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番外:染色合體(29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2:51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的唇顫了又顫,就在孩子無聲的等待中,不知道下了多少的决心,她才低聲道:“媽媽要你們,曉衍,媽媽有事先掛斷了,明天再聊。”

“好的,可是媽咪要告訴我你什麼時候回來呢?你要是回來了,那就是爹地撒謊了。”曉衍卻並沒有直接放下,而是又補充了這麼一句。

喻色的心沉了又沉,她說她回去就證明季唯衍說對了,季唯衍沒撒謊,可她回去了,她與季唯衍的未來呢?

怎麼就這樣的衝突呢,她想與季唯衍在一起,又想與孩子們在一起。

魚與熊掌,不能得兼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曉衍,媽咪定了回去的時間就告訴你,嗯,拜拜。”

“拜拜。”

電話終於掛斷了。

可是小公寓裏的氣氛卻更加低沉了。

喻色又開始烦乱在季唯衍和孩子們之間了。

季唯衍什麼也沒有問什麼也沒有說,起身就朝小廚房走去,“我去煮飯。”

“阿染……”她隨手捉住他的手臂,不想他就這樣走開,“我……”

“色,順其自然吧。”季唯衍微微一掙,便掙開了喻色的手,他大步走進了廚房,打開冰柜忙碌了起來,喻色呆呆的坐在床上看著那個正在忙碌的身影,她的心也越來越衝突了。

讓她放下季唯衍她不願意,可讓她放下孩子們她也不願意。

烦乱呀。

而問題的關鍵是他說過他不會回去小城的。

這才是最難辦的事情,若他樂意回小城,那她就可以既與孩子們在一起,又可以與他經常見面了。

即便不能與他在一起,可只要偶爾能看到他也是好的。

愛情就是有這樣的魔力,讓你時時刻刻的不想與心愛的人分開。

“色,排骨你是要吃糖醋排骨還是椒鹽排骨。”正忙碌的男人突然間問過來。

“糖醋排骨。”她喜歡吃,他也喜歡吃,那便就這個了,即便是天天吃也吃不膩的。

“好。”

廚房裏很快就傳來了陣陣的香味,喻色慵懶的靠在枕頭上,呆坐著看著那男人的身影,頎長而挺拔,就這樣的看著他,她的心緒也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他說得對,凡事,順其自然好了。

不然,她還能怎麼辦呢?

第一次不用煮飯而交給了男人去做,她懶懶的躺到了床上無聊的玩著手機,簡非凡回去了,那她和季唯衍想去哪裡都可以了,可為什麼想到簡非凡的時候,她就有了一種**的感覺呢。

可她沒有。

她心裡自始自終愛著的那個男人始終都是阿染。

飯來了,不得不說季唯衍炒的菜很道地,色香味俱全。

可是,再好吃喻色也沒胃口,只吃了一點點就放下了筷子。

“色,至少把碗裏的飯吃完。”季唯衍根本不依,親自為她拿起了筷子塞到她的手裡,“吃完。”

“不想吃。”

“不想吃也要吃,身體要緊,你要好好的,才能回去照顧孩子們。”

喻色頓時眼睛一亮,“你答應我回去小城了?”在新加坡和小城之間,她自然是選擇小城的,因為,孩子們在那裡。

“我會考慮。”他輕聲一語,便繼續文雅的低頭用餐,喻色的心微微的有些開朗了,吃飯也香了些,就為他這一句,她什麼都美好了起來。

時間,就在兩個人的甜蜜的空間裏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要出發的前一晚了。

行李什麼的季唯衍早就準備好了,看著他準備的時候,行李箱中什麼都擺放的整整齊齊很有條理,比她擺得好看多了。

喻色的小月子也滿了半個月,不過季唯衍只允許她隨他一起出行,出去的日子還是要時刻注意著,還是不許她吹風什麼的,反正,女人嬌氣些總是好的,喻色也都隨他。

聽他講了半個多小時的出門注意事項,喻色聽得迷迷糊糊的要睡著了,她就覺得有他在,她聽不聽有必要嗎?

“醒醒……”不知道搖了她多少次,見她還不醒,季唯衍皺皺眉頭,兩隻大手捧住了她的小臉,低低的輕喚著。

可喻色根本不管,依然閉著眼睛夢著周公,她困了。

“喂,你有沒有在聽?”季唯衍瞧著喻色迷朦的小樣子,心旌開始搖動了起來,不由自主的,他薄薄的唇便落在了喻色緋色的唇上。

四片柔軟越來越軟。

喻色的大腦裏卻閃過了無數個念頭,明天他們就要一起離開這裡了。

可她與季唯衍一起的這段日子,每一次到關鍵時刻他都是突然間的就刹了車。

她不懂季唯衍了。

她總不能親口去問他他是不是那個不行了吧?

