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番外:染色合體(28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20:00
A+ A- 關燈 聽書

那孩子怎麼沒的,他知道。

這件事,該算在龍驍的頭上的。

所以,對上喻淵庭的時候,他半點也沒有客氣。

回想她身上全是血的樣子,他心口又是一陣鈍疼,指尖輕撫上她的小臉,“去放洗澡水,我想洗個澡。”從醒來,他一直沒有洗澡,昏迷了兩天,這都多久沒洗了,全身都像是長刺了一樣,很不舒服。

“不行。”她瞄瞄他的胸口,“你不能洗澡。”受著傷呢,再洗澡的話,傷口會因為碰了水而發生第N次感染的,他這已經是感染了,“阿染,好端端的,你怎麼又傷口感染了呢?”就算那天他封锁龍驍帶走她繃開了傷口,也不至於象許山說的那樣嚴重吧。

真想看看他的傷口。

“沒什麼。”季唯衍淡淡一笑,他不想告訴她他把喻瑤弄到了這座小縣城他開了好久的直升飛機這些事,那些,他統統不想讓她知道了。

她知道了,也是徒惹她憂心罷了。

他喜歡的女人,就該是每天都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

喻色眯起了眼睛,看了又看季唯衍,她有些不相信他的一句‘沒什麼’,可,她也想不出來他到底是怎麼回事,算了,不想了,他這個人有潔癖她知道,那她就幫他好了,“阿染,我幫你擦身吧,你等等我,我去端水和拿毛巾。”

可,她才要起身就被季唯衍一個側翻給壓住了。

男Xing的氣息兜頭兜臉的籠罩著她嬌小的身子,他低頭輕輕的吻上了她。

起初,那真的只是輕輕的吻,只限於四片唇的接觸,可是漸漸的……

喻色喘息了起來,男人幾天沒有刮過的青色的胡碴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她嬌嫩的肌膚,帶著微癢,也帶著輕顫,“阿染……阿染……”

她低低喃喃的輕喚蔓延在小公寓內,一塵不染的床上,兩個人緊貼在一起,那種感覺讓她只想到了一個詞彙,死了都要愛。

空氣裏飄著獨屬於兩個人的氣息,喻色狠狠的呼吸著,不知道兩個人在一起能多久,她不奢望兩個人的長長久久,她也奢望將來,只希望能珍惜與他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許久許久,季唯衍才悄然起身,挺拔的身形慢慢踱步到了窗前,他似乎是想吸一根烟,可惜這裡沒有,他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窗外的萬家燈火,小縣城不大,可夜色卻很美。

喻色則是靜靜的躺在床上,身子軟的不行。

靜謐的空間,她看著他的背影都是那樣的好看,足足躺了有兩三分鐘,身子才重新又有了力氣,喻色起了身,徑直的走到他的身後,手臂輕環在他的腰上,“阿染,想什麼呢?”想得那樣認真,都不理會她了。

季唯衍喉結滾動了兩下,真想狠狠的敲這小女人的頭,他還能想什麼,不過是走到這窗前來壓一壓身體裏的火罷了,若是再不從她身上移開,只怕,他會控制不住的一不管自己的傷二也不管她才流了孩子就把她直接就地正法了的。

這個可能Xing非常的大。

大掌輕握住她環在他小腹上的兩隻小手,“怎麼這麼冰?”

喻色頭貼著他的背,深嗅著他身上的氣息,怎麼聞都聞不够,就是喜歡與他在一起。

“天氣冷唄。”

“可是房間裏並不冷,怎麼回事?”他不解的輕聲問她,大手也在溫暖著她的小手。

“可能是生孩子的時候不小心受了風吧,從那以後,我的手和脚不管是冷天還是熱天都是冰冰的,不過,在咱們那座小城是從沒有冷天的,所以我還沒有感覺,這裡太冷了吧。”

“曉衍很可愛。”不知不覺的,兩個人就聊到了孩子身上,這一說喻色居然就想孩子們了。

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想到自己與季唯衍的私奔其實是被世俗所不容的。

原本的一腔熱血就在這時候被兜頭澆上了冷水。

是她對不住簡非凡的。

甚至於,連個電話都沒有給他打過一個。

這世上,她最最對不住的人就是簡非凡了吧。

好在,她從來沒有答應過給他愛情,好在,從他們第一天相識到現在她從沒有隱瞞過她只愛季唯衍的心。

“嗯,那孩子很調皮。”

“象你。”他輕笑,“你小時候也一定很調皮。”

“孤兒院的人也這樣說,不過我自己是不記得了。”越是提起孩子們就越是想念,可她現在連給他們打個電話都不可以了。

“她喜歡小動物,大抵是還不到害怕的年紀,什麼狼蛇虎豹,她都不怕。”

“那孩子的出生真的是一個奇迹,我一直以為只有兩個孩子,沒想到居然是三胞胎,阿染,曉越和曉美都用了你起的名字。”

“聽說他們出生的時候小小的,才六個多月是不是?”

