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番外:染色合體(29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3:02
A+ A- 關燈 聽書

許山微頓了頓,似乎是在斟酌要怎麼用詞,足足停了有五秒鐘,他才沉聲道:“先生不許我告訴你。”

“到底怎麼回事?”許山這樣說,自然就是想要悄悄的告訴她了,喻色的心頓時緊張了起來。

因為她知道事情一定很嚴重,否則,季唯衍不會要求許山不許他洩露半點消息。

“先生的身體裏還有盅,只要一碰你,那盅就會產生一股强大的抗力,折磨著他的身體,具體怎麼樣我並不清楚,也沒有親身體驗過,不過以我對先生的瞭解,挨了槍他都能忍得住,可這個盅的力量似乎比槍傷還難忍,所以……”

所以,他現在昏過去完全是因為那支盅的折磨了?

喻色拿著手機轉頭看床上依然還是昏迷不醒的男人,心裡已經明白了些分,“就是他只能與阮菲菲在一起,與旁的女人在一起那只盅就會折磨他,對不對?”

“應該是這樣的,那東西,常人真的搞不懂,先生讓我四處打聽了,可是下盅的李亞芳已經死了,要想把那只盅從他的身體里弄出來,似乎很麻煩,從來都是下盅之人自己解盅,否則……”

“否則什麼?”喻色的心已經沉到了穀底,來這座小縣城之前,對於下盅之事她也是查閱了很多資料,也知曉一些。

“否則,只能找一個比下盅之人的玩盅手法更高明的人來解盅,不過,我在苗疆找了很久都沒有……”

喻色閉了閉眼,心裡已經明白了,“那現在送醫院也無法解决了,是不是?”

“對。”

“我知道了,你不必告訴他我知道了。”輕聲說過,喻色便掛斷了手機。

喻色先是删掉了與許山之間的通話記錄,這才將手機輕輕放在了一旁的床頭桌上。

她不想讓季唯衍知道她什麼都知曉了。

喻色安安靜靜的躺在了季唯衍的身邊,可是此時此刻,她卻再也不敢碰他了。

她知道他現在之所以昏迷不醒,原來全都是因為她。

原本,她還想為他做人工呼吸,但是不能够了。

他多碰她一次,所遭受的折磨就更多一次。

想著他曾經給她的無數次的吻,那些吻,於他來說都是奢侈了,他又是忍受了多少的痛苦呢。

喻色流淚了。

淚水沿著臉頰靜靜的流淌,沒有一絲睡意的她只想著要怎麼為他解除那只該死的盅。

阮菲菲,她恨死那個女人了。

都是阮菲菲,不然季唯衍也不會受這樣多的苦。

就連自己的女人也碰不得。

而她,雖然與他親密的再也不能親密,如今卻連碰他一下都不敢了,只怕一碰,那個受罪的還是他。

喻色哭著哭著就睡著了,兩行淚悄悄的乾涸在臉頰上。

那一夜,她睡得一點也不安穩,總是會夢到季唯衍難受的在床上滾來滾去,那樣子彷彿被挨了幾刀般的難以忍受。

她想幫他,卻無從下手,根本不知從何幫起。

天色才朦朦亮,喻色就醒了,慢慢的眼開眼睛,就看見身前坐著的男人,他如雕像般的坐在那裡,一雙眼眸深遂若幽潭,“色,醒了?”他看著她睜開的眼睛,指尖輕輕落在了她的臉蛋上,那一處,正是她昨晚哭過後眼淚乾涸的位置,她睡著了沒多久,他就醒了過來,看到身側的女人睡得極不安穩不說,臉頰上還明顯的殘留著淚痕,這一晚,他就一直守著她睡,未曾合眼過。

喻色“騰”的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意識也漸漸恢復了清明,她想問他什麼時候醒的,可是話到嘴邊又覺得問了只怕他會起懷疑,懷疑她知道他現在每日裏都在受那盅的折磨,想了又想,到底是什麼都沒有問,“我餓了。”開口,竟是這一句孩子氣至極的話語。

季唯衍溫溫笑了,“我煮了皮蛋瘦肉粥,你起來一起吃完,然後我們就去機場。”

“好的呀。”喻色伸了個懶腰,全身沒骨頭般的站了起來,洗臉刷牙,一系列的洗漱做完,那邊,季唯衍已經端了粥到桌子上,喻色伸伸胳膊踢踢腿,才慵懶的坐到了季唯衍的身邊,粥煮的很稠,是她最喜歡的那種,配了兩樣他早就拌好的小菜,酸甜脆黃瓜還有小葱拌豆腐,每一樣都很可口,想來,這男人後來醒了就沒怎麼睡了,不是忙著煮粥拌小菜就是守著她了。