想到這是留在小公寓的最後一晚,喻色的腦子裏赫然冒出一個念頭,她不許他再刹車了。

回應著季唯衍,喻色就如那個初初把季唯衍變成男人的那一晚那般,使出了渾身解數,她就不信她搞不定季唯衍。

小舌滑溜如泥鰍一般,很快的,兩個人就不由自主的倒在了軟軟的床上。

起初,季唯衍還抗拒著,畢竟身體裏的痛疼很快就來襲了。

那個盅,是他很難抗拒的。

可,那些疼痛哪裡抵得過喻色要人命的小動作。

季唯衍在疼痛中在水深火熱中煎熬著,沉浮著。

他完全的迷失了自己。

那種水火交融的感覺要人命般的折磨著他的神經,可是,被折磨的同時,他又是那麼的期待著喻色的溫存。

花開花落。

她美的妹的只想讓他把她嵌入到身體裏。

明明答應過簡非凡不要她的,可他到底還是沒有抵禦住女人的主動,只要她主動了,他一向很少逃出她小女人的手心。

她低低喚,“阿染,我不許你逃了,再也不准許你逃了。”反正,今晚上她不打算放過他了,什麼道德**,全都是狗屁,她被剝奪了想要的愛情和婚姻,她又要找誰來理論呢?

她的話,就象是催晴針,一針針的注入到季唯衍的心坎上,也讓他不由自主的就隨著她的每一個動作而沉淪著。

一切,來得這樣自然。

自然的,她到底又一次的成為了他的女人。

而他,也終是抵禦住了那份疼痛給了她最為完美的一次。

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這所有的過程,他到底經歷了多麼難忍的折磨。

直到他男人的一切得以解放的那一刻,他才徹底的癱軟在床上,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他無法清醒,所有的思維全都停止了擺動,只想,一直一直的睡過去。

睡著了最好,睡著了就不知道了痛疼。

冷汗,如水一般的流淌著。

頎長的身形如同沉睡了般的一動不動。

悄然醒過來的喻色疲憊的爬了起來,隨即,她有些困惑了。

她與季唯衍從前的每一次結束後,都是她累癱了,再也不想動了,而那個男人每一次事後都是生龍活虎的,甚至還能抱著她一起洗個澡。

但是今天……

喻色小心的移到季唯衍的身邊,搖著他的肩膀,“阿染,累了?”這不可能吧,只一次,他就累得動不了了?

這可不是他季唯衍的風格。

可,無論她怎麼搖,季唯衍都是一動不動。

“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都沒怎麼樣,你就連話都累得不想說了?”喻色皺眉,輕拍了拍男人的臉。

也是在這時,她手心裏拍到的居然是一層層細密的汗珠。

冷汗。

季唯衍一頭的冷汗。

“阿染,你別嚇我。”喻色抬手摁開了床側的燈,燈亮了,她終於看清楚了男人。

他沉沉的睡著,一張臉泛著青紫,那顏色讓喻色的眉頭皺地更厲害了。

他之前明明還好好的,可是只經歷了一場男女之事,怎麼就突然間變成這樣了,喻色嚇壞了,“阿染,你給我醒過來,快醒過來。”是不是她做錯了什麼?

否則,他怎麼會這樣的狼狽呢?

即便是那時他被打了一槍,他也沒有這樣的連動一動都不可能了。

喻色真的被嚇壞了。

不。

季唯衍看起來不像是沉睡著的模樣,他那樣,分明就是昏死過去的樣子。

她做過看護,沒有誰比她更清楚了。

喻色先是搶過了他的手機,飛快的打給許山,好在,那邊馬上就接了起來,“先生,有事兒?”大概是沒想到季唯衍這麼晚了還會打給他,許山的語氣中都是質疑。

“許山,快,快叫救護車,阿染昏過去了,我現在要搶救他,你馬上叫救護車和醫生過來。”喻色急得有些語無倫次,她太著急了,季唯衍都這樣了,她能不急嗎。

“喻小姐,有話慢慢說,先生是怎麼昏過去的?”許山卻並沒有急,而是冷靜的問了過來。

“這……”喻色遲疑了,她總不能說季唯衍只是陪著她做了一場‘運動’,結果就這樣了吧?

這個,她真的說不出口。

“喻色,你是不是讓先生碰了你?”不想,那頭許山居然一次Xing的就猜對了。

喻色抿了抿唇,不好意思的低聲道:“是。”

“若是這樣,那不必叫醫生了。”許山淡清清的開口,“喻小姐,你真的不該。”

“為什麼?”喻色懵,腦子裏也在飛速的運轉著,她早就猜想著季唯衍不碰她是有原因的,難道真的被她猜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