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番外:染色合體(29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1:24
A+ A- 關燈 聽書

一個喻姓,便牽動了喻色所有的神經。

自從那一晚在覓羅餐廳與喻淵庭用餐後分開,他們再沒有聯系過,原因無它,只因那一晚她就隨著季唯衍離開了,手機關機,即便喻淵庭想要找她也聯系不上她。

喻瑤出了什麼事情了?

喻色困惑的看了一遍又一遍,雖然她一點也不喜歡那個自以為是的喻瑤,可喻瑤畢竟姓喻。

喻色等了又等,可洗手間的季唯衍還沒出來,喻色手癢了,隨手就回了喻淵庭一句,“喻瑤怎麼了?”

十秒鐘後,季唯衍的手機收到了一條彩信,彩信是一張照片。

是喻瑤的照片。

不過,有點朦朧,像是被P過了。

再看照片中的女孩,第一眼喻色並沒有認出來,再看了一眼才發現是喻瑤。

天,她剔了光頭。

一身紅紗遮體。

就是那層紅紗像是被打了馬賽克。

“看什麼呢?”季唯衍從洗手間出來了,長臂一探,伸手就摟住了喻色的小腰。

“喻瑤。”喻色也不避諱,反正她拿的是他的手機,也被他給逮了一個正著,“嗯嗯,我先道歉,私看了你的手機。”

“哦?”季唯衍拿過,看到喻淵庭質問的話語再看過喻瑤被P過的照片,飛快掃過後他就放下了手機,“無聊,不必理會。”

“阿染,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那個“喻”姓,讓她到底還是關切了。

“不知道,咦,怎麼一股糊味?”季唯衍一吸鼻子,目光也掠到了廚房。

喻色一敲腦袋瓜,“我的粥……”

百米衝刺的進了廚房,還好季唯衍提醒的及時,粥才有一點點的糊,還可以吃。

喻色放好了桌子,盛了粥,再端上早就做好的三樣小菜,季唯衍也已經洗漱好了,兩個人相對而坐,每一次與他一起用餐的時候,她都會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在小出租屋的那一段美好的時光,想著他們住在一起的第一晚他就擠上了她的床,不過,他比她純潔多了。

菜色都是兩個人愛吃的,他吃東西不挑,不過,她還是從他撿一樣菜的頻率中知道了他愛吃什麼,“阿染,這個糖醋蒜我淹了幾天了,你嘗嘗。”三個寶貝就愛吃酸甜的東西,所以,她很會做這些,這點倒是與季唯衍很象,他也愛吃,最愛的是糖醋排骨。

夾了一塊放在他的碗裏,他不会的吃了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最喜歡看他用餐時的樣子,別人吃個飯一點也不雅觀,可季唯衍用餐時就只能讓她想到一個詞語來形容。

紳士。

那是一種骨子裡就養成的好習慣,文雅,安靜,就連拿筷子也是那樣的賞心悅目,是她這樣從小沒人要的人比不上的。

她沒骨頭慣了。

真想就這樣與他一起一輩子。

空間雖小,可是她很開心。

兩個人在這小小的天地裏,她常常會有一種錯覺,他們脫離了現代人的節奏和空間,就有一種到了天荒地老的感覺,彷彿這世上就只剩下了她和他。

可既便生活歸於了平淡,她也還是喜歡。

反正,只要是與他一起,她都喜歡。

一日三餐,柴米油鹽,轉眼就是晚上了。

用完了晚餐,身體已經見好的季唯衍就打開了電腦開始了工作,喻色洗好了碗收拾好了廚房也打開了電視,她怕打擾到季唯衍的工作,就把電視的音量調小,兩個人各忙各的各做各的,小屋裏全都是溫馨的氣息。

“嘭”,就在那靜謐聲中,房門被猛的敲響。

“誰?”喻**起。

“我去看。”季唯衍卻先她一步到了門前,透過猫眼看出去,外面七八個男人,此時正氣勢汹汹的盯著小公寓的房門,恨不得立刻破門而入。

季唯衍眯起了眼睛,喻瑤還不算笨,猜到是他做的了。

他拿起手機,將那天喻瑤打來電話時的錄音還有小Zha彈爆炸後的畫面悄然發給了喻淵庭,發好了,門外的人敲門聲也越來越重了。

一聲緊似一聲。

他透過猫眼看著,並不急著開門。

喻色被那敲門聲吵到了,“誰呀?你怎麼不開門?”

