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番外:染色合體(29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2:25
A+ A- 關燈 聽書

“喂,我不吃肉。”她嫌弃的用舌推送了出去,然後掉落在面碗裏,濺起的湯湯水水落在她的手臂上,有一些些的燙疼。

“真不想吃?”季唯衍看著她掉在面碗裏的肉,眉頭微蹙了起來。

“都不餓,不過是煮來吃著玩的,雞蛋是你要的,肉也是你點的,我可沒有要加喲,所以,我不吃的。”

“不行,必須吃幾塊,就少吃幾塊。”他霸道的再夾了一塊肉放到她的唇邊,“乖,吃了。”

喻色真想砍了這男人的手,“我吃不下肉,你吃吧,阿染染,你也要乖。”跟他來硬的是不成了,那便來軟的,就看誰能軟得過誰,她相信,就以他那樣冷冰冰的樣子,他只輸不贏,他軟不過她。

那聲“阿染染”叫得季唯衍一身的雞皮差點抖落,可偏又是那麼的喜歡聽她這樣說話,他真是魔障了,“你吃一口我吃一口,這樣,誰也不欺負誰,總成了吧?”他打個折衷,非要她吃不可。

喻色無奈,只好借著他的筷子吃了一塊肉,果然,她才吃過他筷子夾給她的肉,他就也夾了一塊吃了,而且,就著的就是她才吃過的位置,喻色小臉一紅,“下一塊我自己夾。”

“都在我碗裏,我來。”他卻絲毫不相讓。

喻色恨恨的夾起了她碗裏才掉下去的那一塊,“那你也要讓我喂一口。”

季唯衍好笑的看著喻色鼓起的腮幫,“這是生氣了嗎?”

“嗯,你知道就好。”她真想放下筷子不吃了,雖然她煮的面很好吃的說。

季唯衍哭笑不得,只得道:“把碗裏的面吃好了就去洗澡睡覺。”

那不更成猪了嗎?

喻色搖搖頭,“吃好了看看電視再睡,剛剛好。”

“行。”他悶笑說過,便開始愉悅的吃著面,不知道是不是被之前的痛疼折騰的耗盡了他的體力,他吃得很香,轉眼一大碗就吃了一個乾乾淨淨,這讓喻色特別的有成就感,馬上就把自己吃了半天才只下了一半的面碗推到他的面前,“你再吃些。”

“都是你的口水。”他看過來,唇角掛著若有似無的淺笑,他很少笑,所以,喻色每一次看到他笑都有一種驚豔的感覺,若他的臉沒有變成現在這樣,還更好看。

“你又不是沒吃過,哼哼。”喻色乾脆歪過了身子,也略略站起來一點,小嘴一動,便凑上了男人的薄唇,壞壞的狠狠的吻了他一下,“喏,吃到我的口水沒有?以前不知道吃過多少次呢。”

季唯衍被吻的薄唇越來越緋紅了,他輕輕笑,“好象是我的都被你吃了吧,你是有多貪心呢。”

呃,喻色先是咬了咬牙,貝齒咬得咯吱作響,半晌才道:“明明是你占了我便宜。”

“可是是你主動獻上的。”

喻色:“……”

一張小臉忽紅忽白,一雙眸子忽嗔忽怨,小嘴忽開忽闔,小鼻子皺了又皺,就是這麼片刻間的功夫,喻色臉上的表情豐富極了,看得季唯衍半點也不想移開視線,到底,喻色還是繃不住了,拿起筷子一下子敲到了他的頭上,“快吃完,然後睡覺。”猪就猪吧,她困了,電視也不要看了,還是睡覺好,睡覺少些尷尬,她也不用看他的表情,他的神情似乎全都在說,小笨猪。

是的,她笨了。

也蠢了。

都說吃飽了最好睡,再加上小公寓裏的暖氣開得足足的,這樣的空間的確很容易讓人睡覺,喻色只把碗筷端出去就蜇回了房間,拿了睡衣就去沖涼了,才煮面的時候出了汗,不洗洗睡很不舒服,只要不要洗太長時間,不要沾了冷水就沒關係的。

她洗得飛快,洗好了穿上睡衣,一邊擦著發一邊走出了洗手間,房間的沙發上,男人正坐在上面打著電話,似乎是很重要的電話,他的表情嚴肅著,聽見她的腳步聲才抬頭看過來,然後匆匆說了兩句就掛斷了,“洗好了?”

