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番外:染色合體(28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0:39
A+ A- 關燈 聽書

室內的光線不明不暗,輕輕柔柔的寫著歲月的流光,映著兩個人的容顏如同小醉了一般,特別的詩意朦朧。

橫躺在床上的季唯衍看著床前的小女人,忽而就想起他們的第一次,那一次也是這小女人主動的。

他與她在一起,每一次那個打開先河的都是她。

視線越發的柔和,“色,我是不是很不男人?”

喻色睜大了眼睛,然後很快就眯了起來,微微帶著點調皮的笑,“你知道就好。”

“真的嗎?”季唯衍忽而又加重了語調。

“怎麼,你還不承認?”喻色就笑了起來,邊說邊要去解他的衣服。

這一次,他沒有擋著她的手,任由她的小手在他的身上遊走著,一顆顆的解著扣子,喻色大大方方,不見半點羞赧,倒是他,眉宇間都是不自然的神色,只强忍著,“你信不信我分分鐘就能把你推倒,然後吃幹抹淨。”

喻色又瞪圓了眼睛,然後,看著男人一本正經的表情,顯然的,他是覺得他的男Xing尊嚴受到挑戰了,她立碼舉起雙手做投隆狀,“季唯衍衕誌,我錯了,我一直都知道你是男人,而且,很男人。”她說著,居然腦補了一下他生龍活虎時的表現,頓時,一張小臉也泛起了緋紅,完了,與他一起,她總是不由自主的就能回想起他們從前在一起時的點滴,那時,他們之間的關係親密的比夫妻還夫妻,可是經過了這麼幾年,他們還是做不成夫妻,只不知,簡非凡何時能放了她呢。

“這還差不多,嗯,開始吧。”扣子已經解到了最後一顆,裡面就是秋衣了。

喻色的小臉還紅著,不過她可沒有不好意思,扣子解開她卻不管他的上半身了,而是一雙小手繞到了下方,開始解他的褲子。

天氣冷,他穿得厚些,一條外褲一條保暖卫生裤,解外褲的時候他還能繃得住,可當她的小手往下拉他的卫生裤時,他的長腿突然緊繃了起來。

隔著布料,也許別人感覺不到,可是喻色多敏感呢,她是做過看護的,又曾經那樣熟悉季唯衍,曾經他身上的每一個毛孔她都清楚,她忍著笑,差點被憋出了內傷,這男人,有時候就跟個小孩子似的,若不是她知道他的威風歷史,知道他的本事和能耐,真的一點也不相信在這小公寓裏的這個如同小孩子般的男人就是季唯衍。

“喻染。”她突然正了面色,很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

“嗯?”

“你多大了?”

“你知道的。”

“嗯,算是大人了。”

他迷糊了,不懂她這突然間這麼一本正經的跟他對話是什麼意思。

“小孩子都不怕脫褲子,你怕?”

季唯衍總算明白喻色的意思了,“不怕。”若是怕,他就還不如小孩子了,這要是作實了,以後他在喻色面前怎麼振夫綱。

想到夫綱這個詞彙,季唯衍的眸色深了又深,她還是人妻,也是人母,什麼時候能真真正正的成為他的妻子呢?他們又什麼時候可以堂堂正正不被世俗所不容的在一起呢。

喻色不会的扒著他的卫生裤,一點一點褪下來的時候,才發現他腿上並沒有什麼疤,上一次在小出租屋裏,她還真是沒有仔細看過,“阿染,那時只傷了臉嗎?”

“嗯。”他昏迷不醒的時候被野獸光顧了,自然是先光顧的他沒有任何遮蔽物的臉了。

等他醒過來,便傷得不成樣子,後來,就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許久了,他已經習慣了。

那時看到這樣的自己,就想著還喻色一個自由,就想著成全她和簡非凡,那時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天,他還能與喻色在一起,雖然不名正不言順,可能與她這樣近距離的相處,他已經很開心很滿足了。

喻色動作了起來,毛巾重新撩了熱水,這樣給他擦身的時候才不至於冷。

他很瘦,可是瘦不代表沒肌肉,他腿上的肌肉强健的象一隻豹子,喻色雖然告訴了自己要心無旁鷺,可是面對這樣的男人,還是自己心愛的男人,說不動心那是假的,若真不動心,她就不正常了。

“色,什麼也別想,什麼都交給我。”他看她動作緩了下來,以為她想起了心事,便低聲寬慰她。

喻色抬頭看著他,他沒說他要娶她,可只是這一句,就讓她心暖了,她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在告訴她,總有一天他會讓她做他名正言順的季家後的。

