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真不要臉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6:16
A+ A- 關燈 聽書

“伊伊,吃點東西吧,你懷着孩子呢。”藍晴端過了飯,她卻搖搖頭,不想吃,她現在什麼也不敢吃了,她怎麼會鬧肚子呢?

不可以的,她不可以鬧肚子的。

“伊伊,那喝點水吧,醫生說你不吃不喝身體會吃不消的,你不為自己也要為自己的兩個的孩子想想呀。”孩子的事,藍晴已經知道了,她也是欣喜的,每一個老人家都希望早點抱上孫兒,那種隔代的親情最最親了。

“伊伊,你要是和孩子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媽也不想活了,媽也不想活了呀。”藍晴急了起來,面對目光呆滯的藍景伊她是真的有些擔心了。

藍景伊的心激欞激欞的狂跳著,人慢慢的清醒過來,隨即,她再度撥打了江君越的電話,這次,接起來的卻是賀之玲,“藍景伊,君越好不容易沒事了,你又來吵他,你怎麼那麼不要臉呢,非要纏著我們君越不行嗎?”

那樣氣憤不平的聲音,彷彿她藍景伊犯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情似的,可她居然不生氣,“阿姨,謝謝你告訴我他沒事了。”她輕聲說過,隨即掛斷,人也終於清醒了許多。

藍景伊開始吃東西了,只是,她很少說話,也不動,只是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出神,似乎是在出神的想著什麼,又似乎什麼也沒想。

時間,那樣慢的走過,一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强烈。

終於,就在沉寂中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那鈴聲是那麼的刺耳那麼的突兀,卻,也是她等了很久的電話了。

藍景伊徐徐接起,電話那端傳來了一記有些嘶啞的男聲,那人Cao著流利的法語冷聲的道:“藍景伊,你忘了那份協定了嗎?再和他聯系,下一次,江君越死,你死,你媽媽死,還有,你肚子裏的兩個孩子都得死。”說完,那人直接掛斷了電話,再也沒有了聲音。

藍景伊怔怔的坐在床上,彷彿剛剛什麼也沒有聽見似的,可是耳邊卻不停重複著那個人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她覺得自己要瘋了,耳鳴一陣陣,手捂著耳朵,卻還是揮不去那些讓她討厭的聲音。

是的,她真的被江君越的驚喜沖昏了頭腦,她忘記了她曾經親手簽過的那份協定,她居然就給忘記了,現在,害得媽媽和自己還有寶寶還有江君越全都受到了驚嚇。

頭,開始痛了起來,痛得讓她冷汗直冒。

她還沒有見他,只是接了他的電話,只是跟他聯系了一下,便出了這麼多的事情,似乎,那個人一直在暗處盯著自己和江君越的一舉一動,哪怕是只接個電話人家都知道。

此時的藍景伊坐在這病床上,卻感覺正有人在緊盯著自己,而那目光讓她毛骨悚然。

是誰,到底是誰?

她第一個想到的是賀之玲,可是很快的,她就否决了,就算賀之玲會對自己對藍晴動手,可是江君越呢?

江君越是她親生的兒子,虎毒不食子,不,不是她,一定不是她。

可是除了她又會是誰呢?

陸文濤和陸小棋?

似乎,除了這個可能藍景伊再也想不到其它的可能了。

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正視起那份自己簽過的協定來,那的確是自己簽的,但是簽了卻不履行,其實錯的也算是她。

那個時候,她只想著能救下媽媽,加之又對江君越氣恨不平,於是,便簽下了那紙協定,可現在她後悔了,她真的後悔了。

可後悔有用嗎?

她甚至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藍景伊拿過手機就撥給了陸文濤,那邊幾乎是在手機接通的刹那間就接了起來,“伊伊,你找我?”

“是不是你?”

“什麼是不是我?”

“你不是喜歡睡在我媽病房外面的長椅上嗎?是不是你昨晚上往我***被子上灑了顏料?”

“呵,藍景伊,我不知道你那裡發生了什麼事,可是,醫院裏是有監控的,你可以調出監控查一下我這兩天有沒有去過醫院,看來真是老天爺幫我,我這幾天遇到點事沒去醫院。”淡淡的說過,隨即又道:“請你有證據了再來質問我,另外,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陸文濤的聲音略略的有些疲憊,好象是挺累的似的。

“沒有。”藍景伊直接掛斷,不是陸文濤,那又是誰呢?

人家在暗她在明,她就是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

可是,她的孩子,她真的不能讓孩子再出事了,這一次是鬧肚子,下一次是不是就是直接讓她流產了。

她可以出事,她又怎麼能夠捨得讓孩子讓媽媽讓江君越出事呢?