“嗯,那時我就擔心,擔心他們會長不大,太小了,可你看看,他們現在都很健康。”那時很多人都說七活八不活,六個月就更難活了,沒想到三個寶貝打破了那個魔咒,至今都活得好好的。

“想他們了?”他打開她的手,再翻轉過她的身子,讓她得以面對他,然後很認真的問她。

季唯衍若不問,喻色就覺得她還可以堅持下去,這一問,她真的恨不得立刻馬上給他們打個電話,可想了又想,她又怕打電話招來了簡非凡,那麼,他們這私奔還沒一天就會被逮回去了,她會有多遺憾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說私奔的時候她什麼都沒想,就只想著與他在一起。

可現在,這還沒一個晚上呢。

見她不說話,季唯衍了然的一笑,伸手就摸出了自己的手機,“喏,去打給他,告訴他你一切都好,然後,再打給孩子們。”

喻色看著他手中的手機,“我可以用你的打?”若是可以打,那他為什麼要把她的手機關機?她不明白了。

“我的手機有反定位功能,就算他想要定位我的位置,也查不出我在哪裡。”

原來如此,怪不得他收了她的手機呢,“真的要我打嗎?”打給孩子們她樂意,可是打給簡非凡,她不知道要對簡非凡說什麼了,總是她辜負了那個男人,是她的錯,雖然她從頭至尾都沒有給過他任何的承諾。

“打吧,難道你想要他擔心你嗎?”季唯衍淡淡的笑開,對簡非凡他說不上是什麼心情,曾經,他是真的想把喻色交給簡非凡一輩子的,因為,那個男人對喻色是真心實意的好,而且三個孩子也是‘他的’,喻色與他和孩子們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選擇,可是後來在喻色知道了他是誰後他才發現,喻色的心裡那個最重的始終是他,把她推給簡非凡她並不快樂。

“那我真打了?”喻色想了又想,畢竟有孩子們在那裡,她還是要打給簡非凡的,她與他,即便做不成夫妻也可以做朋友的。

“嗯,打吧。”季唯衍鄭重的把手機交到喻色的手心裏,然後,翻開了通訊錄找到了簡非凡的手機號碼,撥出,那頭很快就接了起來。

“姓季的,你還有膽子打電話給我?信不信我翻出你把你廢了?喻色在坐月子你知道不知道?她是為了你才流產的,季唯衍,你別禽獸。”冷冷的欲要殺人的男聲就這樣從手機的彼端傳了過來。

喻色的手一抖,手裡的手機差一點就掉到了地上,好在季唯衍及時的握住了她的小手,才得以保住了他的手機,見她臉色泛白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他輕輕一笑,便對著她道:“我來。”

他是男人,什麼都要擋在女人的面前,為她擋風為她遮雨。

女人是用來寵用來愛的,不是要來陪他受氣的。

“什麼你來?”簡非凡看不見此時小公寓裏兩個人的互動,不明所以的問了過來。

“是喻色在打電話給你,現在,我說我來打給你。”季唯衍拿起自己的手機,邊說邊走向了小公寓的房門,他準備出去說,目的只有一個,他不想喻色難堪,雖然私奔是喻色的主意,可他也是成年人了,成年人就要對自己所做的選擇和行為負責任,他不會逃避。

“你***是不是男人?剛剛為什麼讓她聽到?”簡非凡快要氣炸了,沒想到剛剛他的一番話喻色全都聽到了。

季唯衍也不生氣也不理會,只平靜的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你是要與喻色講電話,還是與我?”

“我要跟喻色說話,你給我滾。”簡非凡吼,這世上沒有一個男人能做到與一個把自己妻子拐走的男人平和對話的,除非他不愛自己的妻子,否則,他絕對做不到。

季唯衍欲要出門的脚步頓住,“那好,我有兩件事情要提前告知你,第一,是我帶走的喻色,所以,你不能怪她,第二,我和她一起只是單純的在一起而已,我們不會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上一次是我的失誤,這一次不會了。”季唯衍還想說他是給了簡非凡和喻色機會的,可是喻色的心裡還是他。

這就是緣份吧,緣份到了,你推也推不走,緣份沒到,任憑你怎麼努力爭取都沒用。