的脾氣一定把她捉回去。

再有,阮菲菲還是個麻煩,所以她的出行都是悄悄進行的,不驚動任何人的。

這樣,只要阮菲菲不知道她來這裡,她就是安全的。

不然,阮菲菲可以殺了一個李亞芳,就很有可能再殺了一個她。

有些事情,她不得不提前預判一下下一步會有什麼事情發生,防患於未然,才是道理。

租了一輛防雪防暗冰的越野車,加上司機一共五個人將一部車擠得滿滿登登,也開始了喻色的尋人之旅。

通向那些大山裏村子的路特別的不好走,有的甚至連縣道都沒有,窄的一條路,再加上雪後的泥濘,一整天也就只走了兩個村莊。

天黑的時候就在車上將就一晚。

第二天也是如此,不過喻色學聰明了,遇到了村莊就找戶人家安歇下來,不然,住車上太擠不說,還睡不好。

連著幾天下來,喻色卻一無所獲。

嚮導和請來的司機還有隨行的警衛自然是無所謂,他們只負責帶路只負責她的安全,至於找不找得到人,他們並不著急。

反正,喻色給一天的錢,他們就做一天的事情。

其間,喻色安撫了孩子們,告訴他們季唯衍一打過去就說他們忙沒有時間接他的電話,這樣季唯衍就不會經常Xing的打給孩子們了。

而,最讓她頭疼的還不是季唯衍,而是簡非凡。

從她開機以後,每天的早中晚,他都會打過來電話,不過,他打過來也沒用,即便他能手機定位,可也沒辦法確定她下一個小時會到哪裡。

喻色的人一直都在行進中。

簡非凡想要找到她,很難。

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

喻色沒計算自己花了多少錢,不過嚮導、司機和警衛的薪水都是日結的,一天結一次錢,他們樂意跟著就跟著,不樂意跟著她就另請他人,畢竟,跟著她起初還算是有些趣味,這都走了十幾天了,別說是別人,就連她都覺得無趣極了,而且山中的路一點也不好走,吭吭窪窪的,車子極為顛簸,偶爾還要下車走路,不然車子過不去徒坡。

“喻小姐,我保證下一個村子一定能找到你要找的人。”嚮導姓馮,一再的向她保證著,“以前我們村就有人到這個村找過盅師的,據說這個村的盅師很厲害,還會趕屍呢。”

喻色點點頭,“碰碰運氣吧。”別的村子她其實也找到盅師了,可是級別都太低,比李亞芳還低的盅師你請了也沒用,根本沒辦法排除掉李亞芳下的盅。

“對,我也知道這個村子裏有個姓薑的盅師,十裏八村的都來找她,這人很出名,我覺得一定行。”

司機和旁的人也附和著。

喻色沒表態,這半個多月這樣的話也聽得多了,可當她對找到的盅師提起李亞芳時,頓時那盅師就不言語了,然後直搖頭。

原來,李亞芳也是一個很有名的盅師,本來就住在這一片區域的,後來嫁到了外縣外村,就很少回來了,不過這縣裡的大師級別的盅師都是知道她的。

但是,喻色也知道了李亞芳的名聲極臭,她是那種只要對方給錢,什麼盅都敢下的人,那樣,豈不是會幫著壞人害了好人?

她幫了阮菲菲害了季唯衍就是一個實例。

職業道德果然是要擺到檯面上的事情,不然,稍有點本事的人就胡來了。

越野車終於駛進了村子。

小村子不大,二十幾戶的人家,越野車蔔一駛進村,就被七八個孩子給圍住了,車走,孩子們就圍著車子歡脫的跳著舞著,興奮的歡迎著她的到來。

其實更是因為他們很少出這個村子,很少見到外人,所以,一看到外村的人到了,就覺得格外的新鮮。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司機將車子停在了村東頭的一戶人家院子門口,這是嚮導的意思,“喻小姐,我記得就是這家了,這家的阿婆五十幾歲,不過下盅的本事極高,我們下車就進去吧。”

“好。”