“嗯,他們一會就離開了,所以不用開門。”

“到底誰呀?你不開門怎麼知道?”喻色起了身,人也凑了過來,敲門聲太吵了。

季唯衍原本想攔,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他再攔也攔不住了,“是喻瑤派來的人。”

“阿染,喻瑤被剔了光頭,是不是你做的?”喻色正色了起來,雖然她不待見喻瑤,可是好歹她們都姓喻,她並不樂見喻瑤一個女孩子家家被剔了光頭。

若真是季唯衍,她覺得這事季唯衍做的不對了。

“嗯,是我做的。”季唯衍點頭承認了,因為再瞞也瞞不住了,索Xing,承認就是了。

“你怎麼這樣?”喻色撇唇,惱怒的看著他。

“喻淵庭都不會怪我,喻色,你也不會怪我吧。”

“你騙人。”喻瑤怎麼也是喻淵庭的女兒,喻淵庭怎麼會不怪他呢?她不信。

就在這時,季唯衍的手機響了,伴著的,還有門外那越來越猛烈的敲門聲,喻色就有種感覺,似乎下一秒鐘,小公寓的門就要被撞開了。

季唯衍慢香香的接起了手機,“喻先生有何賜教?是不是讓我打開房門,迎接門外那幾個壯漢進來,然後,任由他們打一頓呢?”

“什麼意思?”喻淵庭剛剛才聽過看過季唯衍發給他的照片和語音,這個時候正是氣的火冒三丈,他原本以為是季唯衍無理取鬧的收拾了喻瑤,卻沒有想到,原來是喻瑤先惹上了喻色,這一刻,他烦乱了,喻色和喻瑤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個委屈了他心裡都不好過。

“哦,喻先生聽聽這是什麼聲音?”季唯衍把手機移到了房門處,頓時那“哐哐哐”的敲門聲就傳遞給了喻淵庭,“門外有人敲門,難道不是喻先生派來的?”

“我沒有。”喻淵庭一開口就否認了。

“哦,那看來就是喻家的千金小姐請來的人了,上一次也是她派了人送來了包裹,嚇了喻色一嚇,現在,是想來砍人了?原因無他,就因為喻色嫁了一個她喜歡的男人,所以,她就要對喻色不利,嗯,我想這個訊息我要是賣到全國各家頂級報社,喻先生覺得是不是都應該算作頭皮?你說我賣多少錢合適呢?”他漫不經心的說過,那邊喻淵庭一張臉早就黑了。

“季先生,我先處理一下,再會。”說完,那頭就急急掛斷了。

一旁聽著的喻色這才明白事情的來籠去脈,也是這時候才想起那天自己被炸的嚇壞了的時候,季唯衍似乎是接了一個電話,不過,她沒有聽到對方都說了什麼,看來那時就是喻瑤打過來的,原來喻瑤被剔了頭髮是這男人為她報仇呢。

“你呀,怎麼不跟我商量一下。”喻色也不管那些敲門的了,愛咋地咋地,喻淵庭愛管不管,喻淵庭不管,她相信以季唯衍的本事,七八個壯漢還不算事兒,只是,她有些心疼季唯衍的傷這才見好就要打架,體力上多少會吃虧。

“跟你商量你還會同意?”季唯衍淡清清的看著喻色。

“也不見得不同意你報復她,只是,咱換一個管道多好。”想著喻瑤那一頭及腰的長髮,現在全沒了,估計喻瑤一定受不了這個打擊。

“做都做了,爺隨便你懲罰好了。”季唯衍溫溫一笑,拉著她一起坐到了沙發上,而她則是坐在了他的腿上。

房門還在響,可是相對而坐的兩個人已經充耳不聞了,他大掌拉著她的小手,“說吧,今晚想怎麼懲罰我?爺候著呢。”

他的聲音低啞而磁Xing,帶著一股子說不盡的Xing感意味,喻色心口狂跳著,他這樣露骨的意思她哪裡聽不懂呢,想著他身體好些了,可是她還在小月子裏,哪裡做得了那些出格的事情呢。

小臉緋紅著,喻色輕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身後的敲門聲依舊,可是那樣大的聲音她卻全然的聽不見了,腰上的大掌越收越緊,緊的,彷彿要將她嵌入到他的身體裏一樣,也惹得她全身都嬌軟了起來。

忽而,他的唇就貼上了她的耳珠,輕輕吮了一下,便聽他道:“傻瓜,你以為我要你怎麼懲罰我?只是親親就好了,這樣你也不樂意?”

喻色的腦袋轟的炸開了,整個人更軟了,趴在季唯衍肩膀上的小腦袋瓜不老實了,她張嘴,一口就咬在了他的肩膀上,“臭阿染,你壞,你壞。”咬完了,粉拳也如雨點般的落在他的背上。

對,是背上。

若是胸口,她還真的捨不得。

季唯衍也不惱,也不拉開她的手,由著她的手恣意的敲打著他,他的傷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可,他是男人,他親口答應過簡非凡不要喻色的,那便,不會越那雷池一步。

他帶她私奔,只是想要與她在一起,與其它的無關。

不要她可以,可是不吻她,那真的不可以。

他是正常的男人,還是很正常的男人。

“要不,我幫你懲罰回來?”敲門聲漸去的時候,他這樣問喻色,然後,也不等喻色回答,兩片薄唇便輕輕的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