“嗯。”

“坐下。”他指著身邊的位置要求她。

她想起他之前吻到一半就把她放在了那個位置,心裡居然就有點小睹得慌,“不用你幫我吹,我自己吹,你去洗澡吧。”

他卻伸手一扯,就要强行的將她摁坐下去,可是力道一下子大了,喻色被帶著靠在了他的懷裡,等他想要避開,女人嬌軟的身體已經欺了上來,“阿染……”她先是軟軟的喚了他一聲,然後身子的重量就全然的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不由自主的就倒在了尺寸有些偏小,卻對於兩個人重疊而臥剛剛好的沙發上。

女Xing的氣息如蘭的吐在季唯衍的臉上,兩個人的姿勢絕對的够讓人想入非非了,四目相對,喻色的眼裡都是朦朧,她想說點什麼,可又不知要說什麼,索Xing紅唇落下,貝齒直接就咬了下去,“說好的懲罰到了。”她小聲嘟囔著,卻是一半落入了兩個人的耳中,一半被嗚咽在兩個人的口中。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從來都是另類的,而與季唯衍一起,起初的時候都是她主動,然後動著動著到最後就變成了男人掌控所有的局勢把她給退居二線了。

可這一次,季唯衍居然沒什麼回應,只淡淡的回吻了一下,兩隻大手就掐住了她的小腰,扣著她不許她貼近,同時,冷俊的容顏微微一偏,便避過了她要繼續深入的唇。

那驟然間的抽離讓喻色有一瞬間的恍惚,她趴在他的身上,還未幹的長髮滴落的水珠也濕了他的身體和衣衫,兩個人就這樣對峙著,喻色恨不得忘盡他的眼眸深處,可惜,他根本不許她看透。

平日裏才洗過澡的她身體會自然而然的感覺到熱,而剛剛她欺上男人身而上的時候更是感覺到了熱,可此刻,季唯衍只一個淡淡的眼神,她身上所有的熱度就彷彿被一下子潑上了氷水般一瞬間就消失無盡了。

冷,很冷。

喻色訕訕的從男人的身上爬了起來,然後伸手拿過吹風機,轉身就面向了電視,一手吹著頭髮一手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邊看著邊道:“你快去洗洗。”尷尬還在,好在她不用看著他了,所以才自然了些,吹幹了頭髮就去睡,突然就發覺這一頭長長的頭髮有些礙事,若是短頭髮,隨便擦幾下就快幹了。

季唯衍還坐在沙發上,喻**著比他高了一個頭,她臉上似乎沁著微笑,可他知道她此刻的心情,他沒有出聲,只是喉結狠狠的滑動了兩下,再強壓下身體裏的那份悸動,隨即起身,大步的走進了洗手間。

傷口早就結痂了,不過喻色並不許他直接淋浴,而是浴缸裏接滿了水,他撩著水慢慢的擦身,這幾天都是這樣的。

季唯衍洗得很慢,目光時不時的掃過鏡子裏的自己,一身的疤深深淺淺大大小小,其實看起來很醜,他不知道喻色為什麼還喜歡這樣的自己?

還有阮菲菲,他真的理解不了。

慢慢擦淨了身體,正要出去,才發現他剛剛進來的時候急,急欲避開喻色的尷尬,竟然忘了拿睡衣,只好將浴巾隨意的裹在腰上,這才推門而出,髮絲上全都是水珠,被房間內的燈光映著閃爍著點點的晶瑩。

正看著電視的喻色已經吹好了發,聽見聲音便轉過了頭,看見的就是只著浴巾的季唯衍,他腰上的浴巾鬆鬆垮垮的系著,彷彿隨時都能脫落一樣,不過,這樣才能彰顯他身材的完美,從上到下,沒有一絲贅肉,唯一遺憾的就是那些疤太多,多的數也數不清。

之前同床共枕的時候也能看到他的身體,可與現在這樣兩個人都不在床上相比,那種視覺感官和感覺又是完全不一樣的。

甚至與她直接為他擦身時的感覺又不一樣。

隔著空氣,她看著他的身體,呆呆的,傻傻的,帶著膜拜的神情,季唯衍這才發覺自己站在門前任她品頭論足的欣賞有幾秒鐘了,“忘了拿睡衣。”他略略尷尬的去拿了睡衣披在身上,腰帶松松的系上的時候,原本圍在裡面的浴巾也掉落了下來,落地的那一瞬間,讓人很有種想要去窺探剛剛那浴巾之下都藏了什麼的感覺。

喻色白了他一眼,皺眉,倏的拿起一旁他的手機,“不好意思,剛看了你的手機。”

“怎麼了?”他迷糊的問他,就見她忽而一揚手,他的手機就被她當成玩具般的拋了過來,眼看著那條華麗的抛物線直奔自己,季唯衍只好伸手俐落的接過。

“你心上人打給你了。”喻色沒好氣的說完,繼續看電視。

季唯衍掃過未接電話的昵稱,阮菲菲三個字直接入了眼眸,有一瞬間他想把她滑入黑名單,可是下一秒鐘,他又頓住了,在身體裏的盅沒有解除之前,他還得留著她。

總會有辦法的,他相信事在人為,“睡吧。”抬首,他眼神幽幽的看著喻色,不管阮菲菲是不是他的心上人,他的床,卻只許喻色一個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