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番外:染色合體(29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2:41
A+ A- 關燈 聽書

“找到了。”季唯衍對著手機淡淡的說了三個字,隨即掛斷,然後,先把手機放進了褲子口袋,再打橫一抱,便將喻色抱在了懷裡,“冷嗎?”

“不冷。”只是剛剛用公用電話時她才停下來的,否則,她一直在小跑著,哪裡會冷呢。

男人的臉陰沉著,給了她一個警告的眼神,隨即大步走到路旁,揮手攔下了一輛計程車。

喻色是被輕輕放進去的,可是男人坐到她身邊的時候,她卻能明顯的感覺到一股怒氣,“開車,去XX塔樓。”他沒理她,而是先吩咐司機送他們回去小公寓。

喻色本想說不用打的士的,這也太近了,就一條街的距離,往回走路最多也就十分鐘,可是當感受到男人陰沉的再也不能陰沉的臉時,她乖乖的噤了聲,不敢說話了。

車廂裏一下子沉悶了起來,好在,不過是一分多鐘,的士車就穩穩的停在了塔樓前。

瞧瞧,這根本不用打車的,可是,男人非要打車。

還一付好象她欠了他多少錢似的,全程都冷冰冰著一張臉。

喻色才要下車,不想,男人又開口了,“師傅,麻煩把車停在大堂門口,貼著門停,嗯,我加十塊錢給你。”

喻色扭頭,這是多有錢呀,就兩三步的距離,他居然要再給司機加十塊錢。

有錢果然是大爺,一步都不想多走的。

這男人是有多懶呢。

不過,他那副表情她還真不敢跟他說話,等車子啟動再停下,剛剛好的,她的這一側正對著大門,“下車,不許吹風。”

他這四個字,她才徹底的明白他讓司機把車停在大門邊上的意思,也才曉得他這一路生氣是因為她出來了,還跑在了大冷天裏。

喻**在大堂裏,等著男人付了車錢,頎長的身形便朝她走來,他只著一件薄衫,他這樣跑出去應該是比她更冷呢,“怎麼不多穿一件衣服?”她也還生氣呢,她還沒教訓他呢,他倒是給她臉色來了。

“那你呢?”他低下頭,再一次的從頭到腳的審視著喻色,當看到她光著脚穿著鞋子而露出的一小截白色的脚踝時,一張臉更難看了,“誰讓你出來的?”

“我……我是出來找你的。”

“先生,這位小姐確實是出來找人的,應該就是找你的吧,她說她要找一個長頭髮的男人。”之前喻色詢問過的警衛關切的為喻色解著圍,兩個人自從住進小公寓,這還是第一次下樓來,所以,就連警衛也不怎麼熟悉他們,這沒什麼奇怪的。

“謝謝。”季唯衍對著警衛淡淡一笑,便隨手扯過喻色就往電梯處走去,他的手勁很大,喻色根本掙不開他,被拖著進了電梯,她還沒站穩,人就被再度打橫抱了起來,男人的兩條手臂把她緊緊的圈在懷裡,那種感覺很暖很暖,讓她一點也不冷了,小手扒著他的袖口,她看著電梯不斷變化攀升的數位發呆。

很快的,電梯停了,季唯衍掏出鑰匙開了房門,然後,動作狠狠的,可是放下人時卻是輕輕的把喻色丟在了大床上,再拉過一床被子蓋在她的身上,這個時候,他才有時間脫掉她的鞋子,一雙如小兔子一樣的腳丫頓時被他大手握著再貼向了他的胸口,那裡很熱,被子一直拉到他的身上,兩個人一起便再也感覺不到冷了。

只是她的脚還只是冰冰的。

她的脚一向都是冷冰冰的,這出去光著腳丫跑一趟,自然是要好久才能暖過來。

“以後等出了月子,若是脚踝不舒服,到時不許怪任何人,這麼大的人了,真不知道你上一個月子是怎麼坐的?沒人教你不能隨便跑出去吹風嗎?這跑出去也就算了,居然還光著脚?”他一古腦的吼過來,恨鐵不成鋼般好象很想要掐她一把。

喻色把小臉藏進了被子裏,只露了一雙眼睛,討好的看著他,“阿染,我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可是,你出去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我擔心你,就追出去了。”她可憐兮兮的說著,想著她都是以他的名義追出去了,他至少該不會對她繼續凶了吧。

可他的眼神還是陰沉著,“出去前不會仔細檢查一下嗎,我的外套都還在這裡,這大冷的天,我沒穿外套能出去外面嗎?所以,只能是在附近。”