是的,她睡著的時候,他做了這些。

“幾點的飛機?”她知道是今天離開,卻連幾點的機票都不知道,喻色有些悲哀了,她是有多大的心呢,真的是跟季唯衍在一起呆久了,她大腦都不想轉一下思考一下了,只想著萬事有他,便一切萬事大吉了,可是現在,當知曉季唯衍身上的一切時,她突然間不想走了。

他的盅一日不解,就要日日受折磨,她現在半點去旅遊的心思都沒有了,只想去一趟苗疆,去找一個比李亞芳手法更高超的人,那般,季唯衍就可以從痛苦中解脫了。

“八點,吃好了我們就去機場。”他舀了一口粥,溫雅的吃著,她抬頭看他,一雙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可是眼睛很快就酸了。

她是真的不想跟他走了。

“阿染,你是不是生病了?”

“嗯?”他迷糊的抬頭看她,不明所以。

“我覺得你應該去看看醫生了,哪裡有象你這樣的,明明上一秒鐘還親著人家,可下一秒鐘就半點熱情都沒有了呢?”

季唯衍愣愣的聽著喻色的話語,原來小女人是在控訴他是個不舉的男人不能給她Xing福了呢。

他苦笑的搖搖頭,卻只能順著她的話道:“我也不想,看來是真的要面對要去看醫生了。”她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更好,也免得她為他擔心,凡事,他自己一個人承受就好了,女人是用來寵的,不是用來為自己擔心的,他的女人,他只想她快樂,開開心心每一天。

“你知道就好。”喻色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瞧,你現在病了,而我最近想孩子們了,不如你先回去新加坡看醫生,然後我回去小城看孩子們,等你好了再來找我?”她每一句都說得自然流暢,生怕他聽出什麼弦外之音,其實,她壓根就沒想過要回去小城,不解决了他身體裏的盅的問題,她到哪都沒有精神,哪也不想去。

孩子們好端端的,况且還有簡非凡在,等她解决了季唯衍的事情,就會回去看他們的,她相信孩子們是不會怪她的。

“你真這樣想?”季唯衍黑眸一凜,定定的看著喻色,那目光讓喻色差點頂不住的表現出她此刻緊繃的心,深呼吸了一口氣,她才强行的壓住,“嗯,曉衍天天給我電話,孩子們的情緒很不穩定,你也知道的。”

季唯衍默然吃了幾口粥,像是深思熟慮過了,這才輕聲的道:“好,我尊重你的决定。”昨晚上他和喻色之間好象是發生了一切,可是後來他的身體已經痛疼的幾近麻木了,在昏睡之前到底都做了什麼,這才只隔了幾個小時而已,他居然半點也想不起來了,或者,他真的是在她最需要他的關鍵時刻刹了車,讓她不舒服了嗎?如是的想著,他更加難過了。

“那就讓許山重新訂機票吧,然後我和你一起去機場。”不過,兩個人走的路線上的飛機卻再也不會相同了,一起相處了十三天,今天,他們到底還是要分開了。

季唯衍點了點頭,手裡的筷子已經放下了,像是為了掩飾他心底的沉悶,他拿起手機就朝窗前走去,“我去打電話安排,你吃早餐吧。”

“謝啦。”喻色的心也不好受,可是,她如今也只能這樣做了,若是再番能想到其它的辦法,她也不想與他分開。

季唯衍去打電話了,喻色慢慢的吃著粥,這是這一次相聚她與他之間一起吃的最後一餐飯了,雖然他已經吃好了並不在她的身邊,可她依然捨不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口口的將碗裏的粥全數的吃完,那邊季唯衍已經打好了電話過來了,“機票都重新訂好了,嗯,我的機票比你的早半個小時,我的八點多,你的九點左右,我們現在可以出發了。”他是要回新加坡的,從知曉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他就應該回去了,可因為喻色,他才從T市來到這個小縣城呆了這麼些天,再不回去去看母親和妹妹他是真的說不過去了。

不知道者不怪,可是知道了卻還不關心,那就是不孝。

“行,我先送你。”

“我們一起過安檢一起去等飛機,不過是我比你先上飛機罷了。”

喻色真想說她可以自己安檢自己進去候機廳的,可想想這男人一向霸道,為免他追問自己一不留神走了風聲那就不好了,所以,還是不要多說了。

“好,我們一起走。”

可是這個一起,只限於他們一直去到機場,至於後面,各安天命,她不會離開了。

誰的最愛誰的最痛,她留下,便是要他有一天可以心裡只有一個她,再也不會有阮菲菲那個壞女人的存在了。

PS:第五更到,弱弱的問下,首發網站二層樓的讀者親有沒有奉獻長評的?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