不知道是第幾次來見盅師了,喻色的心態也早就平和了,遇見是福,遇不見就繼續找,反正,她相信這世上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總有一個盅師比李亞芳厲害的。

到時候,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院門沒鎖,院內是喚雞喂雞的聲音,這個,喻色也聽得習慣了,不管是不是冷天,這些深山裏的家家戶戶都是這樣喂雞的,聽起來很農家範兒,她喜歡聽。

“阿婆,你好。”喻色進了院子,很恭敬的與正在喂雞的阿婆打招呼。

阿婆穿著很普通,可是老話都說真人不露相,所以喻色從不小看每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人。

“你好,你是……”喻色的穿著和氣質一看就是不本地人,這是她想要偽裝也偽裝不來的,所以,阿婆看著她的眼神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

“哦,我是來請大師的。”喻色笑,眸中全是審視的意味,她沒見過李亞芳,可是在來這裡之前也是見過幾個盅婆的,對於盅婆身上所表現出來的特質還是有幾分感覺的,所以,她一看這位阿婆就認定了她就是姓薑的盅婆,自然說話也客氣了些。

“大師?什麼大師。”阿婆停下了手上喂雞的活計,好奇的看著喻色。

喻色回身,從嚮導手中接過早就備好的兩瓶酒,兩盒點心,還有一些水果,“阿婆,這些是拿給您的。”

“這……這怎麼好意思呢?快請屋裡坐。”阿婆看著喻色手裡的東西,並沒有接,不過,倒是請她進屋子裏了。

外面冷,喻色也不会,隨著阿婆就進了紅磚綠瓦的人家。

這幢房子也算是這個村子裏最好的了。

外表和內裡的裝潢在她所走過的幾戶人家裡都算是上上乘,那就說明這一家的小日子過得不錯,可村子裏獨這一戶過得好,就表明阿婆的生意不錯,找她的人肯定不少,所以,她才能賺到錢拿來蓋房子。

當然,這些只是喻色的推測。

但是,能賺錢就證明阿婆的下盅手法很高超。

一傳十,十傳百,才會有錢賺。

“媽,外面誰的車?”喻色和阿婆才坐下來,熱水還沒倒呢,門外就進來了一名年輕的男子,男子身高一八五左右,瘦長的身形配上那一張英俊的臉,目測最多也就二十五歲,是這阿婆的兒子。

“哦,是這位小姐的,阿彪,過來打個招呼。”阿婆揮了揮手,示意男子過去與喻色打招呼。

“你好。”阿彪走到了喻色的面前,禮貌的伸出了手,一雙黑色的瞳眸探究的看著喻色,只是一眼,他的目光就再也移不開了。

“你好。”喻色沒有多想,小手送過去就與阿彪的手握在了一起,男子的手很大很厚實,一層薄薄的繭微蹭著喻色的手,一時竟是不鬆開了。

喻色微惱,不管現代的社會有多開放,可被一個才剛剛見面的陌生男子緊握著自己的手,她還是不樂意的,輕輕一掙,她就想掙開,可她錯了,男人緊握著她的手,根本不許她掙開,“小姐貴姓?”他沒鬆手,而是關切的問了起來。

“哦,姓喻。”喻色再掙,這一次,她加大了力道,若不是有求於阿婆,她真的會轉身離開。

“這姓氏很少見,呵呵,我這是第一次遇見姓喻姓的人,坐吧,我來沏茶。”大抵是見喻色一直在掙著小手,他終於鬆開了喻色的手,轉而熱絡的就去沏茶了。

阿婆的臉色有些不好意思,“喻小姐,我這個兒子特混球,你別理她。”兩個人就這樣的聊開了。

一會兒的功夫,阿彪沏上了茶,茶葉是上好的鐵觀音,“品品這茶,很不錯的。”阿彪把一杯茶推送到喻色面前,殷勤的勸著。

“謝謝。”喻色客氣而疏離的道謝,對於阿彪,她有些警惕了起來。

“你找我媽該不會是為了下盅的事吧?”阿彪才一坐下來,就替喻色問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