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番外:染色合體(28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0:31
A+ A- 關燈 聽書

可想了又想,到底是沒有說出來。

既然再也做不到,那便不要說。

“好,我記著你的話了,是男人你就做到,否則,我簡非凡與你勢不兩力。”

“嗯。”低應了一聲,季唯衍轉身,再把手機交給了喻色,“他找你,好好說,別怕。”

那樣溫柔的男聲,與對簡非凡時是完全不一樣的,聽到簡非凡的耳朵裏他愣了一下,他從不知道季唯衍那樣看起來冷冰冰的人是怎麼與喻色相處的,這一刻即便看不見,他也知道了。

他對喻色一點也不冷,相反的,全都是溫柔。

喻色接過了手機,聽著手機彼端淺淺低低的呼吸聲,而那端,簡非凡也是聽著她的呼吸聲,一時間,兩個人都靜了下來,誰也沒有說話。

就彷彿商量好了似的,彼此默默的傾聽著對方的呼吸聲。

季唯衍低咳了一聲,“你們說,我去下洗手間。”

“阿染……”季唯衍的一聲終於打破了沉寂,她急著要叫住他,卻在出口的刹那才想起手機那一端的簡非凡,不由得的懊惱的撇了撇唇,“非凡,對不起。”她就是大腦一時衝動就要與季唯衍私奔了,可此時,她並不後悔。

簡非凡薄唇微抿,黑亮的眸子望著夜色中的某一點一眨不眨,發現喻色不見了,他恨不得立刻把她逮到然後狠狠的修理她一番,可此刻她話一出口,只聽著她軟軟的聲音,他原本冷下來的心頓時柔如Chun水,再也恨不起來,“小色,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沙啞的聲音自電話彼端傳來,這一聲,讓喻色頓時流淚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非凡,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她知道,以她現在的身份,只要她與季唯衍在一起,最最對不住的人就是簡非凡了,可是沒辦法,她管不住自己的心。

“告訴我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想著她還在小月子,這才醒過來不足二十四小時,簡非凡的頭便疼了起來,他捧在手心裏怕化了的女人,此時卻在另一個男人的身邊。

“沒,我挺好的。”喻色流淚了,為什麼與最愛的人在一起,就要傷了另一個男人的心呢?即便簡非凡沒有說什麼,可她知道他此時的心一定在滴血,是個男人最不願承受的就是自己的妻子與旁的男人私奔了,而她,恰恰給了他這樣的痛苦。

“別哭。”喻色沒有抽泣,她只是無聲的哭泣,可,生三個寶寶時因為季唯衍的失踪她每天的以淚洗面讓簡非凡早就熟悉她的聲音了,她聲音只要一悶悶的,便是在悄悄的流淚,而只要想到她流淚的畫面,他的心也便隱隱的作疼。

“我沒哭,非凡,你回去吧,好好照顧曉越曉美和曉衍好不好?”想著他們還在同一座城市裏,想著他就為了她而不肯離開,喻色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不好。”簡非凡低聲否决,她在哪裡,他便在哪裡,否則,他要如何放得下心呢。

“我想給孩子們打個電話。”她又哭,真是沒用,一早才與孩子們打過電話,可是現在,她又想打了。

“嗯,打吧,隨時都可以,不過,要等與我掛了電話後再打。”

“好。”她抽噎著,既然他已經聽出來她哭了,她便也不想忍著了,索Xing想哭便哭。

“好好照顧自己。”

“嗯。”

“別碰冷水。”

“嗯。”

“外面冷,出來多穿些,別受了風。”

“嗯。”

他說,她就應。

洗手間裏季唯衍已經出來了。

看著他,喻色皺眉,這場面怎麼越想越怪異呢,她在跟他的丈夫打電話,可怎麼就覺得彆扭呢。

腰上一緊,一隻手臂環住了她的腰,季唯衍輕摟著她,他的氣息逼近的讓她再也無法專心致志的與簡非凡打電話,那邊,簡非凡也是能說的都說了,他覺得自己再多說就象是老媽子般了,“沒事就掛了吧,想回來就回來,提前告訴我,我去接你。”

“好。”

“晚安。”簡非凡平靜的道了晚安,卻還是手拿著手機等著喻色掛機,喻色也是拿著等著他先掛機,就這樣的靜下來的時候,一時之間誰也不好先掛機了。

季唯衍歪頭看著喻色呆愣愣也不聽電話的模樣,雖然呆,可看起來特別的好吃的樣子,也不管她是不是還與簡非凡在打電話了,他的唇落在了她的耳珠上,輕輕的吸著,瞬間就讓喻色狂顫了一下,“唔……”她低哼了一聲,像是吃痛又像是被什麼咬了一下,可,這樣的一聲任誰都會下意識的進行豐富的聯想,簡非凡自然也是。

“被蚊子咬了?”

