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番外:染色合體(29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2:33
A+ A- 關燈 聽書

吃過面時就困了,可是這會兒,躺在床上的喻色卻精神了。

房間裏的燈已經關了,只有室外若有若無的光線透過窗紗隱隱的篩落在床上,喻色背對著季唯衍,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讓她想起了小時候讀書時與同桌間的三八線,誰要是敢越雷池一步,後果自己去想。

可現在,他們之間的這條線誰也沒有對誰有過威脅,就是自自然然的躺下,然後又是自自然然就有了的,沒有刻意去劃分,卻隨隨便便的就有了。

喻色睡不著,單手支著頭躺在枕頭上,一雙眼睛迷朦的看著窗紗那處,一眼眼,像是什麼都看到了,又像是什麼也沒有看到。

季唯衍應該是睡了吧,他均勻的呼吸就在她的身後,兩個人離得是這樣的近,卻又彷彿離得是那樣的遠。

直覺告訴喻色,季唯衍身上似乎是有哪裡不對。

可,到底哪裡不對,她又分析不出來也想不出來。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了般,靜靜的,兩個人都是安靜的一動不動。

忽而,就在喻色胡思亂想之間,身體突的被人輕輕一環,轉而她就靠在了男人厚實的懷抱裏,他沒有說話,只是狠狠的摟著她,彷彿她下一秒鐘就會消失一樣。

喻色閉了閉眼,心裡已經認定季唯衍身上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可是他不說,她追問也沒用,而她不是神仙,她真的猜不出來。

“色,過幾天等你能够出去了,我們就去旅遊,好嗎?”大抵也是知道她沒有睡了,所以,他低低的問了過來。

“好。”不管他有多冷,可她都知道他一定是有原因的。

反正,相信他就要接受他的一切。

只不過,心底裏會有委屈罷了。

可是再委屈,也比失去他要好得多。

那時他沒回來之前的五年,她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

“你想去哪玩?”

喻色隨意的想了想,這個季節到處都是天寒地凍的,算來算去還是她從前所生活的那個緯度不會冷,也很舒服,“不如,我隨你去新加坡吧。”他說過他要去那裡的。

“行,這兩天我就讓許山去辦,不過,要到飛機起飛之前兩個小時才買機票。”

她明白,那時因為要防著簡非凡。

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是個壞女人,嫁了人還要來與他一起,可,其實她才是那個最最可悲的人,明明都有了自己最愛的男人,卻不得已的嫁給了簡非凡,說到底,是陰差陽錯讓她連累了簡非凡和季唯衍兩個男人。

“有沒有什麼要添置的?”他輕聲問。

喻色閉了閉眼,其實與他一起她是真的很幸福了,只除了要為他洗手做羹湯,其它的事從不必她Cao心,就連叫宅急送也都是他來擬單,“沒了。”她只要與他一起,便滿足了,其它的東西都是身外之外,有或者沒有,於她都是一樣的。

“那就定在下周一,怎麼樣?”

“行。”那天正好是她小產十五天半個月的日子,時間過得真快,她已經失去他們的孩子這麼幾天了,她真想問他什麼時候再給她一個孩子呢?

可是這樣的靜夜,目光所及的朦朦朧朧中,一切都是那麼的唯美。

似乎再問出那個問題就煞了所有的風景似的。

她生了簡非凡的三個孩子,可她更想生一個屬於他的。

就這樣癡癡的想著她那個已經沒了的孩子,淚水悄然的就滴落了下來,沿著眼角滾落在臉頰上,濕透了她的心,很傷很傷。

她該怪誰呢?

怪龍驍?

似乎也只有怪龍驍的份兒了。

“阿染,我不喜歡龍驍。”黑暗中,她鼻音濃濃的小聲嘟囔著。

“嗯,我也是。”他們的孩子沒了,他的心也是傷感的也是遺憾的。

“以後,離喻家的人遠著點。”喻色想起那晚在覓羅餐廳,那麼多的人盯上了她,甚至還有人再說她是與喻淵庭在約會,可是喻淵庭呢,沒有給出任何的解釋和反駁,其實只要他說出與她的關係,一切便豁然開朗,可是喻淵庭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她給過他機會的,可是那人不珍惜,那便也不必再給了,從此,老死不相往來,反正,那人也沒說與她是什麼關係,那就當作沒有任何關係好了,這世上,多她一個人不多,少她一個人也不少,他在沒有她的二十幾年也生活的好好的,她的出現,不過是一個拖累而已,而她,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的拖累。

“好。”