“阿染,以後你會回小城嗎?”她輕聲問,心裡在敲著鼓,她早晚要回去的,因為孩子們在那裡,可若他不去,她一個人回去又怎麼會快樂呢。

“不會。”不想,他出口就給了她一個否决的答案。

“你……”

“我會去新加坡。”季唯衍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那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在他的腿上撫來撫去,此時的他已經適應了她的動作,緊繃的長腿也放鬆開來,就象第一次見那般,他坦然的受著她的服務,其實只要你不想歪,一切都是很美好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擦好了兩腿,喻色又繞到了他的上圍,翻到身體兩側的襯衫間,秋衣正緊貼在他的身上。

喻色皺了皺眉頭,然後不等季唯衍說話,她就已經轉身了,拉開一旁的小抽屜,果然有一把小剪刀,她剛剛打掃的時候就發現了。

“哧啦”一聲,秋衣被剪開了。

喻色剪的很慢,當秋衣被一點一點的剝離開他的身體時,一大片的紅腫和血腥入目,她早知道他的傷,也不是第一次給他包紮了,只是沒想到這都幾天了,怎麼半點不見好轉,相反的果然如許山所說的又加重了。

“怎麼感染的?”她搖頭,不明所以的問他。

“天氣冷。”

“天氣冷有什麼關係,說吧,說一個與天氣冷無關的原因。”

他能說是下雨了嗎?

而他被雨水淋濕了衣服,然後再濕到傷口,於是就感染了,一切,就是這樣簡單。

“沒有了。”可,到底還是不能說,帶來喻瑤的事情,他不想她知道。

他就騙人吧。

喻色狠狠瞪了他一眼,“怎麼就這麼不愛惜自己呢?”

他呵呵的笑,“這傷真的不算什麼的,只要我不亂動,幾天就好俐落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從現在開始,你都不能亂動,動一下要經過我準予喲,你同意不同意?”

“同意,季家後。”他一本正經的。

喻色失笑,季唯衍若是哄起人來,那絕對能哄得人心甘情願的為他做事為他賣命,他就是有那個本事,讓人著魔了般的只想跟隨著他,男人女人皆一樣。

如她。

如許山。

還有阮菲菲之流。

從前的梅琴也是很愛他。

男人能惹桃花證明他本事他有被人愛的資本,可,要是時時刻刻的都在惹桃花,於她來說那就是麻煩了。

剪掉的紗布堆在一旁,白色與紅色纏繞在一起,根本分不開,那色彩有些刺眼,喻色人就在紗布的旁邊,卻沒有半點違和之感,她認真的仔細的為季唯衍清理著傷口。

原本槍傷只是一小片,如今,已經紅腫成了一大片。

心有些疼,每一動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一個不小心觸到了他的痛點。

可即便是這樣,她也知道他一定是很疼的。

只是這男人一向能隱忍,他這樣的傷若是換在她身上,估計她早就不能動了,哪裡還能如他這樣還從T市追到了這個小縣城,想到他來這裡應該都是為了她,她的心暖暖的。

季唯衍靜靜的,如雕塑般的任由著她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動來動手,喻色真受不了他這樣的靜,忽而就一抬頭,結果,看到的是緊蹙著眉頭的季唯衍,看到她看過來,他緊蹙的眉頭似是要舒展開來,又覺得一下子舒展開很尷尬,那表情看起來萬分的彆扭,喻色不由得就更心疼了,“疼就哼幾聲嗎,也沒人敢說你不男人。”

見他不說話,她想了想又道:“再說了,你什麼樣子我沒見過呢,我初初見到你的時候,你的樣子比現在還醜,醜爆了,臉腫得象西瓜一樣,身上呀,到處都是紅紅腫腫血淋淋的,若不是我給你清理你都快要沒人樣了,你現在再裝男人,是不是晚了點?”

“呵。”季唯衍終於破功,低笑了一聲,眉頭的緊蹙也緩緩舒展開來,“是有一些疼,不過,還能忍住。”

“別忍了好不好?你就叫一聲給我聽聽。”

季唯衍眉眼一下子彎了開來,這一次是笑了,“真要我叫?”

“嗯,叫出來就舒服許多。”

“啊……啊……嗯嗯……”他使壞的真的叫了出來,可是學著的,卻是每次他折騰她時她情動之時的那個……那個叫聲……

喻色的臉迅速走紅,她先是瞠目的看著他,季先生在她眼裡從來都是高冷的,何曾這樣的學過她那些……那些不能入耳的叫聲呢。

突然間發現這男人的千面原來這樣可愛,“阿染……”

完了,她愛他,又多了些分。

PS:阿染呼喚長評,寫書評,合薪水,別忘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