“沒……”喻色哪裡敢說季唯衍是蚊子呢,他可就在她的身後,此時還在逞兇做壞事。

“那我去忙了,有事電話聯繫。”

“晚安。”

“晚安。”

彼此又道了一遍晚安,兩個人這才掛斷了電話,這一次是同時掛斷的,當手機裏傳來盲音時,喻色才略略的松了一口氣,小手一推身後的男人,“阿染,我覺得自己很對不起非凡。”

“後悔了?”他大男人的突然間在她的耳珠上咬了一下。

“疼。”她咬牙,“我不後悔,只是覺得對不住他,阿染,以後遇到好的女生,你一定要介紹給非凡,好嗎?”

“嗯,除你之誰,誰都可以。”

他的聲音漸漸的淹沒在他的口中,他舌尖滑過她的耳她的發,一寸一寸的掠過,很柔很暖,很美,忽而,手機的鈴聲刺耳的響了起來,喻色這才驚醒過來,急忙從他的懷裡鑽出來,“阿染,你的傷。”剛剛,她好象又靠在他的胸口上了。

“無妨,你去看電視吧,我去洗澡。”剛剛進洗手間,他已經放好了洗澡水。

“喂,說了不許你洗的,怎麼,我的話你不想聽嗎?”喻色惱了,小手扯住他的手腕,不許他走開。

他眸光掃了她一眼,這才慢香香的接起電話,“到手了?”

“嗯,包括簡……喻小姐的,全都到手了。”許山更改的很快,這個時候再說簡家後季唯衍一定不樂意,他太瞭解季唯衍的Xing格了。

“好,放在你那,等我要用的時候再找你。”

“那藥呢?”許山看著手裡的藥,迷糊了,不是季唯衍說讓他送藥嗎,他這都準備好了,可是看季唯衍的意思好象又不想要了。

“找個陌生人,借他的電話用用,給藥店打個電話,讓他們送藥,嗯,錢也讓那陌生人幫付好了。”

“明白。”

季唯衍這才報了單身公寓的地址,簡非凡說的漂亮,可他不得不防。

再有,他也不打算許山來他這地兒,二人世界才開始就被簡非凡給折騰的少了氣氛,他可不想再多個男人的味道了。

喻色終於等他打完了電話,撩起了水盆裏的手巾,手指著房間正中的大床,“躺下。”

呃,季唯衍這才發現她還挺快的,他打電話的功夫,她已經進去洗手間端了熱水出來,手裡也多了毛巾,“我自己來就好。”他一個大男人,居然就有點微赧了。

喻色“撲哧”一聲笑了,“季唯衍,你難道以為這是第一次要被我看光光嗎?”

他醒過來的第一眼,她就在給他擦身呢,現在,不過是要把從前的行為再重複一遍罷了。

“好。”季唯衍答應了,可是一張沒有表情的臉上卻悄悄的染上了一抹不易覺察的紅潮,他坐到了床上,卻忸怩了起來。

喻色看他半天也不動一下的樣子,不由得失笑,“我轉過身去不看你,你躺好了叫我,我來給你擦身,你放心,你認識我的時候我就是看護了,做這個,我不比醫院裏的護士差。”從沒見過這麼放不開的男人,但是,他每次要她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生龍活虎一樣,就差沒把她真吃了。

季唯衍薄唇微張了張,他想說點什麼,卻發現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不知道下了多少的决心,這才慢香香的躺了下去,然後,拉過被子蓋在了身上。

那模樣了,倒像是個在等床的小女人一樣,讓他直皺眉頭。

可,若不蓋上被子,他更不自在。

喻色拿著手巾等了又等,許久聽不到身後的動靜,捂嘴笑了笑,才道:“阿染,我轉身了呀。”

怎麼就覺得她現在不是小媳婦,而他是小媳婦了呢。

這男人,有時候特男人。

可有時候,比女人還彆扭。

真不知他在彆扭什麼。

“嗯。”季唯衍低喃了一聲,大手下意識的拉了拉身上的被子,那動作剛好被轉過身的喻色看了一個正著。

“季唯衍,原來你這樣會害羞呀?”她隨口問,便要去拉下他身上的被子,然後還要脫下他身上的衣服,不然怎麼擦身呢。

季唯衍的大手卻突的落在了她的小手上,像是下意識的要封锁她接下來的動作。

喻色皺了皺眉頭,“不會真被我說中了吧。”這還真害羞起來了。

“我……我還是自己去洗手間自己洗吧。”第一次那時他先是昏迷不醒的,也不知道她在給他擦身,可是現在不一樣,他是清醒著的等著她給他擦身,那種感覺有點怪怪。

喻色更樂了,眼睛瞄著他的大手,突的,她一用力,便甩開了他的手,也把他身上的被子揭了一個正著,“季唯衍,你從裏到外都是我的了,我偏要看你。”

PS:阿染現在的表現不錯吧,歡迎親們給阿染寫長評,寫長評可以拿薪水喲。

親愛的們在作品書評區發佈不少於200字的長書評,若被編輯選中,將在新版用戶端–嗨閱“書吧”(舊版發現-書評)中獲得展現。

書評被採納的親還將獲得500點券獎勵,點券獎勵將於書評被採納後的第二天發放,親愛的們不要錯過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