黑暗中,她說什麼,他就應什麼。

喻色也不記得自己那晚都說了什麼,反正就是一直一直的小小聲的說著,而男人則是時不時的應她一聲,那晚,她連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只是醒來,已是隔天上午九點多鐘了,身側的床上男人已經起了。

喻色激欞爬了起來,光著腳丫就跳下了床,也許是季唯衍五年的失踪給她留下了不安全感,所以,睜開眼睛一不見了他,她就慌了。

可是開放式的小公寓裏什麼都是一目了然,就連淋浴室都是那種惹隱惹現身形的毛玻璃裝潢,不過是三秒鐘,喻色便確定了季唯衍並不在小公寓內。

與他一起在這裡住了這麼幾天了,這還是兩個人第一次分開,而且還是他一個人的突然離開,那種感覺喻色根本無法形容,她只知道,她慌極了。

她找過了,沒有字條什麼的,這就是他的不對了,離開至少也要與她講一聲,或者見她睡了就給她留個字條讓她醒來安心,怎麼可以說不見就不見了呢?

來不及穿襪子,她趿上拖鞋披上大衣就拉開了房門,這還是從她住進來以後第一次要走出這扇門,要出去了,她才想起她該拿一把鑰匙的。

是的,小公寓的鑰匙她這也是第一次使用。

拎著鑰匙,喻色匆匆的沖進了電梯,比起早上上班高峰期的時間段,這個時候的電梯基本上沒什麼人坐,她一路站坐到了一樓,大堂的警衛正安坐在門前,她走過去,“麻煩請告訴我一下,有沒有看到一個長頭髮的男子出去?”季唯衍的長髮是他身上最顯著的特徵,只要看過他的人,都會對他的長髮過目不忘。

警衛搖了搖頭,“沒見過。”

喻色又緊張了,“那能不能幫我調一下監控錄影?”

“小姐,你要找的人你發現他失踪多久了?”

喻色想想時間,從昨晚她睡著到現在她也不知道他留在房間裏多久,更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這一時之間還真不好回答。

見她猶豫,警衛又道:“有沒有超過二十四小時?”

“沒。”這個絕對沒有。

“那十二小時呢?”警衛又問。

喻色看看時間,昨晚睡著的時候應該過淩晨了,但現在才上午九點多鐘,“沒,不到十二個小時。”

“那小姐是什麼時候發現那位先生不見了的?”比起她的慌張,警衛倒是鎮定許多。

“剛剛,我醒過來就發現他不見了。”

“那上次你看見他是在睡著前了?”

“嗯嗯,對的。”

警衛長舒了一口氣,“小姐別急,也許他是出去為你買早餐了呢,或者出去買什麼其它的東西,這都有可能的,又或者,他出去辦什麼緊急的事情了。”

“不,這不可能的。”他們買東西都是叫的宅急送,至於辦什麼事情,他一向都是交待給許山去辦的,根本不必他親歷親為,便是因為這樣,她才緊張。

警衛搖了搖頭,“你這樣的情况不符合調取監控的條件,不如你給他打個電話好了。”

喻色咬咬唇,她能說她沒有手機嗎,她的手機早就關機了。

可是,在這個現代化的世界裏,她此時若說她沒有手機,警衛一定會以一種絕對古怪的眼神看著她。

喻色沒有解釋,她的事情她跟任何人都解釋不清楚,只有她和季唯衍還有簡非凡最清楚。

其實簡非凡是答應過她離婚的,可是經過了這麼幾年,她和他居然還以夫妻的名義在一起,只不過,從未行過夫妻之實。

她將隨手抄來的圍巾圍在了脖子上,捂住了嘴和鼻子,只露出了一雙眼睛,因為,她要看路。

顧不得鞋子裏的腳丫是光著的了,喻色飛奔在大馬路上,左右四顧著尋找著季唯衍。

天氣真冷,不過,她雖然有幾天沒有出來過了,可是跑步讓她並不至於受不了這樣的冷。

很快,喻色就跑過了一條大街,卻還不見季唯衍的踪影。

她摸了摸身上的口袋,還好有一點點錢,喻色一邊找人一邊尋找著公用電話亭,終於,讓她發現了一個,快步的跑過去,投幣,再撥打電話,聽著電話中的占線的聲音,她想砍人。

季唯衍這是再與誰通電話呢?

想著,她又撥起了許山的。

可是同樣的,許山也在打電話。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拿著電話機急得直跺脚,眼看著打不通,她“嘭”的掛斷,正準備要離開繼續去找季唯衍,卻在轉身的時候,看著那個男人只著一件單薄的外衣,手裡握著手機,一邊聽電話一邊看著她的方向快步走來,“阿染……”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讓她如一隻歡快的鳥兒般直接撲入了季唯衍的懷抱,“你壞,你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