那每一個人,她都捨不得。

藍景伊陷入了極度的煩亂之中,好在,江君越或許是因為受了傷的緣故一直都沒有打過來電話,她現在最怕接到的就是他的電話,到時,她是接還是不接呢?

接了,會毀了她這所有的親人的,可是不接,她又好想聽他的聲音,哪怕只是一聲也好,也好呀。

食不知味,寢不能安睡。

一晃,三天過去了。

藍景伊明顯的瘦了一大圈,醫生已經通知藍晴可以出院了,或她還沒有找到房子,只好臨時找了一家比較便宜的飯店住下,只住了一晚,藍晴便走了,藍景伊沒攔著,她知道媽***心,媽媽是要去找爸爸,就隨她去吧,找不到,心底裏就一直的有個結,就象她此刻,也是放不下江君越,怎麼也放不下,卻,又不得不放下。

什麼,都是這麼的衝突,這麼的錯亂,她要怎麼辦呢?

手機,就在她的錯亂中又響了起來,一看到那個號碼,藍景伊幾乎脫手扔了手機,她怕,很怕聽到那個陌生男人的聲音,那會是她的惡夢。

可,她可以不接嗎?

不接的後果是什麼?

她怕了,真的怕了,怕那一攤紅色的顏料下一次就變成了真正的血的鮮紅色。

拿起手機的手在發抖,聽著那手機鈴聲看著那號碼,她的心都在顫,可,她必須接起,一咬牙,藍景伊拿穩了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江君越明晚十點的飛機抵達巴黎,給你一次機會與他了斷,斷了他的念想,也斷了你自己的念想,否則,你知道後果的。”說完,也不待她答應,那邊,又掛斷了。

說白了,這只是一個下達指令下達命令的電話,而她,根本就沒有說不的權利,她突然間恨死了自己曾經簽下的那份協定。

可她又能怨誰呢?

即便她沒簽,以那人的手段也是想做就能做到的吧。

要她死,要媽媽死,甚至於要江君越死似乎於那人來說都是小菜一碟。

藍景伊突然間覺得很悲哀,他們這每一個人都不過是那人眼裡的一個跳樑小丑罷了,想怎麼捏,便怎麼捏。

沒有任何的選擇,她除了去遵守別無他法。

他要來了,他是要給自己一個驚喜嗎?

他太喜歡給自己驚喜了,而每一次他帶給她的驚喜都能讓她快樂許久許久。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這一次的驚喜卻會是他帶給她的最後一次了。

了斷。

怎麼了斷。

她不舍得呀。

真的不捨得。

突然間就想他明天不要來,只要他不來,那麼她和他之間就還有著那麼一點點的連系,可一旦來了,一旦真的與他做了了斷,那便,再也沒有任何了。

心口一陣鈍痛,她怎麼也睡不著了,只想著時間永遠也到不了明天晚上,只想著他永遠也不要來。

即便只是思念,她也滿足,因為那是一種互相牽掛的思念,若是真的了斷了,那麼便只有她的是牽掛的思念,而他,會恨她。

除了恨她,他又怎麼會放弃她呢?

就連賀之玲逼迫她的手段他都識破了,她在他面前還能演戲嗎?

一夜,藍景伊根本沒合眼,就是坐在黑暗裏想著明天的了斷。

手,一直輕撫著小腹,寶寶們要給她力量,讓她得以成全每一個人的生。

當晨曦的光線從視窗灑入的時候,藍景伊這才下了床,洗了把臉,如行屍走肉般的站到飯店的窗前,窗外,巴黎是那樣的美,她還有好多地方沒去過,那天她告訴藍晴說她要去巴黎聖母院,她要去凡爾賽宮,甚至還有凱旋門還有許許多多的想去的地方,其實,那時她是想要跟她的小傾傾一起去的。

想起上一次他來的時候帶她去看埃菲爾鐵塔亮起時的那一瞬的美麗,那些驚喜常常讓她只在回味中就感覺到了幸福。

可是現在,他再也不會陪她去了,不會了。

即便他想她也想,可她卻不敢去嘗試了,只為那後果是她所不想的。

她寧願自己痛苦,也不能讓所有人痛苦。

而他,也只會是一時的痛,痛過之後終會有結束的時候。

藍景伊閉上了眼睛,這一刻,心底裏已經有了打算。

原諒她,她只能那般做了。

原諒她,不是她心狠,只是她的心太不舍太放不下。

一襲寬身的裙裝,一雙拖鞋,藍景伊漫步在巴黎的人橫行道上,那種異國的風情原本是那樣的純美,但是此刻卻再也入不了她的眼裡,她的世界即將變成一片黑暗,從此,再也沒有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