“我也不是故意的。”喻色努了努嘴,她知道他說的沒錯,可是當時,她一發現他不見了,整個人都慌了起來,哪裡會去分析那麼多呢,只想先找到他看到他,她才能安心。

“還敢嘴硬,我告訴你,再有一次,我就……就……就……”說到這裡,他大男人的居然說不下去了。

“怎麼,你還想打我屁股嗎?”她好笑的看他結巴在那裡,那樣子,即便是陰沉著臉色也可愛,可愛的讓她突的坐了起來,小嘴一撅就蜻蜓點水的親了一下,“好啦,不生氣了,我答應你不會再有下次了,嗯嗯,馬上就要到半個月了,再說了,國內人很多人的小月子只過七天的,七天后冰天雪地的該幹嗎幹嗎,那不都沒事嗎,我這也早過了七天了,你放心吧。”親過了,她就軟軟的哄著他,男人有時候也是要靠哄的,她突然間就覺得他發怒的樣子很可愛,這是多可笑的感覺呢,反正,他朝她發火她是一點也不生氣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大概是面子上下不來,他還是不說話,喻色也不惱,繼續道:“那你說說,你出去幹嗎了?還穿這麼點?”

他已經捂熱了她的小腳丫,拿在手裡握玩著,她的皮膚很白,所以,那一個個的小脚趾就象是一個個的小**一樣,透明中泛著美潤的光澤,只是一雙腳,居然也特別的耐看加賞心悅目,讓他當玩具般的在手裡撫玩著,“你睡著呢,我出去打個電話,安排一下離開的事情,就在樓梯間。”

“哦,那是我錯了,我哪都找了,可是沒找樓梯間。”喻色乖乖的承認錯了,不然,她發誓以男人臭臭的臉來推算,他說不定還會繼續狠狠的K她呢。

夠了,這可真够了。

喻色瞪了他一眼,他若再對她吼,她也要還回去了。

季唯衍黑眸眯起,凉凉的看著她,“這是最後一次。”

“嗯嗯,我記得了。”她就繼續在他的身上蹭呀蹭,反正他的傷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也不怕她這樣蹭來蹭去。

那軟軟的身子蹭得季唯衍原本的怒氣慢慢的被消磨了去,他無言看著懷裡的小女人,“現在,告訴我,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她無辜的抬頭看他,“我真的挺好的,脚也暖和了。”她伸出一對腳丫,胡亂的扭兩下,可是那樣子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季唯衍隨手抓起一隻,便貼在唇上輕印了一下,“嗯,確實不冰了,鑒定完畢。”

“哈哈,阿染,有沒有人說你越來越可愛了?”只有平日裏最最親密無間的人才會這樣不嫌她跑了那一段路的親吻她的腳丫的,他不嫌她,她很感動。

“你是第一個。”季唯衍捏了捏喻色的鼻尖,“對了,一大早曉衍打電話過來了。”

“你接了?”

“只說了兩句就掛斷了,她說她要找你。”

“手機給我。”喻色頓時就想孩子們了,熟悉的號碼才一撥過去,那頭就被接了起來,今天是週末,孩子們不去幼稚園。

“媽咪,想你了。”

“嗯,我也想你。”

母女兩個膩歪著,一點也不覺得煩。

“媽咪,爹地回家了,他在整理東西,爹地說我們要搬家了,你什麼時候回來呢?我想跟你一起搬家。”

喻色閉了閉眼,她能想像到簡非凡的心情,季唯衍活過來了,他帶著三個寶貝再住在季唯衍曾經買下的別墅裏,於他男人的尊嚴來說,這的確是一個不可以的事情,所以,簡非凡搬家無可厚非,可她,卻不想。

“曉衍,你樂意搬嗎?”

“不樂意。”

“新房子不好嗎?”喻色微微有些開心,看來孩子們也是念舊的,都不想搬呢。

“好,有滑梯有木馬,都在園子裏,房子裏還有一間大大的玩具室,畫著五顏六色的圖畫,可是我不喜歡。”

“為什麼?”

“因為沒有媽媽。”

喻色的心一下了沉了下去,喉頭也微微的有些哽,就在她不知道要怎麼接下去的時候,曉衍又道:“媽咪,爹地說你不要我們了。”

很傷心的語氣,帶著小孩子特有的不安全感,驚得喻色的心一個抖擻,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好在,一旁男人緊握著她的另一隻手,代她開口道:“曉衍,媽媽永遠都要你們的。”

“季叔叔,那你告訴我,是你撒謊還是爹地撒謊呢?”

空氣,一下子沉悶了起來,曉是季唯衍這樣見過世面的人,也有他不好回答的問題,或者,從一開始他就不應該插進話來,他插進來,便什麼都不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